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认输(一更)

拔魔 1104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476字
秦凌霜与左流英创建的世界几乎完美无缺,唯一的破绽就在南北城的交接处,慕行秋还什么都没有看见,但已猜到大致的真相。 异史君脸上变色,慕行秋知道自己猜对了,可接下来老妖又是一声冷笑,“是吗?你看见一座山,但是搬不动它,你听到风声,却看不见它,慕行秋,你只是找到左流英魂魄的藏身之地,还没有找到魂魄本身,算不得赢。” “当然。”慕行秋伸出手掌,停在两个世界的交接线上,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有沙沙的声音。” “那是南城在吞噬北城,秦凌霜的世界更强一些,一个月内能将北城完全吞掉,左流英到时自然无处可躲,可你等不了那么久。”异史君微笑道:“当你接受挑战的时候就该知道,魂魄无形无迹,只能以法术捕捉,或是以法术施加形象,咱们正是因此才彼此能见,你打算用什么法术?” “念心幻术加灯烛科法术,能够拘研魂魄。”慕行秋学会的灯烛科法术不全,必须以念心幻术辅助。 “嗯,你在祖师塔里还藏着将近十万魂魄,可以助你施法,不对,从前你能用霜魂剑施法,是因为有秦凌霜坐镇其中,操控魂魄的是她,不是你。所以这一招行不通,你顶多施法无效,那些魂魄却有破散的危险。” “嗯。”慕行秋承认异史君说得没错,侧行七步,听到的沙沙响声更清晰,“我会物用之道,能感受到周围的法术,并将其吸为己有。左流英魂魄入城。必须借助于法术,不可能真的无形无迹。” “物用之道?就是秦凌霜的新法门吧?的确挺厉害,就是为了它,我甘愿给秦凌霜充当护持者,也是因为它,左流英输了半招。虽只半招,一个月之后却是满盘皆输。可是据我所知,物用之道有一个漏洞,那就是吸收法术速度不够快,而且不分敌我,断流城全由法术制造,而且是左流英与秦凌霜两个人的法术,你能分得清吗?分清之后能在天亮之前吸光所有法术吗?” “不能。”慕行秋再次侧行七步,连秦凌霜都没有解决这个漏洞。他更没有。 “秦凌霜借助大光明镜,吸取法术数十日,才在一场斗法中勉强胜过左流英,如果是狭路相逢,事前毫无准备,她未必能赢,不,肯定赢不了左流英。这些天来你一直在写符。可曾吸取法术?” 慕行秋摇摇头,“我的物用之道修行境界不足。吸取的法术必须尽快施放,不能在经脉内储存。” “贪多嚼不烂,我最明白其中的坏处了,可就是改不了这个脾气。” 物用之道也不行,慕行秋又想出一招,“我以务虚幻术布满北城。左流英没有道士之心,魂魄中必有情绪波动,哪怕只是一点,也会显露出来。” “嗯,这一招才是正途。术业有专攻。你用务虚幻术与左流英直接斗法,那是找死,用来寻找他的魂魄,却最为方便。缺少道士之心的确是左流英的一个漏洞,谁让他是道士呢?同样的事情放在我身上就一点事没有,哈哈。” 慕行秋没有立刻施法,他知道异史君还有话没说。 “可是你也有同样的漏洞,比左流英还要明显,他好歹曾经拥有过道士之心,自己将它舍弃了。你从来就没有过,所以你学过的所有道统法术都不够精纯,其中也包括念心幻术,境界虽在,却发挥不出全部威力,没错吧?” “没错。”慕行秋再次侧行,不打算使用务虚幻术了。 异史君不肯闭嘴,跟在慕行秋身后,继续侃侃而谈,“左流英只需简单一招就能破你的念心幻术,以五行之水幻术造出大量简单的情绪,你根本就分辨不出其中的差别。高手斗法,比的往往就是细节,你的念心幻术强则强矣,可惜不够精妙,只算是大刀阔斧的砍柴功夫,想在三寸木上雕画山水人物,连落刀之处都找不到。缺少道士之心终究是你的一大软肋,慕行秋。” 慕行秋试着向分界线注入一些法力,非常轻微,甚至不够形成一点火花,沙沙声更响了,如暴雨骤至,如海潮远来,南城前进的速度加快了一些,慕行秋不得不后退一步。 “你想帮助秦凌霜尽快吞掉北城?劝你还是省些法力吧,就算有十个慕行秋一块施法,也只能加快一点速度而已,天亮之前顶多吞掉这条街道。” 这不是慕行秋的计划,他只想试探一下而已,“我会道统符箓之术,祖师塔内聚集了将近两万道符箓,大军齐发,势不可挡。” “嘿嘿,别在我面前吹牛,你在祖师塔内聚集符箓,无非是秦凌霜新法门的一种变化,她直接积累法力,你却要借助符箓,手段上就已低了一层,效果自然更差。秦凌霜蕴势多日,才稍稍强过左流英一点,加上你的符箓能有多大助益?何况祖师塔内的符箓一招用尽,七月初七你拿什么参加真正的斗法?那可不是寻找魂魄,而是比拼纯粹的实力,连秦凌霜也不占优势。”
“祖师塔聚符就是物用之道的变化?”慕行秋茫然问道。 “怎么,你自己不知道吗?所谓当局者迷吧,在我看来就是这样,而且你的变化非常笨拙,要是我,就不管它是符箓还是别的法术,全都聚在一起,效果肯定更好,比如……” 慕行秋转过身,在异史君肩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笑道:“谢谢你。” 异史君一怔,“别客气,我就是这么无私,答疑解惑是我的爱好与本行——你真的一直没有想到这一点?” “我一直在写符,陷进去了。”慕行秋有点不好意思,更多的却是兴奋,甚至有些急迫,想快点离开这里,回到祖师塔里去,他心中生出一个想法,迫不及待地想要实践一下。 “嘿嘿,你早该来向我请教。可是晚了,就算你能将各种法术都聚集在祖师塔内,比秦凌霜还是差了一点,何况只剩不到半个时辰了,一切都来不及。” “的确来不及。”慕行秋大步向西城门走去,左手臂伸直,像是捻着一根极细的线。 “怎么样,慕行秋,你还有什么招式?”异史君意犹未尽,追在身后问道。 慕行秋对纸上谈兵已不感兴趣,走出一段距离之后甚至跑了起来,很快就到了西城门,转过身原路往回跑,改用右手捻那根看不见的线。 异史君一开始还跟着跑来跑去,很快就放弃了,站在主街中心,只以目光追随慕行秋,声音却一直紧紧跟随,总在慕行秋耳边响起,“没用的,慕行秋,这一次斗法你必败无疑,快点给我两件至宝,大家都省时间。” 慕行秋停住了,笑了一声,收回手臂,问道:“还剩多少时间?” “大概一刻钟吧。”异史君打了个哈欠。 “好,还来得及出去一趟。” “出去?你干嘛要出去,左流英的魂魄就在北城,我不会骗你,左流英更不会。” “你们当然不会骗我,但是找东西不能这么找。” “那要怎么找?难不成离城反而容易找?” “正是。”慕行秋消失了,魂魄回到肉身里。 异史君想了一会,冷笑道:“故弄玄虚,傻小子看自己要输,用这种办法找回一点面子。” 没过一会慕行秋又回来了。 “你在外面找到什么了?”异史君问。 “找到了拘魂之术。”慕行秋微微一笑,“还是要感谢你的提醒,果然是当局者迷,我在城内一无所觉,在城外才发现整个座断流城都在施放灯烛科的拘魂之术。这很奇怪,他们两人都不擅长灯烛科法术,断流城周围也没有七七四十九日以内的魂魄。” “这能说明什么?” “断流城不只南北两个世界。” “当然,肯定还有一个真实世界,与法术世界完全重叠。” “不止如此。乱荆山聚集着一批女道士,大都是灯烛科弟子,守缺也在那里,她在拔魔洞里待的时间只比昆沌少,龙魔说她在进行一种法术——”慕行秋笑了笑,“断流城里还有一个拘魂世界,只是不太成熟,所以造成法术外泄。” “你以为左流英的魂魄藏在拘魂世界里?” “有可能,更有可能的是,断流城里还有更多被创造出来的法术世界,左流英必然躲在其中一个里面。” “哈哈,你把断流城当成什么了?” “断流城就像一个百宝囊,左流英对它做了大量改造,所以在这里创建法术世界最为容易。”慕行秋顿了顿,“断流城也是联系昆沌世界的通道,对它进行改造的不只是左流英,还有昆沌,所以此地不分四季地冰雪覆盖,却几乎没有法术迹象,道统祖师的法术果然精微细致。” “别说那么多,也别管这里有多少世界,马上天就要亮了,你能不能找到左流英的魂魄?” 慕行秋又笑了一下,这个晚上他得到了许多东西,某些失去因此显得微不足道,“我认输,等我出去就将司命鼎和洗剑池送给你。” 异史君脸上没有半点获胜的喜悦,“你在玩什么花招?” “没有花招,我只是明白一件事,至宝在谁手里并不重要。”慕行秋突然想起杨清音说过的话,的确人人都在自救,就连怯懦的躲藏也是自救的一种方式,任何一个人,只要能救得了自己,也就是救了整个世界。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