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找魂

拔魔 1103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428字
慕冬儿回头望了一眼,却没有降低速度,被一群地猴子拱在肩上的殷不沉说:“你真的不想留下来看斗法吗?那可是你父亲和左流英。︽,www.shushu8.com” “看不到,也看不懂,留下来干嘛?唉——”慕冬儿长叹一声,尽显意兴阑珊,默默地飞行了一会,“我的境界就这么低吗?魔族法术难道名不符实?当初是靠什么统治天下、压制道统的?” “只有魔族法术和魔魂是不够的,还得有魔种。”殷不沉修行过魔尊正法,有过切身体验,因此知道问题在哪,“魔种就像是道士的法力,如果道士用散修的法力或者妖族的妖力施法,效果肯定大打折扣,你也一样,没有魔种的支持,再精妙的法术也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 “或许吧,可是我连眼界都这么差,竟然跟你们一样,什么都看不出来。”慕冬儿垂头丧气。 “我还是蛟王之子呢,不也众叛亲离,跟一只普通小妖一样居无定所?所以说这种事常有,没什么可奇怪的。” 慕冬儿的头垂得更低了,甚至无心飞行,几只地猴子过来托着他。 “魔种曾经离我那么近,我为什么没留下两三个呢?”慕冬儿后悔莫及。 “吓,别瞎说,当初你要是得到魔种,早就被昆沌或者道士杀死了,还能活到现在?” 如今魔种都在昆沌手里,慕冬儿再也没有机会得到了,他最后一次扭头望向祖师塔,虽然没有留下观战,心事还在那里,“父亲怎么可能打得过左流英?他们就不是……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 殷不沉呵呵笑道:“如果必须依靠纯粹的实力才能打败对手,慕行秋当初就应该在断流城败给巨妖王。别担心他啦。咱们要在很大一块区域布下法术,好让大家都能在七月初七听到慕行秋的声音,也不知道群妖之地还剩下多少活妖,咱们别白跑一趟。还有,异史君那个家伙不会甘心认输的,与其想着怎么看懂秦道士和左流英的斗法。不如商量商量怎么对付异史君。” 慕冬儿对异史君全不在意,嘴里小声嘀咕着“魔种”。 地猴子们像是一片毛茸茸的褐云,托着各怀心事的一人一妖向北方飞去,渐渐消失在夜色中。 断流城安静下来,西、北两边的营地悄无声息,没有身影出现,东边只有一座祖师塔,更是一点声音没有,南边的妖族营地热闹些。妖术师们鬼鬼祟祟趁夜离开营地,或单独,或结伙,向更远方逃去。 断流城四个方向四座营地,只有南方没有至宝坐镇,异史君和元骑鲸的威望因此大为下降。 将近子夜,逃亡的妖族开始大幅减少,仍有不少于一千只妖族留下。异史君曾经说过今天与慕行秋还有一战,他们想看到结果。 可异史君迟迟没有现身。东边的祖师塔里也没有任何变化,斗法是否正在进行?是否已经得出结果?谁也不知道。 蛟王元骑鲸再也等不下去了,照这样下去,等到天一亮,逃亡的妖族还会更多。他带着大批忠诚的妖族来到异史君的房门外,无论如何要见众魂之妖一面。 一名卫兵敲门。半天没有反应,两名卫兵直闯进去,很快就走出来,宣布了一条令众妖惊慌失措的消息:异史君不见了,没留任何痕迹。 元骑鲸不得不承认自己上当了。损失了仅有一件至宝,更失去了好不容易才聚集起来的军心,“等天亮吧。”他对众妖说,一脸愧色,“如果到时候还没有异史君的消息,再做主张。”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有什么主张。 妖族营地表面上也安静下去,大家各回住处,心事重重,却没有逃亡,反正离天亮没有多久了,到时候妖军分裂,可以光明正大地离开。 这一天是月底,月晦如钩,随着它的西倾,断流城更加安静,安静得连风都声都没有,它还向外悄无声息地扩张,断流城数里之外已是春天,交接处的冰雪一直在反复融化、结冰,这时都停止了,树叶不再晃动,野兽夹着尾巴躲进巢穴,地下的虫子蜷缩成团,营地中的妖族莫名地连大气都不敢喘。 元骑鲸这才明白,真有一场斗法在进行,可他既不知道斗法各方是谁,更看不出进展如何,只知道其中一个应该是慕行秋,异史君大概没有撒谎,这好歹算是一个安慰。 祖师塔里,杨清音也察觉到了这股不同寻常的安静,除了能看到慕行秋的背影,她知道的事情不比城南的妖族更多。 慕行秋来到了祖师最高的第九层,他还没来得及在这里写符,墙壁隐没在黑暗中,毫无光彩,他站在西边的窗口,望向断流城,已经很长时间一动没动了。
杨清音守在他身后,相距只有几步,却感受不到活着的慕行秋。 法术无边,斗法的形式自然也有千千万万,有一些即使是慕行秋也捉摸不透,事实上,不是他让跳蚤打开缺口,而是跳蚤用灵犀之术提醒他可以让慕冬儿进城走一圈,得以发现秦凌霜和左流英各自创造的半个世界,两者之间严丝合缝,只在重量上稍有区别。 慕行秋也曾经创造过独立的世界,祖师塔里有一片虚空,装着将近十万名圣符军将士,再往前,他与异史君在止步邦里创建过成百上千个小世界,更往前,霜魂剑里的修行虚空就已经具有世界的雏形。 可这些世界都是不完整的,与真实世界的区别如此明显,以至于它们更像是法术幻象,而不是“世界”。 秦凌霜和左流英各自创造的世界都不大,以城墙为界,分别占据半座断流城,但是毫无瑕疵,与真实世界一般无二,走在里面的人甚至察觉不到自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这样的法术,慕行秋做不到,连门道都摸不着。 慕冬儿和殷不沉走后不久,他就来到第九层,凝望断流城,足足一个时辰之后才找到进入方法,这时离子夜已经没有多久。 慕行秋将断流城想象成两个人,而且是两名修行者,有身体,有经脉,有三田,尤其是有泥丸宫,在这样冥思了一会之后,他施展念心幻术,将自己的魂魄送入北城世界的“泥丸宫”,这里属于左流英,是他将要迎战的对手。 他成功了,当断流城周围的人类与妖族感受到越来越深的安静时,慕行秋耳边响起了异史君的笑声,“这么晚才进来,慕行秋,斗法还没有开始,你就已经输了一招。” 慕行秋眼前一片白光,过了一会才逐渐适应,然后发现自己已经进入断流城,拥有完整的身躯,站在东城门内,稍稍偏北边一点。城内光明普照,与白昼无异,抬头望去,空中却没有太阳。 一身黑袍的异史君从对面缓步走来,路线同样偏北一些,脸上挂着微笑,似乎没将三天前的惨败当回事,“看着眼熟吗?” “跟你的魂城大阵有点相似。” “有点相似?这就是从我的魂城大阵演化而来的。当然,我得承认,他们两个做得比我精巧一些。” 在慕行秋看来,这可不只是“精巧一些”,异史君在符皇城布置魂城大阵时,需要数万名情绪激动的人类做载体,而且根本没有成形的世界,只有一条条法术之墙。 “左流英呢?”慕行秋问。 “呵呵,这正是今晚的斗法内容,左流英说你现在的实力太弱,直接斗法对你不公平——虽然我不知道所谓的公平究竟是什么,但他既然这么说了,我也没意见——总之,他要换一种比法:他的魂魄就藏在城内,天亮之前你能找到,就算你赢,找不到,就是你输。怎么样,接受吗?” “是整个断流城,还是北城?”慕行秋问,南城属于秦凌霜,未得召唤与允许,他不想随意进入。 “就是北城。” 慕行秋点点头,表示同意,他得承认自己的实力与左流英的确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寻找魂魄比直接斗法对他更有利一些。 他迈步走向北城的街道。 异史君跟在他身边,“听说你想创建多个世界分别安置人类、妖族与修行者,你想象的世界跟这里一样吗?” 慕行秋摇摇头,他所设想的世界只是一座座虚空,用来暂时安置众生,他们在那里处于深度昏睡状态,等到昆沌被击败之后再重返真实世界。 “左流英怎么会同意替你出战?”慕行秋问,他记得符皇城一战中,左流英趁乱抢走一大批元婴,异史君十分愤怒,恨不得将左流英锉骨扬灰来着。 “等你找到左流英的魂魄,让他向你解释吧,反正我的话你也不信,如果你真能找到的话。”异史君打了个哈欠,“子夜刚过,离天亮大概还有两个时辰多一点,你慢慢找吧。需要我陪你吗?这里虽然逼真,但是没有活物。严格来说,你和我也算不得活物……” 异史君还跟从前一样啰嗦,慕行秋也不搭理他,往北城走了一段路,转身又往回走,来到主街上,在这里存在着一条南北城的分界线,无形无色,却分开了两个世界。 “找到了。”慕行秋说。 异史君先是一愣,惊慌之色在脸上一闪而过,然后冷笑了一声,怪声怪气地说:“是吗?”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