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界启剑光映星传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82字
那玉符飞起,霎时融入天地之中,虽然已是无法望见,可周瑟凭着那一丝感应,却知此符已是牵引住了界门。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他心神稍定,下来等到时机一至,这座天地关门自可掀开一隙,那就可以搞清楚如今九洲之中到底是何情况了。 他自殿内缓缓步出,见周尹正、吴佑泰二人目光看了过来,便道:“玉符已祭,只待两界关门开启了。” 沉默片刻,他忽然问道:“下界之事,两位道友以为到底是何缘故?” 周尹正、吴佑泰二人对视一眼,三人曾数次议过此事,也有过一些猜测,却不知周瑟此刻为何又要提及。 周尹正道:“我等以往曾言,九洲之地灵机渐匮,恐怕也是这等缘故,才使得无有人再能飞升上来。” 吴佑泰也是道:“只有这个缘故了,九洲外敌难入,除了灵机之事,委实想不出其他。” 他们到了浑天之后,才知外界天地洞天真人就可飞升他界,独是九洲天地界障坚厚,除了凡蜕真人难以出外,可是同样,外间之人怕也是难入此中,更何况随着灵机日散,对外也没有多少吸引力。 周瑟点点头,方才那股不安之感始终萦绕心头,难以彻底除去,心中不由忖道:“只愿今回事机无有波折才好。” 他们要设法开启界门可不是为了下界宗门着想,也不想探究这数千年来为何没有人飞升上来的真相,之所以对九洲还是这般关切,那是因为他们想试着能否从这里找到周还元玉的下落。 他们一致认为,祖师不会无缘无故留下这枚玉符,从他们接触到的同脉宗派来看,对方门中从来没有留下过这等物事,甚至连镇派之宝也不存在。 而祖师却这般看重九洲这方传承,这里一定是有独特缘故的,故是他们怀疑,在九洲界外不定就能找到关于元玉的线索。 浑天之内灵机无穷无尽,恒霄派却还四处扩张,其实就是为了找寻周还元玉。 只是恒霄一干上层乃是来自数个不同宗派修士的结合,所以对外他们利益是一致的,但从内部来说却非是如此, 周瑟三人自是不愿意与其他人分享自己的利益,再说这东西若真是在九洲下界,那本来就该归他们所有。 其实上回他们也有一次打开关门的机会,只是那时候正处在与神赫派争斗激烈之时,故是他提出之议被众修直接否了,因为太过迫切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所以他们也就没有继续坚持,但这一次却不容错过了,否则下次不知还要等上多久。 熠皓道人回了自家行宫,周瑟三人不久之前的行事作派,将本来得知神赫宗覆灭的喜悦冲淡了不少。 这时有下人来报道:“炳彰上真求见。” 熠皓道人道:“有请。” 片刻之后,炳彰道人到了里间,他与熠皓极是熟悉,故行礼落座后,便直言道:“道友如何看待方才之事?” 熠皓道人抚须片刻,道:“我并无所见,道友可是看出什么来了?” 炳彰道人目光闪烁了一下,凑近了一点,道:“那三位如此重视此事,说不得有什么不想为我所知的内情。” 熠皓道人摇头道:“不管什么原由,眼下这时候着实是个好时机,宗主不在不说,其余道友也俱在外间,其等作为,只是为了找寻原来宗门同道,又不违反宗门规矩,我又用何言语阻碍。” 炳彰道人意味深长看他一眼,道:“道友当真觉得是为了原本宗派同道么?我却以为,可能是下界有什么必得之物,所以才是这般关切。” 熠皓道人显也知晓他指得是什么,道:“要是如道友所想,又该如何呢?” 炳彰道人道:“宗主虽是闭关休养,可若是涉及到那一物,相信也不会安坐不动。” 熠皓道人言道:“未曾确定之事,惊扰宗主,是否不妥?” 炳彰道人却是大包大揽道:“道友只需在旁坐看便可,若有不妥,此事过错全由我来承担便是。” 他可不怕出错,现在恒霄派外间又无大敌,就算事情不是如他想得那般,搅扰宗主休养,也顶多被斥责几句,也不会当真拿他如何,可要是被他算准,那便是大功一件了。 他见熠皓道人没有再说什么,显然是默许了,于是打一个稽首,便就兴冲冲离去了。 布须天清寰宫中,张衍在默坐之际,心中升起一股感应,知是那一处浑天已然挨近,便把伟力探去。 上两回时,浑天挨近布须天,他都是不待其真正落下,便主动以法力过去牵引,并打开关门,而此次却是感到上面有一丝抗拒之力。
这等气机似是熟悉又似陌生,与那曜汉老祖看去同出一源。 这无疑是曜汉老祖亲手所布,且很可能非是眼前这位曜汉老祖,当是其得以完全之时, 他思忖了一下,若要想强行破入,也不难做到,但难保那股伟力在察觉到有外力侵入时直接将这处浑天覆灭了去,以此断绝背后牵连。 不过他不难看到,再等上几载,即便没有他上前插手动作,那里也会掀开一线关门,到时就可派遣门下进入探查。 想到此处,他心中起意一召,大殿之中便有一道灵光大幕升起,稍候片刻,便见纨光、秀光、移光、易光、乘光、定光等六名持剑弟子来至殿中,稽首道:“弟子拜见祖师。” 这六人乃是他当日成就炼神之时所收,虽算不得弟子,可也是座下门人,皆是他当初以自身伟力提升上来的,每一个都可当得凡蜕三重境修士,因为非是正经修炼上来的,所以成不得大道,修为也无可能再有进展,所以在开辟定世之后,就将其等留在了此间。 不过修为不能长进,并不是说法力不能提升,身为太上门下,纵是不入渡觉,同样可以凭着修持之功不断抬升法力,只是永无可能超脱罢了。 张衍心意一转,一道法符自上方飘飘落下,停在六人面前,并关照道:“你等持拿此符,寻其上气机而去,当可寻得一处两界关门,到时随法符指引,自便知晓该行何事。” 纨光等六人接过法符,躬身应命下来,对座上再是拜了一拜,便退至殿外,随后各起剑光,跟随那法符指引,来至一处法坛之上停驻下来,只等时机到来。 周瑟三人在行宫之中默默等待着,为了不让熠皓等人期间过来搅扰,在外间还布下了困阻用的禁制阵法。 这一等,便是十年过去。 这一日,周瑟只觉那玉符微微一动,随即一股感应入得心神之中,顿从定中出来,他沉声道:“两位道友,关门将启。” 周尹正和吴佑泰二人往台上看去,便见那里有一点灵光闪烁,只是几个呼吸之后,便见一抹闪电也似的关门横展开来,两人立刻将法力运转其上,设法将这座门户撑住。 周瑟很是谨慎,并没有直接穿渡过去,而是直接将事先准备好的仪晷送渡入内,并道:“稍候我等便可知晓情由了。” 只是过有片刻,他却皱起眉头,感应之中,这仪晷并未能够回去九洲,而是落入了虚空元海之中,而凭这仪晷本身却是根本无法寻到九洲所在。 周尹正也是见到了这般情况,他建言道:“不若我等派遣一具分身前往。” 周瑟没有说话,此时他心中那股不安之感愈来愈盛,他沉声道:“合上关门!” 周尹正、吴佑泰俱是一怔,不过二人皆是相信他的判断,于是同时撤去法力,任由那门关合上。 周瑟发现,心中那感觉并没有因此消退,正在想缘由之时,忽觉行宫外间的禁阵层层分开,而后殿门轰然开启,便见有三名道人走了进来,最前方那人面目不太清晰,乃由一片星光凝成,分明是一具分身,而左右则是跟着熠皓、炳彰二人。 周瑟三人俱是神色一变,连忙起身,稽首行礼道:“宗主既要来此,何不遣人通传一声,我等好出去相迎。” 那宗主负手言道:“本待如此,只方才感得有界门开启,担心三位道友出得什么变故,故才先一步进来,现在见三位道友安然如故,便也能放心了。” 周瑟道:“那只是我等在寻访下界同道。” 那宗主道:“可曾找到么?” 周瑟摇头道:“却是不曾,可能我等功行不够,送去法器只是徜徉虚空元海之内,无法寻得彼方。” 那宗主道:“这如何可以,算来下界同道与我等也是同脉,不妨打开界门,由本宗相助几位一寻如何?” 周瑟有心拒绝,可知晓对方眼下只是起得疑心,要是不从,反会不妥,反正对面只是虚空元海,便是宗主也一样不可能发现什么,于是对着周尹正、吴佑泰两人一点头,两人见他同意,便重又转运功法,那关门又徐徐打开, 可就在此时,那宗主却似感觉到了什么,神情一变,喝道:“合上!” 就在他言语之时,那关门却似不受抑制般骤然大开,而后便见几名背负长剑的道人自里缓步而出。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