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一百五十一章 鬼子的阴谋

作者独孤天寒 全文字数 3671字
新年第一天,我更新了哦。你们订阅了吗?还有打赏吗? 再次,祝大家新年好,大吉行大运,来年一切都平安发财,事业进步。 。。。。。。。。。。 在混乱的战场,想要找到人,想使用千里传音绝招,根本就不可能。不过,天寒他早有准备。学了那么久的法术,又得到天成子的指点,加上得到道书上所习。 想要在混乱的战场中,找到自己的同伴,其实并不困难。尤其是现在,根本就不用担心会给人发现的通迅。 他直接拿出一个法符,星力往里面一通,就有如是点亮的灯泡,散发着白色但并不刺眼的光芒。 “你们在那里?不要说话,听我说,都给我出来。到我这边来,在战场的左边。就是那边有一个小山包,上面有三棵比较巨大,但长势又有些奇特的地方,很容易看到。 都给我过来,我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不妙。不要问我是什么原因,也不要问那么多。靠,小猪,还有快刀浪子你们两个听到我说话没有,给我过来。 要不然,你们就准备屁股受罪吧。连老大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觉得上了战场,老大的话你们就可以丢到一边?那好,等你回来,你就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了。快点,给我滚回来。就你们几个家伙老是不听,等一下出事可不要怪我。 快些,诺诺。叫上宝宝它们。要是它们不听,你就说,我关它禁闭,然后跟它说一说,以后闯荡江湖要如何做猫的道理,还有上了战场之后需要尊守一些什么。我发现,我很久没有说道理,都没人听了。” 天寒的这个法符传音,是对着所有人。就有如是一个他们小队的公共频道,比较可惜的是。这样的一个法符所需要制作的材料不菲。并且每一个这样神奇的法符也只能使用三五次。 要不然,作这个当作平时的聊天频道,在战场无聊时,这绝对是一大利器。可惜。除了代价比较昂贵外。就是材料不易找。制作也麻烦。 比起一些法术的法符要难得多,这样的一个法符有效的通迅距离足有两百里之长,并且可以屏蔽大部分的法术振荡的侦查。 在他说话的时候。传音法符里连续的传来了一阵阵的惊叫。显然,都没有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老大却用法符来给他们传音,并且让他们集中起来。 这不合理,也不科学呀。 特别是天寒重点提到的小猪和快刀浪子两人,更是心有不解。这不打得正痛快么,这可是打扶桑鬼子与安南白眼狼。干掉一个,就爽一下,干掉两个就爽两下,干掉三个以上,那就是爽好一阵了。 可天寒一句话就将他们叫了回来,有心想要抗拒。可一想到腹黑手辣的老大在事后找自己的麻烦,顿时一股冷汗就出来了。 冷汗一出,冲上了头的热血才有些冷静下来。 想到以前貌似天寒在冒险的时候,都会有着一种感觉,对危险特别的敏感。这回他说,心中有些不安,有些不妙。 那里还敢再啰嗦,没准再呆在这里就发生意外了。杀鬼子杀得爽,可也得要留下自己的命,无伤无痛才好在进行下一次的战斗。 真要是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就有些不值,非常不值。这些鬼子,几时杀不行呀。反正每个人都有死亡三次的机会,这次没有杀到,还有下次,总归是要杀他们几次。 这么一想,两个家伙不再犹豫,实在怕腹黑的老大事后给自己小脚穿。他们能想得到,所有人都不会站在自己身边,只怕还会落井下石,就算是自己的宠物都会跟着天寒跑。 没准给打倒,给罗汉压时,它们也会过来凑热闹。 按照天寒的吩咐,散在战场各处的大伙,都慢慢的离开战场。此时的战场乱成一片,少一个他们不少,多他们一个,并没有人发现他们的行动有何异样之处。 反而,少他们一个,就相当于是将杀敌的机会留给其他的同伴。在战场上穿插,此时也没有人说什么,只要不是坏了大事。 天寒与队长,老帅哥他们早就失去了联系,没了踪影。刚开始时,老帅哥还是跟在天寒身边,用弓射杀敌人,可没有多久,因为激烈的战斗,两人就冲散了。 至于那个青衣玩家,在一早的时候,热血一上涌就不知道溜到那里去了。也不知道他是用弓杀敌,还是用刀进行杀敌。 天寒将人叫过来,他却进入到战场里面去,要是不弄清楚心中的不安,放不下这个心。要是敌人要跟自己这边同归于尽,就有些不划算了。 现在两国联军明显的给自己这边压着打,要是对方来一个绝境反击。那怕同样也是死,对方都赢了。 “靠,还真是。越靠近,心中不安的感觉就越深。没错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得看看,这些家伙到底想要怎么样的反击。不会是对方在这里早就摆下了阵式,就等着咱们冲过来吧。”天寒心中的不安越来越沉,心里面不禁有些着急。
他再次拿出传音法符,给陆易传音。“小易子,你给我找到咱们这次指挥进攻的指挥官,告诉他。小鬼子和安南鬼子只怕有阴谋,很可能会出大招与咱们同归于尽。 你让他尽量将人给叫回来,在战场中央咱们的人越多,最后损失就越大。这样就算对方也和我们一起挂了,可这不划算呀。 现在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要去探一探。你放心,我的修为你还不放心么。实在不行,我就躲进小云朵的那个世界里去。还怕伤得了我。 你跟指挥官说就是了,能当得上指挥官的,心智与智慧不会差,他能明白的。我现在怕的就是,这些玩家热血过头,不听劝。” 天寒一边说,一边往战场中央处,也就是两国联军的前沿前指部所在地尽快的赶去,速度就有如一支箭,身形却又有如一缕轻烟。尽管有些焦急。他还是没有忘了使用遁术。 越是在这个时候。就越不能紧张。 天寒的猜测还真对了,小鬼子与安南国玩家几个阵式大师还有其它的辅助高端玩家正在做着最后准备。 他们将要使用与九洲国玩家同归于尽的烈阳阵式,要把战场二十里范围的所有玩家都灭杀。这里的人包括自己人,除了他们在最中间。有着阵式与其它法宝的保护。可以逃过一劫之外。其他人差不多可以说是在劫难逃。 这个阵式,他们在数天前就开始摆了,只到现在才摆好。原先。这是做为最后的手段,并没有想到那么快就使用,这个阵式可谓是他们的底牌之一。 要知道,布置这样的一个阵式,所需的材料那将是一个天价。 只是没有想到,九洲国今天竟然将他们后防总部给端了,前线指挥官当机立断,马上布置还差一点就完成的烈阳杀阵。 他知道,自己的后方总部给端,这消息很快就会给对面的九洲国玩家知道,那时将是对方攻打过来的开始。 可他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快过来。自己这边得到消息,还没有两柱香的功夫,对方就知道了。他马上就了然,这是那些端了自己总部的可恶家伙用了飞行速度很快的一种传信飞鸟。 没办法,他只能加紧催促同伴将这个阵式给弄好。现在只差一点点了,只要一弄好,马上就启动。 他已想过,虽然这阵式一启动。必定会让两国的大部分玩家也将灭杀,可对于能同样灭杀九洲国大部分高手一次死亡机会,绝对划算。 现在他就希望对方的高手都往中心里来,来得越多就死得越多。 “井下君,还有赤君,还有多久才可以弄完。”他问还在摆弄着的扶桑国一名阵式师及他身边的那个安南国的阵式师。 “快了,再要一柱香的时间,这个阵式就可以启动。不过,一启动的话,我们的将士也将……”井下绝芒脸有些迟疑。 “顾不上那么多了,如果不开动这个大阵。以九洲国现在的攻击力,我们也支持不了多久。而对方的损失却很少,若同归于尽,倒可以打击九洲国的军心。你放心好了,这个责任就由我来背,必竟命令是我下的。”柳生渡边倒是一条汉子,敢作敢当。 “总指挥,你不用将所有的责任都放在自己身上,该我们的责任,你不需要拉在身上,这不是分了我们的功劳么。”赤血洪林笑了笑,他虽然是安南国玩家,但做为一个顶级玩家,他有属于自己的自尊与骄傲,并且他并不认为,以他们在这种情况之下,与九洲国的玩家同归于尽,将对方的高手击杀七八成,会是一个责任与过错。 “对,这可是功劳,柳生君,你可不能将功劳都抢在自己身上呀。”井下绝芒此时也笑了笑,脸上不再如之前那样难看,反而充满了自信。 显然,他对于即将启动的阵式有着莫大的信心。 “嗯,这次我们发动大阵,加上还有我们的顶级法宝,一定会将可恶的九洲国给打败。现在,就让他们开心一下,等大阵开启之后,看着他们难以置信的表情,那才是最精彩的结果。 当他们受到了打击,就算我们同样也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从要塞里再出发,不过,我们有了准备,到时再一股作气杀过去。这件法宝,可是我们大扶桑国天照大神宫里请出来。他们根本就想不到我们会将国宝级的法宝拿出来。” 柳生渡边自傲的一笑,他是这次参加国战中,少有几个知道扶桑国为了国战的胜利,将国内大门派的一重要法宝借了出来,其实就他们不借,扶桑国都会将这法宝拿出来。 “那是,就看着九洲国那边了,哈哈,当他们以为自己占上风时,到最后却给我们绝境反杀,不知道这会多么表情呀。” 三人不由哈哈一笑,他们的笑声也感染了其他的玩家,本来紧张的心情也为之一松,跟着哈哈大笑。(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