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林仙瑞)(谨慎购买)

重生之三流女明星成长记 2 作者西窗雨潇 全文字数 5070字
番外二(林仙瑞)(谨慎购买) 我死死望着手里的那一张诊断书。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三天过去了,我还是无法相信,我,林仙瑞,竟然会得上这种可怕的病? 回想起那个医生看着我的同情而又无奈的目光,我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泪水渗进了我的唇里,我感觉到了一股咸咸的味道。 已经多久,多久没有尝过这种味道了? 就算是在遭人白眼的孤儿院里,就算是在四处漂泊的少女时代,甚至后来,就算是为了往上爬,我周旋在那些令我看见就作呕的男人身边遭受一次次的伤害,我也未曾再流过眼泪。 但是现在,面对手上的这一张轻飘飘地纸,我居然还是流泪了。 这不可能是误诊,这是美国最好的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开出的诊断书,但它,彻底宣判了我的死亡。 那天,和罗伯特大吵一架。他提起自己的箱子,头也不回地离我而去之后,我突然感觉到了欲裂的头痛,然后便是一阵恶心。这痛苦来得如此迅速,我甚至无法站立,倒在了地上。 之前的将近半年时间里,我偶尔也有类似的症状,但去得很快,所以我也没有放在心上,最近,这症状来得有些频繁了,但是因为我的投资惨败,加上和罗伯特之间的裂痕日渐加深,这些就够让我焦头烂额的,我也无心去医院检查了。 这次的头痛之后,我终于踏进了医院的大门,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等待我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宣判。 是的,我承认,我怕死,尽管,我其实已经死过一次,也是因为那次的死,让我的命运和这个名为林岚的女人,交织到了一起。再也无法分割清楚了。 林岚是个怎样的女人? 她比我有本事,这一点,我早就清楚了。我自己在娱乐圈里,浮沉了这么多年,最后也不过是一个要靠绯闻甚至丑闻才能偶尔上得了报端的三流小明星,而她,在占用了我的身体之后,几乎是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就成为娱乐版关注的焦点人物。她的那一期“薛雪访谈”,我坐在阴暗的房间里,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必须要承认,我,林仙瑞,永远也无法达到她的那个高度,是她,让我的身体在镜头前焕发出了我前所未见的光芒。 但是,她也是一个很愚蠢的女人。在我终于找到了她,与她摊牌,要求各自做回自己的时候,老实说。我本来对此是并不抱有很大的信心的。是啊,谁会愿意拱手放弃自己已经拥有的幸福呢,她在娱乐圈的名望,她的爱情,还有,她的丈夫。但是,当我用他丈夫知道了这一切之后可能会有的反应和她腹中的孩子,不,那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孩子,而是一小块血肉而已,来威胁她的时候,她居然就真的同意了我的要求。真的,我有些意外。 她最后答应了我,她是太爱她的丈夫了,还是根本就不爱她的丈夫?一开始,我有时候会想这个问题,要是我,我宁可死,也绝不会做回原来的自己的,哪怕和对方同归于尽,玉碎,也决不能瓦全。 但是很快,我就将她抛之脑后了,她的这种愚蠢,成全了我,不正是我所想的吗? 全新的生活,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到了“家”中,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带了她痕迹的东西统统都丢掉了。从今往后,这个房子,还有这个房子里的所有东西,包括那个男人,都将打上我林仙瑞的烙印。 她的丈夫,不,现在应该称之为我的丈夫,他虽然对我的这一举动很是不解,但是并没有多问,我看得出来,他只是沉浸在自己妻子终于归来的喜悦之中了,甚至当我向他要求一个盛大的婚礼,他也立刻照办了,那一天,真的是我这一辈子当中最快乐的一天了,我佩戴着价值连城的珠宝,被我的丈夫牵着手,穿梭在花的海洋里,接受着不断的祝福,还有来自四面八方的无数女人各种各样的目光,那目光里,有羡慕,有妒忌。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会乐此而不疲的。 我爱现在这个被称为我丈夫的男人吗? 婚礼当天,当他在众人的起哄声中,吻上我时,我的心里,模模糊糊地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我不知道,以后,我也不会去想这个问题。我只要知道,他会爱我,他会让我成为别的女人羡慕妒忌的对象,这就够了。 “阿岚……”他这样叫我。 我对他露出了我最妩媚地笑容:“老公,你不觉仙瑞这个名字很美吗?以后你可不可以都叫我仙瑞?” 他愣了一下,但很快,他也对我露出了笑容,叫了我一声“仙瑞”。 我很高兴。 我憎恨林岚这个名字,不仅仅是因为这两个字会让我想起另外一个女人,更会让我想起我那永远也不愿再次回首的童年。 现在,我,林仙瑞,只想和我的丈夫,幸福地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当然,镁光灯下的事业,我也绝不会放弃的,我享受那样的感觉。 但是没过半年,我就渐渐发现了,无论我怎么刻意在我的丈夫面前温柔可意,我却再也感觉不到他刚开始对待我的那种温柔了,他不再叫我“仙瑞”,不再温柔地注视着我,连话也不大跟我说了,好几次,他看着我的目光,带了审视,带了疑虑,被我发现,他就立刻转移了目光,再也不与我对视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流逝,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我不知道林岚,她现在过得如何,至少我,现在过得是乏善可陈。毫无趣味。 婚姻和婚姻里的这个男人,早已让我感觉不到激情,他现在,甚至已经很少和我在一起了,就连我的事业,现在也是一塌糊涂,我很悲哀地发现,除了第一年,我还频频接到各种聚会场合的邀约,出演各种角色,现在,我的请柬是越来越少,就连片约里的角色,有时甚至还变成了配角。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天,在一个手表国际品牌的发布秀上,突然有人在我背后拍了一下我的肩。 我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一个陌生的金发男子,我不认识,但他此刻看着我的眼睛里,却是洋溢着不可遏止的热情和喜悦。 他用英语说:“lin,见到你真的很高兴,我们已经好久没见了。” 我立刻就明白了,这个男人,应该是她从前的一个故交。 我很庆幸自己在蛰伏的那段时间里,学会了英语,否则,碰到这样的场合,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不动声色,用娴熟的英语开始和他周旋起来。 我很快就知道了,这个男人,他居然就是从前好莱坞鼎鼎大名的那个男星,怪不得刚才一眼看见,就觉得有些面熟,而现在,他更是好莱坞那个最大的电影公司里的大股东之一。
而且,凭着女人的敏感,没过五分钟,我就明白了,眼前这个叫罗伯特的男子,他喜欢我,或者确切地说,是喜欢从前的那个我。 我对他很有好感,他对我反应显得很是惊喜,态度自然更加热络了。 就这样,一场发布秀下来,他就将我送回了家,并且已经约好了明天见面的时间。 我回到家里,望着空荡荡的这个空间,知道他,我的丈夫,今晚肯定又是宿在他的公司里了。 一丝孤独和悲凉感涌上了我的心。 我决定了。 就这样没几个月后,我就丢下了这里的一切,和罗伯特在一起了。 罗伯特是个很好的****,看得出来,他很爱我,会想很多的新奇主意让我开心,他用他自己的影响力,接连让我在好莱坞拍了好几部电影,结果却仍然不怎么样,我还是没有再次大红大紫起来,我很沮丧,他却安慰我,甚至说要和我结婚。 和我现在的丈夫离婚,和他结婚? 这听起来似乎是不错的主意,既然我的婚姻,早已经名存实亡,那就让它早点进棺材好了。 但是在我丈夫那里,我却遭到了拒绝,他在陈列了对我的种种怀疑和指责之后,抛下了一句话:“事情没讲清楚之前,休想让我在这张离婚协议书上签字!” 讲清楚,讲什么?讲我不是从前那个和他注册结婚的林岚,而是一个冒牌货? 除非我疯了,否则我绝对不会吐露半个字。 事情就这样拖了下来,我又回到了罗伯特的身边,直到有一天,我还在洛杉矶bird street的豪华寓所里睡觉,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催去开门,结果,竟然发现是他来了,我的丈夫! 他居然甩出了我和林岚用不同笔迹签名的文件,其中还包括我很久很久以前和金地公司签的那个卖身契! 面对他开出的诱人条件,我一咬牙,就把全部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说这一切的时候,我没有负罪感,我也没有愧疚,真的,我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所做的这些事情有错,我只是想让自己按照自己的意愿而活,这样有错吗?甚至,我现在讲出了一切,如果他和她,真的有那么坚比真金的感情存在的话,就让他们鸳梦重温,在我看来,这还是一件好事。 但是说完了,面对着这个男人那无法形容的愤怒和震惊,我还是微微地瑟缩了下。 他应该不会伤害我,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我只是害怕他的眼光,这眼光里,不但有愤怒,更有鄙夷和厌恶。 就好像此刻在他面前的我,不是一个和他一样的人。 这让我心里很不舒服。 但是很快,我就坦然了,比起我的今后,这又算得了什么。 罗伯特和我,搬进了贝弗利山庄,但是他却没有和我结婚,反而,慢慢地,我感觉到了他对我的情淡爱弛,就好像我从前刚和我的丈夫相处时的那样,噩梦又重演了一遍。 然后,几乎是我全部身家的投资又遭到了惨败。 接着,他居然就真的和我彻底决裂,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最后,命运还不忘给我送来这样一张通知单。 泪水很咸,真的很咸,我曾经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要多尝一次这样的味道。 我不禁又想起了前不久,我已经很久没有碰面的那个“前夫”,他来找我了。 他居然告诉我,他知道我要回国的消息,很是大方地表示,如果我缺钱,可以把当初他作为真相筹码的那一箱子珠宝高价买回,但条件是,我不能再出现在她的面前。 直到这时,我才知道,他们居然已经复合了,而且,她还怀孕了! 一丝隐隐的妒意当时就开始啃噬我的心了,但我忍住了。 那时,我还不知道我已经得了这样的病,所以,我很痛快地答应了他,我现在,确实缺钱。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等待我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果。 钱再多,那又如何?对我已经完全没有了意义。 此刻,我的心里,对那个名叫林岚的女人的恨和妒,如同长满了野草,再也无法遏制地疯狂蔓延开来了。 是的,我恨她,我妒忌她。 明明是同一个身体,同一个人,为什么在她,就是镁光灯下的焦点,丈夫眼里的珠宝,罗伯特心坎里的梦,而在我,就成了可有可无的点缀,丈夫的厌恶,甚至就连罗伯特,他到最后也离弃了我? “我很失望,lin,既然你当初吸引我的东西已经消失了,我们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 他最后说的话,还是历历在耳,刻进了了我的心,永远无法抹平。 我冷冷地笑了下,将手中的诊断书撕了个粉碎。 医生让我立刻就要入院治疗,他告诉我,现在是晚期了,但就算再怎么治,我最多也只有半年的命了,而如果熬到最后那一刻,我无法想象,自己会变成什么鬼样子。 不,我不会去躺在病床上,等着那一天的到来,就算是死,也决不能那样悲惨地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既然命运在多年之前就已经将我和她紧紧缠在了一起,现在,我要和她,林岚,一起去死。 我将那一箱子珠宝用匿名的方式,全部捐给了许行舫的基金会,没有人生下来额头就带了一个坏字,一切都是命运的造化。 我到了她住的地方,躲在暗处,盯了许多天,终于让我等到了一次机会。 我将小宝绑了起来,塞进了汽车,疯狂地开向了海边的悬崖。 严格来说,小宝应该算是我的儿子,所以对他,我虽然没有爱,但是也会尽量克制不去伤害他。 但是那个女人,就不一样了,我从来不知道,其实我的心底里,多年以来埋藏的对她的恨和妒竟然是如此强烈,现在爆发开来,以致于我不顾一切,要用这样最决绝的方式来和她一起上路。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这是我原本一直向往的人生,但是现在,我要让我的死也和夏花一样的绚烂。 她赶来了,我冷眼看着她的大腹便便,心里的念头,更加强烈了。 一切都照我的意愿发展,直到最后,我摔下了悬崖,而拉住我的,居然就是她。 看着她因为过度发力而有些扭曲的面孔,刹那间,我万念俱灰。 罢了,就让一切都这样结束吧。 我在她的丈夫和警察伸手触及我之前,将手用力一扭,松脱了她的手。 我的眼睛看着碧蓝的天,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在下坠,耳边,尽是呼啸的海风。 这一刹那,我竟然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心的宁静。 就这样吧。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