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周游只为问全法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499字
洪佑也是想知道自己破界他去之后九洲到底如何了,现在外间又是怎样,所以应下纨光之请,随其前去。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一天之后,其人方才转了回来。 泰衡老祖道:“道友下来欲往何处去?” 洪佑道:“暂无去处,化像之后,荒废功行过久,需得静心修炼,此处便就不差,灵机丰盛,有紫清可用,又无什么侵扰。” 泰衡老祖看了看他,道:“或许我不该提及此事,只是当年元阳之亡,也是事出有因,道友该是明白。” 洪佑用平淡语气言道:“我既破界他去,又斩断过去之身,便与原先宗派再无牵连,后辈弟子自家没本事,被人覆亡,又怪得谁来?我可无有闲暇去理会此事。” 泰衡老祖道:“若道友当真如此想,那是最好。” 三百多年来,他也不是只在这里坐着不动,同样也会设法去了解一些九洲过往。 元阳派之灭,实则是因为此派投向了玉霄一方,而此事与当今山海界的霸主溟沧、少清乃至诸天宗门都脱不开关系,甚至这里还有可能牵连到背后那位太上,这无疑是织成了一张严密天网。他认为洪佑便是有怨,也需将之掩埋下去或者干脆弃了才是最好选择,不然只会于己不利。 两人说话之时,忽然洞窟之中发生了一些响动,两人看去,却见是有两座雕像崩塌粉碎了,显是这二位没有能够回转过来。 泰衡老祖叹了口气,在那浑天之中时,雕像崩塌他就未见有神魂遁出,本以为是被那位大能的伟力消磨去了,然而现在也是一样未曾看到,说明若不得脱困,便当真是死路一条,连转生的可能都没有。 洪佑没有再说话,冲泰衡老祖拱了拱手,就走了出去,随后在左近寻了一处地界,开辟出一处仅可容身的洞府,就坐入其中闭关去了。 泰衡老祖摇了摇头,端坐下来,继续传递意识,这次却是将不得脱困,便会神魂俱灭的下场告知众人,如此在再无退路的情形下,不定可多得几人解脱。 高晟图离开海胜国后,就往西而去,有时候飞遁而行,有时候则是借用转挪法坛跨越重峦,然而一路上所见,大多数世人修行的乃是“外丹”之术。 这外丹之术也即是魏子宏那炼化妖魔精血之法,只是法珠非是内丹,又是外炼之功,所以以外丹称呼。 高晟图对这门法诀也是设法了解了一番,知此法虽对外物要求极高,但在修炼同时又可斩妖除魔,十分适用于当下。 只是外物再是如何丰富,也需要出外采集,此外还需有人生产耕种,所以这法门也注定了这等事唯有上层之人才能去为。 当然,这与以前其实没什么太大分别,毕竟一直以来,不管是一族之人还是一国之人,修行都是极少数人之事。 且他发现,这门法诀修炼起来虽也会增进气力精神,并有一定延寿之用,可是至多也就两三百寿数,而他所修习的法诀,虽现在有一道难关不曾迈了过去,可至少还能驻世四五百载,而只要他解决道业之上的障碍,那无疑能获得更多寿数。 只是他甚少见到与自己修习相同法门之人,故是每到一地,就将自己所知法门传下,这般人数一多,不但可增加对要妖物异类的人手,未来就也有更多同道与他交流道法了。 他这般行行停停,三十载后,穿过天堑,到达了西空绝域,一到这里,心头就感受到一股荒凉之感。 这里人迹罕至,几乎无有什么凡世国度在此立足,倒是碰到了不少零散的天鬼部族,见他是修道人,既敬且畏,纷纷避开,只有一些天鬼孩童敢靠近打量。 对于这等异类,他没有太多交流的心思,到得这里,只是为找寻可能落在这里的道法石碑罢了。 在几次搜寻无果后,他找到了一座转挪法坛,守在这里的乃是一个玄光境界的年老修士,其人满头白发,气机衰朽,看去行将寿尽。因为难得见到有修道人来此,却是对他十分热情,攀谈下来,得知他竟是道法断绝之后才修成得这一身本事,也是吃惊不小,于是小心询问了一下此法如何修持。 高晟图对于这门道法却是毫无隐瞒,全数传授给了其人。 那年老修士感激言道:“我本以为此身衰朽后,往后难有机会再迈入道途了,可得道友此法,来生仍可修持。”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道友稍等片刻。” 他去了法坛的内窖之中翻动一会儿,拿了一份舆图过来,“道友既是要寻道,那么唯有去往人道部落之中方才最好,这里图中记载绝域各处法坛分布还有各部落所在,那些特意用朱笔圈描出来的,乃是凶怪盘踞之地,虽是三十年前的,但想必还有些用处。”
高晟图接了过来看过之后,不觉欣喜称谢,这东西对自己十分有用,尤其是上面标示出了凶怪异类出没地域,他可以避过许多危险,再度启程, 那年老修士道:“道友满意便好,今回别过,想来再见无期,我私藏了一些好酒,我再唤几个道友过来共饮,权当给道友送行了。” 高晟图欣然接受,在此又休歇了一晚后,第二日便与年老修士告别,继续往西行去,因有舆图指引,只消按照上面指引一步步寻了过去就是,着实节省了他不少功夫。 这一次他用了十多载时日走访了西空绝域上每一个人道部落,每到一处,就将自己所学道法传授于愿意学法之人。 西空绝域的人道部落通常都是托庇在少清派各个分宗之下,这些分宗在道法断绝后也是纷纷设法找寻替代道法的法门,而外丹之术在这里也一样是主流,但是该有的问题也是一样存在,现在在他到来之后,这里部族又是多了另一个选择。 某一次,他在一个部落之中见得几个部族少年十分有天赋,便就在此逗留了一年之久,并将自己修炼心得倾囊相授。其中有一名少年在得传法门之后,便向他诚心请教道:“敢问上师,这门法诀叫什么名字?” 高晟图非是第一次被问起过这个问题,他考虑了一下,回答道:“这门道法乃是大能所造,我亦不知道来历,只是如你一般恰好得了机缘,方才学到,我不能妄自定名,你若觉得不便,可自己寻一个称呼。” 离了这处后,他继续往西,差不多三十年后,便走到了绝西之地。这里景象却与他想象之中的荒蛮所在大不相同,广袤平原之上长着一株株连天接地的巨木,那繁茂树冠简直是遮天蔽日。 他在拜访了此地两位主人后,才知这两位原来本是修道人,只是因为都是散修,又不愿入得内天地中,所以才在这里居宿下来。 在这里他见识到了一种有别于他处的独特法门,学法之人只消种下种子,等到果实结出,并吞服下去,就能从同一株草木身上汲取到各种生机精气,并用以养炼自身,修炼此法之人自身没什么太大斗战之力,可却能御使各种神异植株藤蔓作为自己助力,且愈是草木繁茂之地,所能动用的手段也就愈多。 高晟图也是大开眼界,而此地之人对他带来的道法也是十分感兴趣,也是愿意与之交流。 他在这里一住就是三载,本来再往西去就很少再有人道踪迹了,不过听闻荒原深处可能有上古遗迹存在,故他有心过去一探。 此地两位主人听闻他要离开,便赠送了不少种子给他,此物只要种下,无需一个时辰,就可长出一株奇树来,内中自会长出供人安歇的藤网,而在荒漠之地,还可提供足够水源和用以裹腹的果实。 高晟图谢过之后,便动身离去,随着他往蛮荒深处行进,却是发现,这里也非是没有人烟,而是居住着不少天鬼部族,且对他十分敌视。 他为了减少麻烦,也是远远避开,用了半年时间,终是找到了传闻之中的那处遗迹,只是这里虽有不少古时遗落下来的东西,但却并没有发现记刻道法的石碑,不过正当他想要离去的那一天夜里,忽然感觉到底下震动,随即便见到了一面百丈高的灵光大幕轰然升腾而起。 他也是异常吃惊,得益于那年老修士所赠的舆图,他能认出这是一座两界关门,只是这一座并不在图中,或许并不是山海修士所立,也不知这是什么时候留下的。 本来他已是准备就此回头,返回故乡了,可是这一次寻道之旅,他却并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么眼前这一座关门,或许有可能就是自己的机会,可要是对面地界是如何模样,谁也不知,这一步过去,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他在这关门之前思考许久,神情猛地坚定了起来,随后毅然而然踏入进去,只是一闪之间,整个人便随着那关门一同消失不见了。 张衍分神在天青殿中正看着这一幕。自他正身传下道法之后,不少部族得了传法,然而在这些人中,唯有高晟图一个想着穷究道法之理,并由此付诸行动的。其一路上主动传授道法之举,也无疑是使得更多世人接触到了这门道法,对于这等人物,倒是可以顺手提携一把。 只是他所传之法,不仅落在山海界之中,更是去到了诸天万界。所以只在一界之中走动,是永远无法寻到解答的,故是指引其前往他界,若是其人能把握住这等机会,那不但与其自身有好处,对于这门道法之流传,也同样是十分有利的。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