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炼去神冗入幽冥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497字
黑夜之中,无声的闪电化过,瞬息间照亮了客舍,司马权猛然惊醒过来,他猛喘了几口气,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居然睡了过去。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他揉了揉眉心,昨晚最后到底发生了何事,他已是记不得了。 突然之间,一阵十分强烈的口渴之意涌了上来,他从榻上坐了起来,木桌之上点着一盏油灯,如豆灯光十分微弱,余下灯油也是不多,旁边放着一只缺口茶盏,他几乎想都没想,就伸手去拿,然而这时,手指却似触碰到了什么东西,一张黄纸轻轻飘落了下来。 他一怔,弯身拾了起来,凑着灯光看去,见上面用朱砂写着几行字迹,几个顿笔处犹如血渍,看着十分刺眼。 “一日笔录,勿饮水。” “二日笔录,勿离客栈。” “三日笔录,勿要取下面具。” 这是什么意思?不要喝水?不得离开这间客栈? 面具?什么面具? 他摸了摸脸颊,触手之间只是粗糙皮肤,那里并没有戴什么东西。 只是晃了晃那黄纸,他又是疑惑起来,这字迹分明就是自己所写,从笔录上看,自己应该已是在这里待了三天了,可他记忆尚还停留在昨晚到来的那一刻。 他顿时有些不确定,这真是自己写的? 念头一转到这里,他忽然皱起了眉头,自己是谁?又到这里来做什么? 好像已经记不起来了。 他拼命思索了许久,只觉有什么东西就在那里,但自己偏偏没有办法抓住,感觉十分憋闷,不自觉伸手将水壶拿起晃了晃,可以感觉到那里面只有浅浅一口水。 他舔了舔干裂嘴唇,想到那纸张之上所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了下来,只是感到屋舍内十分憋闷,于是他离开床榻,起来把支窗撑开。 又是一道无声霹雳划过,将窗外照得一片雪亮,他随意瞥了一眼,可却是眼瞳一凝,远处一根树干之上,吊着一个飘来荡去的身影,那疑似是一个人,可见那长长头发披散下来,遮住了面庞。 然而等他再想看清楚一些时,外间一切又是落入黑暗之中。 他无端紧张起来,不由得吸了几口气,却是连自己也不曾发现,这等反应越来越像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了,而再非是原来那个天魔了。 放下支窗,将木梢插紧,往后坐回了床榻,然在这时,身躯却是微微一僵。 他感觉床榻之上还有一个人,现在就躺在自己的身后。 他缓缓把身躯转过,然而就在转回头的那一刻,那盏油灯挣扎跳动了几次,终于走到了尽头,忽的一下熄灭了,客舍之内陡地变得漆黑不见五指。 他没有出声,慢慢伸出去手,试着摸索了一下,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仿佛被扼住的喉咙一下松开,他长出了一口气,伸手在木桌上抓拿两下,很快摸到了那茶盏,再也不顾那黄纸上的提醒,拿过来将里面仅余的一点水一口喝下,直倒得连一点水滴都没有,才将之扣在了一边。 一股深沉无比的疲惫之感涌上来,亟不可待的想要睡了过去。 脑海之中仅存的一点灵性告诉他,万万不能陷入沉睡,不然一定会再失去什么东西,甚至可能永远沉沦下去。 他判断出来,这一切根源,应该都是来源于这具身躯,若是能从中跳脱出来,就能解脱桎梏…… 然而他方才升起这个念头,却有一股莫大恐惧传来,告诉他,若是就这般了结肉身,那么他自己也会因此死去,甚至这一切很可能会牵连到别的什么地方。 至于那是什么,只隐隐感觉与自己有关系,但并无法回忆起来了。 他努力克服下的惶恐之感,没有再去理会身上的疲惫饥渴,而是盘膝坐下,循着那一丝灵光,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这般不眠不醒,不吃不喝之下,他的身躯日渐枯干,但一点灵光始终不灭,肉身的消损,却反而使得他意念逐渐活泼起来。 不知过去多久,他耳旁有声音呢喃响起道:“不绝世情,不得性灵;不舍血肉,不入幽冥。” 两界关门之前,司马权久久不得回应,本来准备再度派遣分身前往,然而这个时候,他似察觉到了什么,却是站了起来,就往里走了进去, 下一刻,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四面皆为幽暗环笼的地界之中,身前不远处,有一名黄袍道人背对着他坐在那里,同时一个幽深飘渺的声音传来,“你方才所历,乃是你人性之存,唯有消磨而去,方能成那真正玄阴之魔,你为何不愿?” 司马权能够理解此言意思,可他虽是玄阴天魔之身,可却是修行冥泉宗典籍而成,并非天生魔头,本质上仍是一个修士,所以并不能真正发挥玄阴天魔的力量,当然,他也是有自身优势所在的,可若消绝人性,那么无疑可以发挥出比以往更为强横的神通威能来。
只是他思量了一下,却是坚决言道:“弃绝人心,非我所愿,生而为人,自当为人。” 这里所谓人,说得并非是驻世身躯,而是自我之认知,只要他认同生为人的身份,那么任凭法身如何变化,都算不上是魔头。因为神通变化往往穷究根本,所以一念不同,所衍生出来的道法神意自也不同。 那背对着他的黄袍道人没有再说话,站了起来,往幽暗深处走去,脚步看去不快,但却是飞速远去,很快没入了寂暗之中,再也不见。 司马权站了起来,周围景物都是破碎开来,仍旧是站在那一家客栈之前,伸手上去,在脸上摸索了一下,却是将那一个面具取了下来,霎时之间,那股虚弱之感便迅速离他远去,一些原本已是淡去的意识也是清晰浮现出来。 他已不再是血肉之身,浑身上下充斥着毁天灭地的磅礴法力。 面具仍是带着诡异古怪的笑容,直到现在,他仍是无法弄清楚,到底自己是一入此间就已是戴上了此物,还是后来在幻境之中戴上的。 他默默一察,发现自己莫名领悟了一个神通,或许也不该如此说,而当说这本来就应该是他所具备的能为手段,只是因为道法不全不得施展,而现在经历了这一回波折,似被人点化一般引了出来。 这门神通不但可以给自己乃至无数魔头重塑血肉,也同样能在对敌之时配合心思欲念,让对手变还为血肉之身,并使其自认为是一个凡人,就如方才他所经历的那等似幻非幻的场景一般,如此便有滔天功行也不再懂得施展,只能落于红尘之中不断被消磨意识神气,直至败亡。 此刻他已是明白过来,方才那道人并非是要劝自己彻底蜕变为魔头,而只是给自己一个选择机会,或是弃人为魔,或是炼魔为人,而他则做出了后一个选择。 他一张大袖,往前走去,又一次入到这客栈之内,然而内中景象已是大不同,呈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条滚滚冥河,不知来处,难见尽头。 他看了一眼之后,却是没有犹豫,往里踏入,轰然一声,他整个人就被那浑浊幽深的河水卷入进去,而后随着奔腾流势一路去往那未知所在。 清寰宫中,张衍往两界关门处望有一眼,方才那一瞬,他感觉到了一股晦涩伟力,这十有**是陵幽祖师所留,而里面具体情形,可等司马权回来之后再行过问。 转念过后,他收摄心神,继续盯着虚寂之中的动静,难知许久之后,心中升起一股感应,望向某一处。 找寻造化之精,除非你功行达到大德那般层次,否则便是有法器相助,很大程度上也是依靠自身机运罢了。 而这一次,却是壬都道人率先有所发现,寻到了一枚造化残片,虽是极其微小的一枚,但季庄却有可能借此见得那一位存在的分神,故是他没有丝毫迟疑,当即握拳而起,随后一拳轰落! 壬都道人此刻已然感应到造化精蕴所在,但是他没有立刻动手摄拿,因为他深心之中并不想将此物交给季庄道人,而是想自己吞了下来,他相信若是其余人见得,也一样会像他一般做。 可要是做得太过急切,很可能被季庄察觉,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并努力使得自身气机收束,不令这里情形泄露出去,可就在此时,一股沛然莫御的法力凶横无匹的冲撞上来,随后所有感应都被冲散,仿佛平静的湖波被一股洪水冲奔进来,霎时就被搅得混乱起来, 壬都道人顿时失去了对那残片的感应,只是双方法力碰撞之下,他自也察觉到了那是张衍所为,他深知后者厉害,丝毫没有对抗的意愿,立刻选择了退避。 季庄道人自也能看到这里发生之事,不由深皱眉头,他不知道壬都道人本有意昧下这枚残片,只是看到张衍能提前一步截下己方之人感应到的残片,他难以确认这是壬都道人功行较弱的缘故还是对所有人都是如此,要是后者,那么眼前之事就无可能再推行下去了。 正感觉事棘手之时,他若有所觉,往外望去,却那面目瘦削的道人又一次出现在了那里,心中不由一动,缓声道:“道友又是来此,可是改注意了么?” 那道人沉声言道:“你到底要找何物?” 季庄道人感觉到了其人背后的迫切,心中笃定了几分,道:‘此物暂不可说,但尊驾确能助我,只要入我境中,我定能护得尊驾周全。”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