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斗心何曾趋太平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412字
纨光等六人身上气机锋锐,法力深湛如渊,看去便不是好相与的,恒霄宗一行人顿时如临大敌。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恒霄宗主沉着脸,方才关门打开未久,他便察觉到有数股力量自外渗透进来,初时第一个念头,那是周瑟这一脉之中又有人飞升上来了。可随即发现,其气机并不是玉霄这一脉的路数,这才知晓不对,可未曾想,这时合闭关门已然是晚了。 他不难看出来人实力异常强横,自祖师立得此处浑天以来,从来没有外来之人入到界中之事,没想到今日却是开了先例,他起神意传言道:“周道友,你可能合上门关么?” 周瑟道:“这关门本非我等可以开启,乃是以祖师所赐玉符定住,只是现下被另一股异力所扰,已是感应不到那玉符所在了,需得花费些时候找寻。” 恒霄宗主道:“需用多久?” 周瑟道:“着实难言,只能尽力而为。” 恒霄宗主一听,就知此事很是麻烦了,他也是当机立断,立刻以神意传言,要求在外收拾残局的同门立刻携带神赫宗镇派之宝回来,余下都不用去管了。同时又言:“这几人许与你们来自一处界天,你等在此设法稳住这几人,我令分身在外布置阵法,以免变故。” 周瑟道一声知晓,上前一步,打一个稽首,道:“诸位从何处来?” 纨光回得一礼,道:“贫道纨光,身后所站,皆是我同门,乃是自离忘山而来,今番我等奉祖师之命到此探查此处界天详情。” 周瑟并没有听说过离忘山之名,不过诸天万界之中未曾听闻过的界天可谓数不胜数,他也没有多去想,正容言道:“此乃我恒霄宗地界,诸位不告自来,是否不妥?” 纨光淡声道:“诸位怕是弄错了,这处浑天不过寄托在布须大天之上,也仅只是一个寄客而已,只是以往两界分离,不相往来罢了,而今两界挨近,关门已启,我等自当要查问一个清楚明白。” 恒霄宗主根本不信此言,且就算对方说得是真的,他也不能承认,不过恒霄宗这几千年来一直对外征伐,深知世上本没有道理可言,唯有实力才能决定一切,只是纨光等人个个都是断去了过去未来,抛开斗战之能不提,从功行上说,却是与他们处在同一阶层之中。 更不用说,其背后还有一位祖师,从表面上判断,其背后宗门实力明显是胜过他们的。所以这当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大敌,但是还可挽救,只要设法将这六人驱逐或是镇压起来,而后再想法毁去关门,相信就可解决这次危机。 周瑟则是道:“且先不论诸位身份,诸位到得此地,究竟想要知晓什么?” 纨光仍是一副平淡模样,道:“我等要想弄明白的,贵方这里有几处天地关门,又各是通向何处。” 移光笑道:“贵方放心,我等并非是来侵夺诸位地界的,待把这些事弄清楚之后,自会离开此处。” 众人一怔,对方要是问起他们门中有多少修士,实力几何,恐还要斟酌一二,可是问及界关如何,却有些不知用意,莫非当真只是冲着这等事而来的?还是暂且只想稳住他们? 恒霄宗主道:“我乃是此地宗主,界门之关虽也事涉根本,不过关于此中数目,倒也不是什么隐秘,大约有十余界关。” 纨光缓声道:“贵方所言,我等不知真假,需得亲自察看,才能回去有个交代。” 恒霄宗主也没有回绝,且他还需要拖延时间,便道:“我虽是宗主,此事也无法做主,当容我与同道商议一番?” 纨光没有任何反对之意,道:“贵方自可去商议,我等可在此相候,只希望贵方莫要让我等等候太久。” 恒霄宗主打一个稽首,便带着众人退出殿外,不过为怕此地失人看顾后,纨光等人会四处随意走动,所以也没有离开多远,只是退至近侧一处偏殿之中。 恒霄宗主起神意言道:“周道友如何看?” 周瑟对着恒霄宗主一礼,道:“周某先要向宗主请个罪,以往不曾开得门户之时,不曾有外来人到来此地,若我不曾起意寻觅下界同宗,怕就无有今日之事了。” 恒霄宗主却是一摆手,道:“此事几位道友并无过错,若非我要执意开启关门,也招惹不来此辈,这件事到此为止,现下形势紧迫,诸位且先议一议,如何除灭这六人。” 恒霄宗对外征战许久,在他脑海里,从来没有用和缓手段解决问题的念头,且在他看来,对方多半也不怀什么好意,根本不信只是查看界关这么简单,换了他们到了陌生地界,在没有探明情形后,也不会选择立刻动手。
周瑟就怕门中将此事罪过推在他们头上,现在见其接过此事,也便放心下来,他想了一想,道:“周某方才思虑过,此辈当无有主动开启界关之能,不然早便飞升上来了,合闭关门的确可以解决此事。” 恒霄宗主道:“那便需请道友尽快了。” 周瑟道:“此辈不可能事先知悉界门开启,故是今次应该也是无意之中撞入进来的。” 皓熠道人心下一动,当即接话道:“所以此辈方才见面之时就把背后祖师抬出,这会否只是虚张声势?说不定其等门中就只他们六人而已。” 周瑟道:“只是有此可能,但假设此辈背后另有大能,那么此刻一定是会设法联络宗门的,所以我等若要动手,需得趁早行事,倒也不必非要等到关门合闭。” 炳彰目光转动了一下,道:“宗主,我以为,其等既然要求查看那界门,那不妨让他们前往。” 恒霄宗主道:“你又有何主意?” 炳彰撇了一眼周瑟,道:“按照周道友所言,此辈一定不放心界门,所以便是前去查看,也是会留下人手看顾此地的,这般我等就可将之分化开来,然后便可分别对付了。” 周尹正道:“此辈法力高强,我等需得合力对付,方有胜算,殿内有禁制,无有宗主符令外人难以出入,如是行事顺利,我等可先将前去查看界门的几人杀死,回头再料理殿中之人。” 恒霄宗主点头道:“便就如此。” 他们与神赫宗争斗了五千余载,往往机会偏差一点就是一场大败,故是遇事并不会迁延不决,现在三言两语之间便就将事机定夺了下来。 这时有弟子过来禀告道:“宗主,班上真、魏上真已是回转山门了,现下正在正殿之外等候。” 恒霄宗主精神大振,道:“神赫派镇派法宝可是带回来了?” 那弟子回道:“两位上真说是已然带回。” 恒霄宗主道了声好,立刻往外行去,边走边言道:“叫他们立刻将东西拿来于我,”又对这处几人关照道:“就劳烦几位将此间事机与那两位道友说清楚了。” 众人俱是打一个稽首。 恒霄宗主出得行功,身形一晃,就化光飞去。 只是一日之后,周尹正就来至行宫之内,道:“宗主与诸长老已是同意几位前往探查,诸位是一同前去还是只遣几位前往?” 纨光关照了一声,道:“易光、你与两位师弟在此看守界门。”又对秀光、移光二人道:“两位师弟随我来。” 周尹正见他们选择分开行事,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是一松,他侧身一步,道:“三位道友随我来。” 纨光三人随他出得行宫,并跟在其身后遁空而行。 周尹正这时不经意的问了一句,“未知几位道友可曾听说过九洲么?” 纨光淡声回道:“不曾。” 他们并非九洲修士,自入道后便一直在离忘山内修行,可以说与九洲诸派修士乃是两个现世之人,所以从未听过说此名。 移光这时似感受到了什么,往方才出来的行宫处望了几眼,玩味一笑,神意传言道:“师兄,这些人怕是别有心思啊。” 纨光无所谓道:“随其等如何,我等与他先说道理,若是说不通,那再考虑其余。” 他们来此是为了探看有无张衍所关照的那等地界,并非是为了侵夺此界,他们自身并不热衷争斗,若是可以用言语解决,那自是最好,可要是对方不愿配合,那就别怪他们动用手段了。 未过多久,纨光等人见前方出得一座连天接地的拱形长虹,望去十分壮观。 周尹正道:“那边便是我等这里最大一处界门所在了,宗主说了,诸位如是有意过去一探,也是可以。” 从这界关过去之后,若无他们允准,那就无法再回来了,他们认为,要是可以直接送得这些人离开,他们也就不必要亲自动手了。 移光道:“不必了,只要看上一眼便好。” 他们只需到界门之前转上一圈,那身上所携玉符自可探得明白对面情形,等到把这里所有界门都是查清楚,那么他们也就可以回转了。 片刻之后,四人落在了界门之前,然而方才未行几步,周尹正却是脚步一顿,几乎同一时刻,周围一道道光幕腾起,恒霄宗主带着门下一众修士自灵光之中一个个现身出来,并将三人围在其中。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