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心中的猛兽

作者苍山月 全文字数 2444字
“这个故事的名字叫,猜想。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吴宁悠然道来,太平公主也是认真地细听。 而不论是屋中的陈子昂、丑舅,亦或是墙外的独孤傲、雷霁,也都竖起耳朵聆听吴宁这个名为《猜想》的故事。 “猜想?” 这个名字让太平有些茫然,“何为猜想?” “猜想明天,猜想将来。” 吴宁诚道:“公主既然知道小子的性情,那我也就不假装君子了,说了什么不敬之言,公主殿下只当是小子发狂吧!” 太平闻罢微微颔首,“先生请讲。” 吴宁道:“我们不妨想一想,将来会发生什么?圣后女中豪杰,顺应天意民心登临大宝,大唐开朝一甲子居然要迎来了一位女皇,殿下说,这天下间的男人们会服气吗?” “不服气又如何?”在女人当皇帝的问题上,太平当然是支持母后的。 有些厌恶地瞪向吴宁,“如果先生是因为不服气而不允,那太平也是无话可说。难道女人就一定是男人的附属吗?” “不是。”吴宁认真地摇头,“而且恰恰相反,这天下间,估计只有我一个人是真心服气,真心地认为圣后登基并无不妥。” “哦?” 这倒让太平颇为意外,“那你还....” 只闻吴宁道:“天子之责,代天行事,只要能帮老天管好这天下,男人还是女人,在我看来都是一样的。” “说白了,能让天下百姓吃饱饭,穿好衣,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而依当下之境,圣后可能是当下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人。” ...... 吴宁这句说的一点都没客气,直接开地图炮把李家那些龙子龙孙轰了个遍。 “这个故事叫猜想,说的是以后的事情。小子只是把圣后登基的事实陈述出来,并无不服气之意。” “那先生提及男人,到底是何心思?” 吴宁讪笑:“我的用意很简单,只是提醒殿下,男人、女人,这是圣后登基之后将要一直面对的一个大问题。” 飒然道:“什么世家、关陇、李武二姓,这些矛盾在问仙观与公主已经说过不止一次了,再加上一条男人的自尊......公主认为,将来的朝堂会是什么样的?” “......”太平公主沉默了。 不用吴宁提醒,她也知道,将来的朝堂依然是争斗不休,永无安宁。 “先生说的没错,朝堂混乱这是不争之实。先生明哲保身,也不失聪明之举。” “算不得什么聪明吧!”吴宁情绪也不算高,“其实这些不是主要的原因。” 看着太平无奈地一笑,“与公主说句实心话,我也有野心,也有抱负,说不向往那是假的。可是,我和那些人不一样,我有我的坚持。” 太平凝眉!,急忙道:”先生既然有抱负,那为何还要拒绝本宫。 略一沉吟又道:“如果先生是怕朝堂险恶,大可安心,本宫可以保证,只要先生肯入京,太平能力所及,必保先生周全。” “呵呵。”吴宁笑了。很想说,我的公主啊,你的周全都得求我,你怎么保我? 可是...... “公主错了,我并不害怕朝堂险恶。宁虽不才,可精于钻营之道,自认还能周旋一二。我是怕钻营得没有意义。”
“没有意义?”太平不懂了。 只闻吴宁略带几分哀叹,“李氏要稳皇族之贵,武家要迎头赶上权倾天下,关陇世家要保住自太宗以来的无上荣耀,七姓十家又要在圣后的重压之下得活,以维系家族的千年延续。” “科举选官,选的是李武两家亲信家臣,是以比的不是谁的学问大,本能大,比的是谁会讨好,谁会奉承。” “酷吏刑臣抓的不是罪恶,抓的是异己;男人们想的不是朝政,而是不被女人压在身下!” 说到这里,吴宁身子前倾,离太平的面颊不足一尺,她甚至能感觉到吴宁那股子炙热气息直扑鼻息。 只见吴宁从嘴里一字一顿地蹦出一句: “公主觉得,这场权力的游戏之中......是不是少了点什么?” 太平一阵慌乱,只觉心都要跳了出来,还从来没有人敢用这样的方式与她说话。 “少......少了什么?” “自古朝争,概莫如是。” “你看....”吴宁撤了回去,苦笑出声。 “你看连公主殿下都觉得这理所当然,那宁就更不屑于入这个局了。” 太平:“......” “那先生觉得,少了什么?” “少了民苦啊,我的公主殿下!” “所有人都只记着手里的权力,所有人都只在意游戏规则,所有人都只看到了朝局,却没有一个人记得,大唐......不光只有一个京城,不光只有大明宫,不光只是朝堂上的你争我斗,还有百姓!还有天下!” “权力之下,还有饥饥民苦;浮华背后,还有芸芸众生!” 吴宁越说越激动,“这样的朝堂,我去干嘛?即使不做棋子,当一执棋者又有何意义?” “我吴宁不是一个好人,可我也出身卑贱。我见过何为民苦,也身在民苦,我不能变得和他们一样!” 正是激动之时,又是气势一弱,缓缓起身,“可惜了,这个局破不了,这是大唐的命数。既不可为,唯有独善其身喽。” ...... 太平公主怔怔地看着吴宁,只觉胸中有一团烈火灼灼燃烧,越来越烫。 吴宁一番慷慨之词,连她这个女人都觉热血澎湃,激动莫名。 现在才明白,这少年浮夸只是表现,原来心中也藏着一头猛兽! ...... 而院外的独孤傲、雷霁,屋中的陈子昂、丑舅也是呆然震撼。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雷霁不由得看向独孤傲。 “克金兄,你我当以此言为醒,不忘初心啊!” 而陈子昂此时面目有些狰狞,虎拳紧握,青筋暴起。 “兄长啊,这个孩子,让你用废了啊!” ...... 不论屋里屋外,还是院里院外,皆是一片死寂,就连吴宁自己也是心跳加速,激愤难平。 他不是天生油腻,更不游戏人间。 在来到大唐之前,他也和身边的那几个兄弟一样,心存正义,宏图满志。 可是,生不逢时!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