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上升

拔魔 1109 作者冰临神下 全文字数 3706字
秦凌霜没有携带大光明镜,召山至宝仍然耸立在城西的夕照湖上,在城内就能望得到。 看到慕行秋父子,她露出微笑,一点也不显得意外,“我以为还要再等一会。” 慕冬儿惊讶地问:“斗法的时候你明明胜过了左流英,创建的世界应该比他更高才对。” “你也曾经败给过异史君,一个月之后他创建的世界不是在你之下?何况任何人想要接连两次打败左流英都是很难的。” 慕冬儿警惕地说:“你在等我父亲吧?” 秦凌霜再次微笑,那不是慕行秋熟悉的害羞笑容,而是掌控者的自信,“我在等任何能进入大光明镜世界的人,你们是最先赶到的,后面还有努力上升者。” “你能看见其它世界?”慕行秋也感到惊讶了。 “只能向下看,不能往上看。”秦凌霜挥下手,摇晃的空气中出现一幅摇晃的景象,接连变换,显露不同层次的世界。 祖师塔世界仍在最底层,空空荡荡,没有施法者,连外面的观战者也都没了,秦凌霜解释道:“祖师塔本应属于慕行秋,他拒绝之后,昆沌没有再找施法者,这个世界荒废了。” 第二层世界最先显露出来的不是断流城,而是两名女子和一只铜葫芦,慕行秋认得她们,“公主、曾拂和拔魔洞!她们应该不会法术。” “她们不会法术,所以选中她们的不是昆沌,而是左流英,这是他的小把戏,也是他为昆沌服务所得到的特权。你和守缺逃出来的时候,拔魔洞受损严重。已不配称为至宝,昆沌愿意让给左流英。拔魔洞世界与真实世界最为相似,几乎融为一体。” “她们没事就好。”慕行秋心中更加惊讶,怎么也想不到左流英居然如此在意曾拂。 “左流英还会做这种事?”慕冬儿同样觉得不可置信。 拔魔洞世界场景转换到断流城,慕烈仍然提着刀四处寻找敌人,他是凡人。只能进入这一层世界。 场景又一次转换,断流城变得热闹了,一大群道士、散修和妖术师正在街上混战,领头者分别是殷不沉、元骑鲸、欧阳槊、申继先等。 “不对,拔魔洞之上应该是不熄炉。”慕行秋记得很清楚,那也是一个空荡荡的世界,见不到施法者。 “那是刚才的事情,不熄炉已经上升。”秦凌霜又挥一下手,洗剑池与司命鼎世界同时显现。异史君和守缺仍在大战,各自分出大量魂魄,整个断流城因此烟雾弥漫。 烟雾消失,不熄炉世界终于显现,城中悬浮着百余名人类与妖族,全都抬头看天,相安无事。 “飞飞,昆沌将不熄炉给了飞飞?”慕行秋看到悬在正中央者正是飞飞。玄武灭世变小许多,托着飞飞的双脚。周围的人类与妖族来源复杂,断流城四方营地中的修行者皆有,而且个个都是强者。 “他太谦虚了,所以刚一进入至宝世界的时候位置比较低,他还非常聪明,知道联合大家的力量。他说服众人一块施法,将不熄炉抬升到第六层,而且还在上升,离咱们已经不远。” “飞飞还真是深藏不露啊。”慕冬儿赞道,想起自己从前的种种无礼举动。有点不好意思,“那咱们还等什么,继续上升去找左流英吧。” “做不到。”秦凌霜说。 “为什么?” “左流英奉命封闭前往昆沌世界的通道,此刻他正在镇魔钟世界里施法。” “那又怎样?” “这是昆沌交给他的任务,他必须完成,否则就会被替换掉,封闭法术的强大之处就在于能够从下层世界里吸取力量,咱们上升得越快,只会将镇魔钟世界顶得更高。” “原来这就是昆沌的计划!”慕冬儿终于开始相信父亲的话,“怪不得他会扶持众多强者,实际上不管愿意不愿意,大家都在为他做事。可是总有办法上去,对不对?” “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斩断与至宝的联系,独自飞升。” “可是没有至宝相助,咱们的法术会变弱不少,昆沌真是太阴险了。”慕冬儿愤愤地说。 慕行秋猜出了秦凌霜的用意,“你在等一个能替你执掌大光明镜的人?” 慕冬儿马上道:“如果父亲要执掌至宝世界,那也是替我。决战最后还是要在我与昆沌之间进行。” “你仍然相信魔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吗?”秦凌霜问,她能观察下层世界,听到了父子二人的谈话。 慕冬儿不语,到了这种时候他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他和其他强者一样,都得到了昆沌的帮助,只是方式各不相同。 “抱歉,我不能替你执掌大光明镜。”慕行秋不想担负这个任务,“我必须继续上升。” 秦凌霜笑着摇下头,“我不强求,既然你坚持如此,我送你上去吧。” “谢……”慕行秋只说了一半,这毕竟是秦凌霜,曾经为他而死,又因他而活,“谢谢”两个字实在有些残忍,但他很奇怪她这么容易被说服,或许是道士之心令她不再执着于任何事情吧。
慕冬儿斗志消退一些,“好吧,让父亲先上去,他若是战败,下个应该轮到我了吧?然后咱们做什么,就在这里干等着吗?” “你可以留在这里,等到其他人上来,告诉他们不要再上升了,那只会让昆沌世界升得更高。” “你能看到下方世界,施法告诉他们不就得了,非得等他们上来?” “这正是昆沌法术的精妙之处,每一层世界都抵消了执掌者的一部分法力,我能接受下方世界的信息,但是当我想施法的时候,大光明镜就会上升,结果我越是施法。离下层越远,法术永远也到不了。” “好吧,我在这等。”慕冬儿无奈地说。 “如果你肯交出魔种,会是一个很大的帮助。”秦凌霜提出第二个要求。 慕冬儿再度警惕起来,“干嘛要我的魔种?” “魔种相通,通过它或许更容易找到昆沌。” 绝大多数魔种都在昆沌手中。这的确是一条线索。 慕冬儿看向父亲,好一会才说:“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向你证明的确是我在控制魔种。” “你已经证明了,这一次纯粹是在帮我。”慕行秋在儿子眼中又看到了孩子的纯真,虽然有些遗憾,可他宁愿慕冬儿更像孩子,而不是成年人。 慕冬儿双手捏道火诀,向秦凌霜问道:“交出魔种,我的世界不会下降吧?要是比异史君还低,我就丢脸啦。” “至宝世界只升不降。即使你失去全部法力,它也会留在原处,而且仍属于你。” 慕冬儿叹了口气,双手轮流在三田的位置上按了一下,一团绿光从泥丸宫里飞出来,飘向慕行秋,“我用法术将它束缚住了,起码几个时辰之内它会很老实。” 慕行秋点头。双手同样捏道火诀,容纳飞来的魔种。 秦凌霜也要施法了。“大光明镜世界会上升一点,慕冬儿,警告后来者,不要超出它。” “去吧。”慕冬儿晃晃拳头,“父亲,你一定得活着回来。要不然母亲不会饶过我的,还有,别一去就是几年,还有,一定要把秃子送到我这里……” 摇晃加剧。很快停止,大光明镜与珍奇楼分离。 秦凌霜笑道:“好了,接下来的路我就不陪你了。” 慕行秋感觉到体内的法力还在增加,可是秦凌霜的笑容让他感到奇怪,这既不是从前的害羞微笑,也不是得到道士之心以后的沉稳,更像是另一个人,“你是龙魔!” “哎呀,这么容易就暴露了,那就正式告别吧,再见,慕行秋,再见,秦凌霜,慕冬儿把我的话都说了:一定要活着回来……” 慕行秋体内的法力越来越充沛,与此同时,他发现泥丸宫里不只有魔种,还多了一位客人。 秦凌霜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请原谅我撒谎了,守缺一进入司命鼎世界,龙魔就回到真幻之躯的体内,我已经将大光明镜世界交由她执掌,我要与你一块去见昆沌。” “道士之心也能撒谎吗?”慕行秋问,眼前的断流城摇晃得像是在地震。 “道士之心不是枷锁,必要的时候,什么都能做,撒谎只是小事一桩。” 慕行秋无话可说,严格来说秦凌霜没有撒谎,只是隐瞒了一些事情,慕冬儿因此才会心甘情愿留在下层世界。 慕行秋只是觉得这个秦凌霜更显陌生。 断流城停止晃动,他终于看到左流英执掌的镇魔钟世界。 城里没有冰雪,到处都是小孩,没有阵形,也没受到任何束缚,全都兴高采烈地跑来跑去,拥有成人身高的秃子从一堵墙上跳下来,向慕行秋高兴地挥手,然后匆匆地跑走,身后追着一群小孩,江火儿也在其中。 “嘿,真好,你也来了,断流城更热闹了。”小蒿举着手里的小乌龟,从远处跑来。 “你怎么会在这里?”慕行秋再一次惊讶,小蒿的实力不可能这么强。 “左流英的遗骸带我来的,这算是信物吧。”小蒿笑着说,用另一只手在腰间拍了几下,似乎要召出遗骸。 左流英当年进入止步邦时舍弃了肉身,再出来时用的是一具法身,肉身枯萎,被小蒿收藏至今。 “不用了。”慕行秋急忙制止,“左流英在哪?” 小蒿抬手指天,“他将镇魔钟世界交给我了,自己飞走了。” 慕行秋体内的法力再次迅速增加,秦凌霜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响起,“看来撒谎的不只我一个,左流英没遵守诺言,抢在我前面去找昆沌了。” 眼前的场景又摇晃起来,慕行秋做好决战的准备,他仍然能感觉到祖师塔里的修身符,可是有件事不对,就在不远处,从一堵墙上掉下一块砖来,落地粉碎。 “等等!”慕行秋大声道,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来。 (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