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六章 洗气冲神布须意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400字
张衍待意识转过,便就回至正身之上。 神常童子得他气机牵引,也是一并至此,其身形一定,便瞪大眼睛看向四周。 他自有意识之后,就一直被封镇在定世之内,虽意识交替之时能感应外间,可还是第一次来至虚寂之中。 这里实际虚茫茫一片,除了无数现世如星辰闪烁一般生灭起伏,炼神法力碰撞交织之外,也就没什么可看了,可他仍然显得兴高采烈。 张衍摇头一笑,这位的确是稚子心性,便对其关照道:“道友方才得了正身,可先此在此恢复法力道行,待身识完满之后,再言其他。” 布须天作为那关键所在,他是不会放得神通童子入内的,只会将之限制在自身法力波荡深处,就是有什么变动,他也能第一时刻做出反应。 神常童子嗯了一声,便就坐下了来,几息之后,其身外竟是缓缓生出数根枝条,下方那根很快撑起一朵硕大莲叶,内有露珠来回滚动,而行至上方的,则生出一叶盖下,犹如搭起芦蓬。 张衍微讶,因为炼神之间无时无刻不在法力对抗,除非开辟定世,虚寂之中变化出来的一切都只会增加自身负担,通常不会有人去如此做。 然而神常童子这莲叶并不是自身所化,而是从未曾完全融合的宝胎之上抽发而出的,这显是两者相融之后使得此物得了滋养。 从那莲叶上看,方才所见那宝胎,实则非是葫芦,而应该是藕节,只是未曾长成,故而看去有些类似罢了。 这么说来,或许此物本来当不止这么一点,只是由于某种原因破碎了,被簪元道人寻到的只是其中某一部分。 不知为何,他觉得此物有些不简单。 他心下一思,神常童子能感受到外间宝胎及宝灵等物,那说不定也能感受到其他破碎的宝胎在哪里。 想到这里,转目一望,却见神常童子此刻在荷叶上抱膝而坐,似已是陷入了睡梦之中。 他明白,神常两分意识之后,本来一人变作两人,虽表面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可实际每一个个体都是被削弱了法力道行,需得一段时间才能补养了回来。 此刻神常童子就是在恢复之中,同样,神常道人那里也应该是如此,这段时间要是有敌人杀至,仍只有依靠他与簪元道人抵挡了。 他稍作感应,心中无有明显显兆,那么近时当无有什么动静,于是一振衣袖,将那那道袍托了出来。 此本来是神常道人之物,可从道理上说,自其蜕化下来后,便就与此物再没有直接关系了,但凡有一点牵连,那就算不得超脱。 可他并没有因此省去查验,仔细端详片刻,意念入内转有一圈,在将其中气息理顺之后,又于心神之中试着推演了一遍,看其中有无什么不妥。 他相信神常道人只要不是目光短浅,那就不会在上面做手脚。只是现在不同以往,炼神修士在没有誓言束缚下,什么事都要小心为上。 更何况,此物是要用在斗战之上的,有时候决定输赢的,很可能就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细节,故他不会容许任何可能的隐患存在。 且在他看来,此刻自己虽与神常道人站在一处,可那是在有外部威胁下的结援,而日后会发生什么事,谁也难说,炼神之间的敌友转变有时候是毫无预兆的,所以多些谨慎总是有必要的。 在反复看过之后,他将其中所有残留气机都是驱逐的干干净净,随后心意一动,便牵引一部分布须天伟力过来。 他犹记得,当日乙涵道人几番避免其手中的造化至宝与这伟力直接对抗,只是不明其为何如此,现在既得相同之物,却是要试着一窥其中究竟了。 那伟力过来,灌入这宝衣之中,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什么异样情形出现。 他稍作思忖,想到了一个可能,当下将此物稍作祭炼,待成为此宝御主之后,再度驱驭伟力入内。 这回却是有了发现,这伟力过处,将他所留下的气机印痕居然犹如遭受浪潮冲刷一般,正在逐渐淡去,只片刻后,就又成为了一件无主之物。 他再是推算一下,心中已是了然。 布须天伟力对造化宝灵具有涤荡之能,似是容不得其中有任何杂质。 不过灿衣道人当时之所以惧怕这伟力,却不是这个原因。 要是宝物经过了修士反复祭炼,那气机印痕是绝不会轻易被抹去的,可正是因为如此,反倒对其造成了威胁。 其人本身乃是宝灵所化,所以甚怕那布须天伟力沿着那气机印痕,进而侵入到自身意识中来。
这对此人并无法造成什么直接伤害,可是却能消夺他对诸般现世的感应,要是被削夺太过,那就有可能坠入永寂之中。 当然,真要到那一步,其可以提先斩断牵连,便可阻止这等事发生,但斗战之中,又哪有人敢去亲身施法? 在明了这些后,张衍知晓自己手中又多了一个对付此辈的杀招,要是那灿衣道人再敢来,倒是可以一试手段了。 有了这伟力冲刷,他再无什么疑虑,将法力意识灌入那道袍之中,许久之后,这袍服化作光点散开,最后聚拢在正身之上,望去却是金光闪烁,他心意一动,顿便化作玄色。 再是稍作检视,发现此中妙用颇多,自己只要愿意,那么自是可以将法力收束起来,不叫他人发现。 不过他是不会如此做得,现在没过解真之关,不曾开辟定世,法力屏护是必须存在的。 在将其中所有都是理清后,他见再无什么需要多看,便就定坐下来,意识很快就沉入布须天中。 在那一位存在随时可能到来的威胁之下,如今一众炼神修士都在设法提升自己实力,此等情形下,所有人其实都被逼迫着前进,因为稍有懈怠,或许用不着等到那位存在到来,就会被其余同辈先一步上来对付,他也同样如此,需得尽可能抓紧时间提升道行。 此刻虚寂某处,乙涵道人在经过长久努力后,口中吞吐的宝珠终是越发细小,到了最后,终于化去不见,一道莹莹蓝光在他身上显现出来,整个人都是沐浴在氤氲清气之中。 待这些异象退去,他感觉自身实力更进一层,不由精神大振。 这时又生出去往那处定世的念头,于是试着一感,却是发现有些不对。 在他感应之中,那唤他前去的宝灵似是脱离了封禁,已是不在原来那处了。 心中不由暗想:“莫非前次我到来之后,那班人疏于防备,竟是使这一位逃脱出来了么?” 他思来想去,觉得这个可能很大。 “要是这样,倒是方便我行事。” 他千方百计找寻神常童子,可不是为了解救其人,而就是为了将其吞夺了。 前次虽是他感应到神常童子道行比自己更高一筹,可他身上有两件造化至宝,在无外人插手的前提下,他自认为能轻易将对方拿下。只是结果不如人意,还未到得那宝灵面前,就被镇守之人击退回来了。 此刻他功行大进,心中就又是有了心思。 正在盘算之时,忽感有一道气机过来,不由露出惊喜之色,心意一转,顺着那气机而去,须臾之间,落入一处定世之中,只这里除一面水镜外,再无他物。 他往前一个迈步,身躯就缓缓沉入其中,少顷,落到了一处洞府之中,上方坐着一名玉貌绛脣的女道人,身着深紫道袍,双手拿决,摆于膝上。 他打个稽首,喜道:“未想道友出关了。” 女道人以空灵语声言道:“此次炼化‘沥谛’,我功行更高一层,这里还要多谢道友前次相助。” 乙涵道人言:“道友见外了。” 女道人眸光望来,道:“观道友模样,那封镇宝灵可是未能夺来么?” 乙涵道人哼了一声,语带怨气的将此回情形大致讲述了一遍,最后将失败原因归结到曜汉老祖头上,“我听道友之言,去找了那曜汉道人,然而两番上门,并还许诺下好处,可此人居然不愿相助,累我单人独往,才未曾得手,我以为,那曜汉别有居心,定是不愿道友之人情了。” 女道人淡淡道:“曜汉此人心思甚多,他当是料定自己人情未还之前我不会与他翻脸,故才不理道友,只此人尚还有用,现在莫去理会。“她又略作一思,“你方才言,其中有一守御之人的法力,可令你生出畏惧之心?” 乙涵道人露出忌惮之色,“正是,我只觉那法力之中蕴含有莫名伟力,令我心惊胆战,为免意外,未敢令法宝与之碰撞。” 女道人眸中略显异色,抬起手来,掐指推算了片刻,道:“道友所言那等法力,我竟未能有丝毫感应,这与我之前一桩推断有关,许该去看上一看。” 乙涵道人精神一振,喜道:“莫非道友愿意助我出手夺拿那宝灵么?” 女道人淡声道:“那一位到来之前,我是不愿平白树敌的,待我见过那守御之人,若合我愿,自可放去,若不合我愿,那夺了他的功果便是。”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