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两忘崖

作者树下野狐 全文字数 9234字
月光照得峡谷内一片雪亮,我瞧不清烈炎的身影,只看见气浪如彩菊朵朵,凌空怒放。那道十余丈长的赤红色气刀有如霞光飞舞,地火喷薄,气势之刚猛霸冽,见所未见。 所到之处,神兵碎断,巨石炸裂,那些人前赴后继地攻近,又无一例外地惨叫飞跌。顷刻间,崖壁、壑底便溅满了点点鲜血。不像是他在遭受围攻,倒像是肆意屠戮。 这厮经脉震断,居然还能使出如此狂猛的“太乙火真斩”,假使没有受伤,威力更不可想象。 我对他虽然厌恨,心里也不由生出些许佩服。如果他怀中抱着的不是瑶雩,自然乐得坐山观虎斗,但此时此刻,却比我身临其境还要紧张。一边凝神观望,一边等待时机。 烛龙飘然落在乱世堆上,眯着眼观望了一会儿,悠然道:“巫氐神上,老夫帮你报此大仇,你当何以为谢?”从怀中提出一个乾坤袋,轻轻甩抖。光芒闪耀,巫氐和相柳一同滚落在地。 巫氐冷冷道:“本族之事,岂敢劳烛神上大驾?先前紫云湖里,你也瞧见了,老身技艺浅薄,炼不出你要的本真丹……”话音未落,“啪”地一声,额头已被藤鞭抽中,鲜血淋漓。 一个北海蛮子挥舞长鞭劈头盖脸地朝她打去,连声喝骂:“你奶奶的,烛神上看得起你,才给你效忠使力的机会,老蛇婆你不识抬举便也罢了,居然还敢将神上诓到这里,偷施暗算!神上仁厚,饶你不死,让你戴罪立功,再敢耍什么花样,老子把你轧成咸鱼肉干!” 巫氐任他如何鞭挞,始终咬着牙,冷笑不语。 相柳伏在她身边,衣衫破碎,脸颊红肿,肩颈上尽是青淤血紫,显然也受了不少折磨。 我心里大感痛快。这就叫恶人自由恶人磨。遇见这奸狡凶残的昔日大荒第一神,婆孙两孙女有得苦头吃了。 烛龙那孩童的脸上泛起一丝森冷狰狞的微笑,摇头道:“算了。既然巫氐神上不肯,老夫又岂能强人所难?巫瞽,听说你的『吸魂虫』能吞人神识,云人所不能云,我很早就想见识见识了。” 巫氐神色骤变,想要挣扎,却被两个大汉死死按住。 一个矮胖秃头的瞎子拄杖上前,眼白翻动,从腰囊里捏出两只细小如黑蚕的虫子,摸索着朝巫氐的鼻孔里塞去。 我猛然一惊,这老蛇婆若真死了,瑶雩与罗沄找谁救去? 正想挺身冲出,相柳突然咯咯大笑:“彩云易散,水月难捞。彩云军口口声声要扞卫公义,重现五族之治,玄女死了没几天,你们这些贪生怕死的小人就背主弃义,和烛老妖沆瀣一气,不仅不顾瑶雩少主的死活,连共工少主的结发妻子也想一并害死。也不怕传到天下人耳朵里,为后人所耻笑么?” “共工少主的结发妻子?”巫瞽一愣,周围那些彩云军也露出惊愕的神色,纷纷朝她望去。 相柳眼波流转,灼灼地凝视着我的藏身处,嘴角微笑,高声说:“不错,我就是你们共工少主的妻子。一个月前,他在北海与我结为夫妻,又在『天之涯』找到了『轩辕星图』,修成『三天子心法』。公孙轩辕已死,当今天下,再没有人是他的敌手!” 听到三天子心法,那些人哄然大哗,就连烛龙也悚然动容。 我又是恨怒又是好笑,这妖女一定是根据体内“噬心蛊”的异动,觉察出我在附近。被她这么一搅,再想要伺机而动已没可能了。于是示意罗沄屏息藏好,猛地伏身冲出。 不周山的那段日子,在康回指点下,我成天与阴阳狮龙兽周旋,时而要冲上山岭云端,时而要扑入水火海窍,内外交感,千锤百炼,早已练就了独特的御风术和刀法。 和那狂猛漩涡以及如影随形的太古双兽相比,这数千人的重围反倒千疮百孔,有太多空隙可钻。 我上掠下伏,刹那间便穿过了几百人的合围,冲到烈炎左侧,一把朝他怀里的瑶雩抓去。 他喝了一声好,回旋翻转,“轰”的一声,太乙火真刀狂飙似的与我手里的柴刀撞个正着,激爆起炫目的霞光。 我喉咙一甜,从虎口到肩膀全部酥麻震痹,身不由己地朝后翻了几个筋斗,重重地撞在石壁上,柴刀险些脱手。 “少主!” “是共工少主!” 几个跟随姥姥最久的长老率先认出我来。四周惊呼迭起,彩云军的将士潮水似的向后退却。 烛龙哈哈大笑:“小子,原来是你。几天没见,怎么变成一樵夫了?难道『三天子心法』就是你这砍柴的功夫么?不过你居然能挡下这记『太乙火真斩』,而没毙命,也算没辱没我的声名。” “共工?”烈炎右臂气刀光芒大敛,惊讶地望着我,又看了看怀中的瑶雩,“你……你就是四弟的儿子?”眼里竟似泪水盈眶,神情又是喜悦又是悲伤。 到了这生死关头,他居然还在惺惺作态。 我怒火填膺,恨不能仰天大吼,握紧柴刀,在石壁上划了一行大字:“少废话,把妹妹交还给我!” 烈炎愣了愣,微微一笑,竟真的将瑶雩抛到我怀中,说道:“她的刀伤箭伤疮都已愈合,经脉也已全部续上。只是体内中了七种奇怪的蛊毒,一直无法解开。 瑶雩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嘴唇干裂青紫,全身更冷的像冰块。我紧紧地抱着她,恍如隔世,胸膺内如块垒郁结,想哭哭不出,想要怒喊却喑哑无声。 妹子,妹子,我绝不会再让这些人伤你分毫。 我默默地在心里立誓,撕下袖布,将她牢牢地绑缚在背上,转头寻找巫氐,这次发觉她和相柳居然全都不知去向!心中大凛,再叫、凝神探扫原来的藏身处,罗沄果然也没了踪影。 这婆孙二人必是趁着混乱,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时,掳走罗沄,逃之夭夭。 只恨”三天子心法“五子太有魔力,就连烛老妖也为之神夺,一时没有察觉。 直到此刻,才有人回过神来,转头四顾,指着峡谷北边大叫:“在那里!别让她们跑了!” 我御风追去,身后人潮汹涌,全都尾随不舍。 相柳与巫氐一前一后,贴着崖壁朝上飞掠,突然钻入一个狭长岩洞,转身举起一把丹丸,笑道:“你们再敢上来,大家就一起同归于尽。” 大风故卷,洞口红光吞吐,映的她脸红如霞。有人失声叫道:“栖凤洞!这里是两忘崖!” 众人惊哗四起,纷纷顿住。 据说旱魃就住在两忘崖,栖凤洞中。情火山原本就是南疆沉睡的火山,栖凤洞更是火山的喷火口之一。 旱魃喜火,住在这洞里,日积月累,又沉蕴了猛霸无比的赤炎火灵。一旦相柳将“五行丹”引爆开来,山腹内的岩浆必定肆虐喷薄,后果不堪设想。 烛龙仰头大笑:“先前那场大火也烧我不死,仅凭这几颗丹丸,你就想吓唬老夫么?巫氐神上,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你老老实实地炼出本真丹,我保证你长命百岁。” 以他的修为,固然无需害怕,但他绝不想逼死巫氐,那就没有人可以为他炼制本真丹了。 相柳吃透了他的心理,咯咯笑道:“是不是吓唬,你来试试便知。”指尖一弹,一颗丹丸撞在对面崖壁上,轰然爆炸,乱石滚滚崩塌。 众人惊呼怒骂,慌不迭地退避开来。 巫氐闭着眼,盘坐调息,对叱骂声置若罔闻。 相柳又举起一颗丹丸,斜挑眉梢,高声道:“烛神上,你是蛇族后裔,帮你炼制本真丹原也应当。但你害得我大哥形如废人不说,还谋弑我夫君,打着彩云军的旗号招摇撞骗,祸害天下,我和姨姥姥若答应帮你,又怎么对得起我的夫君?对得起被你害死的无辜冤魂?” 她说得煞有介事,那两声“夫君”更是柔媚入骨,喊得我两耳发烫。 众人如梦初醒,有人尖声大叫:“他奶奶的,打蛇打七寸,只要擒住这小子,不信她不就范!” 那些北海蛮子对我修成“三天子心法”之事原本就将信将疑,又仗着有烛龙撑腰,重新朝我围了上来。 倒是彩云军旧部一则多少感念点儿旧情,二则对我突飞猛进的修为太感惊诧,踌躇不前。 相柳朝我柔声传音:“共工神上,你妹妹中的七种蛊毒叫『彩虹蛊』,原本七日内便会发作,变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行尸走肉。那些庸医虽然将蛊毒暂时封Zhen压制,但就如同筑堤春洪,一旦迸决,危害更胜十倍。三个时辰内,她再不得姨姥姥救治,就算女娲重生,也无计可施了。” 相柳嫣然一笑,又高声说:“夫君,你放心吧,你我既已结为夫妻,自当同舟共济,不离不弃。你妹妹也罢,螣兀公主也罢,姨姥姥都会全力相救。正邪不两立,今日我们能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重振五族大业,全看你的『三天子心法』可否制住烈炎与烛老妖了。” 这妖女忒也狠毒,三言两语,又将我和她绑到一处,到了这个份儿上,我想不和烛龙拼死以斗,都不可能了! 我怒火如烧,紧握柴刀,扫望着层层围拥上来的人群,想起姥姥,想起她说的那些话,想起我的名字,想起康回,想起不周山上摇曳的女娲花。 我知道这就是我的命运。 上天降我于世,给我这么多的苦难、痛苦、仇恨,是因为我背负着远胜于世人的使命。 我没有退路,无从回避,要么在重压下粉身碎骨,要么用它砸碎樊笼。哪怕是死,也要像我父亲一样,魂魄化作星旗,光耀长空! 于是我挥舞柴刀,在石壁上一字字地写道:“康回转世,共工重生。回我麾下的,既往不咎。与我为敌的,格杀勿论。” 周围喧哗大作,一个人纵声狂笑:“康回转世,共工重生?小子,你好大的口气,以你这把生锈的破柴刀,也想与天下为敌?老子墩头山勃马,斗胆领教你的『三天子心法』!” 那人魁伟黝黑,额头上长了个大肉角,从左侧崖壁上冲跃而下。弯角长刀气芒努爆,擦着我的身侧劈入石壁,坚岩应声炸裂。 他刚一出手,又有三十多人个北海蛮子冲了上来,二话不说,就朝我疾风暴雨似的猛攻。 大风吹来,阴阳二炁汹涌流转,我周身的寒毛全都竖了起来,怒火灌顶,猛地转身回旋,一刀反向斜撩。 就在那一瞬间,壑底的累累巨石突然竞相悬空浮起,随着我柴刀挥出的弧线,势如陨星,呼啸怒舞。 “砰砰”连声,那三十几人被乱世撞中,鲜血狂喷,筋骨尽断,连哼也来不及哼上一声,便立毙当场。 勃马朝后连翻十七八个筋斗,双膝重重着地,身子一晃,脸色酱紫地瞪着我,张口想要说话,从额头到右胸突然迸出一条红线,鲜血激射,迎风炸散为数截。 峡谷里鸦雀无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相柳拍着手掌,咯咯大笑:“好一个『补天决』!夫君,想不到才短短两天,你的『三天子心法』居然又有如此的突飞猛进。还有哪些人想要寻死,只管上前一试。” 这一刀不过借狂风之势,天人交感,与周遭乱世合二为一,被她心口胡诌,倒成了女娲所创的“补天决”。 那些人瞠目结舌地望着我,又是惊骇,又是狐疑,不敢再轻易上前。 烛龙站在崖石上哈哈大笑:“小子,『三天子心法』含混沌阴阳、五行八极,变化无穷。你连你爹的八极之身也没筑成,便敢胡吹法螺,也不怕笑掉人的大牙!现在弃刀求饶,再让巫氐献上本真丹,瞧在当日拜我为师的情分上,我不但可以饶你一死,还能帮你杀了烈小子,为你报血海深仇。” 彩云军交头接耳,低声私语。 一个矮胖的秃顶老者高声道:“烛神上说得不错!共工少主、玄女、水神共宗同源,本是一家,自当同仇敌忾。北海一战,多少将士惨死在烈炎、少昊两奸贼手下,玄女更被悬首示众,辱莫大焉!你若真想带领大家重振声威,恢复盛世,现在就当杀了烈炎,为弟兄们报仇雪恨!” 这人姓莫,是水族的长老,跟随姥姥二十多年,在彩云军里极有声望。他一开口,其他长老、将领也纷纷附和,都说只要我杀了烈炎,自当唯我马首是瞻,与螺母、少昊决一死战。 烈炎昂然站在十几丈外,依旧从容不迫,毫无惧意,朗声道:“共工,你知道你父亲毕生的梦想是什么?他为什么纵横九万里河山,不屈不挠,战死涿鹿?” 我紧紧握着拳头,指甲嵌入掌心,那要爆炸似的疼痛,让我强抑住沸涌的怒火。这奸贼出卖我父亲,害死我姥姥,还在这里惺惺作态!我倒要瞧瞧他还能编出什么谎言来。 他却仿佛坦然无愧,凝视着我,双眼如火焰跳跃,仿佛要洞照到我灵魂深处,一字字地说:“你父亲要让大荒处处都是蜃楼城,自由、平等,永远再没有欺凌、压迫和战乱。寡人与轩辕黄帝殚心竭虑,就是为了继承他的遗志,天下大同,开万世之太平。
“寡人不知道玄女和你说了什么,让你为她所驱,分不清是非公义。她为你起名共工,是想让你做转世的康回么?康回无恶不作,撞断天柱山,给世间带来滔天劫难。难道你的梦想,就是变成这样权欲熏心、自私自利、视苍生为蝼蚁的狂人吗……” “住口!”我再也按捺不住,哑声怒吼。狂风咆哮,遍地巨石纵横飞舞,随着柴刀光芒所向,朝着他排山倒海地掀卷横扫。 “轰隆”连震,石壁崩裂飞炸,那些人纷纷奔掠退散。 烈炎单臂气刀滚滚,将巨石接连撞飞,继续高声道:“腐草流萤之火。不知红日之光。你身为乔家男儿。岂能闭目塞听,为这些别有所图的奸人蒙蔽?寡人所说是真是假,你只要去问问路边的老妪、小儿,自然就一清二楚了。” 他越是这么说,我心里的怒火越是汹汹不可遏,漫天乱石飞舞,随着我的刀光滚滚旋转,羊角飓风似的横冲直撞。 他经脉重创,真气大不如前,太乙火真刀忽明忽暗。虽然如此,其势仍迅猛如雷霆。巨石被气刀扫中,要么粉碎四炸,要么燃烧如火球,破空飞旋。照得峡谷光怪陆离,姹紫嫣红。 被狂风与气浪所激,峡谷内零星未灭的火焰又熊熊高蹿起来,渐渐映红了半个夜空。 栖凤洞里红光喷涌,越来越炽热,相柳、巫氐衣衫尽湿,拉着软绵绵的罗沄,不断地朝外移动。 那些人更远远地躲到了几百丈外,只有烛龙倚靠在明暗不定的崖石上,笑嘻嘻地坐壁上观。 我体内的阴阳二炁滚滚盘旋,随着周遭大风与气浪的变化而越转越快。柴刀的光芒也越来越盛。斗到酣处,“呼”的一声,气芒陡然暴涨了几倍,每一刀劈出,都如陨星流火,开山裂地。 烈炎依旧一边躲闪抵挡,一边口若悬河,挑拨我与姥姥的关系,纵有空隙,也不反攻。在那些人眼里,似乎是我大占上风,将他杀得凶险万状,但我却知道他在故意让我,怒火更盛。 这厮奇经八脉震断近半,真气只剩下不足三成,若今天还杀不了他,岂不让天下人笑话! 趁着他被逼到石壁边,我哑声大吼,奋起真气,一记“天河诀”朝他拦腰卷扫。狂风、怒火、漫天大石……全部被这一刀的气浪牵引,形成前所未有的冲击波,相隔尚有二十丈,他身后的崖壁便已应声崩裂。 他猛地朝后一晃,发须乱舞,脊背紧贴在石壁上,皮肤如波浪起伏。 就在我以为他将被撞成齑粉的一瞬间,四周惊呼迭起相柳失声大叫:“小心”在、一股狂霸得难以形容的气旋突然朝我身后猛撞而来! 烛龙! 我心里一沉,虽然早就知道这老妖奸狡阴狠,却没想到他竟会不顾一族大神的身份,像我这等无名小辈透视暗算。 刀势已成,如覆水难收。此时我若回身招架,就算不被乱石、气浪撞断经脉,就算不被烈炎乘隙偷袭,也决计挡不住烛龙这一记全力猛击。 左右都是一死,就算是死,也要先为姥姥报仇雪恨!我把心一横,不顾一切地继续朝烈炎拦腰劈斩。 烈炎眼中光芒怒射,大喝声中,突然贴着壁崖破空飞起,双手合握,一道赤火紫光层层叠叠地迸爆开来,冲成无比的绚霓霞光…… “轰”那道狂飙似的气浪从我头顶的气旋应声炸破,化作怒潮惊涛似的气波,将我腾云驾雾地推飞出几十丈,当胸重重地撞在石壁上,剧痛如裂。心中的愤怒、恐惧……也仿佛随之炸散无形。 我这才知道原来烈炎这一刀不是为了取我性命,而是为了化解烛龙的偷袭! 但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拼着性命,去救一个欲杀他而后快的仇敌? 我惊愕迷惘,思绪混乱一片,只听四周轰鸣滚滚,惊呼迭起,烛龙哈哈大笑:“好一个『太乙火真斩』!赤帝光刀,从此成绝响,可惜呀可惜。烈小子,你既要死了倒不如将太乙火德送给老夫!” 我转头望去,漫天霞光爆涌,气浪横飞,烈炎踉跄抛跌,又被七八块巨石接连撞中,浑身都是鲜血,也不知是生是死。 烛龙穷追不舍,两只圆胖的小手交错飞旋,旋起一个狂猛无比的漩涡,将他朝里逆吸而去。 这老贼坐山观虎斗,等的就是占此便宜!我怒火如烧,凝神聚气,挥刀朝烛龙扑去,无论如何,烈炎总救了我一命,我要想杀他报仇,就当先清还此债! 峡谷里层层怒爆的火浪、狂飙,激引着我玄窍内的阴阳二炁,转化为滔滔不绝的柴刀气芒,朝着烛龙纵横怒扫。 老妖猝不及防,只好先放开烈炎,回身招架。在“天之涯”时我便领教过他的真气,此时正面对决,更如同置身海啸,呼吸窒堵,胸腔憋涨仿佛要爆炸开来。只挡了几招,喉中已是腥甜狂涌。 那些北海蛮子欢声雷动,纷纷大叫:“什么『三天子心法』,到了烛真神面前就如泥堤木坝,不堪一击!” “烛真神先杀烈炎,再斩共工。四海臣服,大荒称雄!” 彩云军死寂一片,没有一个为我说话,更没有人上前相助。只有几个长老远远地朝我喊话,让我别再螳螂当车,赶紧向烛龙伏地称臣,她们也会为我求情,一同讨伐公孙,重现五祖之治。 我听得越发悲怒郁结,连这些老臣尚且如此,世间还有什么忠义之士?说什么“舍生取义”、“仁者治天下”,都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罢了!能让苍生俯首称臣的,不是有仁有义的君主,而是无敌天下的强者。 唯有罗沄与相柳,一个斜躺在栖凤洞口,紫色双眸瞬也不瞬地凝视着我,咬唇不语;一个脸红如霞,眉尖紧蹙,不时地传音提示我招架闪避。 我心中一暖,想不到临时到末了,教我性命的是势不两立的仇敌,担心我生死的竟是这两个几番害我的妖女。 烛龙仿佛察觉到相柳传来的声波,森然笑道:“小妖女,等我吸了太乙真火,就算没有本真丹,也足以打败拓拔小儿了。你既然是这小子的结发妻子,又怎能不陪着你丈夫共赴黄泉?”突然一掌朝栖凤洞打去。 相柳、巫氏倒也机灵,他话音未落,便提着罗沄急冲而出。 “轰”的一声,洞口进炸,喷涌出炽烈火光,对面崖壁更被震得纵横龟裂,摇摇欲坠。 我丹田的真气也被激得四处乱涌。心里一动,以我自身的真气根本不是烛老龙的对手,唯有借用外势,天人交感,用“无形刀”杀他个措手不及。 虽然此举极为冒险,但横竖都是一死,自当死得轰轰烈烈,绝不辱没乔家男儿的声名! 我咬紧牙,将瑶雩从背上解下,抛到相柳手中,示意她们快速逃离。而后趁着栖凤洞的余势未消,奋起所有的气力,将柴刀朝洞里怒甩而去。刀去如流星。狂飙卷起。 红光一鼓,崖壁上亮起几百道刺目的红线,有如赤蛇狂舞,朝峡谷两端疾速蔓延。所到之处,万千紫光霓芒怒射喷涌,又听“轰隆隆”一阵惊天巨响,整片山崖全部都炸将开来! “咻咻”激响,数以百计的艳红色火山弹缤纷怒舞,打入对面石壁,激腾起道道白烟,几十个北海蛮子避之不及,顿时被打成筛子,抱着身子遍地打滚,嘶声惨叫。 还不及等那些回过神来,赤红的岩浆已如同怒狼排空,冲天喷涌,将山壁摧枯拉朽地掀飞,乱石飞舞。 惊呼惨叫不绝于耳,整个夜空被烧得灼灼紫红。到处都是交错抛扬的红光火线,到处都是飞泻如瀑的熔岩烈火。也不知有多少人或被岩浆席卷,或被火石撞死,焦臭扑鼻,黑烟滚滚。 相柳婆孙逃得极快,就在火山弹喷飞出的那一霎那,便已带着瑶雩,罗沄冲上崖顶。她转过头,淡绿色的双眸惊慌忧急,似乎在叫喊我的名字,但立即便被天崩地裂的轰鸣声盖过了。 这个世界仿佛都毁灭了。我站在漫天倾泻的火焰下,心里却如此畅快,再无半点牵挂。 阴阳二无就如同那喧嚣欢腾的岩浆,一重又一重,沿着我的奇经八脉滚滚喷薄,直灌泥丸宫,蹦发出从未有过的惊人力量。 “『大象无形,大音有希』。此刀之所以叫『无形』,『以刀为人,气为锋,万物为绝招』。师法自然,因时随势,故能无招无决,无迹可寻!”康回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如惊雷似的在耳边回荡。气浪滚滚,环绕着我急速飞旋,岩浆,烈火,巨石,火弹……重装而来,又被无形气波掀卷抛旋重重摇荡在我周围,与我戚戚感应,相激相生。 那感觉如此美妙,我的身体仿佛充盈膨胀,寸寸爆炸,仿佛与天地同化,变成了这姹紫嫣红的长空,变成了这烈火喷薄的大地,变成了这四炸飞舞的两望崖…… 烛龙站在变幻不定的霞光里,孩童的脸映的通红,转眸四顾,怒火在眼睛里熊熊燃烧,哈哈大笑:“小子,你以为你这样就能与我同归于尽?嘿嘿,你体内的真气都是吃了我的丹药得来的,现在就全部还给我吧!” 双掌交错,冲爆起一轮巨大的漩涡气浪。我呼吸一窒,拔地而起,被那漩涡一寸寸吸去。 而我所期待的,正是这一刻。 他狂猛无比的玄水气旋,再加上峡谷里喷薄肆虐的滔天火浪,一里一外,一冷一热,就如同那巨大水火海窍,将我卷在其中,将我玄窍内的阴阳二无瞬间激燃到了似将爆炸的顶点…… 气血仿佛全都涌上了我的头顶,憋得我青筋暴起暴起。这情景再熟悉不过,在不周山下,冷暖之水里,我已不知苦练了几千遍。 “以人为刀,气为锋,万物为招决!” 我哑声大吼,猛地合手飞旋,“噗噗”连声,周身喷涌出道道气芒,拖曳着四周那滚滚飞旋的狂飙,轰然炸涌,就像彗星划空,长虹贯日,朝着他双掌中央怒撞而去! “轰”的一声,我的耳朵几乎被震聋了,头痛欲裂,周身如炸,猛地喷出一大口鲜血,仰天冲起百余仗高。 从眼缝里望去,漫天火光绚丽耀眼,他也如断线风筝般飘摇翻飞,一直冲过了对面那崩塌不止的崖顶。 我终于使出了无形刀。 “随时随境,天人合一,以炁为锋,无招无诀”。 这一“刀”刺出,大象无形,内外交感,他所承接的不止是我毕身之力,更是周遭的狂飙、崩石,以及两望崖里喷薄而出的消天烈火。 但我终究还是小瞧了烛龙。 换作别人,早已炸散如灰飞,他居然还能踉跄爬起身,摇摇晃晃地瞪着我,闪掠过惊愕、骇异、愤怒、恐惧等种种情绪,然后又纵声狂笑起来:“三天子心法?三天子心法?臭小子,你真的学会了三天子心法?” 他全身光芒闪耀,泛化出刺目的蛇鳞,片刻间,便又疾速膨胀,化作了大得无以形容的巨蛇,一圈圈盘满了整片夜空。 岩浆喷薄,火弹乱舞,将他的蛇身映染成妖艳的紫红,那双竖长的双眼似闭非闭,投射出凶狞怨毒的碧光,乎亮乎暗。 狂笑声中,他忽然倒卷而起,朝着我猛冲而下!巨大的人脸顷刻逼至,将峡谷两侧的山峦撞得土崩瓦解,乱世炸舞。 我呼吸一窒,被那血盆巨口里怒卷而出的腥风吹得拔地飞起,猛地贴在石壁上。仿佛被山岳倾轧,憋涨得几欲寸寸碎裂,别说再感应天地之势,施展“无形刀”,就连指尖也无法动弹。 就在我以为将死之际,空中传来“呀呀”的叫声,我看见那群食火鸟疾速飞来,幻鸣盘旋,争相吞食着破空划舞的道道火焰。 我看见一道淡红的人影穿过绛紫暗红的夜空,穿过滚浪腾舞的烟云,穿过霞火,穿过峡谷,穿过这崩塌毁灭的一切,尖啸着冲撞在烛龙巨大的蛇身上。 轰鸣狂震,一团又一团镶着金边的暗紫气浪层叠爆炸,怒放出一道又一道艳红的火箭,然后喷涌成万千霞光,纵横万里,照红了整个世界。 烛龙蛇身陡然扭曲,转过头,发出愤怒而痛楚的咆哮。 我脑中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见了,只感觉胸前一空,巨力骤消,沿着石壁滑落在地。 火山弹无声地缤纷飞扬,就像是夏夜里欢腾的烟火,映照着滚滚黑云,映照着漫天赤霞,也映照着她飞扬卷舞的赤红衣裳。 那一刹那,我看见她苍白的面容,淡绿的双眸,看见她凝视着我,泪水充盈,夹杂着惊讶、狂喜、痛楚、迷惘……和一种难以名状的悲伤。看见她的泪珠划过突然变红的脸颊,来不及滑落,便瞬间蒸腾消散。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旱魃。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