第十章 彩云间

作者树下野狐 全文字数 9450字
正午,没有一丝风。广袤而平静的湖面,倒映着漫天云霞,一切都像是凝固了。 除了“哗哗”的摇橹声,没有其他声响。湖水中看不到鱼,湖面上甚至没有飞行的蜻蜓。 偌大的世界,仿佛只剩下了我们。 “我姨姥姥就住在那个岛上。教你的话,可全都记住了?”相柳笑吟吟地坐在船头,淡绿的双眼凝视着我,脸上似乎也映染了嫣红的霞光。 我只当没有瞧见,摇着橹,驾着小船,徐徐地向那片碧翠葱郁的小岛驶近。丹田内的阴阳二炁隐隐翻腾,感应着四周那诡谲万变的云气。 曾听姥姥说过,在南荒最南疆的崇山峻岭里,有一片瘴气弥漫的森林,森林里有一片紫色的湖湖里住着大荒最善于炼制蛊药的巫族——氐人族。 湖水之所以是紫色的,是因为湖的上空一年四季布满了赤红的云霞。那些云霞是氐人烧制丹药所蒸腾的雾气凝结而成。 这些人鱼是远古蛇族的后裔,六百年前,因涉嫌参与火族叛乱,妄图用蛊毒谋害赤帝,而被降罪,举族流放到了南疆。 相传那里埋葬了无数南蛮的尸体,怨气所结,到处是剧毒的溪水瘴气和毒蛇虫子,就连蟑螂也难以生存。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那些氐人们老的老,死的死,只剩下很少数辛存下来生活在湖心的小岛上。 他们将所有的怨毒仇恨诅咒都烧制在丹药里,蒸腾的雾气凝结为赤红如血、浓艳如火的云,随风而动,方圆三百里Ren兽绝迹,就连候鸟经过上空,也纷纷中毒坠落。 我一直以为那只是荒诞的传说。 但是当我乘着狭长的小舟,行驶在这片紫红静谧的湖面上,才知道仇恨的力量,竟可以大到改变这个世界。 如果姥姥还活着,一定会骂我听从这妖女的蛊惑,只身犯险,来到这天下巫医都不敢靠近的死地。 但人生在世,步步皆险,若能找着妹妹,就算闯上黄泉地府,又有何妨?再说,倘若不能救活罗沄,不能让她亲眼目睹我杀死昌邑,夺回属于我的一切,又怎能写我心头之恨?! 见我没有理他,相柳又笑吟吟地说:“我姨姥姥最讨厌话多的人,共工神上变成了哑巴,一定很得她欢心……” 她瞟了一眼软绵绵斜倚在船舷的罗沄,叹了口气:“不过,如果她知道你喜欢的不是我,而是这病恹恹的螣兀公主,可就指不定如何对你啦。” 我耳根微微一烫,冷笑不答。 她领着我绕行八万里西海,登陆南疆,穿过万花谷,来到这万籁俱寂的紫云湖,就是为了带我这“孙女婿”来拜见巫氐的。 她说姥姥绝不救族外之人,除非我娶她为妻,否则罗沄也罢,我妹妹也好,断无生路。 罗沄却睁开眼,声如蚊吟地笑道:“你放心,我差点儿吃了他,又将他毒成哑巴,还打算将他送给最为仇恨的死敌……他若喜欢我,那可就奇了怪啦。两位志同道合,再也适合不过。你们夫妻抱上床,别将我这媒人丢过墙就成啦。” 她伤势未愈,又添新蛊,体内的“蛇神蛊”虽被相柳封住,却无气力活动,说了几句话,便气喘吁吁,满脸桃红。 就在这时,湖面上突然刮起了大风,赤红的云层泼墨似的翻滚,小船跌宕,鼻息间尽是恶浊酸臭的气味,闻之欲呕。如果不是早已吞下罗沄所给的“辟毒珠”,只怕我也支撑不住了。 岛上“轰”的一声,涌起冲天火光,照得四周通红。 相柳长发乱舞,嫣然一笑:“择日不如撞日,姨姥姥刚炼成今天的丹药。趁着她心情大好,咱们赶紧拜堂成亲,救你妹子性命……” 话音未落,岛上鼓声密奏,尖啸四起,仿佛有万千大军在密林里齐声呐喊。 相柳脸色微变,笑道:“赶巧又来了这么多朋友,咱们连请柬都省得再发啦。夫君,走吧。”翻身抄步,朝岛上御风飞去。 我顾不得多想,背起罗沄,紧随在后。 茂密的森林随风起伏,就像汹涌的碧海。她翩翩飞掠,衣袖鼓舞,赤足玲珑剔透,仿佛随着密鼓的节奏,跳着蛊惑的舞蹈。 远处是一片盆地,滚滚火光就是从那儿腾空而起。褐红色的土壁摇摇环立,纵横六七里,深达几百丈,气势宏伟。 越是逼近,浊臭的气味就越浓烈。到了盆壑边,鼓声震耳欲聋。浓烟夹涌,熏得人眼酸喉呛。 壑底是片广阔的草地,岛上的泉水汇成溪流,从四面土壁流泻而下,交汇成一湾月牙似的水潭。 潭边架着九个巨大的青铜巨炉,炉火熊熊。百余个彩巾缠头的蛮人一边拍打腰间的皮鼓,一边环绕着丹炉呐喊奔走。一踩入水中,那些蛮子的腿便化作了鱼尾,摇曳穿梭。 水潭里浮着一个白发鱼尾的干瘪老婆婆,闭着眼睛,口里念念有词,手指曲弹,不断地抛射出一颗颗五颜六色的冰晶。撞着炉壁,炉火顿时轰鸣爆炸,喷涌成条条火龙。 四周鼓声如雷,密密麻麻地包围着几千个服饰各异的汉字,人人脸上都蒙着五彩纱巾,和着鼓乐纵声长啸,衣襟、帽檐无不绣着一朵五色祥云。 北海一战,彩云军几乎尽数覆没,为何还有这么多人聚集在这南疆万花谷?姥姥与巫氐、蛇族向无往来,纵有残兵,有怎么会与这些鱼族的蛮子结成盟友? 我又惊又奇,再凝神扫探,心里突然大震。人群中赫然站着一个六岁大的男童,仰头背手,嘴挂微笑,斜长的双眼光芒闪烁。 罗沄浮着我背上咯咯轻笑:“原来你的新娘子带你来这儿,不是见姨姥姥,是见烛老妖。” 我怒火上涌,翻手扣住相柳脉门,她也不躲闪,反而挺胸迎了上来,微笑道:“我以为共工胸怀大志,一心打败公孙轩辕,重夺天下,没想到只是个敢说不敢做的懦夫。怎么,区区一个烛老妖,就让你害怕了?” 我知道这妖女故意激我,脸上却仍不免热辣辣地一阵烧烫,松开手,在石壁上划了一行字:“谁说我怕烛龙了?我来这儿,是为了救我妹子的,如果找不着她,我就将你千刀万剐!” 她斜挑眉梢,似笑非笑地说:“没错,我带你来这儿,就是想让你与烛老妖决一雌雄的。你连他也收拾不了,又怎能打败烈炎,救回你的妹子?” 我顺着她的眼光望去,怒火更是轰然冲顶。 西面起伏摇曳的草浪中,站着九个红衣大汉,当中那人气宇轩昂,紫衣红带,络腮胡子红如火焰,神色从容淡定,不怒而威。果真就是近年来名震四海,被称作“大荒第二帝”的烈炎! 如果不是他,彩云军又怎会折戟覆没?姥姥又怎会枭首城门?血海深仇,永志难忘! 我悲怒填膺,恨不得立即冲跃而下,和他拼个鱼死网破。但他怀中抱着一个少女,瞧不见脸容,一动不动,也不知是不是妹子瑶雩。我心里怦怦剧跳,唯有强忍怒气,静候良机。 直到此刻,相柳才将来龙去脉和盘托出。 原来当日烛龙虽然逃出生天,又汲取了数以千计蛇蛮的真气,却始终没能克服“摄神御鬼大法”所带来的痛苦与危险。 他之所以放过相繇兄妹,便是想借巫氐之力,助他炼成“本真丹”,将体内五行神识合而为一。 相繇野心勃勃,嚣狂傲慢,受了这奇耻大辱,哪能甘心由他摆布? 偏巧北海一战,瑶雩重伤昏迷,被火族俘虏。烈炎为了显示仁慈,以招抚各路义军,假惺惺地找来各族巫师为她救治。奈何这些庸医无一堪用,灵山十巫又不知所踪,他束手无策,只好悬赏求医。 相繇闻讯想出这借刀杀人之计,一面假意俯首称臣,告诉烛龙巫氐的下落;一面又暗自派人到凤尾城,献给烈炎万花谷、紫云湖的地图。让他与烛龙狭路相逢,两败俱伤。 相柳在我耳边轻轻地吹了口气,柔声道:“共工神上,我可没有骗你。你妹子的确在这里,我姨姥姥也的确只救本族中人。玄女化羽,彩云军群龙无首,这一个月来,烛老妖横扫大荒,天下震动,你的部属也好,各路义军也罢,全都投入他的麾下。现在死心塌地追随你的,可就只有我们相国臣民了。能不能问鼎昆仑,全在今日一战,你可别叫我们失望。” 她这番话虽不能全信,但也有几句是真的。半个月前,被我柴刀威力所震,那些蛇蛮都已认定我找到“轩辕星图”,学会了“三天子心法”,对我战战兢兢,奉若神明。 此外,我又逼迫相繇兄妹和我一次吞下“子母噬心蛊”,若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也会立刻毙命。这妖女纵有二心,又能玩出什么花样? 想到这里,我心里疑怒渐消,握紧柴刀,观望着下方情景。 盆壑里的鼓声突然停了下来,呐喊声齐齐顿止。 六个人鱼蛮子走到一个炼丹炉前,合力旋开圆门,又举起一个北斗似的青铜巨勺,从炉里扒出一个鸡蛋大的赤红丹丸,齐声大吼,挥动长勺,将丹丸高高地抛出百十丈远。 “轰”的一声,地动天摇,火光冲舞,草地竟被炸开一个纵横各近六十丈的巨坑。浓烟滚滚,恶臭弥漫。 我猛吃一惊,彩云军掩着鼻子纷纷后退,纵声欢呼——“妙极,妙极!这么小的一颗丹丸便有如此威力,所有这些丹丸加在一起,只怕连昆仑山也要被炸飞了!” “有此神丸,还怕他奶奶的紫火神炮!” “紫火神炮算什么?烛神上吞此神丹,只消放一个屁,就将烈炎小子炸到九霄云外了!” 烈炎微笑不语。 那些氐人族的蛮子却阴沉着脸,似乎大为失望。 人鱼婆婆从潭里冲越而出,绕着那尊炼丹炉走了几圈,眉头紧皱,忽然将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拄,喝道:“什么狗屁『五行本真丹』!白白浪费我大半月的功夫。烛龙神上,如果你就这么点儿本事,还是趁早回北海去吧!” 这老婆婆想必就是巫氐了,想不到脾气如此乖张暴戾,连烛龙都干喝骂。看着烛老妖脸色骤变,我大感快意,对巫氐不由添了积分好感。 众人哗然大叫:“他奶奶的,烛神上参悟阴阳五行,独创之炼丹妙法。吞此神丹,天地为之变色,神鬼望风而逃,老鱼婆你炼不出,是你本事不足,徒负虚名,居然敢推脱藐上,简直神人共愤,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姥姥尸骨未寒,这些墙头草就随风转向,个个都成了烛龙的忠臣死士,作出义愤填膺之状,剑拔弩张。但忌惮烈炎的“太乙火真斩”与巫氐的蛊毒,叫嚷了半晌,没一个敢踏步上前。 烈炎微微一笑,朗声道:“寡人烈炎,特登山门,恳请巫氐施以妙手,就我义弟之女性命。”声音响如洪雷,将盆壑内的喧哗声全部压了下去。 罗沄被震得呼吸急促,伏在我背上微微颤抖。 我气血翻腾,暗觉凛然,想到他怀中少女果真是久违的妹妹,热泪又忍不住涌上眼眶。 巫氐握杖的手青筋暴起。胸脯起伏,似乎在强忍怒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冷冷地道:“老身从不救族族外之人。” 烈炎道:“氐人、火族原是一家,手足互残,冤冤相报,何时方了?寡人此次前来,不仅为了求医,更望能与氐人族冰释前嫌,一笑泯恩仇……” 巫氐猛地一顿拐杖,厉声怒笑:“好一个『一笑泯恩仇』!我十八代氐族,三千五百七十九户,六百年来流放南疆,受尽劫难屈辱,存活至今的不过一百二十六人!你轻轻巧巧的一句『冰释前嫌』,就想将似海深仇一笔勾销么?嘿嘿,姓烈的,你要想求几万冤魂的宽恕,就先跪下来,朝这紫云湖叩上十八个响头!” 那八个火族侍卫怒容满面,手按刀柄。 烈炎却二话不说,将瑶雩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朝着巫氐伏身拜倒,“咚咚”连叩了八个响头。 四周哗然,巫氐等人尽皆愣住,就连相柳也低“咦”一声,大为惊讶。似乎都没料到以他万乘帝尊之躯,竟肯向本族罪因低头谢罪。 这薄情寡义的奸贼,害死我父亲,居然还如此假仁假义,惺惺作态! 他越是这般做作,我越是怒火如沸。若不是顾及妹子的安危,早已拔刀而起。 烈炎站起身,高声道:“六百年前,氐颥氏为乱党诱骗,的确犯了弑上谋叛的大罪。但举族连坐,流放南疆,刑罚未免过重。后代子孙六百年未得赦免,更有违族法『宽恕』之道。寡人这十八个响头,自不足以抵消你们所受的苦楚,只盼能消融冰雪,化解仇怨。从今日起,氐人可重返故土,或者随意挑选八百里膏腴沃地,休养生息,六百年内永无赋税。” 盆壑内哗声更起,那些氐人竟似被他说动,面面相觑。 烛龙哈哈大笑:“我听说南疆氐人刚烈不屈,矢志不移,所以才遭火族赶尽杀绝,生生世世囚居在这穷山恶水。可惜闻名不如见面,日口声声和火族势不两立的巫氐,原来也不过是贪生怕死、奴颜媚骨的老糊涂!” 氐族蛮子的脸色全都变了。 巫氐面无表情,冷冷道:“烛龙神上,我只答应收下八百株神草,帮你炼制『本真丹』,可没答应为你卖命。丹药不成,过不在我。我们氐人族与火族的恩怨,更和你无关。你若觉得此地辱没了你,又何必赖着不走,自讨没趣?”
她转过头,森然道:“姓烈的,你既知道叩十八个头不足以抵罪,我就不啰嗦了。我们在这紫云湖住了六百年,早就习惯了,犯不着承你的情。这小丫头不是我氐族中人,救她有违祖宗之法。除非一命抵一命,你拿自己骨肉至亲的人头,来换取她的性命!” 四周哄然,有人尖声大叫:“姓烈的,旱魃住的情火山距这儿不过是七十里,有种你去砍下她的脑袋,再回来跪求老妖婆施救!”听到这话,那些人更是七嘴八舌地高呼叫好。 巫氐冷冷道:“砍不砍得头颅不打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若有本事割下旱魃的一绺头发,我就权当以命抵命。” 当年涿鹿大战之后,女魃变得疯疯癫癫,六亲不认,体内的赤炎真气更是狂霸无比,所到之处不是大旱,便是山火。除了公孙轩辕,天下再无人是她对手。巫氐让烈炎去割她头发,摆明了是叫他送死。 烈炎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抱起瑶雩,领着八侍卫朝西御风飞掠。众人都想瞧热闹,纷纷簇拥着烛龙、巫氐,吵吵嚷嚷地追随在后。 我只盼烛龙与烈炎快快动起手来,好趁乱抢回妹子,谁想双方对峙了这么久,不但没交战,反倒带着瑶雩转往情火山。只好强自按捺怒火与焦躁,和二女一起混入人群,远远地跟在后头。 相柳低声说:“旱魃喜怒无常,发起飙来无人可当。你不必着急动手,只要伺机搅局,让她与烈炎、烛龙斗个天雷勾地火,咱们就能坐捡便宜啦。” 这妖女倒地笃信我修成三天子心法,将宝押了我身上。却不知我的“无形刀”只初窥门径,要想从这三大顶尖高手眼皮底下救出瑶雩,谈何容易? 偏偏万花谷内死寂沉沉,除了时而刮起的大风,以及漫天翻腾的绛紫云霞,再没有可以借助的自然伟力,除非再来个山崩地裂、飓风暴雪……我瞥见那些氐人背负的炼丹囊,心里“怦怦”直跳,呼吸如窒。 这时,上空突然传来嘈杂的鸟鸣声,一群凤尾鹰头的火红怪鸟贴着云霞,“呀呀”地急掠而过。 有人叫道:“食火鸟来了,旱魃一定就在附近!” 我随着人流,浩浩荡荡地掠过紫云湖,穿入万花谷,又越过重重绝岭峭壁。大风迎面刮来,黄沙漫天,下方山谷里灰蒙蒙一片,草木逐渐疏少,取而代之的,是遍地的坚岩石砾。 天上黑紫色的彤云滚滚翻涌,越往远处,越洇染成姹紫嫣红的云霞,夹杂着橙黄碧青,幻丽流彩。 一座赭红色的雄岭兀立于群山中,直没彩云。那群食火鸟“呀呀”叫着,便是朝彼处飞去。想必那儿就是传说中的情火山。 空中狂风呼啸,冷意侵骨,罗沄伏在我背上,不住地颤抖,就连吐在我脖间的气息,也像是寒霜凝结。我担心她血液僵凝,又渐渐露出蛇形,暗暗将真气输入她的体内。 周围那些人喧哗吵闹,都在争论烈炎几招内惨死于旱魃之手,竟没一人认出我,更没人留意相柳与罗沄。 将近情火山时,越来越炎热,口干舌燥,皮肤上很快便敷了一层细细的白盐。被那层层热浪所激,体内的阴阳二炁也跟着急速旋转起来。 前方彩云汹涌翻滚,仿佛重重巨浪,贴着山岭喷涌而下,又朝上掀起。不时亮起一道接一道的闪电,雷声滚滚。 情火山高逾万仞,南北绵延十几里,全都笼罩其中,在狂风中影影绰绰,若隐若现。 烈炎似乎来过许多次,抱着瑶雩,径直冲人茫茫云霞火雾之中,高声道:“妹子,妹子,哥哥来看你了。”声音在山岭问遥遥回荡。却没任何应答。 热浪灼人,火光滚滚。鸟兽惊嘶悲鸣,纷纷盘旋不前。众人只好舍弃坐骑,御风而行。 山谷内峭壁夹立,大雾弥漫,十步开外什么也瞧不见。 飓风怒啸,峭壁上火星四溅,冲爆起道道火光,和着那轰隆不绝的雷声,像是随时要坍塌陷落。 众人的惊呼叫喊此起彼伏,片刻间,就有十几人或一脚踏空,或被推搡挤压,惨叫着坠落悬崖,生死不知。 罗法突然咯咯轻笑起来,贴着我的耳朵,低声说:“闷葫芦,这里就像一个即刻会喷发的大火山。你猜猜,如果你的『姨姥姥』将刚才炼的丹药全都抛出来,会变成什么景象?” 我心里一沉,猛地转头四望,哪里还有相柳、巫氐等人的踪影?刚才只顾着瑶雩安危,紧紧跟随在烈炎后方,却没注意那妖女何时溜之大吉。 正觉不妙,忽听后上方“嗖嗖”连声,数以千计的鹰翎长箭系着丹丸,流星似的穿过云霞、浓雾,擦起万千道火光。 “轰轰!”四周怒飙狂卷,火浪冲天,整片山岭仿佛顷刻间爆炸崩塌了。 我还来不及调整呼吸,已被排山倒海的气波当胸撞中,眼前一黑,腾空飞起。 轰鸣如雷,震耳欲聋。倘若不是玄窍内的阴阳二炁应激相感,形成强沛无比的护体真气,我早被撞成了肉泥。虽然如此,还是被震得口中腥甜狂涌,五脏六腑仿佛全都移了位。 心里惊怒交迸,稍不留神。还是中了相柳“一石三鸟”的毒计! 敢情巫氐与相繇兄妹设下此局,将烈炎诱入这里,不是为了要什么旱魃的头发,只是想借所谓的“五行本真丹”,激爆情火山烈焰,让他与烛龙死无葬身之地罢了! 这妖女早算计好了,有巫氐在此,即便我和罗沄全都炸死,她也能解开体内的“噬心子蛊”,从“蛇神蛊”里问出“轩辕星图”的下落。可恨我太过托,又急着解救瑶雩,才会被她的甜言蜜语所蒙蔽。 一颗“五行丹”便能炸开诺大的沟壑,这么多丹丸加在一起,威力更是恐怖得难以形容。 触目所及,姹紫嫣红。烈焰喷涌,掀卷气铺天盖地的气浪,像雪崩,像河决,摧枯拉朽,所向披靡。 连绵的山岭就像是纸糊的泥捏,一层退这一层地迸炸坍塌,尘土滚滚。巨石呼啸如陨星,纵横乱舞。 到处都是飞旋着的残肢断体,到处都是凄厉痛苦的惨叫。也不知有多少人被倾轧山下,烧成灰烬。 眨眼之间,这数十里崇山峻岭,就变成了腥风血雨的无边地狱。 在这咆哮肆虐的天地伟力面前,人力显得何其微渺。纵然你有在高的修为,再强的真气,也只能听天由命。 我无暇寻找瑶雩,更来不及抵挡闪避,只能将罗沄拽如怀中,凭借阴阳二炁的应激反力,如落叶飘萍,跌宕东西。混乱中,背上又遭乱石接连撞中,喷出几口鲜血,火人似的朝下疾速坠落。 天旋地转,“砰砰”连声,仿佛撞碎了什么坚岩大石,又冲折了藤萝树枝,然后一头砸在石壁上,眼前金星乱冒,终于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在耳边叫道:“闷葫芦?闷葫芦?”心里一凛,睁开眼睛,又看见那双澄澈的紫色妙目,和无邪妖媚的笑容。 她伏在我胸前,手握柴刀,横架在我颈上,得意地微笑道:“小子,你又成我的俘虏啦。” 相隔几尺,月光照着她莹洁如玉的脸,清丽不可言。我恍惚若梦,过了一会儿,才想起发生何事,身在何地。 夜穹湛蓝,月朗星稀,峡谷两侧的山壁银白如霜雪。我们被崖壁上横生的灌木托住,悬在半空。 朝峡谷两端遥望,连绵的山岭崩塌近半,乱石累累,仍有星星点点的火焰在夜色中跳蹿燃烧。 上方的崖壁上,密密麻麻地长满了青翠欲滴的灌木,大风吹来,沙沙作响,红果摇曳。 几十里光秃秃的山谷,仅有这片山崖长了千百株这种不知名的果树,层层迭迭,就像横空罗织的绿网,将我们兜住。否则我们早就摔下崖底,被陨星似的乱石装成肉泥了。 我想起瑶雩,心中一紧,想要跃起身,筋脉却酥麻灼痛,连胳膊也抬不起来。 罗沄咯咯笑道:“闷葫芦,你没死就算命大了,老老实实歇着吧。”我浑身是伤,百骸欲散,她被我护在怀里,反倒没什么大碍。 她似乎知道我的心思,挥刀个一串红果,津津地嚼着。笑道:“放心吧,以你这点修为都死不了,何况炎帝?有他庇佑,你妹子一定周全得很。嗯,这果子又酸又甜,真解渴,你吃不吃?”将一颗果子送到我嘴边。 我口干舌燥,喉咙里更像烈火焚烧,刚想张口,她却又将红果收了回去,笑吟吟地说:“我才没那么傻呢,你吃了果子,恢复气力,我可收降不住你。除非你立下毒誓,养好伤,安守奴隶的本分,乖乖听我的话。我叫你朝东,你便不能往西……” 她的声音温柔甜美,听得我心里怦怦直跳,但想到她对昌意的深情,想到她对我的所作所为,怒火顿时又用了上来。 大丈夫可杀不可辱。这妖女和相柳一样,都是心如蛇蝎,我如果听她摆布,非但不能报仇雪恨,还要沦为天下人的笑柄。于是闭上眼睛,转头不再理会。 她叹了口气,说:“不吃就算了,这么甜的果子,有些人却偏偏不识好歹。”一边吃,一边故意赞不绝口。“ 我不搭理她,自顾凝神调息。 在北海这段时日里,我吞服了不少奇丹灵草,又被烛龙筑就五行之基,再加上康回所传的心法与”无形刀诀“,已初步炼成阴阳二炁,脱胎换骨。盖因此故,经历这场天崩地裂的大爆炸,虽然遍体鳞伤,却幸未殃及根本。 过了一会,真气充盈,遍体循环绕走,经络烧灼的痛楚渐渐消淡,饥渴的感觉也减轻不少。 心中澄明如镜,周遭的风吹草动,全都感应得历历分明。 这时,峡谷南边刮来的大风呜呜呼啸,夹杂着几丝窸窣的衣袂声与隐约难辨的话语,似乎有数以百计的人正朝这里御风飞来。 我猛一翻身,夺过罗沄的柴刀,抱着她冲上崖壁。 她没想到我这么快便能动弹,刚想说话,便被我捂住嘴,钻入深凹的岩洞里。 洞内逼仄,我紧紧地贴着她,呼吸互闻。她惊怒的瞪着我,脸颊晕红,以为我要做什么非礼之举,奋力挣扎。 想不到她重伤虚弱,力气竟如此之大,直到我抓住她的手掌,写道:“有人来了。” 她这才慢慢安静下来,胸脯起伏,将信将疑。 我又闻见那股清冷的幽香,从鼻间直灌头顶。忽然想起那日为了救她,也曾和相柳藏身崖壁洞隙,情景仿佛,心情却大不相同。 这两个蛇族妖女有许多相似之处,都貌美如天仙,狠毒若蛇蝎,你永远不知道那张笑吟吟的俏脸后,藏的是怎样的心思。 但两人又大有不同。 她妖媚狠辣中又带着孩童般的无邪。就连身上的香味,也澄净得如同北海的蓝天和白雪。 而相柳就像这万花谷的漫天彩云,绚丽阴沉,诡谲万变,稍有不慎,就可能被吞噬得片骨不存。 思忖间,风声凛冽,十几人凌空抄掠而过。 当先那人紫衣红带,赤髯如火,怀里抱着一个少女,赫然是烈炎! 他既没死,瑶雩应当也无大恙了!我又惊又喜,正想冲出追截,他却忽然转身折返,气刀呼啸横扫,将身后的十几个大汉打得鲜血狂喷,而后稳稳地冲落到下方的乱石堆中。 “杀了他,别让他跑了!” 南边的呐喊声震天价响,转瞬间又有几十人御风包抄冲来,将他围在当中。 我凝神扫探,瑶雩呼吸虽然微弱,却连绵悠长,应当只是昏迷未醒。倒是烈炎浑身鲜血,气刀的光芒明暗不定,经脉似乎受了重伤。 果然,那些人将他团团围住后,也不急于进攻,叫道:“姓烈的被烛神上打了三掌,又被情火山压住,经脉断裂,支撑不了多久了!大家轮流耗他真气,不必着急动手。” 人影闪动,呼啸不绝,从远处赶来的追兵越来越多。 略一打量,少说也有两三千人。有的黑衣玄帽,耳悬双蛇;有的服饰各异,衣绣彩云。既有北海蛮族,也有不少彩云军。其中甚至有几个曾在姥姥手下担任要职的大将。 这些人一心对付烈炎,根本没注意到崖壁的洞隙里藏了别人。 我凝神屏息,暗暗调气,正筹划着如何趁他们混战之时,出其不意,夺回瑶雩,忽然又听见烛龙的笑声远远地传来:“烈小子,想不到一别多年,你还是如从前般愚钝可欺。嘿嘿,这老蛇婆与你有灭族之仇,你以为仅仅凭你叩十八个响头,就真能一笔勾销么?拓拔小子竟然放心把天下托付给你,也算是自作孽,不可活。” 笑声越来越近,雷声似的在峡谷里轰隆回荡:“大家听好了,能取烈炎项上人头者,等我平定天下、登上神帝之位后,必定封他为南荒赤帝!” 众人哄然应诺。 霎时间,刀光纵横,气浪迸舞,两千多人从四面八方朝烈炎发起猛攻。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