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灵光不动法难沾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73字
纨光看了一下四周,却是没有流露出丝毫意外之色,移光、秀光二人也是镇定如常。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恒霄宗主仍是分身到来,他出前一步,言道:“列位无故来我界天之内,还妄言查看,恕我等不能容忍,只我恒霄派也非是不讲道理,那界门毕竟是我等开启,诸位到此,或许只是一个意外,此刻如是愿意退走,那可免除一场干戈。” 纨光等人毕竟功行极高,还不知道拥有什么手段,争斗起来哪怕胜了也必有损伤,关键是还没有什么好处,要是能用威吓的方式将他们逐退,那是眼下最好结果了。 纨光没有多说什么,心意一动,背后法剑已离鞘飞出,于穹宇之中划出一道青青光亮,映照半天。 秀光、移光二人也没有半句废话,两声清鸣,同样将法剑祭出。 恒霄宗主见此,也没有再做任何劝说的打算,往后一撤,十分果断地道:“动手!” 这次他几乎将所有宗门长老都是调动到了这里,而行宫那边只是以禁阵压制,决定先集中宗门之力解决眼前三人,而后再掉头过去对付行宫那处。 随他这一令下来,天穹一黯,霎时璀璨星光,绝宇蔽空,华芒如织,炫火惊驰,挥袖影动之间,道道流光飞逝。 对抗神赫宗这许多年,因为对方宗主神阳道人乃是渡觉修士,法力实在太过高强,所以他们往往需以多对一方能撑住,自是有一套联手对敌的路数。 且这是在恒霄宗门内,虽然因为以往没有外敌可以入内,并不是说就没有任何禁阵了,转挪护持之阵总是有的,虽说无法用来攻袭,可有危险,也能进去躲避,所以对上纨光这些外来之人他们自认有着极大的优势,哪怕只是靠着消磨法力,也当能击败敌手。 这里一动手,因为神意传递并无阻隔,所以尚在行宫之中的易光三人自也立时知晓了外间变故。 乘光言道:“我等可要过去接应么?” 易光稍作思索,道:“先不必动,这里界门最是关键,那里不必担心,以几位师兄之能已是足以对付了。” 张衍虽然给了他们玉符,可是界门若是再度关上,他们自身能够被玉符带回,可因为曜汉老祖的伟力笼罩此间,却不见得再能轻易进来,所以他们这里无疑更为重要。 纨光看着漫天星流袭来,面上全无波动,心意一使,但听得一声轻轻碎玉之声,而后他与移光、秀光二人身上便被一层荧光包裹。 这等光华在天中璀璨光虹映照之下,却是毫不起眼,但这些流光到得他们身上时,却是直接穿渡而去,一点也没有停留,仿佛他们只是一层虚影。 恒霄宗一行人立时看出,这是其等祭动根果回避了,这倒是正中他们下怀。 本来按照他们的安排,就是以绝对优势法力形成正面压迫,逼得纨光等人不得不使出根果。 而恒霄宗自有一门推算之法,可以在数次之间就算准根果所在,这法门在与神赫宗掌门神阳道人的最后一战之中起到了莫大作用,今天同样也是准备如此做,待得推算到纨光三人的根果落处以后,那就可任由他们施为了。 可是他们很快发现不对劲的地方,这番推算下来,居然是空空落落,没有能找到一星半点对方根果的痕迹,在接连试了数次后,也都是一般结果。 纨光三人却是不管这些,因为时时有根果回避,丝毫无需在意恒霄宗的攻势,所以三人放弃一切守御,且并没有分散开来,而是三人合攻对方一人,一时间,他们这里反而形成了以多打少之势。 被三人攻袭之人乃是炳彰道人,其人一时狼狈无比,尽管他的神通法力也算得上高明,可是也从来没对上过无惧攻袭的对手。 纨光等人手中法剑也是相当锋锐的法宝,每一剑斩下,都能剥去其护身法宝之上的一层灵光,三人轮番劈斩下,此宝仅仅只坚持了十来呼吸,就彻底粉碎了,这令炳彰道人不得不祭动根果,闪身躲入到身后护持禁阵之中。 纨光见其人退入阵中,也没有再去追,阵法或许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但却有一定可能将他们困住,于是立刻找上了另一人。 这次被找上之人乃是一名唤作班楚的恒霄上真,其人方才从神赫宗地界上被唤回,此刻同样也是难敌三人联手,不过他已是知道无法正面硬抗,所以不待护身法宝被斩破灵光,就退去阵内。 纨光等人同样没有追究,剑光一转,又是冲向下一人。 恒霄宗主见得不对,这般下去,在场之人再多也难对此辈造成什么威胁,寻思了一下,认为问题可能出在推演法诀之上,便立刻关照道:“不必用门中法诀,只用寻常推算之法再算一次。”
众人当即应命,然而这回试了下来,仍是没有触摸到半分,这证实了不是他们法诀无用,而是根本无法对对方的根果进行推算。 众人心中都觉得有些不妙,这意味着自己这一边拿对方毫无办法,而对方却可肆无忌惮对他们发动攻势。 炳彰退出阵中后,因为没了护身法宝,一时不敢出来,他抽隙仔细看了片刻,神意传言道:“宗主,且看此辈身上那一层宝光,或许此辈就是倚仗于此。” 恒霄宗主此刻只是分身落在场中,正身却是仍在行宫之中,这一方面是为了休养,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一旦遇到意外状况也有余力能够应对。 听得炳彰之言,他正身遥观而来,见纨光三人身上有一层微弱光华流转不停,他此前从未见过类似之物,既不像法宝也不是什么神通道法,根节应该就是出在这里,若不剥除这一层,怕就难以对付纨光三人。 可即便知晓问题所在,却仍是难以寻到克制之法,方才短短片刻之间,他们几乎什么手段都试过了,却都是无法碰触到对手半分。 他心下一思,却是庆幸令班、魏二人将神赫派那件镇派法宝带了回来,此物却或许能够解决眼前难题。 这件法宝只要愿意付出自身一部分法力或是神魂,几乎就可破除任何他所能望见的物事。 神阳道人当年持有此物之时,哪怕是受得围攻也是不惧,每当其应付不了时,便自斩法身,以此坏去敌手的法宝法器。 因其是渡觉修士,就算法身被毁,只要天外天中还有法力存驻,等到降下一劫法身之后,过不了多久又能修持回来,所以十分难以对付,后来恒霄宗也是得了内应传告消息,趁其不曾将此物带在身上时方才将之困死。 此物昨日方才带至门中,恒霄宗主到手之后也只是粗粗祭炼了一番,尚不能运使如意,不过眼下只要运使起来便就可以,关键是究竟要付出多少,若是不够,没有用处,若是太多,则是把自己搭了进去。 他思索下来,决定将自身九成以上法力都是灌入其中,虽说这般做后,下来就没有了斗战之能,可若不破除这一层荧光,即便他亲自上去,表现也并不比其余人来得好。心中拿定主意后,他便一挥袖,就将一件形似阵盘的法器祭至天上,此物徐徐一旋,他便觉自身绝大部分法力被一下抽去。 与此同时,双方斗战所在,一道灵芒从天射下,照在纨光等人身上,那荧光微微泛起波澜,就在恒霄派众人以为可以将之破去时,那道灵芒却是缓缓消散,底下荧光很快又是恢复了平静。 恒霄宗主见此,知晓机会已逝,这法宝需要法力达到一定层次后才可运使,可门中除他之外,再也无人可以动用。 他想及方才那荧光泛起波澜那一幕,若有所思,稍候神色一定,关照道:“这三人现下难以对付,不过我已寻得一丝头绪,诸位可自界门退走,等随后有了办法之后,我等再招呼众友盟一同来对付这六人。” 恒霄宗这些人也是十分干脆,听到这等招呼之后,纷纷祭动自身根果,避开剑光袭杀,撤至护持禁阵之中,随后自别处界门退出了恒霄浑天。 他们也知这只是暂时的,身为恒霄宗之人,随时随地可以再度回来这处浑天之中,反而纨光等人要是敢追了过来,那就回不来这里了。 纨光三人见恒霄宗一行人俱是退去,那也是毫不客气,祭剑而起,不一会儿,就将周围阵势斩开,但却发现所有人都是不见。 互相商量了一下,便化开分身各自搜寻,最后发现其等气机消失于一处天地界关门前,无疑是从此处遁走了。 倒是这处浑天之内还留有不少恒霄宗低辈弟子,不过他们只要确认这里没有同辈过来干扰就好,张衍关照之事无疑才是最为紧要的,这些弟子连看见他们都是不能,丝毫没有理会的必要。 纨光令易光三人继续看守界门,各自往不同界门飞驰过去,很快就将这处浑天之内所有天地界关都是看过了一遍,而在经过其中一处界门时,那玉符却是一动。 纨光一见,望着前方这一道通天彻地的灵虹,道:“这里对面许有祖师所欲找寻之地,如此看来,我等却不好轻易离开了。”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