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为解心明外寻道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438字
张蓁很快收到了分宗主事报上来的书信。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由于还真观排布在诸天的分宗下院并没有一个撤了回来,所以这类呈书也着实不少。 这等事本来交给门下长老便好,可她尤为看重此事,凡是底下禀告,无不是要亲自过目。 而这次看了下来,她也是同样感觉到了不对。 当即转运神意,试着推算了一下,可随即却是眉头一蹙。 本来她是想看一看这些人的根底,然后才决定如何处置,可现下发现,自己居然没有办法看透背后那位神的来历。 她立时警惕起来,连自己都无法推算出那神源头,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感应不出,说明立造法诀之人的层次当在自己之上,而似这般大能,却是选择了在一片荒原之上传法,那到底要做什么? 她心下思忖道:“这事不能小视,需得告知兄长一声。” 此念方起,内室之外传来侍婢的叩门声,道:“掌门,方才自天外送来了一封书信。” 张蓁道:“拿了进来。” 那侍婢走了进来,将书信摆在案上,一个万福,便又退了出去。、 张蓁拿起一看,却发现这是自家兄长送来的,上面言及,这件事他已是知晓了,这里面涉及不少事端,牵扯较大,叫她不必插手,就算有这等法门流传至别处,也由得其去,视若不见便好。 既是自家兄长正关注此事,她也便放心下来,当即命人去吩咐那一位下宗主事,不必再去管这件事,日后也不必理会。 张衍在定坐之中看得很是清楚,那荒原之上所传法门,实则就是季庄道人渡送至世间的道法, 这几百年来这门道法开始往外传播,但多是季庄主动在背后推动,很少自我壮大的。 这里自也有其原因,此门道法虽然入门极易,且最初只需膜拜即可得到神通异力,可若与其他流传于世的道法放在一起对比,却没有明显优势。 这是因为这法门乃是直接指向大道的,所以注定其越往上走越是困难,而不曾修持到一定境界,又难以获得更为强盛的力量,纵然少数人天赋异禀,目前才区区几百载,也不可能有人走到太过高处。 现如今诸天灵机大兴,面对那些层出不穷的凶怪妖物,世间求存之人首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活下去,这般一来,那些立刻可获得不凡威能的法诀,才是其等第一选择。 似魏子宏弄出来的那套法门就是如此,此法虽然没有办法攀升至上境,可上手却是极快,因法珠不同还可以搭配出诸多手段来,甚至男女老幼都可运使,只是威能有所差别罢了,所以诸界生民,除了那些荒僻之地,几乎都被这等法诀占据了,俨然已是成为了主流。 总得来说,季庄所在层次站得着实太高了,所以根本不会去考虑底层生灵所需所想。他未必不知道其中缘由,可以其太上之尊,想来绝然是不会去屈就凡人之意的,故暂时来看,没有什么太大威胁,也就用不着去急着对抗了。 东荒地陆之上,道法断绝这三百多年下来,东荒百国内部也是动荡不止。 而因为灵机兴发之故,导致妖魔异类又是逐渐开始蔓延泛滥,不过这反而促使了诸国上层比以往更是抱团,可不在百国之列的诸侯,其等就不会来多加理会了。 东荒南端海沉山所在,现在已是改名为海胜国,当年这里因为得了那座传法石碑,就算没了道法传承,也一样获得了在世间堪以自保的本事,并且由于不少居住于海上各岛洲上的土著都是逃难来到海胜国中,使得国势反而蒸蒸日上。 可就算这样,国中子民也是过得甚为艰难,毕竟这里挨近南罗百洲,那里妖魔数不胜数,就算牛蛟部族投靠了山海各派,也管束不了这般大的地界,所以每过一段时日就有一场与妖魔之间的争斗,这导致国中人口一直维持在百万之内,很难再有所增进了。 国中上层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迁徙他处,可是东荒地陆可为人居住的地方已是甚少,除非去往西空绝域,但那里地广人稀不说,现在妖魔异类也不见得少了,至少此间异类他们都是较为熟悉的,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对抗办法,换了一个陌生环境,又要从头适应,他们着实付不起这个代价。 高晟图站在石碑之前,碑上蚀文看去仍是那么多,与他小时候第一次望见时看去没什么分别,但是每一次随着功行精进,他再度来此时,却又能看出许多不同东西来。 这些年中,魏子宏与诸多同门所推演出来的法门也是流传到了这里,可但凡练了碑上道法的族人都没有回头转修,这是因为此门法诀从修行开始就无需任何外物,只要你能理解其中之意,哪怕不识字,也能修得法力在身,这就意味着哪怕是一个最为底层的族民,也可由此入门,还不需额外付出什么东西。
高晟图作为第一个从石碑上获得好处的人,他之功行如今已可与部族之中的化丹长老一较高下,但是从来没有以往修道人所言的玄光煞气的分别,有的只是一路修行上来的单纯法力。 他在百多年前就已是如今这等火候了,可是整整百年,没有任何进步,本来被他甩在后面的族人已是明显越他一头,而后来人更是逐渐追了上来。 他知道这是自己的原因,因为他一直不曾弄清楚,自己修炼之时,既无虚外药,又不用吞吐灵机,那么自己这股力量到底是哪里来的? 要说是自内发掘,人身之中可没有这般庞大的力量,不然早就是如同妖魔一般了。 这如魔障一般梗在他心里,使他不得寸进。 而那些根本不去纠缠这些的同辈,却反而就轻易跨过去了。因为此辈从来不管力量是如何来的,只要这力量真实存在那又何必去管来处?天地如何来,生灵如何来,你又当真能搞得清楚么,又何必去费那心思。 高晟图在通过几夜思虑后,终于下定了决心,于一日清晨拜访了如今海胜国的高氏国老,这一位同时也是高氏族主。 “什么?你要外出求道?”高氏族主听得他来意,却是十分吃惊。 高晟图道:“是,我需要弄明白一件事,我听闻如今各处都有类似石碑被寻得,也不知所习法门是否与我海胜国一般,若我观得,或许能彼此印证,何况,这法门一定是有一个源头所在的,诸位族主当年也曾说过,这很可能是我九洲大能所立,若有机会,我想去亲口问一问这位大能,看能否解我心中疑惑。” 高氏国老沉思良久,老实说,每一个在那法门上有所成就的高氏族人都是宝贵的,哪怕其许久没有进步,可能修到这等法力的也没有几个。 他叹了一口气,道:“国中这方地界,看来对你来说还是太小了,既然你执意要走,我也留不住你,还是早些走吧。” 高晟图一拱手,道:“多谢兄长。” 高氏国老目光复杂地看着他,道:“你可还回来么?” 高晟图坦然言道:“我亦不知。” 外间他虽未去过,可是只从海沉山这里的情形就可窥见一斑,更别说还有那些翻天动地的凶怪大妖,他着实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平安回返。 高氏国老道:“能回来便尽量回来,这里毕竟是你故乡,就算我这一辈不在了,也还有你的族人后辈在此。” 高晟图郑重道:“晟图不会忘了。”他重重一拱手,便就转身出去了。 他回得家中后,先是与族亲告别,因为此事早有打算,所以简单收拾了一下,就遁空行去了。 此行他打算先往西行,在西空绝域上寻访道法,而后再自北折返,绕行北海六洲,若是一切顺利,那么最后再南下返回海沉山。 那处临时开辟的界天之中,泰衡老祖端坐在石窟之内,仍是向那几处雕像传递着自身意念,忽然间,他两眉微耸,看向某一处,那里有一座雕像气机正向外溢出,知道在他之后,又有一位道友即将脱身。 不过这一次,这与他当初出来之时外壁如鳞而裂的表现却是有所不同,自那雕像中间裂开一道细缝,好似被利剑劈开,里间灿烂金光一闪而逝,而后所有困束之力都是一气消除。 片刻之后,自里走了出来一名相貌冷峻的道人,其人鼻梁挺直,脸庞棱角分明,身着日月同心袍,背后两柄气剑若隐若现,整个人透着一股锋锐之气。 此人对着泰衡老祖打一个稽首,道:“多谢道友了。” 泰衡老祖还得一礼,摇头道:“不必,道友脱困,非我之力。” 他虽将自身脱困经验传递给了对方,不过这一位傲气十足,根本不曾接受,但对他一番好意显然又是领情的。 那道人朝四周看了一眼,道:“敢问尊驾,这是何处?” 他功行修为不及泰衡,故是浑天之中所历并没有感得多少,只是知晓自己被人转挪到了别处。 泰衡老祖还未曾回答,外间接连有清光闪过,似有数人到来,他看了过去,却见纨光独自一人走了进来,并对那道人打一个稽首,言道:“此处无名,乃是祖师随手开辟之地,洪佑上真若有不明,可随我来,我当解你疑惑。”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