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天虚举明一神失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71字
张衍一指划开,宛如雷霆骤现,内中爆发出一团光亮,封藏此间的现世由此显露出来。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他目光落去,发现这里果然是一处造化之地,而先前那一座以造化残片生成的现世不过是用来掩盖此处的。 曜汉老祖将此封藏起来,想来是想待得合适时机再行开启,不过其人当也不曾想到,居然有人能将布须天阴阳两面伟力炼合一体,生生以力破局,找寻到了这里。 随着张衍法力往里侵去,霎时间一具意识化身已然入至此中,意识一转之下,已是将整个现世都是看遍,然而并未在此发现曜汉老祖意识化身,要么是未曾留下,要么就是如方才一般自斩而去了。 他私下以为,这一位若得以完全,那么或许当也是位在大德之列,此刻不得一见,倒也是有些遗憾,不然当能从其身上窥看到一些上境玄妙。 从玉霄一脉手中那一枚玉符来看,这位曜汉老祖之所以留下此物,应该是特意为自己后辈弟子指明方向的,得有此物指引,就可去到布须天中找寻元玉,待得成就真阳,最后再到得此地来。 因为这里早被封藏了起来,且内外皆被其伟力所填补,所以期间根本不怕有同道能够发现,若是一切顺利,那么就有可能成就炼神,进而成为这一方造化之地的御主。 张衍理顺了这些脉络之后,心中也便没有了疑惑,其实曜汉老祖布置可谓十分周密,并也没有留下什么错漏,甚至为了防备同辈寻到这里,还留下了造化残片用以误导。 可其显然也不能算尽天机,没曾料到他找寻到了这里,所以存留下来的伟力为了原来布划不被破坏,自发起得变动,提前引导恒霄宗主来到这里,这无非是想传继给其什么,只是最终未能成功。 这处界天或许是因为封藏之故,里间不存在任何生灵,仍是天地未分,混沌一片,自然也不存在周还元玉了。 不过他认为,以此地精蕴之丰,只要有生灵诞出,吞吸灵机,互相争斗,并以此搅动因果,却是有极大可能将此物牵引入世。 而当先需为之事,就是把这一处造化之地纳入掌中。 他把意识一转,正身霎时脱出现世,来至虚寂之中,因为没有外来之力干扰,只是一瞬之间,就将这一处造化之地炼合,化为自身所有,随即神意展开,诸天万界由此延展开来,无数生灵于此诞生出来。 只是可惜,周还元玉与他伟力相冲,他关注越多,越有可能不出现,所以只能任由其自行孕育了。 恒霄宗某一下宗山门之内,周瑟正在翻阅从恒霄浑天之内带出来的典籍,这些原本是属于其他宗脉的,然而随着几派宗脉覆亡,他却找寻回来了一部分,只是其中大部却是被炳彰道人得去了。 此刻他忽生感应,抬头一看,却见面前一阵灵光浮动,而后一枚玉符便出现在了那里。 他不禁有些诧异,没想到此物居然这般快就回来了,这么说来,这位宗主要么已是找到了元玉,要么就是失败了。 可若对方功成,无疑定会将他唤去,所以失败可能无疑最大。 他不由叹了一声,同时心中又暗暗庆幸,要是自己与其人行在一处,那说不定此时也一样是被拖扯进去了。 镜湖之中,曜汉老祖正在持坐之中,忽然心中一阵空落,好像有什么很是重要的东西失去了。 他眉头一皱,连忙试着推算,可是发觉这里却是一团迷雾,看去好像是有同辈伟力遮掩的痕迹在内。 他凝神想了许多,虽有了诸般猜测,可是都无法确认,于是不再去多想,可就在这个时候,心中又有所感,忙是推算了一下,笑道:“有趣,未想有此变化,下来可是有好戏看了。” 张衍这一边,他才是将那一处造化之地炼合,就感觉虚寂生出了某种变化,那一位存在的气机方才一闪即逝,且是比以往暴涨了许多。 他心下稍作推算,如无意外,应是那两个逃遁在外的分神被其夺还回去了一个,那么现在仍是存于外间的分神当只剩下一具了,要是这一具也是被夺,那么这位又将恢复原来气势,重演吞夺诸有之能。 不过眼下事情还未到得这般地步,就算真是被其神元合一,他自是会再度上前阻止。倒是镜湖那边想来会因此有所反应,这里需要多多加以留意了。 他把心神一收,重又入至定中。 在坐观有一载之后,他忽然睁目,往布须天现世之中看去。 这里诸天万界先前经过了诸般事端,又是余寰诸天入掠,又是正反天地破碎,紧跟着又诞出了三位魔主,在这一系列因果搅动之下,又一枚周还元玉很快就要显化入世了。
他能感觉到整个现世之中有一道玄异气机正在凝就,于是试着把意念顾去,但却觉那一股力量正在回避自己,若是强行追摄,却是可能导致其退缩回去,失笑一下,便就将意识收了回来,任由其自行蕴发。 许久之后,他目光微微一闪,探手一捉,便将一团灵光持拿入手,待光华散去,就见一枚玄石浮现掌中。 此物入世之后,以往还需那有缘之人牵引才会显化,不过他身为炼神大能,布须天御主,自不会再受此约束。 目光在其上停留有片刻之后,便就一挥袖,将此送入山海界内,便见一道灵光直奔地渊而去。 这一次诸天斗法盛会,最后元婴境修士斗战,胜出之人乃是一名少清弟子,故是周还元玉当是给予少清派。 实则这等结果早在张衍赠予岳轩霄元玉之时便已是预见到了,故他当时便言若不得尘姝相赠,那下一枚玄石现世,也当是给予少清派的。 不过岳轩霄因是已然得有一枚,故才提议比斗。 这一次化丹境修士斗战,取胜者乃是溟沧派弟子,而玄光及明气境界之争,胜者皆为冥泉宗门下,故是三派上真早便议定下来,若得元玉显出,当是交由冥泉宗处置。 冥泉宗掌门宇文洪阳此刻正沉浸冥河之中参悟道法,然而睁目一看,却见一枚玄石浮现在自家面前,登便知晓此为何物,他站起身来,对着天穹之上打一个稽首,当场写就一封书信,随后挥袖之间,就将之送去天外。 既是得有此物,他当闭关寻访上境,可一旦如此做,便就无法驻守半界了。 虽这件事其实在三派定下元玉归属之时便已有了妥善安排,但在正式闭关之前,自也需打一声招呼。 幽界之内,六位魔主坐于高台之上,而在台下,一名弟子则是躬身将一只大瓮捧过头顶,道:“弟子此番所采宝材俱在此处。” 素素手一召,拿来身前,稍作检视,便启唇道:“比上次多了些许。” 迟尧沉声道:“做得不差,下去吧。” 那弟子再冲台上拜了一拜,就恭敬退去了。 恒景将那些宝材拿来看过,叹道:“仍是少了,若要祭炼合用宝物,还不知要积攒多少时日。” 迟尧平静言道:“总比没有来得好,有人道阻碍,现如今不必去奢望太多。” 自前次与人道元尊商议过后,他们这边就几次三番派遣弟子前往昆始洲陆找寻合用宝材。 这般做表面上说是为了筑炼两界屏障,可实际上却是为了能寻到足够祭炼道宝的宝材,以图将来与人道相抗衡。 只是所派遣下去的弟子却经常会遇得意外,不是受得异类凶怪的袭击,就是与昆始洲陆的神起得冲突,所以少有能将宝材成功带出来的,纵是当真成功,所得也仅是堪堪够填补两界屏障,多余出来的可谓少之又少。 六人也是心知肚明,这就是人道为了遏制他们,所以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至少现在他们还是偶尔能得到些许珍惜宝材的,长久坚持下去,或能达成所愿。 迟尧这时往某处看了一眼,与此同时,灵壅这时也似注意到了什么,侧耳倾听片刻,啧啧几声道:“周还元玉么?无有我辈与先天妖魔插手,此物却又是落到人道手中了。” 其余几位魔主稍作感应,也是或先或后知晓了此事。 迟尧道:“若是我等能得有此物,后辈弟子之中有人功行修持到家,那么便可以借此得成魔主之位,便不交给弟子,我若得之,一旦遇得变故,也能早些自反天地中醒觉过来,不至于沉寂过久。” 原本他们若是亡故,那么自又会在反天地内重新生出,称得上是不死不灭,不过正反天地对撞之后,两界灵质互相掺杂,虽此能为仍在,可难知会沉寂多久,又到底会损失些什么,有了元玉,就可避免此事。 灵壅却道:“道友错了,若是得了此物,我等却不该自己留着,而是该转赠给白微、邓章那二位。” 他看向迟尧和其余魔主,自信言道:“不拘是先天妖魔还是无情道众,只要得有元玉,那么其等已然败亡的同道就有机会重新复生回来,若其等得我这人情,那么不但对抗人道的势力可得增加,且日后也可由我主导大局了。”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