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与子偕老

作者树下野狐 全文字数 9656字
大风呼啸,树叶沙沙作响,桂花吞馥郁扑鼻: 罗沄抚着胸口,摇摇晃晃地站起身,笑道:“我曾以为你说的那些甜言蜜语,只对我一人说过,你的温柔体贴,也只是因为我。如今才知道,原来在你心在你心里,我和别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泊尧,泊尧,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真的有喜欢过我么?从前说那些话的时候,也是出于真心的么?” 她的指尖微微颤抖,虽然在笑,眼角眉梢却全是衰婉凄绝的神色,我心中一震,突煞想起如在两忘崖下所吃的那串红豆,才明白原来她也中了情毒。 洛姬雅可以解开数以万计的蛊毒,甚至可以解开“蛇神蛊,”,却唯独不能消除“相思果毒”。因为红豆本身是没有毒的,毒只存在你自己的心里。当你决定去喜欢一个人时,就注定要承受肝肠寸断的痛苦。 昌意似乎没有察觉,描了摇头,说:“螣儿姐,我从前待你是真是假,难道你还不知道吗?你在我心里,始终是独一无二的。” 罗沄道:“那好,我再问你,你说当年左北海鲤鱼背上,第一次看见我时,就想长大了以后娶我做妻子,还说要像你爹娘一样,一起泛舟海上,牧马南山。这句话也是真的吗?” 昌意点头说:“自然是真的、” 罗沄喀喀笑道:“到了这时候还骗我。你如果真想娶我,为什么我第一次到诸夭之野时,就听说你要成亲了?这回故地重游,屈然又撞上你的婚礼?这两次的新娘好像都不是我呢。” 昌意道:“你说的第一次,是指女儿国的公A主么?那几日我在天池喝得酩酊大醉,胡言乱话或许是有的,却从来没答应要娶他为妻。否则为何一看见你,就立即随你走了?” 罗沄脸色晕红仁,仿佛平静了一些,挑起眉梢,似笑非笑低声道:“那么这一次呢?这一次你为什么不和我走?” 风势越来越大,长草起伏,枝叶乱舞。天上不如什么时候涌来了大片的乌云,将月光遮挡得时隐时现。两人一个站在革亭的暗影里,一个站在淡淡的月光中,显得那么疏离。 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昌意缓缓地说:“春时花,秋时月,夏时风,冬时雪。螣儿姐姐,是我对不起你,如果是从前……哪怕是两个月以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带你一起走。只是……只是……”沉呤着没再往往下说。 罗沄微微一笑,泪水脩然滴入酒杯,柔声道:“只是现在时过境迁,春花变作了秋月,你已径喜欢上她了,是不是?” 昌意沉默不话,相柳忽然又在我耳朵上狠狠地咬了一口,痛得我几乎火要憋爆开采。她叉吮着我的耳朵,蚊子似的传音道:“你们男人都是喜新厌旧,见异思迁的大混蛋。你要是敢像他一样,下次被咬的就不是耳朵啦。” 罗沄捂着心口,重新坐了下来,左手手指把玩着酒杯,淡淡道:“其实你不说,我也已经知道啦:这几天我们喝的酒,都是用相思果汁酿成。如果你喜欢的人还是我,我心里到在就不会这般疼痛了。而如果我不喜欢你,你也早就情毒发作,生不如死……” 昌意吃了一惊:“你吃了两忘崖上的相思红豆?难道连滚沙仙子也没有解救的法子?” 上前抓住地的手腕,沉声说:“螣儿姐姐,你快随我回南琼宫,我这就让人去找灵山十巫,帮你救治……” 罗沄将他的手甩开来,咯咯大笑:“傻瓜,我骗你的!”仰头将酒水一饮而层,起身走出草亭,笑道:“如果我真中了相思果毒,早酒二给你喝的酒里下些蛊药,剜出你的心来啦。” 昌意随着她一起走了出来,月光照在他的脸上时,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面容,我大吃一惊,怒火更直蹿头顶。直到那一刻,我才认出他就二是在两忘崖上虏走瑶雩的小子。 罗沄握着酒杯的手不住地微微颤抖,笑道:“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都是在逗你玩呢。你以为我一真的还像从前那样缠着你么?当年之所以不告而别,就是因为杀了那些巫医后,与你有了隔阂。渐渐明白过来,你和我性子相差太远,又喜欢拈花惹草,勉强左一起,终究还是要分开,到不如一走了之,还能留些甜蜜的回忆。” 她情毒发作,苦苦强忍痛,声音却说不出俏皮轻快。 昌意跟在她身后,低着头默然不语,将信将疑,浑然没有注意到她正将一支支冰针扎住忙督二脉的七处穴道里。巫氐说得没错,这的确是暂时封制相思果毒的唯一办法。 罗沄轱身笑道:“前几天在北海听说你结婚的消息,心里很好奇,不知道这位新艰完竟是何方神圣。如果她处处比我好,固然让我生气;处处不如我,岂不更让我伤心?你且说说,她底有什么地方比我好?” 昌意摇了摇头,正想回答,远处雪山上“砰”的一声,突然冲起一大簇五彩缤纷的烟花。 接着轰鸣连响,烟花满天怒放,隐隐夹杂夺着鼓乐喧哗之声。此刻距离子时,已不到一个时辰。 罗沄凝视着昌意,眼中泪光丸闪烁,嫣煞一笑:“良辰已至,唯待新人。你走吧。陪了我三天,已径够啦。他们到处找你,再不不回去,可就来不及拜天地了。” 昌意稍一踌躇,问她是否愿意参加婚礼。 她地笑呤呤说:“好啊。反正我千里迢迢赶来,除了送礼之外,就是想看看她。看看她,为什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你神魂颠倒。” 我周身剧痛难忍,眼睁睁地看着两人朝穷山飞去,却没半点儿气力阻挡……相柳借着风势,将青蚨香吹沾到他们的身上,背着我,遥遥地跟随在后。 漫天烟花乱舞,五光十色,越来越繁密绚丽。雪山上的宫殿灯火辉煌,就像几条金龙,迤逦天地之间。相隔很远,就已经能清晰地听到钟鼓轰鸣,以及歌舞喧闹的声音。 越往上飞,寒风扑面,桂花的香气渐渐淡不可闻,那火烧火燎似的剧痛也随之消减了许多。 我有让相柳在七处六道上扎了冰针,疏通径络,想要抢在昌意到达山顶前将他们截下,奈何相隔太远,他的御风术又极为高明,越追越远,等我们掠过瑰霞峰时,他们已到了穷山顶峰的天池。 山顶云横雾锁,险峰高兀。灯光、篝火、烟花……相互交织,朝天池七殿飞去。钟乐鼓号、欢歌笑话彻耳可闻。 我们夹在人流里,飞上了天池。那是我第一次看见这奢华而壮丽的景象。 天池浩渺,环绕着巍峨的雪岭。深蓝色的水面上莲花描曳,绿也浮荡。那些琼楼玉宇灯火灿烂,被回祈的曲廊连接,遥遥俯瞰,果然就像北斗七星投映在湖中,壮丽难言。 湖心主殿彩灯描曳,四周水面上悬浮着无数莲花灯,交相辉映,喜气详详。丝竹飘飘,金钟长鸣,到处是拥挤的人流,热闹非凡。宫女提着灯,往返穿行于曲廊之上,端送着酒水佳肴。 那些宾客或骑鸟盘旋,在迎宾使的指引下,飞住各殿;或降茫在天池边,乘着数以百计的月牙小船,络绎不绝地穿过心莲海,抵达各自的桌席。 昌意与罗沄刚冲落主殿,四周就一片欢腾,有人叫道:“新郎来啦!新郎可算来啦!”个殿宾客纷纷起身,鼓掌长呼。 趁着四周喧哗,无人注意,我和相柳乔化成宫女、仆夫,端着酒肴混入主殿。殿内密密麻麻,站满了各族贵侯。 我凝神扫望,心中怦怦直跳,除了生死不明的公孙轩辕,以及留在昆仑山上的螺母、公孙青阳,各族权贵似乎今都来齐了。 一个白衣王冠的胖子和烈炎坐在一起,眯着眼睛,笑(*^__^*)嘻嘻地交头接耳,想必就是阴狡深沉的白帝少昊。 此外,祝融、蓐收、英招等曾与彩云军交过于的熟面孔,也全都站在殿上,济济一堂。 要想在众日暌暌之下,当着这么多纯顶高于之面而杀死昌意,谈何容易!但既然已错过了最佳的下手时机,就只有耐心了。(似乎不通?) 昌意走到殿中央,对着四周长揖行礼,高声道:“多谢各位长辈亲朋、贵宾佳客来此道贺!昌意迟到一步,自罚三杯。”取过宫女端来的酒杯,连饮了三杯。 有人起哄,说这么久还不见新娘,也要让她出来罚上三杯。 众人连声叫好,说佳偶天成,自然要成双成对,新娘子不出来罚酒,婚礼就不让开始。 各殿的宾客远远地听见,纷纷敲着桌子,大笑起哄。 昌意看了一眼笑呤呤站在边上的罗沄,微笑不语话,神色有些尴尬。 远处金钟连震,接着又是一阵烟花轰鸣,有人叫道:“吉辰到!” 大风鼓舞,檐铃叮当乱撞,灯火明灭,殿上顿时变得昏暗起来。 我转头望去,雪岭上空黑云翻涌,天色比起先前更加阴沉了,偶尔亮起一道闪电。湖面上的莲花随着狂风汹汹摇摆,月牙船急剧地波荡着,随时都将翻覆。 一场意料之中的大风暴即将到来。 鼓乐高奏、曲廊上袅娜地走来两行宫女,提着灯笼,点点红光共衣袂乱舞。中间那身着风冠霞帔的女人就是昌意的新娘,脸颜被红盖头遮挡,只有被大风锨卷时,才露出嫣红的唇瓣。 喧哗声尽皆顿止,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她的身上。 相柳掐了一把我的手臂,恨恨地传音道“凭什么我们只能在姨姥姥坟前拜堂,这女人嫁给昌意就能这么风光?我不管,你要和我重新拜一次天地!” 我没有心思回应。在那明暗不定的灯光里,我只看见罗沄微笑而立,影子曳在墙上,那么落寞萧索。新娘走进殿里时,欢声四起,她眼里;泪水莹莹,视线却一刻也不曾离开昌意。 大殿里,似乎只有我和她听不见周围的喧哗与众人的说笑打趣。直到少昊敲了敲金锣,宣布开始同拜天地,她睫毛轻轻一颤,似乎才回过神来。 昌意牵过新艰手中的红带,在欢呼声中,慢慢走走到礼台前,正要对着殿外的天池下拜,罗沄突然大声叫道:“且慢!” 殿内顿时妥静下来,所有人无不讶然地看着她,昌意的脸色有些古怪。 她嘴角微笑,端着一个碧玉瓶与两个酒杯,从容地走到昌意身边,倒满一杯酒,票声道:“昌意,我要走啦,不能吃完你的喜宴。所以先敬你一杯,祝你们相敬如宾,忘记世间所有烦恼。” 相柳在我耳边传音:“你猜这杯酒有没有毒?”我心中怦怦大跳,只见昌意接过酒杯,正端到唇边,新娘突然抢过酒杯,将就水一饮而尽,低声说:“这杯酒我替他喝啦。” 众人哄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心里跳。觉得新艰的声音有些熟悉,还不等细想,罗沄又倒了一杯酒,递给新娘,似笑非笑地说:“你喝得太早,这杯酒才是敬你的。祝你们白头到老,永不分离……” 这次却是昌意从她手中将酒杯抢了过来,沉声说:“杯酒情深,不忘故人,媵儿姐姐,不管你这杯酒是酸是苦,我都甘之如饴。” 罗沄泪水脩然夺眶,他刚要举杯,便又劈手夺过,一钦而层,将杯子连着玉瓶一齐砸碎在地。 众人大哗,枉风刮来,灯火摇曳,她满头黑发竟然瞬间变得雪白!我和相柳吃了一惊,昌意更是满脸骇异,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罗沄泪水涟涟而下,咯咯喀大笑道:“好一对痴情怨偶,好一个杯酒情深!我敬你的那杯酒,无毒无蛊,原本只是忘川之水,却偏偏让她喝了。很好,从今往后,她再也记不得你,你也尝尝相思红豆、情火焚心的滋味!我敬她的这杯酒,是流沙仙子所酿,叫做‘与子偕老。这几天里,我原想和你同饮此酒,可惜……可惜你再不是和我白头偕老的那个泊尧!” 她笑靥如花,额头、眼角、唇边……却已生出不少淡浚的细纹,仅仅伍片刻之闸,那春花般娇媚的容貌就枯萎凋谢了,只有那双紫色的眼睛,满溢着泪水,依旧那么的澄澈和妩媚。 她倒在地上的时候,我呼吸如堵,脑中一片空白。 在那之前,我从没听说过一种毒药,叫1做“与子偕老”。有人对我说,当你喜欢一人的时候,恨不能和他瞬间白头。但如果你喜欢的人变了新,你唯一能做的,或许只有忘记。 我始络无活忘记罗沄,就如同她始终无法浩忘记昌意,她没有喝忘川之水,却喝了那杯让自己瞬间白头的酒,是因为寂寞的人生太过漫长,而有些事情到死却也不愿忘却。 大殿上乱成一片,昌意抱住罗沄,大声的叫喊着巫医。 相柳对我说,这是下手的最好时机,但那时我却像石人似的僵住了,惶惶惚惚,一动也不能动。 等我醒过神时,烈炎、少昊、祝融……已经罗沄与新娘围住,把脉查探,输递真气。 一个白发巫祝拯了摇头,说罗沄所喝的毒酒以“弹指红颜老”、昙花的朝露、瞬息草等几十种秘药合酿,再加上她体内的相思果毒,刚猛霸烈,元可医治。到是新娘刚饮忘川水,可以立即用三生石化解。 这时殿外狂风鼓舞,闪电交加,按着响起一连串的惊雷,震得湖面涟漪荡漾。泼墨般觳的黑云已经顺着雪峰滚滚而下,弥漫在天池四周。 一个凤族的彩衣巫女高声说,再不行礼。吉时就要过了。少昊敲了敲金锣,示意众人安静,然后继续主持婚礼。
眼看着昌意格罗沄撇在一旁,在众人的欢呼声里,继续与新娘拜天地,拜父母,又相互对拜,我心中怒火如烧。阴阳二X(不认识)感应着惊雷、狂风,在玄窍、丹田汹汹盘旋。 少昊微微一笑,道:“大礼已毕,天地为证。再喝过交杯酒,你们就是夫妻了。”拍了拍手,两婢女重新端着酒杯走到两人面前。 怒风咆哮,埀幔乱舞,殿内的灯火被刮得如同一道道横着的红线。天边忽然又起几十道闪电,将四周映眼得一片青紫。 新娘站在栏边,霞帔翻舞,不知是被寒风侵骨,还是受了方才的惊吓,全身仿佛在微微发抖。 她与昌意一齐接过酒杯,手臂相绕,刚端到唇沿,雷声枉震,她猛地一颤,将昌意手中的酒杯扫落在地,顿足哭道:“姥姥,我……我下不了手!” “哧哧”激想,青烟四冒,玉石砖地瞬间极泅水蚀出几十个黑洞。众人哄然大哗,昌意脸色也倏然变了。 大风刮末,新娘盖头掀卷翻起,露出一张苍白而秀巧丽绝伦的脸。我像被雷电劈中,刹那间无法沽呼吸。 这个,“新娘”竟然就瑶雩! 还没等我回过神采,那凤族的彩衣巫女突然闪电般冲向昌意,黑绫飞舞。几乎就在同一瞬件,烈炎、少昊、祝融齐齐出掌,“轰”地一声,气浪炸鼓,周围的石案顿时被掀得破顶冲天。 众人惊呼着趔趄后跌,我呼吸一窒,只见黑绫翻卷飘忽,彩衣巫女被少昊、祝融的气刀震得翻身飞趺,眼看就己要持上烈炎劈来的火真气刀,瑶雩却突煞斜冲而至,挡在她的身前。 我大吃一惊,真气应激而生,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然而已经迟了。 烈炙失声低呼,收刀后撒,瑶雩仍被气芒当胸扫过,顿时喷出一口鲜血,重重撞在石柱上。 昌意大叫:“瑶雩!”我哑声怒吼,气刀哄然狂卷,将他与祝融、少昊尽皆逼退开来,抄身抱住瑶雩,她软绵绵地躺在我的怀里,脸色惨白,经脉具断,连眼神部已经涣散了。 “共工!”彩衣巫女看见我,像是舒了口大气,倚着石柱,泪水倏然而下,柔声微笑道:“好孩子,我的好孩子,你果然也来了。” 姥姥!听到她的声音,我心神激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北海一战,她不是已经死于烈炎之手,被悬首城门了么?难道那只是她的金蝉脱壳之计? 众人哄然,似乎都没料到我和姥姥竟会现身于此。 少昊摇了摇头,叹道:“水圣女,你为了一己私欲,害死了女儿和儿子,尤嫌不足,如今还要再害死外孙与外孙女么?” 姥姥伸手在脸上轻轻一揭,露出清澈碧眼,如雪素颜,咯咯大笑道:“害死我孩子的,是公孙轩辕,以及你们这些趋炎附势的奸佞小人。今日我到这里,就是要将尔等臣赋子斩尽杀绝,为我孩子报仇雪恨!” 忽然听见一个声音冷冷的道:“乌丝兰玛,轩辕陛下三番五次饶你,你却执迷不悟,你以为你的那点儿奸谋能瞒得过天下人的耳目么?从你勾结我身边奴婢,给我下蛊开始,你就注定了今天的结局。” 说话的人是白衣女子,鬓角攒着冰玉珠花,脸上没有一丝我情,站在人群里,却有一种君临城下的绝代风华。 她身后站着一个清秀的弱冠少年,眉目和昌意有些相似,却少了几分飞扬洒脱的神采,多了几分平和淡定。 满殿哗然,那些人纷拜倒高声道:“拜见螺母、黄帝陛下!” 找心中大震,没想到传闻中中毒垂危的螺母竟然毫发无损,还带着公孙青阳来到这穷山天池! 姥姥睬起眼,笑道:“科丫头,原来你也没死,我还是太小瞧你啦!我敢来这里,自然是将生死置之度外,你肯带着公孙青阳同来陪葬,那可再好不过。” 她举起碧兕角,鸣鸣吹响,尖锐的声音和着隆隆雷声,忽促、狰狞而凄厉。 螺母淡淡道:“你找的是这两个人么?”拍了拍手,四个金族卫士才扛着两个麻袋走到殿中,朝外一抖,倒出两个被混金锁链紧紧相缚的人来。 右边那个虎头人身,手脚如蹄,双臂上缠铙着两条赤练蛇,碧绿的三角眼又是愤怒又是羞惭。在边那女子头戴九头凤冠,丹风眼冷若冰霜。居煞是许久不见的强良与九风仙子。 姥姥一震,脸色被闪电照得惨白。 螺母淡淡地道:“你理在穷山九峰的赤炎火晶石都已经衩祝火神挖出来了,九风、强良等三百六十九个反贼也全部都极石金神与长流仙子拿下。再,想要炸断雪峰,只有留待来年了。” 众人哗然,姥姥眼中的惊怒之色,一闪而逝,徐徐放下兕角,微笑道:“科丫头,你隐忍韬晦峪、装神弄鬼的本事一点儿也不输你娘。这么说,我投在天池与婚宴酒水中的“五味梦还露”,也都被你掉过包了?” 螺母火拍了拍手,金族卫士推出五、六个五花大绑的巫祝,个个面如死灰,朝着她磕头如捣蒜,都说被姥姥胁迫,不得已才想要给众宾客下毒,痛哭流涕得忏悔求饶。 螺母眼角也不抬,火拍了拍手,六个金族卫士大步上前,格十几个血淋淋的头颅掷在殿中。 那些人里,有彩云军的长老,也有其他各部义军的领袖。其中两个怒目圆睁,正是七天前被我从赤青戊手中救出的囚徒。 她淡淡地说:“你布置在南海的十三路叛军、包围昆仑的十七股反赋,以)及浸入宾客里的一百四十六个逆贼,全部已被拿下,负隅顽抗的,一律斩去了首级。现在暂时寄存的,就只剩下你项上的这颗头颅。” 殿内死寂一片,过了好一会儿,那些人才如梦初醒,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 短短片刻间,发生了太多意想不到的变故,我抱着瑶雩,脑中仍是混乱一片,如在梦中。 姥姥略咯笑道:“原来你早就知道啦。你和烈小贼假惺惺地为瑶雩与公孙昌意操办这场婚礼L。就是想以此为诱饵,钓我上钧了?” 螺母淡然道:“北海一战,浮尸遍海,就连“你”都被砍了脑袋,为何独独瑶雩幸存下来?而且偏偏还阴差阳错,送到了火族的手里?你看准炎帝陛下慈爱仁厚,必定会救她性命,定下了这“苦肉计”,我们又岂能不顺水推舟,将错就错,送你个美“人计”?” 昌意一直失魂落魄地站在几丈外,一瞬不瞬地凝视着瑶雩,听到这句话,脸色顿时变史了,猛地转头朝螺辉母与烈炎望去。 烈炎摇了摇头,说:“昌意对瑶雩一见倾心,为了救她,使尽了个种办浩,我主张他们成亲,并不是想设什么圈套,只是想化千戈为玉帛,将上一代的仇恨治弭无形。只可惜……只可惜水圣女你被权欲与仇恨遮住了心智,”要逼迫她趁机杀死昌意……” 姥姥仰头大笑:“烈小贼,你倒真会惺惺作态地装好人。当年如此,现在还是如此。你如果真的体恤瑶雩雩,刚才又为什么下此重手,恨不能一刀将她劈死?你早布好了天罗地网,等着我们朝里钻,却不告诉瑶雩,也不告诉昌意,这就是你所谓的‘化干戈为主帛’?” 烈炎神色惨然,想说什么话,却没有说出来。 少昊哈哈一笑,道:“这事是寡人和螺母安排的,与炎底陛下没什么干系。瑶雩个好姑娘,所以我们才将你安排好的毒酒,全都换过了。没想到偏偏冒出来一个螣兀公主,瑶雩一定以为她是你安排的人,生怕毒死昌意,所以才抢过来喝了。至于刚l才这一掌,她是为了救你,才拼死相挨。你有这样一心为你的外孙女,难道也不感到半点儿心疼,惭愧么?” 姥姥眼中怒火跳跃,咯咯笑道:“科丫头,既然你早已知道了我的所有计划,为何偏偏要拖到这一刻?依我看,你是想借我之手除掉公孙昌意,好让你自己儿子成为拓极小子唯一的继承人,是不是?” 螺母脸上闪过一丝几丝难以察觉的悲伤,淡淡道:“到了这境地,你还是要耍这挑拨离闸的恶毒心计。我装作中蛊,为昌意主持婚礼,除了将计就计,引你入局之外,只是想见他一眼。可惜,他始络没有来。” 这时狂风更猛烈了,殿内灯火被刮灭了大半。乌云已冲涌到了天池上方,从檐外疾速地飞流而过。 一道接一道的闪电如银蛇乱舞,“轰”的一声,远处的一个亭阁被雷电击中,熊熊着起火来,黑烟蹿涌。 瑶雩睫毛颤动,迷迷糊糊地叫道:“昌意,昌意!” 昌意泪水滚落,叫道:“我在这里。”想要上前,却被我迎面一掌,迫得后退几步。后面的金族卫士纷纷上前,将他拉住。 瑶雩睁开眼,看见是我,嘴角牵起一丝笑容,低声道:“哥哥,是你!你也来参加我的婚礼幺?_”我心痛如绞,张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热泪划过脸颊,仿佛烈火烧灼。 姥姥蹲到我身边,轻轻抚摩着她的脸,泪水盈眶,微笑道:“好孩子,姥姥在这里。你放心,娃娃一定会杀了这些人,为你报仇。” 瑶雩摇了摇头,也不知哪里里的力量,紧紧抓住姥姥的手,颤声说:“姥姥,你别……别杀昌意。” 姥姥嘴角微笑,却一句话也不应答。 自从在北海听到她的噩耗的那一刻起,我就期盼着姥姥没有死,但那一夜重逢,更多的竟是惊异、迷惘和恐惧。在那明天摇曳的灯光里,她的脸阴晴不定,那么陌生,就像是一个我从来也不认识的人。 我想起烈炎所说的话,想起那些宾客的种种议论,胸膺里仿佛被什么堵住了,憋闷得无法呼吸,忍不住用手指§在地上一宇宇地划写,问她杀死我父京的,宄竟是公孙轩辕,还是舅舅。 她眉梢一挑,灼灼地叫(好像又不通?)、凝视着我,柔声道:“孩子,你是相信姥姥,还是相信这些害死你妹妹的奸贼?” 我喉咙里火烧火燎,心乱如麻,不知该怎么回答。 瑶雩知道她再也不肯饶怒昌意,眼中又是伤心,又是失望,抓着她的手新新私开。朝着我微微一笑,叹息道:“哥哥,这两个月是我过得最为快话的日子。早知如此,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就……我就该去喝那忘川之水……” 眼波流转,凝视着不远处的昌意,脸颊忽然变得晕红如醉,神色从未有过的温柔,光彩照人,微笑着低声道:“昌意!昌意!” 闪电飞舞,大殿内一片蓝紫,她的笑容凝结在嘴角,再也不动了。我的心口像被重锤猛击,视线瞬间模糊。 雷声轰鸣,盖过了一切喧哗。昌意脸色惨白,似乎在大声叫喊她的名宇,朝这里扑冲而来。 姥姥咯咯大笑,冰蝉耀光绫流云飞舞,迫退昌意,转身朝螺母和青阳接连不断地攻去。 四周人影闪烁,祝融、蓐收、英招等人都蜂拥而上,将她围座中央。烈炎呼喝只要将她擒任,不必伤她性命。 那一刹那,从前姥姥告诉我的每一句话矗,全都像殿外的流云一样涌过脑海。 我的心里突然像被选闪电映照的大殿一样雪亮。那些曾想到而不敢深究的疑问、那些自相矛盾的故事、那些因果、那些深仇大恨……突然都显得这么荒唐,近乎无稽。 我知道她骗了我。 从我和妹妹刚董事起,我们就生活在她所编制的谎言的世界里,按照她的意志,去做每一件事,去成为她所希望成为的人。 那天夜里,在那南海以南、最按近星辰的穷山顶端,我的梦醒了,所有的一切都仿佛被怒啸的狂风卷得灰飞烟灭。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可笑,如此悲凉。闪电纵横,雷声轰鸣,黄豆大的雨点夹带着冰雹,像通道白简,缤纷乱舞地穿入殿里,打在我的身上,打在瑶雩苍白的脸颊,仿佛她流淌著的泪水。 我看见自己的影子,斜斜地拖曳在地上,不远处就是白发苍苍、昏迷不醒的罗沄。有一瞬间闸,我脸热如烧,突然对姥姥如此怨怒,如此仇恨。 如果不是她,妹妹不会死,我也不会沦为天下人的笑柄。如果不是她,或许此时,我正参加瑶雩与昌意的婚礼,或许刚刚认识了罗沄,或许有许多从来也没有想到过的“或许”。 但这怨恨是一闪而过。 当我看见她独自在众人重围里左冲右突,当我看见她身上飞溅出的鲜血,当我看见闪电下她嘴角的笑容和眼角的泪光……热泪突然决堤似的涌出我的眼眶。 我想起她将我抱在臂弯,亲吻我的脸额时的盈盈笑脸;想起地带着我和妹妹,孤独地走在荒草摇曳的山头;想起她对我说,你的父京和舅舅都是顶天立她的大英雄,有一天,你会将这个世界踩在脚下…… 你或许会怨怼自己的家人,但你又怎能因此滋生出哪怕半点儿的仇恨? 对我来说,她不仅是我的姥姥,更是我的母亲京、我的父亲、我从小至今的所有一切。 殿外惊雷滚滚,狂风掀卷着大浪,和着暴雨,一起扑来。桌案倾倒,杯盘狼籍。 那一刻,整个天地仿佛都翻覆了。 纷乱的人群众,我没有睡见相柳,心想,她终于还是弃我而去了。在这歌时时狂风暴雨、冷漠无情的世界,只有姥姥和瑶雩,才始终是最爱我的人。 而现在,我只剩下姥姥这最后一个亲人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别人再伤她分毫!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