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气自喧天触灵源

作者误道者 全文字数 3490字
无名界天之中,高晟图在两名少年指引之下,来到了其等部族之中。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在此之前,通过与两名少年的对话,他很快就学会了此地语言,并从那名为昙的少年口中,大致了解了这里情况。 此地部族本来都是生活在大河平原之上,只是突发的一场大洪水,将几乎已知可以居住的地界都是淹没了,存活下来的部落只能往高山之上迁徙。 只是这里食物获取困难,可以耕种的土地很少,只能靠族中青壮打猎捕鱼维持生存,且因为生存之地狭窄,也限制住了人口,眼前这个部族大概只有三千余人,可能突如其来一场天灾,就会夺去所有人的性命。 他的到来很快引发了这个部族的轰动,自从大水倾世以来,其等就再没有见过外来之人,因为他们现在所占据的这座山峰乃是传说中陆上第一高峰,所以有不少人认为,举世之间,也就只剩他们存活了下来。 不过当他们再是得知高晟图乃是自海上飞遁而来的,却更是激动无比,因为族中早在百多年前便有贤者预言,说有神自北方乘云而来,能退去大水,解救万民,如今其人到来,不正是印证了这个预言么? 族长立刻将其请入自家屋舍之中,并将最好的衣食供奉上来。 高晟图见这衣物不过是兽皮鞣制,用骨针缝制起来的,食物也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腌肉,但他没有嫌弃这些东西,而是郑而重之收了下来。 族长很是高兴,高晟图接受了他的赠礼,意味着愿意帮助他们,那么部族存在下去的希望无疑将会变得更大。 高晟图没有立刻做什么事,在此休息了一晚,下来数天内,都是在部族四周查看具体情况,很快心中便就有数了。 他来至此界,是为问道传道,不过他走访了这么多地界,心里也是十分清楚,这里生民首先需解决的是生存问题,而不是其他什么事,没有衣食饱暖,随时可能面临天灾的威胁,又如何可能跟随他学道? 这时他从山海界携带来此的种子就十分有用了,这些东西能在西空绝域那等坚硬土地之上长成参天巨木,种在这里自也是不在话下。 唯一一个难处,就是此等植株若要长得如同他当日所见那般高大,是离不开灵机的,虽然这里天地也是有一些灵机的,可并不丰沛,故是这些灵木会长得极慢, 这里他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以法力温养,等到结出果实,可以养活更多人后,就叫那些孩童跟随自己学习道法,等到修炼出来法力,再反过来养炼更多灵木,等到生活之中再离不开道法之后,此间生民自会自发对此维护重视。 不过这些都是要长期维持,所以他现在只是拿出来一些短期内可以见得成效的草菇,这东西其实本来是灵木之上的共生物,也能用来充饥,并且一长一大片,可以马上解决部族面临的困境。 在他推动之下,只是两年之后,整个部族情况就大为改观。 这个时候,高晟图这才开始传授道法,并告知前来修道的一众小儿,“道法若强,足可以改天换地,据我所知的一些大能,这大水举手之间就可退去。” 在他看来,对付异类妖魔实际反而简单一些,而天地劫灾却是最难对抗的,偏偏这片天地之人所面对的就是后一种情况。 坐在底下的阿昙眼前大亮,问道:“老师见过这等人么?” 高晟图摇头道:“我未曾见过,但确实存在。”随后他看向这些小儿,用十分肯定的语气道:“但便不能做到这些,你等若是道法修为上来,也可以利用那些灵木填海生陆,只要传承不绝,迟早能造出一片供以容身的地陆来。” 镜湖之内,曜汉老祖在与羽丘、玉漏二人谈妥之后,就沉入神意之内,须臾,便见一个面孔白皙,看来极是文弱的披发修士显身出来。 此人名唤原縻,正是季庄道人此次追剿的那个宝灵,他先是打一个稽首,道:“见过曜汉道友了,不知有何事找我?” 曜汉老祖回得一礼,道:“道友当是有数,你这般逃遁下去是无有用处的,迟早是会被季庄寻到行迹的。” 原縻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他在原本之地修行的好好的,哪想到会天降劫数,季庄道人一开始传话给他时,本来以他脾气,不修道法也是可以的,只要能安稳下去就好,只是曜汉老祖却是要他逃走,这摆明了就是拒绝此议,现在季庄绝无可能让他存生下去。 他非是人修出生,未曾经过道途磨练,自身本就是个摇摆不定之人,被曜汉老祖这一鼓动,当时头脑一热,就逃了出来,可现在他又后悔了,有心认输,却又怕季庄不肯放过自己了。
他也是有些怨气,道:“若是当时不逃,何至于此啊。” 曜汉老祖道:“你以为会对你这等宝灵留下活路么,何况现在你已没有退路了。 原縻嗫嚅道:“可我感得布须天那里亦有宝灵化身的道友法力散播出来,我若去投奔布须天……” 曜汉老祖呵呵一笑,道:“据我所知,季庄曾邀布须天御主玄元道人一同来擒捉道友,只是玄元道人未曾答应,可是想要他帮你也绝无可能,季庄也一定防备着此事,你若敢这时露出这等端倪,那恐怕立会暴露行迹。 他语声稍稍一顿,“季庄现在没有找到你,只是因为他另有要事,未曾用心在此事之上,可其伟力时时增长,你又无暇去寻补益,此中会如何想你也是知晓。” 原縻苦笑道:“那道友说我该如何?” 曜汉老祖道:“能有如今声势,不外是得了部分造化宝莲,可道友手中要是也是握持有此物,那就无惧季庄了。” 原縻一惊,道:“别处还有这等宝莲么?”随即他泛起一丝疑惑,不解道:“可既有此物,那道友自己为何不去取来?” 曜汉老祖叹了一声,道:“道友以为我不愿么,只是季庄时刻盯着我,难以妄动,否则我何必助你?” 原縻低头不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曜汉老祖知道他的性情就是如此,自己往往是下不了决断的,所以继续言道:“道友且快些做出决定,遮掩之法迟早会被季庄找出漏洞,到时道友下场不用我多言。” 原縻迟疑道:“此法真是可行么?” 曜汉老祖道:“若非我教你藏匿之法,又如何避开季庄追剿?不必疑虑,此法定然可行!自然,你若脱困,也需回来相助于我。” 原縻道:“那……请教道友该是如何做。”他说不出拒绝之语,深心之中也不知道是否该拒绝,事到如今,他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曜汉老祖当即将如何行事之法道于他知晓,并关照道:“这里面是有一些危险的,特别是在取到之后,必然会现出行迹,这个时候就要靠道友自家了。”又郑重言道:“我只望道友能够成事,不然我这一番功夫白费。” 原縻道:“是,我会多加留意的。” 曜汉老祖没有就此退去,因为若是放任原縻自己行事,可能又要在行事关头左顾右盼,迟迟不肯迈出关键一步,所以在其神意之中反复催促。 原縻无奈,只得按照曜汉老祖所言行事,他看向灵机兴发的源头,那里就是自己的目标所在了,当即遁身而去。 他开始还很是轻松,但是很快,就觉得有一股抗拒之力传来,对此他早有准备,而且他也知道,一旦决定动作了,就不可能再停下来了,所以没有丝毫停顿,闷头往深处冲入,但是随着他法力鼓荡起来,自是也将先前遮掩的气机暴露了出来。 季庄道人本来就一直在找寻原縻,立刻有所察觉,立时举目看去,只是在见得其人竟是在往灵机兴发所在而去时,不觉有些诧异。 可是他很快感到了不对,因为原縻现在暴露了自己,不但是他会知晓,那一位存在也是一样可以感觉到,那其随时有可能出来将之吞夺了,原縻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却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往里去,这里一定是有某种目的的,且大到可以无惧自己,莫非是打那源头的主意么? 他神情严肃起来,只是一个宝灵不可能做到此事,但背后要有他人指使,那就很难确定结果了。 现在问题他根本无法贸然插手,因为原縻过去无事,可若他去,那必会引发不可预测的后果,所以他现在什么事也做不了,只能看着其人行事。 张衍正身忽然睁开双目,他方才能感到有一股异动,知是又有事情发生,并且可能涉及到那一位存在,对此他之前就有预感,只是反复推演之下,发现此事很难判断,而且弊中有利,所以没有胡乱伸手。 这时他也是见到原縻身影正朝着灵机兴发的源头赶去,从那股法力波荡上立刻辨认出了其来历。 他也是一瞬间判断出来,这是别有目的。 他心中默算了一下,若是自己此刻上前,倒是可以阻止,可首先不能判别其真实用意,再一个,心中感应告知他,此刻不去干预才是最好选择,所以坐观不动。 原縻此刻已然是冲到了灵机波荡的极深处,照理说挨近这里,便再也无法往前进了,除非其伟力能都压过对面,可是其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身影竟是毫无滞涩,一下穿过了阻碍,并伸出手,一把向那源头所在拿去! …………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