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八章 那闪耀的银色光芒

不一样的仙宗 468 作者羽落成文 全文字数 2364字
虽然隔着厚厚的盔甲,看不清明河道人脸上的表情,但陈远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坚决态度。 事实上,从踏入这个大坑伊始,明河道人那敏锐的灵觉便再次被触动,提醒着他危险的存在。 只不过一开始时,那份危险的征兆时有时无,并不强烈,所以考虑到陈远对此行志在必得的态度,明河道人默默压下了心中的担忧。 然而随着二人持续的深入,那种芒刺在背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到了这里时,那种危机来临的压迫感几乎不下于他之前面对天劫时的感受了。 所以即便陈远再如何不甘,明河道人也不得不喊停了。 不管陈远来这的目的是什么,没有什么利益能够比命还重要,特别他们两人的性命更是如此。 自己是应天宗如今的仰仗,而陈远是应天宗未来的指望,二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折损于此。 浓郁到了极点的辐射几乎凝成了实质,神念被干扰得厉害,在陈远“看”去,眼前的世界已经被扭曲成了奇怪的模样。 然而他身旁的明河道人却稳重得如同座沉默的大山,意志坚决、不容违背。 陈远苦笑一声,他知道明河道人为自己好是在为自己的安全考虑。可事到如今,只差临门一脚,让他就此退去,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的。 好在陈远在此行之前,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也预料到了这种最为恶劣的状况,因此他还有着一个压箱底的办法。 故意做出一副轻松的口吻,陈远笑道:“前辈不用担心,眼下的局面晚辈早已有了应对之策。” 感受到明河道人神念中传来的问询之意,陈远划开了胸前的一块护板,按下了内里隐藏着的一个按钮,启动了整套盔甲上唯一的一个阵法。 被阵法封印住的赤炎之焰流动开来,高温使得附着在盔甲表面的镀银层逐渐软化。 趁着这个时间陈远抓紧说道:“前辈那身盔甲上也有这样的阵法,启动之后,足够的高温可以将这镀银层气化成等离子体。” “什么,您问我什么时等离子体?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关心这个,您只要知道这玩意可以保护我等的安全就够了……” 一番抢白说得明河道人讷讷无言,等到明河道人也如法炮制后发现,那原本如跗骨之蛆般的死亡警兆果然淡化了许多。 陈远不给明河反应的时间,连忙说道:“还等什么,我们赶紧走吧。” 说罢,陈远已是一马当先,闯入了二十里内的禁区。 明河道人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可没等他想明白却见陈远已经窜出去了老远。 由于担心陈远的安全,无可奈何下,他也只得暗骂着追了上去。 陈远的速度已提至了最快,气化的银雾在他身后划出了闪耀的银色光芒。 进入最后的五十里,陈远发现地面上已是寸草不生,也没有任何荒兽活动的痕迹。 料想也是,再如何变异进化,荒兽也只是血肉之躯,照样不可能承受这种强度的辐射。 所以陈远无须再担心有人阻截,唯一所虑的便是时间。 没错,陈远确实不曾诓骗明河,在有着银离子环绕的时候,他们的确是不用去担心辐射的危害,然而陈远也做不到料事如神,谁能想到在十层防护之下,需要强闯的路程还这么长呢?
薄薄一层镀银,蒸发起来所能提供的时间可是有限得紧。 而且在如今这高速飞驰的状态下,由于与空气的摩擦,银雾挥发的速度更是超出了陈远的预计。 这个时候明河已经追了上来,二话不说便将陈远夹在了腋下,大乘巅峰修士飞行的速度可比陈远快多了。 然而风驰电掣之下,明河道人的话语却有些气急败坏的味道:“你这小子,老夫可算是被你坑惨了!” 明河这时已经反应过来了,看这银雾随风逸散的模样,分明是一次性的家伙啊,进入还好说,可到时候要怎么出来呢? 只恨如今二十里已经走了大半,就是立马调头也坚持不到出去了,真真是进退维谷。 陈远只是笑笑,心里倒没多少忧虑,随着距离中心处越来越近,他已能渐渐看清那庞然大物的真实面目了。 果然如此啊,陈远心中叹了口气:眼前这东西,分明就是当年在地球上引起过巨大轰动,而后又离奇失踪的故乡号! 明河道人此刻也注意到了眼前的这个大家伙。 “这是什么?”明河心中刚泛起这个念头,还没等他去多想,却突然惊恐的发现原本环绕在他身侧的银雾只剩下了薄薄一层,在风中飘摇,随时可能烟消云散的模样。 “怎么办?” 明河道人的声音急切无比,仿佛即将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陈远也注意到了眼前的危机,事实上,由于他身上的阵法比明河启动得还要早上一刻,所以他面临的局面更加危急。 就在这个时候,一段莫名的记忆出现在了陈远的脑海之中,陈远也顾不得细究其来源,焦急喊道: “看到前方那个豁口了吗?冲进去!”陈远用手指道,“冲进去,我们就能活下来!” “嘭”的一声炸响在耳边响起,陈远知道这是突破了音障的标志,明河道人已经将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黑乎乎的豁口像是一只待人而噬的巨兽之口,然而明河道人此刻已经没了别的选择,只能按照陈远所说冲了进去。 刚冲进豁口,明河道人耳边传来“噗”的一声轻响,动静虽小,却如同一面巨鼓敲在明河心上。 原来那层银雾屏障再也坚持不住,彻底消失了。 “陈远!”明河道人声音凄厉的喊叫着。 “向左!”事实上,陈远的护体屏障比明河还先一步破碎,此刻他正在极力抵御着侵蚀进体内的辐射,但是口中依然给出了清晰的指示。 穿过一道门户似的洞口,陈远从明河手中挣脱开来,头也不回的向身后拍去,那里正有一个标记着“close”的按钮清晰可见。 “咔哒,”最初时还有些晦涩的感觉,但是很快,一道厚近半米的复合金属门降了下来,封死了他们二人的来路,却也将那致命的辐射挡在了门外。 “呼”,陈远躺倒在地,长长的出了口气。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