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纵入浑冥心不移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382字
对于那些雕像来历,彭向方才就有一些类似猜想,现在得到沈崇亲口证实,一时间也不禁联想到了更多,过有一会儿,才是转神回来,试着问道:“这些同道为何会变成这般模样?” 沈崇道:“有些人是寿数到了,因是无法出去此间,也就未曾还归虚空,长久之后,受此间固束之力,便就凝化为雕像,有些人则是因为这里无灵机存续,料到自己如此下去必无幸理,故是索性顺从此力侵蚀,自愿变化固合,以求将来还有机会能解脱出来。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彭向不禁问道:“那道友却为何不曾变作这般?” 他过去并未听说过沈崇之名。自从入了张衍座下之后,虽然他知晓山海各派是自九洲迁徙而来的,可关于九洲之前的一切却是会本能回避,不敢去多做探查,生怕无意中触犯了什么忌讳。 只是他感觉出来,沈崇绝不是新近到来之人,应该在此已是有极长一段时日了,那为何他人尽化此像,而其人却是无事? 沈崇理所当然道:“那只是因为我不愿认输而已。” 彭向不解道:“不愿认输? 沈崇这时抬起头来,环目四顾,道:“此辈碌碌,皆成固像,而今可为我对手之人,也唯有这座坚牢了,我却是要见识一下,它能固束我到何时,最后究竟是我被化像在此,还是我打破囚笼,从此出去。” 彭向此刻能清晰感觉到其人身上那股昂扬斗志,尽管身为玄阴天魔,可他与修道人接触多了,也是知道,在此等逆境之下,还拥有如此坚定的心性意志是如何不易,他点头道:“到此我便是明白,许多人并非是败于外敌之手,反是倒在了那寂寞一途之上。” 这里寂寞,非指离群索居,也非指绝顶孤寒,而是前路渺渺,不见大道。便如眼下,修士进来只能被困束在此,无望上境,没有出路,诸物更是一成不变,那又是何等绝望。 沈崇一扬眉,道:“纵入浑冥心不移,存神即可问太虚,区区寂寞,又有何惧?” 彭向看出他所言确实是内心之中如此认定,也是在想,若此人当初不是失陷在这里,而是落身在外,那么搅动诸界之人,则必有其一。 他道:“我有一事请教,这里空空如也,毫无半丝灵机,既然诸多同道皆是身化固像,道友却又是如何捱过去的?” 沈崇见他说及此事,却是第一次露出笑容,道:“这正是此中乐趣所在。” 彭向道“怎么讲?” 沈崇道:“过往有不少同道来此,每来一人,身上多少会携有些许紫清灵机,我便会拿出所有紫清灵机与之赌斗,其人若胜我,那我身上灵机尽归其人,输了则我取其所有。” 彭向望了一眼周围,洞窟数目着实不少,假设每一个洞窟之中皆是有一名同道的话…… 他又看向沈崇,面前这一位到如今还是好端端坐在这里,那就说明其人至今从来没有落败过哪怕一次,这个推论可谓十分惊人。 需要知道,面对的敌人可能不见得只有一个,有些修士尽管实力不强,可却拥有着莫测手段,而在这等绝境中,往往会爆发出比以往更为强横的力量,这里只随便想一想,就知其中凶险了,也难怪自己方才在此人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沈崇道:“道友不必想得太多,这里只有半数人我曾经会过,其余人在我到来之前便已化作雕像了。” 彭向摇头道:“那也是十分了得了,可若来人无心与道友赌斗呢?” 沈崇随意言道:“那也随他,只是时日一久,除非自愿化为雕像,终究是会寻我一搏的,便紫清用尽,能与人一战,也是乐事。” 这么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彭向却是从中感觉到了几许残酷意味,来人紫清灵机一旦用竭,那无疑会盯上沈崇手中所持,那是毫无退路的斗战。 不过若换作是他,则会将紫清灵机分作几部用于赌斗,这样就可试探出沈崇实力,若是感觉不敌,那么还可慢慢思索对策,等到最后再殊死一搏。 想明白了这些,也就知道,只要此间规序还是继续延续,那么沈崇就有办法存续下去。 不过彭向认为,等自己把这里消息传回去后,恐怕就将是另一番光景了,说不定此间未曾寿尽之人都能得以解脱。 他想了一想,又问道:“这些同道该是从不止一处地界飞升上来的?” 沈崇道:“的确非止一处,只我所知,便有十余处之多,只是其中唯有九洲来人斗战之能尚可,而那些其余地界到来的,一个个俱是孱弱无比,不堪一战,不提也罢。”
彭向想到那些九洲之人或许原本与太上识得,这倒不能不关注一二,便道:“不知何处是九洲来人?” 沈崇看他一眼,道:“你是从九洲来此的?” 彭向道:“非是,在下自山海界而来,九洲诸派因是灵机耗尽,故是诸派合力,破界飞升至山海界,此地灵机丰沛,可容斩得凡身的修道人存身,故也无需再另觅他界了。” 沈崇点点头,道:“九洲最后一次来人乃是一名唤作玉陵的道友,其人似是一派掌门,倒也有几分本事,其人曾言,九洲灵机将尽,故手中并无紫清灵机,现如今也是一样化为雕像。” 他伸手朝某一处一指,“就在那处,那里俱是九洲来人。” 彭向看了过去,那里之人虽是化作雕像,可当时身貌形态仍在,可就在这时,却感得某一处雕像似与别处有些不同,不由多看了两眼。 那雕像形貌是一名中年道人,身躯魁伟,体格雄健,与他人不同的是,其上似有几分生机流散出来。 “这是……” 沈崇言道:“这人乃是泰衡老祖,我以往在九洲时,也曾听说过他的威名,当初到来此间,其人早已化作雕像,只是留下了一缕神意,除此还余得不少紫清灵机用以接济后来人,传闻其人妖、魔、玄三道兼修,本事着实不小,纵化雕像,也还能留得一线生机,将来若得机会,难保不能化生归来。” 彭向听他言语之中有感叹之意,便道:“道友可是遗憾不能与之一斗么?” 沈崇摇头道:“我曾入得其人神意中与之斗战,当初我来时他还能胜我,可惜其人身化雕像之后功行却是再也不得长进,如今却也不能算得是一个好对手了。” 彭向道:“道友以为,这一位还能再还转回来?” 沈崇很是随意言道:“谁人知晓。”对于他来说,再非自己对手之人,已然不值得多做关注了。 彭向见已是说到这里,便又顺便问了问其余人的名姓,对此沈崇所知也是不多,因为这里还包括一些西洲修士,早在诸派东渡之前便就飞升到此了。 彭向记下其所知的一些人后,便问出了一个最为关键的问题,“道友在此想来已是长久,可知晓这里是何人所设么?” 沈崇道:“其人从未在我辈面前露过面,难知其来历。不过先前不少人到此时,言称自家乃是借用先人接引符诏方才到得这里,可最后在此看过之后,方才知晓其等先人也是一样被困在此地,而这些人来自不同所在,足见背后这一位神通之大。” 彭向道:“将如许多同道困在这里,也不知用意何在。” 沈崇无所谓道:“这位法力境界定在我等之上,若是修为不到,那多想无益,何必去费那等心思。” 彭向点点头,他也知背后那一位能开辟浑天,并能将诸多飞升修道人接引到此,不定也是一位太上,所以也是未敢多谈,于是道:“在下此次到来,非是飞升至此,而是奉谕令而来,查探此界详情,既已探明这里大概,也是需要回去复命了。” 沈崇道:“我知你是玄阴天魔,若还有分身在外,当不致就此败亡,不过因这里固束之力,你离去之后。这里所见所闻,却也无法为分身得知。” 彭向道:“不瞒道友,派遣在下来此的乃是一位太上,有太上伟力相助,却是不难离开此地。” 沈崇虽与诸界修士有过往来,但从未听说过太上之名,可是彭向这一说,他却是无端知晓了何为太上。 而就在此时,这方似从来没有变动过的地界却是轰然一震,他与彭向都是不知原由,但都能隐隐感觉到,这是太上之称说出后,自然干涉到了这里原来规序。 彭向在虚空之中取出一枚金符,起意一注,霎时间,一道灵光大幕攀升起来,可就在这一刻,周围又是发生了震动,有不少洞窟之中的雕像就因此碎裂开来,他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是知晓必须快些离开了,临去之前,他转首对沈崇言道:“道友何不随我一同离开此处?” 沈崇却是并不领情,道:“道友若可以出去,自去便是,我早是说,这处牢笼乃我对手,若不得胜,不会离去。” 彭向也只是多问一句,且他此刻似有预感,沈崇不随他而去,或许才是一个好选择,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冲其人打一个稽首,就往灵光大幕之中投入进去。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