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欲断天关落神魂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51字
界门那里一起动静,纨光六人立有察觉,立时凝聚目光看了过去,却是发现恒霄宗此次来人共是十一个,除却原来恒霄宗八人之外,另外还有三人,应该是此辈从他处找来的帮手。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且还不止这般,六人此刻心中俱是浮起了一丝危险预兆,显然恒霄宗修士今次回来,当是做足了准备的,不定有能力威胁到他们。 不过他们也并不只是依靠那护身宝物取胜,就算没了此物,以他们师兄弟之间的配合,对付恒霄宗一众人等也仍是拥有不小胜算。 恒霄宗主入界之后,稍稍一感,发现纨光等人仍是六人,心中稍松,他最怕的是对方将背后宗门之人找了过来,这样就未必能够敌过此辈了。 只是这等时候,他也是发现,恒霄浑天似与以往有些不太一样了,可到底不一样在哪里,却又无法说了出来。 现下他也无暇深究,转首对何通言道:“何掌门,稍候待我等与此辈缠战之时,也无需你做什么,只消设法坏了其等身上护身法宝便可。” 何通打一个稽首,郑重道:“何某有数,定竭尽全力,不负上宗托付。” 恒霄宗主看向周瑟,道:“道友稍候可能合闭门关?” 周瑟感应片刻,摇头道:“尚未能感到那玉符所在,需当再试。” 恒霄宗主道:“那便按照先前策议,趁此辈不备将我等合炼的法器投入进去,封绝此门,哪怕这一次未能全灭此辈,也可断了此辈来路。” 周瑟道了声是,其实他明白,有祖师玉符和对方不知来历的手段,自己这边不见得可以坏去界关,而且这般做便是当真可成,那祖师所传玉符也不见得可以拿回来了,所以他内心之中并不愿意看到这等事,只是形势如此,也不得不为了。 十一人穿空挪遁,很快逼近至界门之前。 纨光等人围坐在阵门之前,此刻见得其等到来,一个个站了起来。 炳彰道人出言讥讽道:“记得几位只是言称为探查界门,这几载当是看得清楚,却又为何不曾退去。” 纨光淡声道:“你与我讲道理,我便与你讲道理,你既与我动刀剑,那我等自当以刀剑还之。” 恒霄宗主不耐烦做言语之争,传声道:“说这些无用,按计议行事。” 他一声令下,众人当即一分,大半迎上六人,其余则祭起法力往阵门方向横推过去,不过方才到得那里,就觉前方景物一阵阵扭曲晃动,这分明是有守御阵禁布置在此。 炳彰道人一看,言道:“扰动灵脉,设法强攻。” 这里本就是恒霄宗的地界,对于这里地脉灵机的分布他们一清二楚,只要断绝灵机,那禁制就是无源之水。 纨光没有理会攻袭禁制之人,心意一转,听得一声碎玉之响,身上就有荧光泛起,随后六人同时出剑,都是对着其中一人而去,其余人等都是不作理会。 他们这一次盯上的乃是皓熠道人,其人哪怕面对三人围攻都是狼狈,更何况一次应付六人,经上一次一战后,他身上虽又是重新打造了护身法器,可终究不及之前温养多年的可比,只是呼吸之间就被斩破,见状他连忙祭动根果回避。 可是纨光六人法剑轮番斩下,当中几无间隙,他就必须时刻不停祭用根果,一时被逼在了原处,甚至连遁挪出去也是不能。 往常他还能依靠攻敌必救来解围,可纨光六人根本不惧任何攻势,那便是救无可救了,而现在他背后也没有阵法可以托庇,只能设法往界关门前退去。 恒霄宗主见情势危急,他又无从施援,忙道:“何掌门,请你速速操持宝物,破除其等身上护持。” 何通方才见得双方对话,就知道此事不是炳彰道人说的什么内乱,而是恒霄派遭受外来之人侵略,被从自家界域之中驱赶了出来。他此时心里觉得有些不太妙,可是之前就已是立下契书,现在后悔已是来不及了,他暗叹了一下,忖道:“只能寄期望恒霄派此回能胜了。” 他这具法身付出之后,之后一劫法身落下,那还是会出现在原地,若是恒霄宗败退,那他无疑就会遭受围攻了。当然,他也可以选择立刻降下法身上前相助,可他不准备掺和此战,这也是恒霄宗起初所默许的。 他心意一起,往后退去,待到的后方安稳之地,将法宝往天上一祭,片刻之后,身影渐渐化为虚无,却是将整个法身都是祭献了出去。 与此同时,那法宝一晃,天穹之上凭空降下一道灵芒,纨光六人被这光华一照,其等身上荧光顿有阵阵涟漪翻动起来,好若波浪流动,这情形比之前一回更为剧烈。
纨光等人却是对此视而不见,继续围攻皓熠道人,虽然那一层荧光将破欲破,可好像仍是有什么地方差了一点,始终没有被散去,再是过去一会儿,反而那灵芒在缓缓消退之中。 恒霄宗主在那灵芒降下之后,就一直在那里盯着,可现在见此景象,不由神色大变,这分明是此宝无法奏功。 其实要是在三年之前,何通以牺牲一具法身为代价,那么当是可以攻破纨光六人身上这护身法宝的。 可是三年下来,情形又有不同,这三年之中张衍不断消磨此间曜汉老祖留下的伟力,此长彼消之下,自是使得那护身法宝的所可容纳的伟力多了不少,威能也自提升了上去。 皓熠道人这时却是有些承受不住了,而在不停祭动根果之后,根果落处终是被纨光等人推算了出来。他顿时心中升起一股莫大恐惧,知晓不对,连忙不顾一切施展转挪手段,整个人顿时从原地消失不见。 下一刻,其人已是出现在了一处界门之前,不过此时身后并无人来追杀他。 他脸上无有丝毫逃出生天的喜悦,面无表情看着界门方向,一步步走过去,只是十余步后,身躯轰然爆开。 天地间凭空生出一玄洞,将残存气机与周围与其相关的一切物事都是吞了进去。 恒霄宗主神色大变,知道不能指望攻破护持了,那么现在唯有攻破禁制,打坏界门了,他传言道:“诸位不必管这六人,随我攻打界门。” 周瑟等人对于皓熠道人身亡也是心惊不已,可也知道,这个时候宗主的策略是最为正确的,只要能破坏了这界门,这六人就算再厉害,也是在此进退不得,而他们则可退去,慢慢找寻破坏那护身宝物的办法,而只要没了这一层阻碍,相信日后总有办法击杀这六人。 由于地脉灵机被众人设法搅乱,界门之外的禁阵很快就被攻破,但恒霄宗一行人随即发现,这里面还有一层屏障,看去却是由阵盘布置的,可到此一步,他们已是无法停下,只能继续突破。 纨光等人对此依旧不予理会,转而向着炳彰道人杀去,后者却是极为警醒,早在皓熠道人被斩之前就已暗暗转运法力,此刻一见果然冲着自己而来,立刻一转法力,霎时挪遁出去。 他已是打定主意,若是追来,自己直接穿渡界门去得浑天之外,就算事后宗门责罚,也好过被人斩杀在此。 纨光等人也没有追赶,直接转而冲向距离己方最近的那名魏姓上真,后者前次未与六人斗战,身上护身法宝尚是完好,故是坚持了片刻,不过待得法宝破碎,同样也是意图撤走。 然而方才意念一动,却仿佛撞在了一层气机罗网之上,天地也仿若也是被封堵起来,并未能够成功挪移出去。 这是纨光六人一同施展的神通法门,可以将人困住一瞬,发动之时并无任何先兆,方才炳彰道人逃遁过快,根本不待他们剑法招呼上来便就走脱了,所以并未来得及施展,现在却是给他们抓到了这个机会。 魏姓上真心中一沉,知道下一刻对面攻势必将到来,赶忙祭动根果,可在这如狂风骤雨一般的攻势下,只能依靠根果回避,根本无力挪转出去。 恒霄宗主也是见到了这一幕,但是他也无力阻止,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轰开阵盘,解决这座界门,断绝纨光等人后路,若能做成,付出一二人的牺牲也是值得的, 只是十来呼吸之后,魏姓上真根果在频频祭用之下也是被纨光等人找到了落处,随着数道剑光斩落下来,其法身登时扯碎。 又将一名恒霄宗修士被斩杀当场后,纨光六人没有丝毫停顿,剑光齐齐一转,冲着那名班姓上真杀了过去。 他们挥剑对象并非胡乱选择,而是先挑力弱者下手,至于那些一望而知不是恒霄派修士的那几人则是放在一边没有理会。 他们没指望能一次杀死所有恒霄修士,但是却知道,一旦没有充足实力保持威慑,那么所谓友盟下宗都不见得会再敬服于你。 而恒霄宗这边,在恒霄宗主不断催促之下,此刻终是将阵盘杀破,其人见前方再没有任何阻挡了,立刻就将那众人合炼的法器取出,随后一挥袖,就朝着那方天地界关之中掷入进去!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