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 隐患

采石记 465 作者顾仁棉 全文字数 2253字
入了夜,石桌之上放了盏角灯,幽幽光芒明明灭灭,两人半晌都未曾言语。还是宫无忧率先打破了这种静谧的氛围,低低问道:“你是在难过吗?” “我不该难过吗?”穆长宁有些沮丧。 一个人的本事就算再大,也终究不是万能的,总会有让人措手不及的意外,有这样无力又无奈的时候。 “长宁,我很高兴。”宫无忧说道。 穆长宁抬头看她,宫无忧却好像没事人一样一脸的轻松,“真的,没有比现在更高兴的了。” “魔尊做的一切,我虽怨恨,可换我处在同样的境地,我未必不会做出类似的事,但巫婆婆不一样。我自小没什么朋友,巫婆婆将我带去雪岭部落,她教我什么,我便学什么,于我而言,她就是师长,我尊她敬她,可在我被囚禁于无殇宫的那些日子,她也只是像个局外人一般冷眼旁观,我当时便觉得,这个世界,比我想的还要虚伪……” 她说这话时面无表情,穆长宁可以想象宫无忧当时的心情。 如果有一天,苏讷言也像巫婆婆一样,看着她去死,甚至还顺势推波助澜一把,她也会很难过的。 但苏讷言和巫婆婆到底不一样。 “我能清醒地感受到碧血金蚕是怎么将我的心脉一点点啃噬干净的,疼到麻木之时,真想就这么死了算了。”宫无忧说:“一切结束后,我以为可以解脱了,可他还不肯放过我,要拿我去炼尸,那时才是真正的绝望……” 望穿咬牙切齿,眼中冒起熊熊火光,穆长宁也听得心头火起。 宫无忧轻叹道:“然后,你来了,就在几天之前,我从没想过,还有这样和你坐在一起把酒言欢的机会。” 穆长宁心酸不已,也后悔不迭,“在庆典那日我没看到你,我就应该想到不正常的,望穿说你一直在无殇宫,我只当你是在里面闭关,并未多想,如果当时我能想着来见你一面,哪怕只是多留一个心眼,也不至于变成现在这样。” “连我自己也没想到。”宫无忧悠悠道:“长宁,我很感谢你,若我继续留在魔宫,即便身陨之后,也必然不得善终。” 也是在那时候,宫无忧才知道,原来无殇魔尊是这么讨厌她,又或者是他骨子里的嗜血因子太重了,非要把人折磨到极致才能满足他的扭曲心理。 说了这么久的话,宫无忧已经很累了,穆长宁忙将她扶进屋,望穿也亦步亦趋地跟在二人身后。 宫无忧抓住她的手,低声喘道:“长宁,我无故消失,魔尊势必会一一排查,你做得再细致,也难保不会留下蛛丝马迹,巫婆婆也很清楚,除了你,我几乎没有任何交好之人,若是怀疑到你头上,必会给你带来麻烦。魔尊野心不小,尤其这几年更是动作频频,若借此事发难……” 穆长宁制止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既然当初她把人带回门派,就曾想过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 “你安心休息,其他的交给我。”
宫无忧深深看了她几眼,或许是真的累了,又或许在她这里感到心安,很快便沉沉睡过去。 穆长宁把剩余的灵液交给望穿,让他留下来照看宫无忧,自己则去找了苏讷言。 无忧所说的情况不得不防,有些事她也必须要给苏讷言报备。 苏讷言只是问道:“那个小女娃子是谁?” “她叫宫无忧。”穆长宁如实回答。 对这个答案,苏讷言也始料未及,微微一愣,“天魔宫的少宫主?” 他转念一想,联系到对方的伤势,便直觉不妙。 穆长宁道:“无忧有一条本命蛊虫碧血金蚕,可蛊皇即将化蝶,需要吞噬大量能量,魔尊便将无忧关起来,令碧血金蚕反噬其主,随后又将自己献祭给蛊皇,我知道这事,便寻了个机会将无忧偷了出来,又因为她的伤势,把她带回门派求治。” 穆长宁将事情的大致经过说了遍,饶是苏讷言,这下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 无殇魔尊是什么人,她居然敢去偷他的人,而且还真给她成功了! 怎么做到的! 苏讷言知道这里面的经过必然不可能如她说的这样一笔带过,小徒弟这段时间的具体经历,他已经不想多问了。 “你把她带回来,可曾想过后果?” 穆长宁垂下双眸:“当时救人心切,我别无他法,日后若因此事引发纠葛,我愿一力承担。” 苏讷言沉默地看了她半晌,无奈叹道:“随你吧,就算真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急着跳出来,天塌了还有个高的顶着呢,轮不到你头上。” 穆长宁愣了愣,鼻子又是一酸。 她能肆无忌惮将无忧带来苍桐派,很大程度上也是仰仗的苏讷言。付文轩曾不止一次感慨过她有个好师父,穆长宁何尝不是这样想。 她是三生有幸,才能拜他为师。 “不过话说回来,你能从魔尊手底下抢人,也是有本事了。”苏讷言嘿嘿笑道:“为师都没这么做过,干得漂亮!” 穆长宁哭笑不得,又是无奈又是好笑,刚才那点感触压下去,复又问道:“师父,无忧是不是真的没得治了。” 苏讷言摇摇头,“若她只是心脉俱碎,你保她一线生机来找我,或许我还能试着给她补补,可她现在整个心室都空了,除非你能另外找个合适的给她补上。” 穆长宁抬起眉,苏讷言淡声道:“先不说这合适的条件有多苛刻,就算真的被你找到了,你是要挖了那人的心去救别人吗?” 穆长宁蓦地一噎,又恹恹垂下了脑袋。 苏讷言额外补充了一句:“至于别的旁门左道,那就另当别论了。” 穆长宁知道师父说的是什么意思,对于将死的修士而言,还有一个方式,夺舍。 虽然大多正道人士明令禁止此举,一旦被人发现了,甚至还有打着替天行道的人穷追不舍。可真正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谁又能保证真的不会动旁的歪心思? 毕竟还是活着好啊。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