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清羽漂游天水中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494字
张衍正身端坐于清寰宫中,此刻他正沉于神意之中,观望着那一枚造化宝莲的花瓣,此物闪烁明耀,犹如光华凝就,看去竟是比原先大了了几分。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数百年来的找寻,他也不是没有收获,的确是牵引到了一部分造化宝莲的力量,但每一次仅是收拾得来极其微小的一缕,那源头来处却无从去寻。 而且他发现,即便没有他去干涉,这宝莲同样也在恢复之中,只是若不加以留意,则很是难以察觉,由于他的干涉,方才有了眼前这等明显改变。 这般来看,季庄道人手中那朵较为完全的宝莲显然也应该是如此情形。 他曾经有一段时日不去刻意找寻,这宝莲便没有什么变化,这证明宝莲分开之后,也并不会因彼此壮大而壮大,这般演进是完全单独的。 他借用此物,又推演了一遍与季庄道人的斗战。 此次仍是如以往一般不胜不败,可这也不是没有用处,每一次他都可以从中找出自己的不足之处,到了现下,无法压过其人,纯粹只是因为那造化宝莲。 这时他心头有一阵感应传来,就自神意之中退了出来,意念一落,却是发现扩散在外的伟力找寻到了一处造化之地,然而季庄道人法力同样也是发现了这里,所以双方法力化身自然产生了一场碰撞。 此刻造化之地内,两方伟力在这里交汇,在数度斗争之后,彼此都没能将对方驱赶出去,而周围已是一片虚无,依附在造化之地上的万界诸世皆是崩灭,唯有二人伟力分半对峙。 季庄道人正身显然也注意到了此处,便把意念关注进来,使得法力化身停下争斗,随后打一个稽首,道:“道友慢来,可否听我一言。” 张衍意识同样顾落至此,他法力化身也是收手回来,还得一礼,道:“尊驾请讲。” 季庄道人言道:“道友当也明白,我二人暂时难分胜负,这般争执下去,谁人也占据不了此处,于我两家都是无益。” 张衍道:“尊驾有话可以直言。” 季庄道人言道:“与其你我互不相让,那不如将此处分割而治。” 张衍目光微闪一下,道:“哦?莫非道友还能分割造化之地不成?” 造化之精崩裂之后,所有造化之地都是单独存在了,难以再融合一处,更是无法再行分割,或者说目前他所知的同道之中,没人有此本事。 那造化残片虽可融入造化之地中,可残片之所以为残片,就是其已然不能自成一体了,故是驻于残片之上的现世并不是恒常永驻的,或能存在许久,可终究是会崩亡的,而不像布须天现世,只要布须天还在,那就可以一直存在下去。 若说季庄道人有割裂造化之地的办法,纵然可能是依靠造化宝莲,却也需重新评价其能为了。 季庄道人言道:“我所言分割而治,非是将这处造化之地分开,我也无此本事,而是自内划定界限,各是执掌一片,你我皆不为那御主,而若有外敌,我等可合力御之,道友以为如何?” 张衍思考了一下,虽然这一处造化之地远比之前所见小的多,可他也没打算就这么轻易让了出去,只若是这么一直争斗下去的确对双方都无好处,合力共治倒是一个办法。 因为双方这等意见是建立在彼此奈何不了对方的前提下的,只是权宜之计,一旦有一方力量压过另一方,那么一定会毫不犹豫将另一半制御之权夺了回来。 他也能想到,对方主动提出此策,或许也有什么用意在内,不过他也不怕对方弄手脚,自己法力化身在这里,但凡有点意外都可发现,且季庄成为不了御主,也就无法调用这里伟力,力量也就没有增加,于是颌首道:“此法可行,那便以我二人法力为界,以此分隔而治。” 季庄道人见他同意,便道:“你我二人既然今日碰面,那不妨定一个规矩,若是以后再遇得这等情形,那便依照此例如何?” 张衍略一思索,似两人同时发现一处造化之地的可能虽小,可也不是没有,直接冲突并不能解决问题,而在没有找到对付其人的办法前,这般做无疑兼顾了双方利益,便道:“暂可以此为例。” 季庄道人这时道:“还有一事,也顺便与道友言说了,我在一处现世之中发生了一个宝灵成就的同道,只是与之交言,其却不愿放弃修持,仍是在那里执着进取,若叫其唤得那一位回来,我等布置都要落空,道友何不随我一同将之剿灭?” 张衍对此却是不置一词。 季庄道人看出他不肯答应,遗憾道:“道友不愿,我亦不会勉强。此事我来解决便好。”
他上次就看出张衍不会去做这事,说了出来,只是打个招呼,只需后者不来妨碍自己便好。 两人在此事机了结,便以双方伟力对峙之地为划分界限,各自退去。 张衍这具法力分身一念转动,只是一瞬间,方才崩塌的诸天万界便又是复还回来,不过这一枚残片当是方才在这现世之中转挪出来就被他们发现了,所以这里本就没有什么生灵,此刻在他意念催动之下,生灵也是随之演化出来。 他能看到季庄道人同样重塑了诸方界域,但并没有像他一般再去催发生灵,而是任由其自行演进,但现在诸世灵机兴发,终也是会有生灵出现的,而到时也必然是会向此界之内传播道法的,这也应该是其主要用意之一。 他思考了一下,既是如此,那自己也不妨在此间广传之前推演出来的道法,趁此机会比较一下,双方道法,到底孰优孰劣。 山海界,翼空洲,凤鸣峡。 清羽门掌门陶真宏站在金殿广台之上,两袖随风飘荡,面前有一卷玉册漂浮,每过片刻,就会以指代笔,在上点划几下。 自道法断绝,清羽门也同样在找寻办法,因为门中历来功法都是讲究御使异类之法,所以不外是从豢养妖物之上着手。 他也是看过了魏子宏所立之法,的确不错,十分适合眼下,和他们路数也有些相契,可但凡想有作为的宗派,都不可能让后辈弟子去修习外来之法。 这里并非是敌对抗拒,只是出于承传道法的执着。 若是后辈弟子修习的乃是自身宗门所造立的法门,那么纵然比外来之法差得一筹,本身认同尚在,脉传也可以说没有断绝。 可要是修习了外法,纵然修士自身本心认同,可数代乃至数十代下来,又或者修士转生之后,绝不会再单纯把自己当作原本门派的修士。 据他所知,少清、溟沧无不是另造道法,这两派大能尤多,由原来功法之上再推演出一门可为弟子所用的道法不是什么难事,甚至门中上真对于某些转生回来弟子还可以用**力强行提升其神通能为。 所以清羽门也是需要一门可以使用长久,并且不弱于外来道法的法门! 而今日,数百年来的努力却是可以收尾了。 这时有一名弟子走上高台,躬身言道:“掌门真人,诸位长老都是到了。” 陶真宏伸手一点,那一卷玉册上清灵光芒转动片刻,便倏尔合拢。他一挥袖,将这一捆玉简递去那弟子面前,道:“你拿得此物去给诸位长老览阅。” 那弟子小心接过,躬身一揖,便退了下去。 许久之后,那弟子转了回来,声音隐隐带着一丝激动,道:“掌门真人,各位长老皆是称赞掌门之法甚合我宗门路数,哪怕将来道法归来,此法亦可万代传世。” 陶真宏叹道:“惜乎晚了四百载,多少才智绝俗的弟子因此不得入道。” 那弟子道:“可有掌门此法,不是有了更多入道之机么?” 陶真宏摇头道:“一世一机缘,有时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虽天机看去不绝,每一人都有一丝成道机缘,可最适合入道的那一世若是错过,那便很难再有机会了。 他转过身,沿着广台玉阶走了下去,到了下方,两名弟子立刻将面前金铜大门推开,他迈步行出,已是站在一处高台之上,而下方宏伟大殿之内,在座二十几位长老都是站了起来,齐齐施礼道:“见过掌门真人。” 陶真宏走前几步,在掌门之位上坐下,拂尘一摆,道:“诸长老坐下说话吧。” 众长老称谢一声,这才落座。 陶真宏这时道:“当今天地,行将步入诸法相争之世,我清羽门若要立足山海,护得山门不堕,唯有广传道法。” 下方有长老赞同道:“弟子赞同掌门真人之言,弟子听闻还真观在道法断绝之后,非但没有如别派一般将各处下宗分观撤回,反还加派了人手,如今还真观已是声震诸宇,其法也为诸天同道视作道法断绝之后的正传之一,而我派格局与还真观类似,若能效仿……” 陶真宏摇头,还真观之所以声势大涨,那是因为此派擅长诛除邪祟,在如今灵机大兴的情形下,诸天万界都有其容身之地,可这偏偏是效仿不来的,因为清羽门从根底上说是不如还真观的,后者毕竟是原来九洲的十大玄门之一,积累底蕴都是深厚异常,所以效仿是绝然不可行的。 他看向座下,道:“我清羽门行道自有章法,不必效仿他人,吾观诸法,皆是行于地陆之上,而那汪洋之中,方是我辈道法下来去处。”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