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外传

凡人修仙传 2450 作者忘语 全文字数 5408字
极西之地,一面看似浑厚的石门,突然在“砰”的一声巨响中,从外向内的爆裂而开。 在无数碎石四射飞溅中,一个身穿青袍的青年,不慌不忙的走了进来。 青年皮肤黝黑,面容普通,但双目清澈,隐约一丝蓝芒在瞳孔处流转不定。 “这就是千竹教数千年前消失掉的圣堂,看起来实在不怎么样啊。不过外面禁制的确厉害,已经大半失效,竟然也花了我大半日之久。”青年停下脚步,目光往前方四下一扫后,眉头微皱的自语了一句。 石门后面,赫然是一间三十余丈宽广的密室,除了中间一座灰濛濛的古朴石棺木和四落散落着十几具东倒西歪的残破傀儡外,再无其他任何东西。 密室地上则铺着厚厚的一层尘土,一副不知多少年未曾有人进来过的模样。 青年在石门处沉吟了一会儿,目光落在了中间的石棺。 至于旁边那些傀儡,以他的傀儡术造诣,一眼就看出都是些破的无法再用的东西,故而没有多加关注。 “据说这里是大衍神君最后的隐居之地,既然有棺木在这里,看来也不是空穴来风之事。”青年又喃喃了一句。 接着他肩头微微一晃,就身躯一个模糊的在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石棺附近处,淡淡虚影一现,青年身形又凭空浮现而出。 袖子一抖! “噗”的一声,一股青劲风一卷而出,一下将石棺上灰尘全都一卷而空,露出了盖子上铭印的密密麻麻灵纹。 青年细打量了这些灵纹一会儿,再默默在心中计算了片刻,就不再迟疑的后退半步,双手一抬,十指飞快的掐动法诀起来。 刹那间工夫,五颜六色的符文从青年十指手指中飞舞而出,并化为点点灵焰的飞快没入石棺之中。 嗡嗡声一响! 石棺表面灵纹光芒大放,一层层晶莹丝网凭空浮现而出,竟将那些灵焰硬生生又推出了石棺之外。 青年见此,眉梢微微一动,忽然手臂一抬,一只手掌冲前方虚空一拍而下,同时嘴角现出一笑的说道: “区区一个死物,也想阻挡我办事。” 话音刚落,空间波动一起,一只丈许大小青色巨掌凭空在石棺上浮现,并狠狠一压而下。 “轰”的一声巨响。 石棺灵纹所化晶莹丝网被巨掌硬生生一拍而散,甚至连下方石棺也在波及之下,发出一声脆响的寸寸碎裂而开。 石棺中一切顿时显现而出。 青年凝神一望之后,不由一怔。 石棺中除了一具数尺长的淡青色人形傀儡外,赫然再无其他任何东西。 “这是……” 青年双目一眯,单手虚空一抓。 “嗖”的一声。 青色傀儡一颤的离地腾空而起,稳稳的落在了青年手中。 青年一手提着傀儡,另一只手飞快的仔细检查了起来。 好一会儿后,青年一抖手,又将青色傀儡甩了出去,同时面露失望之色的喃喃道: “只是虚有其表,根本没有任何用处。此地看来并非大衍神君坐化之地。这一次真白跑了一趟,要空手而回了。” 说完这话,青年一个转身,就要按原路走出密室,但当目光无意中往某个角落的一具破旧傀儡身上一扫而过后,心中又一动,蓦然改变主意的走了过去。 这大衍神君威震极西之地百余年之久,傀儡术更是其最擅长手段之一。 此地的傀儡虽然无法正常使用,但和刚才那具样子货不同,明显都是等阶不低的高阶存在,若是能拿回去好好参悟,说不定能让他在傀儡术上更进一步的。 青年身形晃动,袖子接连摆动下,就将七八具傀儡全一闪的收进了储物镯中。 但等他身影一动,再出现在另外一具巨猿状的傀儡前时,惊变突然起! 眼前这具原本动也不动一下的傀儡,突然间大口一张,一道七色晶芒一喷而出,直奔其面门激射而来。 青年一惊,但倒也不太慌张,头颅猛然往后一扬,单手往身前一挥,一面黑色小盾在面门前凭空浮现。 “噗”一声传来。 七色晶芒无形之体般的直接从黑色小盾上洞穿而过,并一闪即逝的没入青年眉宇之中。 青年一个跌跄的向后倒退数步远去,才重新站稳身形,但脸上再也无法保持镇定的露出惊怒交加表情。 “嘿嘿,小子。你中了本神君的七情诀,还不快老老实实的归顺与我。否则,马上就能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 就在这时,青年耳中传来一个细细的传音声。 “七情诀!” 青年一听这话,心中一凉,但以其性格又怎会真的束手待毙。 他不加思索下,猛袖一抖,七十二口青色飞剑从袖口中狂涌而出,往空中一个盘旋后,就化为一座青濛濛剑阵的将其护在了里面。 青年自己随之盘膝坐下,双目一闭的开始运功起来。 “哼,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好,本神君这就施法,让你知道七情诀的真正厉害!” 青年面皮微微抽动一下,仍无动于衷的盘坐在那里。 与此同时,一阵晦涩难懂的咒语声,突然在密室上空回荡而起。 青年听了之后,身躯只是一颤,却仍然眼都不睁一下的保持不动。 再一声冷哼后,咒语声顿时变得比先前急促了数倍以上,但青年在眼皮动了一下后,脸上突然浮现出一丝古怪之极的表情。 “原来这七情诀,是用在元婴之上的。若是如此的话,道友恐怕找错对象了。”青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猛然睁眼的站起身来,一根手指冲前方虚空一划。 青光一闪! 一道犀利青光将那具巨猿傀儡从中间一斩而开,当即显露出里面暗藏的一名尺许高的金色小人。 这小人双目晶莹,浑身铭印着无数灵纹,赫然也是一只罕见的人形傀儡。 这小人虽然是傀儡之身,但此刻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眼珠一转,想再说些什么时,剑阵中青年却已经身躯一扭,鬼魅般的直接出现在了其近前处,手只是一抬,一股无形力量一涌而出后,就将金色小人禁锢在了当场。 “前辈自称神君,难道就是万年前威震极西的大衍神君?”青年盯着金色小人,缓缓问道。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么样!”金色小人沉默了片刻后,才声音一变,有些苍老的回道…… “呵呵,不是的话,既然对在下出手,你我自然要有一个了断了。是的话,晚辈这次远来极西,却正是来找前辈的,自然会以礼相待的。”青年闻言,似笑非笑起来。 “来找我?你是什么人?”金色小人讶然起来。 “竟然真是大衍前辈,真是不可思议。前辈惊人的存活着这般长时间!那么在下重新介绍一下。晚辈韩立,无意中习得前辈的大衍诀,这次专程从天南而来的。”青年轻吐一口气,面露真诚笑意的回道,同时袖子一抖,放开了对小人傀儡的禁锢。 “韩立?你修炼了我的大衍诀?”金色小人,也呆住了。 “不错,晚辈现在已经将前面几层全都修炼成功,就缺前辈一直秘而不传的后三层口诀了。”韩立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坦然的回道。
“你修成了前面四层,我不信,需要查看一下。”金色小人低头沉吟了一会儿后,果断的抬首问道。 “这个简单,我将第四层大衍诀的手段施展出来,前辈一看不就知道了。”韩立一笑起来。 “好,那就施展给老夫看看。”金色小人倒也没有客气的样子。 韩立闻言,立单手一掐诀,一根手指冲金色虚空一点,同时口吐“失神刺”三个字。 声音不大! 但是金色小人一听这话,却脸色一变,身躯顿时爆发一层淡银色光芒,颤了几颤后,才重新恢复如常。 “失神刺!没想到你连这种精神秘术都修炼成了,看威力大小,的确是第四层大衍诀圆满才能有的威能。但老夫先前的七情诀,专门是用来对付元婴修士,即使后期修士也无法躲过。你为何安然无事?”金色小人先露出几分复杂神色,又想起一事的问道。 “呵呵,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韩某元婴根本没有中那七情诀,而是另有东西挡了一劫。”韩立轻笑了起来,一手往天灵盖上一抹,一股黑气从中一冲而出,一个盘旋后,就化为一名面容和韩立一般无二的黑色元婴,只是神色间显得颇为憔悴,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第二元婴,这怎么可能?看你修为也不过刚刚进阶元婴期不久,怎会再有余力马上炼制出第二元婴来。”金色小人目睹此景,大吃一惊起来。 “前辈好眼力,在下的确凝结元婴不久,但另有些机缘,才能炼制出此元婴来的。前辈的问题,晚辈都已经回答了,不知是否可将后面几层大衍诀功法相告了。”韩立轻咳了一声后,才大有深意的问道。 “大衍诀是老夫辛辛苦苦创立的独门法诀,看你样子也不是我以前门下后人,我为何要将后面口诀告于你。”金色小人长吐一口气,脸孔忽然一冷下来…… “前辈现在这样子,好像没有多少讨价还价的余地吧。”韩立上下打量了金色小人两眼,似笑非笑起来。 “嘿嘿,你若想灭掉老夫这点元神,尽管出手就是了。反正已经活了如此长时间,本神君早就已经活够了。更何况,就算你不出手,以老夫现在的魂神强度,也根本无法再活几年的。”大衍神君冷起来。 “前辈如此顽固,莫非以为韩某不懂那搜魂之法。”韩立脸色一沉,声音有几分森然了。 “搜魂之法!这等小道,你以为老夫会怕。本神君连大衍诀这等精神秘术都能创出,区区一个搜魂又能奈我如何。大不了,我立刻自爆元神就是了。”大眼神君打了个哈欠,满不在乎的样子。 韩立听到这番言语,真的有几分无语了。 眼前老怪物虽然只剩下一具元神,几乎没有任何法力了,但是对精神秘术精通异常,若真的动强,恐怕还真无法从其身上得尝所愿的。 “前辈何必这般强硬!韩某一向以为,世间没有任何东西不能交换的,只是看出的价格够不够而已。”韩立面上恢复了平和,缓缓说道。 “交换?老夫看不出你有何能让老夫动心的东西。”金色小人双手一抱臂,望着韩立淡淡说道。 “不知这个东西,前辈是否感兴趣。”韩立略一沉吟,单手一个翻转,手心中一阵黑光闪动后,蓦然多出了一截尺许长的怪木。 此木外表焦黑粗糙。坑坑洼洼,实在丑陋无比。 “养魂木!你有此种灵物!”原本淡然的大衍神君,一见此木,当即露出惊喜之极的表情。 “养魂木,不但可以保持前辈魂力外流,更具有慢慢滋神养魂的奇效。对前辈现在来说,正好是合用之物吧。”韩立将手中之物轻轻一托,胸有成竹的说道。 “此木的确可以延缓我陨落之日,但我精魂早已流逝太多,纵然有此物滋养,也顶多再活数十年而已。单凭这东西,老夫还不能大衍诀后面功法相告。”大衍神君所化小人犹豫了好一会儿后,还是摇了摇头。 这一回答,明显出乎韩立预料之外,让其眉头一皱起来,半晌后,才目光一闪的说道: “阁下到底有何要求,才肯将法诀相告。我看神君可不像一心求死之人,除了这养魂木外,其他条件尽管提来,只要韩某能做到的,绝不推辞的。” “看来大衍诀有助于突破修为瓶颈的秘密,你已经知道了。嘿嘿,既然这样的话,此法传授给你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你除了需用养魂木给我炼制一件养魂法器外,还需有两件事情帮我做到。”大衍神君嘿嘿一笑,也不客气起来。 “神君请说!”韩立变得不动声色。 “看你样子,应该对本神君事情了解不少,那就应该知道我生平除了大衍诀外,还最擅长傀儡之道,并一度痴迷其中而无法自拔,否则还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大眼神君神色不定的缓缓说起来。 韩立听的没头没尾,但也没有显露出不耐烦的表情。 对方话中重点,明显还未开始讲述出来。 “我这些年闲着无事之时,倒是在傀儡术上有不少突破,并且集其所成,研究出了一种终极傀儡出来,论威力应该不在一般元婴修士之下。但可惜因为没有材料,一直无法将其炼制出来,故而这倒成了老夫一直牵挂之事。我希望出去之后,道友能够收集这些材料,将此傀儡炼制出来,让老夫一了心中夙愿。”大衍神君凝重的说道。 “堪比元婴修士的傀儡。那这些材料的价值肯定也非同小可吧。”韩立心中一惊,但面上不见异色的反问一句。 “的确如此。哼,不过这傀儡炼制出来,最后还是要归你所有的,再贵也是花在你自己身上,又有何不可的。”大衍神君哼了一声的说道。 “若是这样的话,晚辈可以答应了。前辈说另一条件吧。”韩立闻言心中略一权衡,不再犹豫的答应下来。 “另一条就简单多了。本神君虽然被困多年不出,但也知道现在的千竹教恐怕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了,是否还是我以前弟子门下执掌都是两说的事情。我这一身所学不能传授给他们,但也不愿就此断绝传承,所以要道友帮我另寻一名资质绝佳之人,将我这一脉功法传承下去。”大眼神君深吸一口气后,说道。 “哈哈,此条件自然更无问题了,晚辈也允诺了。”韩立闻听后,哈哈大笑起来。 “既然这样,此交易就此成立了。等你先炼制好养魂法器后,我就将一层大衍诀口诀传授给你,然后和你先一同离开此地。”大衍神君色深吸一口气后,缓缓的说道。 韩立听了,自然没有异议。 数日后,韩立背着一件尺许长的黄竹筒走出了密室大门,大步向远处走去。 一阵清风吹来后,隐约传来阵阵的交谈声。 “嘿嘿,本神君倒是没有想到,还能有再重见天日的一天。” “前辈还是小声点的好,此地可是以前的千竹教禁地,万一让你些徒孙后人听见了,又是一番麻烦。” “哼,以你修为,那些兔崽子还能奈何你分毫不成,再说,他们又哪是我的……” 话语声越来越远,最终随风一同消逝不见。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