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兆见顽真法自生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52字
张衍一缕意识在布须天内沉浸游转,每每把握分寸,察觉要迷失自我之时,又及时抽身退出。 只是他也发现,随着道行提升,自己所能沉浸其中的时间也是越来越久,这说明正身已能承载更多的大道妙理。 可尽管如此,布须天之深广,他仍是如以前一般难以测度。 这次在斗败朝萤之后,他又往里掷入了三枚造化残片,再加上之前所有,也是凑到了一掌之数,可此就如砂砾入汪洋,对整个布须天来说,好似根本没有半分影响。 由于无有外敌相扰,一直无事,他得以长久参悟,渐渐他出外定坐的次数也是愈发减少,偶尔才见其意识退出来一次。 然而就在他再一次感应到自己到达承载极限时,方把意识转过,却发现并没有退回到正身之上,而是站在了一处形似虚寂的所在。 他忽然心有所觉,抬首看去,却见前方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看去似是有一名道人正背对着自己走动着,而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模样,分明就是自己! 但再欲看看得仔细些时,那人似有所感,顿了一顿,却没有回头,反而是加快脚步离去了。 他眼神变得幽深了几分,心中波澜不起,显然对此情形已是有所预料。 一个恍惚间,场景破碎,他发现自己回到了正身之上,心下一转念,暗忖道:“方才那人,当是顽真无疑!” 当下试着算推算了一下,发现自己闭关后,已是过去了许久,以炼神彼此间法力对抗来看,若放在现世之中,这一场参悟恐怕用去了亿万载数,也难就要临近此关了,只这比他本来所想来得快了一些。 休看这一点点差别,到了他这个境界,若不超出自己能为之事,那么一切都可算定,现在出现了偏差,那么一定是什么地方未曾算到,有所疏漏了。 他思索片刻,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自己所求之道与同道有所不同的缘故。 就在这时,忽然察觉外间有所动静,不由往一边看去。 见那处荷叶分开,神常童子似已是醒了过来,只此刻似睡意未去,趴在荷叶之上不肯起来。 他心思一转,从此处看来,这一场争斗已然分出胜负,这一位不出意外成了最后赢家,但是可以看得出来,那一团精气还并没有完全化为其自身所有。 这也实属平常,便前次神常童子偷偷吞下的宝胎,也是用了许久才真正消纳干净。看其半梦半醒的样子,这次还不知要用多少时候才能得竟全功。 这般对他反是好事,其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当会很是安分。 他收回目光,意念外顾,目光闪动了一下。此前他就感觉到四周似有些不对,只是没有干涉到自身,所以没有多加理会,现在再是察看下来,已是能够确定,曜汉老祖三人的法力已然不见了影踪,而且竟是一丝一毫都感觉不到。 这般情况极为异常。 就算三人之中有人破了解真之关,躲入了那定世之中,也不可能三人一齐躲入进去,因为定世容接纳外来之人,那么彼此法力一定是会互相冲撞的,如簪元道人就尽量避免自己正身进入神常道人那定世之中。 他不由得想到先前思及三人时,心中浮现的那个警兆,莫非此辈当真与哪位厉害同辈有什么牵扯?所以得其托庇了?或者说也是找到了一处类似布须天之地,进而躲入其中? 他思索片刻,不管是什么,这当在自己现在拥有的能力之外,深究无益,还不如把心思多放在修持之上,只要自身道行变得更强,那什么事都有办法解决。 而且解真之关近在眼前,又有疏漏之处不曾解决,当需得好好筹谋一下了。 修士斩杀顽真,就等若是与另一个自己相斗,他自己所会一切,顽真也自拥有。而且因为顽真来时,是自神中映照而出的,所以未曾祭炼纯熟的法宝不在神意之中,便就无法动用,而祭炼纯熟的法宝其也一并握有驾驭之权,故对其实则并无多少用处。 他之顽真更是不同。因为他既是求己,又是外求,按理说道行有可能走在顽真前面,所以到时出现的情形,很可能是他自身道行比顽真高出些许。 但也有另一个可能,那就是顽真道行比他高出些许。 之所以有此情形,那是因为他所行之路比上述两者都要广阔许多,而要取得多少就需付出多少,顽真自也同样会变得水涨船高。 正如他明明还未到解真之关前,就已是可以见得顽真,说不定就是此等预兆映现。故是哪怕有一丝这等可能出现,他也要设法做好防备。
要知正身顽真之间,神通手段可谓一般无二,那么功行这一线之差,也许就决定了那最终成败。 此时他有种感觉,当自己真正过去这一关,以往有一些不解疑惑之处或许就能够有个答案了。 他思忖了一下,现在不是自己一人独行,藉此关口,倒是可以去同道处问询一番,说不定可从旁借鉴到一些有用的道理。 想到这里,当下分出一道虚影,寻着簪元道人的气机而来。 簪元道人没有开辟定世,其正身栖居在一间形如精舍的残破法器之中,他感得张衍到访,自里迎出,打个稽首,笑道:“原来道友登门,快请进来一叙。” 张衍还了一礼,随他到了里间,打量了一下四周,便在后者相请之下落坐下来。 簪元道人叹道:“这处只是昔年我成道之前所用法宝,说来那现世之中,也唯有这一物带了出来,不忍舍弃,这才留下了。” 张衍也是感叹,通常炼神所出身的现世终有崩灭一日,不过有块有慢而已,唯有他背后这方现世,因为牵连到布须天这方造化精蕴之地,所以一直长久存驻。 簪元道人与他交言几句,便问道:“我观道友一直在修持之中,不知今日何来?” 张衍道:“贫道近来见得那顽真之变,自忖当过那解真之关,想及道友已过此关,故来请教一二。” 簪元道人讶道:“道友已到那一步了?”随即又一想,点首道:“也该是到了。” 若能过去顽真,能收敛法力,开辟定世,修士就算是有了一定自保之能, 不过这一关虽是极难,可视之为险途,但若从境界区分来说,其实仍在一重境中,唯有过去之后,外求之辈有了足够资粮,方有机会进入二重境。传闻到了此境之中,修士会生出更多变化来,可到底如何,他未到此等地步,也一样不清楚。 他沉吟了一下,叹道:“道友若问我如何过去此关,我只能言,当日能以闯过也是十分之侥幸,现在回想,还觉得再来一回,多半会被阻碍在此。”他起指一点,指端就有一团灵光生成,并朝前送来,“我所失所得,皆在其中。” 张衍目光看去,此灵光就映照入身,霎时得到了种种体悟,只是里面涉及得诸多斗法手段,却是没有显示出来,对此他是十分理解的,换作他也一样会有所遮掩,这里收获已是超出了他预计了。 他抬手一礼,道:“多谢道友了。” 簪元道人摇摇头,道:“每人道途不同,我这些也未必能帮到道友多少,”说着,他又给出了一个建议,“如今神常道友已然恢复本来,道友可去他那里走一回,或能得见更多。” 张衍微微点头,再次道谢之后,就与别过簪元道人别过,随其气机指引,来到了神常道人那定世之前,方才到得这里,就见门户一开,里面有一道灵光出来接引。 他踏步上去,须臾就落在了那定世之中。 举目一扫,上回离去时,这里已是大变模样,现在更是不同,山水壮阔,诸星齐备,除却无有生灵,与寻常现世倒也无有什么不同。 神常道人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稽首言道:“在下自还复之后,本还想先来拜访道友,只是见道友正在修持之中,恐有相扰,故是打消了心思,此次道友登门,当要多留些时候。” 张衍还了一礼,道一声叨扰。 不过他发现,神常道人此刻与上回所见大有不同,少了几分沉闷郁结,多了几分开朗洒脱,当是两分意识之后,其解决了自身一个麻烦,所以连带心境也是提升了不少。 神常道人下来将张衍迎到自己修道所在的法塔之上。 张衍与他寒暄几句,便道:“贫道来意,道友想必已是知晓。” 神常道人点了点头,他笑道:“解真之关,凶险万分,每一人都是不同,但这里面实则也是取巧之法的,在下当时便是仗着此法侥幸过关。” 张衍微讶道:“哦?却要请教。” 神常心境虽然不如他,可毕竟得有天授,有些事却是生而知之,这却是其人长处了。 神常道人朝着着自己指了指,笑道:“道友需知,法有长消,心亦有长消,顽真虽由神出,可终究是映照我身而来,”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此中就有文章可做了。”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