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女娲花与阴阳草

作者树下野狐 全文字数 10276字
那道红光在窜炸射开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消散。 红光弯弯曲曲,必定是蛇族的信号。想起延维,我心中一凛,难道那老妖怪知道不周山与康回的所在,所以领着蛮子到这里来了?如果烛龙也随着他们一起追来,那可就糟糕了。 康回嘿嘿冷笑:「放心吧,小子。不周山的『结界』虽然已被你打开,但寒暑之水的周围是八百里省考,要想闯进来哪有那么容易?再说,伏羲、女娲都已死了,老子一个小指头就能将昆仑压扁。只要你能劈得开这太极镜,就算与天下为敌,又何足为惧?」 我热血上涌,莫名地一阵激动。从小姥姥就教我要如康回一样勇猛无畏、百折不挠,在我心中,他早已是和我爹一样的大英雄。天意冥冥,让我穿越数千年的隔阂,在这里遇见他,结为师徒,这是何等奇妙的命运。能和他并肩而战,不管是生是死,都不枉活这一世。 于是将柴刀别在腰间,全神贯注地听康回传授「无形刀诀」。 他先问我:「小子,你说天底下最不可抵挡的东西是什么?」 「自然是水。」我想也不想,脱口而出,「水可以催生万物,也可以毁灭万物,即便是最微小的水滴,也能击穿坚石……」 康回摇头大笑:「小子,老子是水神,你是水族中人,这么想理所当然、但要想练成天下无敌的绝学,就必须抛却族群偏见,融会贯通,洞察宇宙玄秘。」他顿了顿,道:「老子二十七岁时,坐在昆仑山顶,看着冰川融化的春洪冲垮两座山峰,以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乾坤秒理。苦思了三天三夜,创出『春洪决』,又用『玄冰虹影铁』炼制了『怒水刀』,自恃可以横扫四海。谁想到遇到了当时年仅十八岁的伏羲,居然一败涂地,不到百招,就被那小子用剑尖抵住了咽喉……」 想不到他二十七岁时就自创了这等神功,更想不到伏羲十八岁便已如此了得。天河落地接海潮,一浪更比一浪高。我已经十五岁了,空怀大志,却未立方寸之功,比起他们,可真差得远了! 我又是惊佩又是惭愧,康回接着说道:「我输给这么一个黄毛小儿,恼羞成怒,很不甘心。闭门苦修了三年,又上南荒找那小子斗剑,没遇见伏羲,却在山脚下碰到了女娲。虽然那时她已经名满天下,但我却是第一次见她。」 「河边芦草如烟,枫林似火,她站在清澈的溪水里,双手捧着落花,秋天的夕阳照在她的身上,金光闪闪。我醉心于霸业,对美色从无兴趣,但那一刻,看见落英缤纷,从她发鬓裙角交迭飞过,居然……居然像被雷霆击中,无法呼吸。」 他怔了片刻仿佛在回想当时的情景,叹了口气,道:「他奶奶的,老子哪里知道这弱不禁风的小姑娘竟是只身杀死六大凶兽的女娲?一时心猿意马,就中了邪似的调笑,要她随我回北海,做我的正妃。」 「那妖女听了,笑得灿烂如花,说只要我能接住她七招,她就嫁我为妻。那时全天下的英雄都不在我的眼里,何况一个女子?可是,刚一交手,我立知不妙,连苦思了三年的『冰川刀决』还来不及使出,便被那妖女震飞『怒水刀』,在额头上刺了『自不量力』四字。」 「我从没受过这等侮辱,知道她的身份后,更是怒不可遏。回到北海,又冥思苦想了五年,化繁为简,讲『怒水刀』重新炼制成了无锋无刃的『重刀』,再次南下斗剑。这次与伏羲激战了三百多合,却还是敌他不过,『重刀』也被他的手指夹成了两段。」 「就这样,老子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三十年里向伏羲、女娲挑战了九次,却无一胜绩,成了天下人的笑柄。就连共工国内也有些长老进谏,让我以社稷为重,不要以国主之尊,逞武夫之勇。 「嘿嘿,这些老家伙哪知道为人笑柄的滋味?老子一怒之下,将所有上谏的大臣全砍了脑袋,发誓不打败伏羲、女娲,就以头撞天柱山。我在北海又苦修了三年,从浩渺冰洋中悟创了独门心诀,自认已能打败那两个蛇妖,于是将半柄重刀炼制成『裂天刀』,联合了对伏羲不满的各族,向蛇国大举进攻。」 我这才知道当年那场大战的起因。换了是我,接连受了这等重挫,也势必引为奇耻大辱,想法设法复仇。 康回眯起双眼,带着几丝自嘲与落寞,嘿然一笑,道:「谁想隔了三年,伏羲、女娲的修为突飞猛进,远远超过我的预估。女娲也不知用了什么妖法,竟用泥土捏出十万大军,前仆后继,杀之不尽。 「短短半年内,我们接连吃了九次败仗,溃退几万里。好不容易将伏羲的旗军困在天山脚下,却反被他几进几出,杀得大败。那厮只身与我们五族帝尊决战,仅用了两百多合,就砍去了狼、鹰两大国主的臂膀,将龙王、牛主封住经脉。我虽然全身而退,却只剩下三十多骑退往北海,共工国的长老们公然哗变,将国都献给了女娲。 「老子一怒之下,就应诺誓言,一头撞断了天柱山,洪水四处泛滥。伏羲、女娲就用这太极镜将我元神收封,又支起天柱峰,将这里结为秘界,以防再有人撞断这不周山。」 他说得轻描淡写,波澜不惊,我想象当时的壮阔情景,却是热血如沸。这天柱山高耸入云,巍峨奇绝,他竟能以一己之力,将之生生撞断!而他穷尽三十三年之力,苦修悟创的种种玄水神功,居然还是难撄蛇帝之锋。伏羲、女娲的修为,更是匪夷所思。 康回道:「我被封镇在太极镜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着这不周山、寒暑水,简直快发狂了。每时每刻,我都在想,为什么我始终赢不了伏羲?究竟什么才是天下最难抵挡的东西? 「玄冰铁坚不可摧,在三昧真火日夜炼烤下,也终究会化作一摊铁水;猛烈的三昧真火,被春洪席卷,也立刻熄灭无踪;势不可挡的洪水,遇到息壤神土。也没了脾气;而即便是息壤神土,也无法阻止种子生根发芽…… 「思来想去,五行相生相克,互相制衡,竟没有什么是不可抵挡的。偏偏我又没有?古盘?的五德之身,要想打败伏羲、女娲,难道真的终身无望了么?悲沮躁怒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我无法在五行之内打败他们,为什么不跳出五行之外?」 我呼吸一窒,原来他说了半晌往事,现在才引入正题,又听他嘿然一笑,摇头道:「不过『跳出五行之外』这六字说得容易,真要想起来,可真连头也想破了。有一天,春去夏来,冰雪融化,我看着大风刮过不周山,花草摇曳;看着海上漩涡疾转,大浪起伏……灵光闪现,终于悟到了一个至为简单浅显,又至为深奥玄妙的道理。 「寒暑之水交汇,所以有了『水火海窍』;冷暖二气交替,所以有了春夏秋冬;男女欢好交媾,所以有了子女后代;阴阳二炁流转,所以才有了气血脉搏。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混沌生阴阳,阴阳生五行,五行生万物』。 「花草树木、禽兽虫鱼、风雨雷电、江山河海……世间所有的东西,包括你我,莫不是从阴阳而生,由五行构成。我虽然不是五德之身,却不表示我不能以体内五行,逆练阴阳二炁!」 这七十多天来,我虽然在「水火海窍」修炼阴阳二炁,大有所获,却一直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时被他一点,才明白其中的道理所在。 五行生克,并存制衡,实乃天地之道。没有五德之躯,想将五行合一,是不自量力;而想要将其他四德涤除干净,更是自寻烦恼。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将五行真气全都化入气海,逆练为阴阳二炁。 阴阳二炁由五行而成,又不拘于五行,不管是水族、火族、土族,还是木族、金族,只要顺其自然,天人合一,都能修成属于自己的两仪真气。 这个道理虽然简单,但天下人偏偏都为五行所囿,要么想成为五德之身,要么想修炼至为精纯的本属真气,却没有跳出五行之外,逆向反思。我听得大为佩服,忍不住出口称赞。 康回却没有半点儿得意之色,「哼」了以声,冷笑道:「了不起个屁!伏羲、女娲早就想明白了这点,所以合修『太极阴阳』之法,天下无敌。老子确实被封镇了一百多年后,才迟迟醒悟。 「想通了之后,不但没有半点儿高兴,反而说不出的失望懊恼。老子绕了以大圈,居然转到了那两蛇妖的修行之道上。就算元神出得了太极镜,复活重生,又如何能保证打败他们,一雪前耻? 「越想越觉得沮丧,直到有一天,夏去秋来,极夜降临,看着西风重又压过东风,刮得海面波浪滚滚,才突然大彻大悟,发现自己竟是如此愚蠢!嘿嘿,阴阳五行,殊途同归,天底下哪有什么东西是不可抵挡的?如果有,这世界早就他奶奶的毁灭了。 「东风未必压不过西风,太阳也未必输给了星辰,只不过阴阳二炁因时应势,在不断地循环变化罢了!譬如烈日下的大海,水汽蒸腾,化作云雾,在高山上空降为雪雨,凝结为冰,到了春天,冰川融雪,化为山溪,汇为江河,又流入大海,再被狂风席卷,变作滔天大浪……这看似无穷无尽的变化,却都是因阴阳二炁的循环而起。 「又比如同是盛夏酷暑,北方伏旱,河道干涸,南方却暴雨连绵,山洪肆虐。这是因为时同而地异,阴阳二炁的变化大相径庭。同样都是水,只有顺势应势,才有不可阻挡之力!」 我周身一震,如聆春雷。 因时应势的道理我早就听说,但却从来没有从这个角度深入想过,沉吟了一会儿,说:「师父的意思是炼气也好,斗战也罢,体内的阴阳二炁都应该因时应势,随着春夏秋冬、东南西北而有所调整变化?」 康回嘿嘿一然道:「小子,你总算不太傻。」目光灼灼地盯着我,一字字地说,「我要教你的『无形刀』,就是以阴阳二炁为锋,以天地万物为诀,因时应势,无形无影的天下第一气刀!」 这句话如果是有别人嘴里吐出,我只当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可笑狂言,但由古今第一水神亲口说出,却让我热血沸腾。 康回道:「你体内的阴阳二炁已经小有根基,聚气为刀不算困难,难的是如何感时应势,天人合一。你先闭上眼睛,告诉我听到了什么。」 我凝神闭眼,只听见狂风呼啸,海浪喧嚣。过了一会儿,听见鸟翼翔风,草木簌簌摇摆,碎石从崖壁上迸飞坠落。又过了一会儿,听见浮冰跌宕,白熊缓缓行走,鲨鳍在海面上划出涟漪。 再过了一会儿,这些声音渐渐地被「水火海窍」的漩涡盖过了,轰鸣声越来越响。忽听康回问道:「小子,你感觉到丹田内阴阳二炁有什么变化么?」这才突然意识到,气海仿佛被那涡浪声带动,飞转起来。 康回道:「人生来就有感应天地。模仿外物的天性与能力,比如你看见风和日丽,心情就爽朗如晴;看见凄风冷雨,就莫名地愁闷忧伤;你看见一个人对你笑,你就报之以笑;你看见别人在咀嚼食物,就会不知不觉地生出口水……意动而气动,随时随境,变化无穷。」 我在会想刚才听到海风呼啸、鹫鸟盘旋、鲨鳍破浪……等等声音时,丹田内的真气运转果然皆有不同,不由又惊又喜。 「无形刀的第一要义,就是『随时随境,天人合一』。」康回顿了顿,又说,「小子,你告诉我,风是什么形状、什么声音?」 我被他问的一愣,风无形无影,就连声音也变化不定,如何回答? 他嘿然道:「如果没有这摇曳的树枝,起伏的波浪,你能看得出风的形迹,听得出风的声音么?正所谓『大象无形,大音希声』。此刀之所以名叫『无形刀』,就是因为『以人为刀,气为锋,万物为招诀』。师法自然,因时随势,故能无招无诀,无迹可寻!」 我反复念着「以人为刀,气为锋,万物为招诀」十二字,心里更是怦怦狂跳。大象无形,万物为刀诀,这是何等恢弘之气魄!如果能修成此刀,天下又有几人是我敌手? 一时间激动难抑,恨不能立即学会,横扫昆仑。 此后三天,除了捕鱼烧羹,给罗沄喂食,我始终静坐在崖洞里,一遍遍地揣摩「无形刀诀」。 心诀不过寥寥百字,看似简明,却奥妙无穷。他也不再另外指点,只让我自己思悟,体会那天人合一,大象无形的妙境。 卧听风息潮起,坐看涛生云灭,体内的真气感应身外万象,不短周转变化。那种感受奇妙之极,仿佛天地间每一丝最微笑的变化都能在体内得以映照。 到了第四天,心里越来越澄净空明,我渐渐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也忘却了丹田内的阴阳二炁,就连呼吸也似乎与风同化,忽快忽慢,忽长忽短,却半点儿也没有察觉。 若不是西南天边又传来一声轰隆闷响,我那时便已进入「忘我之境」。睁眼望去,一道彗星似的红光划过雾中,映得天海如红霞浸染。数百只鹫鸟鸣着,贴着海面,从西南方疾速飞来。 我心里一凛,比起四天前,那道红光已近了许多。照这么推算,最多再过三五天,蛮子的船舰就能冲出海雾,驶入寒暑之水了。如果那时还不能修成「无形刀」,唯有凭一己之力,与蛮子拼死血战。 我自己是生是死,无足畏惧,但一想到罗沄仍然昏睡不醒,不由有些着急起来。于是向康回问清了女娲花和阴阳草的所在,不顾阴阳狮龙兽咆哮穷追,御风朝外冲去。 碧天万里,不周山的顶峰直破苍穹,看不见尽头。我沿着崖壁朝上疾冲,狂风刮在脸上,痛如刀割,让人无法呼吸。 体内真气受大风感应,汹汹流转,破臂冲出,形成了八丈多长的凛冽刀气,气势却比从前猛烈了数倍,虽然还远远达不到「无形刀」的境界,却以杀得那两只孽畜惊吼奔窜,不敢靠近。 也不知朝上奔了多久,雾气缭绕,寒风刺骨,岩壁上的花草树木越来越少,只剩下淡青,浅墨的苔藓与蕨草沾着冰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那两只孽畜的咆哮声越来越远,已渐渐追不上来了。穿过茫茫云海,阳光灿烂,不周山依旧高不见顶,崎崛峭拔,参差绵延,像一道巨大的金色屏障,横亘在苍天与云海之间。
一阵狂风刮来,异香扑鼻,上方凸出的冰岩上,姹紫嫣红地开着几千朵奇花,仿佛霓霞缭绕,又如火焰摇曳。那些花都并蒂而开,双瓣双蕊,应当就是康回所说的「女娲花」了。 我采了几十朵最为艳丽的,兜入衣袖,贴在绝壁上稍作休息。大风呼啸,衣衫猎猎,脚下只要稍一打滑,便不知被刮飞出多少里外。 我从没有在这么高的地方俯瞰过世界。 万里无垠,云海翻腾。朝南远眺,依稀能看见淡淡的青色,不知是海,还是哪片大荒的山脉。 这景象如此辽阔、壮丽、而又……寂寥。阳光将我的影子照在身旁的石壁上,整个天地,苍茫得仿佛只剩下我一个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相伴左右的,只有这呼啸不息的风。 我突然觉得一阵窒息的悲凉与难过。几千年前,当伏羲在这里种下女娲花,是否也曾有过高处不胜寒的感慨?如果有一天,我终于登顶昆仑,俯瞰苍生,是不是也如此刻般孤单? 在这浩瀚无边的宇宙面前,生死、成败、爱恨、荣辱……都显得如此渺小而微不足道,就像女娲花的芬芳,随风而来,随风而散。 我不敢多想,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往下冲去。摆脱了狮龙瘦的纠缠,风驰电骋地冲入「水火海窍」,顺着滚滚涡流直达海底,果然瞧见无边无际的白沙上,摇曳着一丛丛双叶双枝、黑白两色的阴阳草。 回到崖洞,依照康回指点,将采撷来的阴阳草与女娲花一起烤制研磨成粉,在滚水中煮沸,又用小火熬了六个时辰,倒入石碗,置于不周山的阴阳分界线上。 过了一天一夜,石碗西侧一半的汤药结了层薄冰,东侧一半则温热如初。我将阴阳二炁集于指尖,搅匀汤药,一点儿一点儿地喂入罗沄口中。 刚喂了一半,她就轻蹙眉尖,在我怀里咳嗽起来,耳垂上的碧蛇跟着咝咝吐芯。虽然并未理科醒转,已让我大喜过望。 康回却在镜子里冷笑不止,说蛇足妖女心狠手辣,最喜欢恩将仇报,我将她救活了,指不定要吃多少苦头。 喝完药汤,罗沄依旧沉沉熟睡,脸上冰霜尽融,身上的蛇鳞开始逐渐淡去,恢复为莹洁光滑的肌肤。 蜿蜒的蛇尾也渐渐变为修长秀美的双腿,黑发斜披在?裸赤?的身上,随风拂舞,春光若隐若现。 我心里怦怦乱跳,不敢再看,讲太极镜揣入怀里,继续闭目端坐,修炼元炁。但不知为何,脑海中全是她海棠般娇媚的容颜,心猿意马,杂念纷至,始终无法进入空明之境。 过了几个时辰,困意上涌,渐觉皮怠,索性蜷身而卧,迷迷糊糊地做起梦来。 梦里,我仿佛变成了伏羲,坐在女娲花盛开的万丈绝壁上,她坐在我的身边,碧衣鼓舞,手中捏着一朵并蒂花。下面是绚烂的万里云霞,烧红了蓝天,烧红了石壁,也烧红了她的笑脸。 她轻轻地将头靠在我的肩膀上,发丝飞舞,拂过我的耳梢、脖子,麻痒如此真实。鼻息之间尽是馥郁的芬芳,分不清来自花蕊,还是她的身体。 我恍恍惚惚,一动也不能动,听着凉风吹动花瓣,云朵飘过山崖,冰雪在阳光中融化……心中充盈着从未有过的喜悦和幸福。 她抬起头,微笑着和我说话,却听不清楚在说些什么,一阵大风刮来,青丝乱舞,她的脸突然如水光摇动,变成了姥姥的容颜,厉声说:「大业未成,天下未定,你却在想着儿女之情,怎么对得起父母,对得起水族百姓?」 我吃了一惊,她一把将我推开,猛地往崖下跃去。 我叫道:「罗沄!罗沄!」想要伸手拉她,全身却像被什么紧紧缚住了,动弹不得。再一猛烈挣扎,顿时醒了过来。 阳光绚烂,她正背着手站在几尺之外,笑吟吟地凝视着我,身上裹着青绿的布衫,双耳碧蛇蜷吐芯,咝咝不已。 「你醒了!」我又惊又喜,想起在梦中呼唤她的名字,耳根顿时热辣辣地一阵烧烫,正要起身,忽然发觉经脉被封,全身上下又被那混金锁链紧紧捆缚。心中骤然一沉,难道蛮子已经来了? 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听见康回纵声怒笑:「浑小子,被老虎咬了,还以为在逗猫!他奶奶的,老子说的话你不听,活该被这妖女收拾!」 声音不是传自我怀里,倒像是传自她的身后。她嫣然一笑,伸出左手,那面太极镜赫然在她掌心。 我愕然不知所以,她脸颊晕红,柔声说:「闷葫芦,多谢你解了我的蛇咒。这些日子,我昏昏沉沉,将睡将醒,你们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如果你不是捂死兰玛的外孙,不和康回这老反贼沆瀣一气,我一定会赦了你的奴隶之身,好好答谢你。但你偏偏是泊尧的死敌,那就别怪我恩将仇报啦。」 泊尧?这名字有些熟悉,她昏迷时也似曾不断地低呼过去,一时却想不起在哪里听说。突然记起烛龙所说的话,心中顿时像遭重锤,痛得无法呼吸。 公孙昌意!感情她口口声声、念念不忘的「泊尧」,竟然就是公孙轩辕与龙妃所生之子!在她心中,生也好,死也罢,最不能割舍放下的,原来是我的宿命之敌。 酸苦、懊悔、愤怒、伤心、恨妒……翻江倒海地涌上心头,想起刚才梦中的情景,更是羞怒难当。好不容易才压住怒火,冷冷地说:「我不怪你,只怪我自己瞎了眼睛。你救了我一命,我也救还你一命,两不相欠。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康回更是左一个妖女,右一个蛇蛮,在镜子里骂不绝口,罗沄也不生气,摇头微笑:「闷葫芦,你放心,我只将你押解往南海,由泊尧处置。如果他真要杀你,我也会为你求情的。但这老反贼却是千古重囚,恶贯满盈,如果放了出来,那可就天下大乱了。」 我心里又是一震,难道这些年来,公孙轩辕父子真的藏身于南海?难怪她在鱼肠宫垂危之际,还记挂着诸夭之野! 康回怒极反笑:「臭丫头,先别说此去南海十万八千里,单单那两只阴阳狮龙兽,就能他奶奶的将你咬个粉碎!」 罗沄咯咯大笑:「这两支孽畜看的是你和这太极镜,与我何干?不周山的结界虽然破了,但五色石还在这儿呢。你就乖乖地在这石头缝里再呆上几千年吧。」指尖一弹,竟将铜镜抛入五色石和岩壁夹缝中。 「叮叮」连响,镜光消敛,康回的咒骂声很快微不可闻了。 阴阳狮龙兽当空跳跃啸吼,摇头摆尾,似乎颇为欢喜。 我眼睁睁地看着,怒火填膺,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康回对我恩同再造,如果不是他,我早就葬身于这两只孽畜的肚子里了,更不可能消解她的蛇咒,修行「春洪诀」和「无形刀」。 她这一抛,不仅葬送了康回解印重生的机会,更断绝了我和康回并肩作战、横扫大荒的念想。 最毒妇人心,我怎会莫名其妙地对这妖女产生如此好感?越想越觉得羞恼,自从与她相遇以来,第一次生出如此强烈的厌恨。 她若无其事地朝我嫣然一笑:「走吧。」将我提在手中,径自往悬崖下冲越而去。狮龙兽果然没有追来。 她一边御风冲掠,一边发出奇怪的啸歌,一会儿后,远处的冰洋上波涛汹涌,浮冰跌宕,渐渐浮起一片巨大的青黑鲸背。 水柱长喷,龙鲸发出低沉的鸣叫,岛屿似的浮在海面上。周沿的冰山被记得竞相碰撞,众白熊纷纷跳跃狂奔。 罗沄提着我跃上鲸背,大声啸歌,龙鲸像是听懂了她的话语,鸣叫回应,徐徐朝南掉头,破浪而行。 她将我放在鲸背,眯眼远眺,脸上悲喜交织,叹了口气:「北海,北海!我在这儿呆了这么多年,总算又可以离开啦。」转过头,似笑非笑地说:「他第一次瞧见我的真身,也是在这北海的鱼背上。只不过那鱼是鲲鱼。那时事极夜。」 听到「鲲鱼」二字,我的心猛然提了起来,虽知烛龙当日所说的话里,十句有九句是假的,但仍觉得关于父亲和鲲鱼的那一段不像是他所能臆造出来的,忍不住喝问:「妖女,『天之涯』究竟是不是鲲鱼所化?我爹在不在鲲鱼肚子里?」 她一愣,咯咯大笑:「你真的相信烛龙告诉你的这些鬼话么?」眼波流转,凝望着天海交接处的茫茫大雾,睦中闪过古怪的神色,微笑道:「我将那石洞取名『鱼肠宫』,不是因为那里是鲲鱼的肠腹,而是……而是我始终怀念当初和他同住在鲲腹中的日子。」 顿了好一会,她才又淡淡地说:「我生下来没多久,就变成了螣蛇,几十年间浑浑噩噩,就像个始终也无法长大的婴儿,不知世间之事,一直到那年,在鲲腹里遇见娘亲,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才像被突然点醒。」 「可惜没过几个时辰,我娘亲就死在了青帝手里,就连大哥也不知所踪,只留下了我孤零零一个人。 「后来,所有的人都走了,只剩下我和他娘亲仍住在鲲腹里。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的神识越来越清醒,却依旧是螣蛇之躯,那种滋味就像……就像被关在牢笼里,难受得简直要发疯了。」 听她说「孤零零一个人」,我心中一阵刺痛,戚戚有感,但再往下听,怒火又涌了上来。 泊尧的「娘亲」自然就是指昔日的大荒第一妖女雨师妾了,她从小和这妖女厮混长大,难怪这么无情无义,心狠手辣。 又听她说:「再后来,泊尧出生了。他生出来的第一天,一直在哇哇大哭,我看他胖乎乎、粉嫩嫩的,觉得好玩,就缠在他的身上,吐芯逗弄他。他非但不害怕,反而止住哭声,好奇地看着我,胡乱地伸手抓我,咯咯笑了起来。 「从那天起,我就多了一个玩伴,终日陪着他戏耍。他仿佛能听的懂我说的话。当我高兴的时候,他就跟着我咯咯直笑;当我难过的时候,他就将我揽在怀里,嘟着嘴,咿咿呀呀,不知在说些什么;就连睡觉的时候,也喜欢让我缠着他,将头枕在我的肚子上。」 她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声音变得说不出的温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就这样和他一起长大。偌大的鲲鱼腹里,除了龙妃,就只有我和他了,彼此朝夕相处,相依为命,仿佛成了一家人。 「他像是我淘气的弟弟、知心的朋友,有时候又像是体贴的哥哥。他才六岁,却已经狡黠得像个大人,就算是做错了事,也能甜言蜜语,哄得龙妃转嗔为笑。唉,看见他那可爱的笑脸,又有谁能发得起火呢?那时我常常想,将来他长大了,不知道要迷倒多?女少?孩儿。 「又过了不久,他爹终于找来了,我从来没见过龙妃那般喜悦,也从来没经历过那么激烈的大战。水泊死了,广成子死了,那个上古的蛇巫也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变回了人身。 「我一直忘不了他初次看见我变成人形时的眼神,惊讶、欢喜、好奇,又带着几分羞涩,似乎没想到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螣蛇,竟然是一个豆蔻年华的?女少?。他的小脸红了起来,不好意思再靠近我,和我说话。我也觉得说不出的羞臊与尴尬。 「我们乘着鲲鱼,在漆黑无边的天幕下破浪前行,极光流舞,景色美得让人窒息。好几回,他悄悄地从眼角瞥望我,视线交接,又立刻躲闪开去。一夜之间,我突然长大了,而他还是那个六岁的孩子。我和他相隔不过几尺,却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生疏起来。 「后来,他爹平定了四海,成了至尊无上的黄帝,住在轩辕山上,龙妃却不愿搬入轩辕宫,和他一起住在山下的忘忧谷里。 「我回到了大哥身边,成为了蛇国公主,锦衣玉食,身边有了无数的人服侍,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总觉得还不如在鲲腹时快乐。 「螺母颁了天子令,废五族,要立十二国,接着又颁布了新田令、平等令、长老令,天下又乱起来了。烽火燎原,陆陆续续打了六年的仗。大哥率全族将士,跟随黄帝平叛,我心里始终惦念着那调皮可爱的男孩儿,就像牵挂着无法割舍的亲人,每次听到叛军围攻昆仑,总是担心害怕。 「终于,我找了个机会,偷偷地跑到西荒。那时正值初春,冰川融化,雪水汇成大河,在峡谷汹涌奔流,两岸开满了红霞一样的花,蜜蜂飞舞。我正弯腰采撷,吸饮花蜜,忽然感觉到有人来到身后。 「只听有人吟诵道:『江花不如人面红,冰雪尤逊一段香。花蜜芳泽两相渡,不知蜂儿为谁忙?』我回头望去,看见一个俊秀少年坐在树上,翘着二郎腿,笑嘻嘻地打量着我。 「我见他乳臭未干,便如此轻佻浮脱,心下着恼,甩手一鞭朝他头上劈去。不想他动作奇快,只一刹那变晃到了我的身边,托起我的下巴,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叹道:好甜。我要是蜜蜂,一定只采这里。 「我从没被男子如此轻薄,羞怒交集,又一巴掌往他脸上拍去,谁知他这次却不躲闪,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脸颊肿得老高,抚着脸笑嘻嘻地说:『这么痛,看来不是在做梦。好姐姐,不如再赏我一口花蜜,以疗我相思之苦。』又闪电似的在我嘴唇上轻轻一吻。」 说到此处,她双颊酡红如醉,更添了几分娇媚,低声说:「我第一次遇见这样涎皮赖脸的家伙,气得简直要炸开来了,可是任我如何全力猛攻,他总能轻而易举地化解开去,一边闪避,一边还摇头晃脑地吟诵:『枕边风过耳,梦里人依旧。何当剪红烛,共把青梅嗅?』」 我听到这里,心里更加怒火如烧。 鲸鱼长鸣,水柱高高地喷起,雨水似的洒落而下,被阳光透照,闪烁着一圈圈七彩光环,晕染在她的眉梢眼角。 她沉浸在回忆里,丝毫没有注意我的神情,眼波迷离,低声说:「那时我恼恨已极,一心要置他于死地,丝毫没听出他话中的意味。远处忽然传来一阵号角,凄寒诡异,他脸色一变,笑着说:『姐姐,你在这儿等我,我去去就来。』冲天飞起,很快便翻过冰崖,消失不见。」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