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〇六章 保鲜

大汉女学堂 706 作者金佶 全文字数 4689字
钱汝君知道,她想要把文明传达出去,不只是要一个强势的族群,还要距离够近。 她替大汉带来的新东西,到现在还没有散布到大汉全境,她已经够努力,甚至还建立了自己的商队,但是能走到的路还是很少。 也不能说,没有影响到大汉全国城市范围。至少那些有钱人,就不会缺乏对钱汝君提供商品的认识。 这个时代的交通,对个人而已,真是充满着坎坷。 一般平民,根本连到别的城市的资格都没有。 倒是广大的城外地盘,不缺乏,到处游荡的人。 说到底,大汉的统治力量,只到达城市里面,所谓的城外,不要是治安问题,对大汉人来说,根本是化外之地,除非那个地方,是世家大族控制的地盘。 而这个强势的族群,最好完全受她控制,经过十年百年之后,这个族群会以汉文化为基础,也就是说这个过程中,汉文化就再也不会消失了,钱汝君其实很怕自己的文化消失。 对她来说,血脉的传承反而不怎么什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文化的传承,因为她看已经看出来了,其实大汉这一片土地的人很少是同一个族群,说是关中人,只不过是在关中这个地方住久了,跟这个地方的人,看起来长相没有什么差别了。 血液的优秀,是需要混合的。 只有血脉混合的血液,才能够替基因带来做好的排列组合。 大家混合来混合去,甚至在同一个地方相处久了也就一样了,血液如果没有混头,只会越来越差而已。 所以一个地方的人,最好找远地的人来结婚,才能够生出自己基因里面比较好的血液。 对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这种话没什么好说的。 对大汉人来说,血统这种东西,越纯粹越好,他们甚至认为,自家的优秀血统,只能配上同样优秀的自家孩子才能够生的出来,最好是亲姐妹,就算不是亲姐妹,也要是表亲和堂亲才行。 甚至有部分的人认为,为了维持自己的血统纯粹,他们就执行这近亲交配。 然而近亲交配的后果下场不是很好,随着他们的血缘越相近,他们生出畸形儿的比例会越来越高,而生出符合他们认为优秀品种的孩子的比例会越来越低。 即使他们两个都是聪明人,还有大部分的机会会生出痴傻的儿童。 所以后来的人才发现,这样子不行,但是一直到很后面的时代,姑表亲还是维持这结婚的习俗。 这个习俗的出现,是这个时代对血统的认定,还是以男性血统为正统。 好像女孩子身上的血脉就不是血一样。 在春天快结束的时候,北海总算是迎来了它的春天。 冰雪就快融化了。 幸好,钱汝君在之前一个月,就想到化雪的问题。 不然,等雪开始消融的时候,她再想起就来不及了。 钱汝君空间里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冰箱。 想吃冰,没有地方可以拿。 除非,钱汝君在南半球设立空间节点,并且收服那里的人替她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现在既然来到冰天雪地的的地方,而且洪族人,很快对冰雪冷藏就会有需求。 她想要替洪族人,带来一项稳定的食材来源,让他们不用天天在外面劳动,偶尔能够休假。 钱汝君固执的认为,是人就有休假的需求。 没有休假不是人过的生活。 如果野人之前不是人,但是成为“洪族”人以后,就要有人的自觉,而人的自觉就从休假开始。 钱汝君也可以顺便看看解冻的鱼好不好吃。 现在,洪族人还没有把北海里面的鱼,每一种都钓上来过。所以钱汝君也还没尝到每一种鱼的味道。 钱汝君需要知道这些鱼在生鲜状态还有冰冻的情况之下,分别是什么味道。才能决定有那些鱼能够在冬季送到银河城和长安去贩卖。 至于洪族人的口味,钱汝君觉得,现在洪族人的口味还不能参考。 因为钱汝君知道,他们现在最喜欢吃鱼生。 在冬季吃鱼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夏季在这么吃,钱汝君就觉得有点不适当了。 但是钱汝君是一个熟食动物,所以她不吃“脍”这种东西。 钱汝君知道钓上来的鱼,如果没有经过冷藏很快就会坏掉,让洪族人帮她做事,钱汝君做不到只有她一个人享受好处而,洪族人的生活,却没有什么改变。 吃米粮这种事,钱汝君在这里当然可以拼命吃,但是钱汝君不可能在这个地方长久的待下去。 所以钱汝君想要让他们把钓鱼变成一种事业。 除了钓鱼的杆子之外,钱汝君还教了他们怎么用麻做绳子,让后在用绳子结成网子。 在大汉时代捕鱼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湖里的鱼放眼望去,能够就想手都能够捞到。 不过,这么想的人,在实际动手的时候,一般都会很失望。 因为鱼在水中太过鱼滑溜了,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捕捞的到的。 所以钱汝君才会发展钓鱼和网子捕鱼,而不是让他们下手捞。 天气太冷了。这么做不适合。 就算要练习,也必须夏天才能下水。 冬天,实在太冷了。 只要零度以上的问题,鱼很快就会腐坏掉。 而且洪族这么多人在帮她做事,总不能每一个人都吃牛羊肉,吃空间里传送过来的食材。 这些不是长久之道。 钱汝君知道,长久之道,就是跟别的地方互通有无。 所以必须让北海的洪族,展开跟银河城的合作。 银河城现在已经开始跟长安和金麦有贸易往来 有了贸易往来,就会引起别的商人的注意,所以这个时候,就会有普通的粮食进入银河城了。 往银河城运粮食虽然不赚钱,但是钱汝君却规定,如果想要皮毛,那只能用粮食换。 不然,他们只好买整只牛回去。 或者只能买屠宰之后的羊肉。 这对商人来说,是有些不方便的地方。 长安距离银河城并不是很远,何况,不远的地方,就有轨道运输,轨道运输运送大量统一的货品时,价格可以比较低。
相对于以前,现在粮食的价格算是比较便宜了。 换到牛皮的价格也算是十倍百倍的利润了。 对洪族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获得米粮衣物,总是穿毛皮,他们现在还没有这个工艺做到毛皮能够简洁大方,而且不会发出臭味。 对钱汝君来说,这部分要南方汉人才会做的好。 钱汝君虽然知道学堂岛学生也会,但是钱汝君不准备告诉他们。 她希望洪族人继续在这个地方狩猎,这个地方非常富足,足够他们狩猎好几百年,也不会有食物缺乏的危机。 就算他们把部分的食物拿出去卖了,也不会危及他们的环境。 最主要的是,钱汝君观察过,他们的人太少了。 每年冬天估计都能够死去很多小孩,至于年纪大的人就不用说了。 钱汝君到现在为止,就没有看到一个老人。 老人和小孩子,在这样的环境,太难存活下去了。 他们没有所谓的医药,甚至他们连草药的传承都不多。 伤风感冒的致死率极高。 生活在后世的人,可以想想看,一辈子,你得到几次感冒。 总有一次过不去的。 何况,在战斗中,还会受伤。 钱汝君想了半天,决定让金麦城商队和长安中央水塔商队,都带着成药出发,成药内容,只要三样,伤风、腹泻、消炎这三种就行了。 钱汝君只教洪族人一个道理,维持干净的身体,对伤害复原有很大的帮助。 这一点如果能够做到的话,他们就多出百分之两百的生存机会了。 想要把这些东西卖出去,冰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在冬天北海不适合活动的时候,他们刚好可以去银河城或者是长安做生意。 如果连北海人都跑到长安朝拜,皇帝大人估计会非常开心。 最纯净的冰块在湖里,但是想要取出湖里的冰块,是小时,储存冰块还有维持冰块在下天不融化才是大事。 大汉时代,可没有冰箱。 所以她必须替洪族这些人找到可以挖放冰块的空间才行。 否则等她走了之后,他们也会失去生活的目标,慢慢变成跟以前过一样的生活。 而且还多了替钱汝君服务的义务。 这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折磨。 所以钱汝君必须付给他们服务她的奖励才行。 钱汝君改变这个地方的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让他们挖地窖,挖很深地窖。 挖地窖的目的是要把湖里挖到的冰块放进去。 如果洪族人要偷懒,那就挖路上的冰雪。 其实,钱汝君也分别不出两者的差别。 但是钱汝君总认为,在路面上,虽然看起来很干净,但是实际上不知道陆地上有多少人踩踏过。 要知道,这些冰,可是降下来,就没有融化过的冰雪。 虽然却不是每天都下雪,但是就算是已经结冰的雪,在路面上的雪,也没有人踩踏,看起来大部分都维持的非常的干净。 其实,即使有点不干净,洪族人的肚子在之前已经经过了很多的考验,轻易不会拉肚子。 估计也是非常有消化能力的。 所以钱汝君在洞穴里面放了很多的冰冰块。 钱汝君甚至发现有很多石灰岩洞穴。 石灰岩洞穴,在多雨的地方不是一个好的。 石灰岩溶于水,但是在缺水或少雨的地方,却是最坚硬的岩石。 在冰冷的地方也一样是一个最坚硬的岩石块。 可以让这个地方更好的生存。 于是钱汝君在贝加尔湖附近,大量的寻找时石灰岩地带,并且很无耻的把这种地形,叫做钱汝君地形。 以后,透过洪族人口中,或许这种石头,不会叫石灰岩,而是叫钱汝君岩。 钱汝君让洪族人挖掘,并且开始住在里面。初春的天气,住在洞穴里本来就不是问题。 问题是,这石头很硬,不好挖。 幸好古老的时候,这个地方曾经是多雨地带,所以有很多的天然洞穴存在。 甚至里面还有万年寒冰这种东西。 地底的温度,毕竟不常变化。 钱汝君只要求洪族人,不要深入到太里面的地方。 钱汝君怀疑,他们洪族人,会不会建立出一个地下城。 有了这个大型的石灰岩洞,他们甚至可以把这样的地方,建立成他们的都城。 就是大便还有排泄物不好处理。 对洪族人来说,很多人本来就是钱汝君从地下挖出来的人。 住在洞穴里面,对他们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冬天要出门,他们可以住在外面的雪屋,搭一间雪屋,对他们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 但是钱汝君觉得大冬天的这个地方的人应该不会想要往上面跑,反而是夏天,他们估计会在上面跑,而且在地下挖洞穴,钱汝君的目的不是居住,而是要放冰,所以会非常的冷。 钱汝君想要劝他们住外面,因为人要好好的活下去,需要阳光。 钱汝君的说法他们必须遵从,因为钱汝君现在对他们来说,有言出法随的能力。 这时候钱汝君觉得她能够对陌生人洗脑的感觉真的很好。除了可以把别人不适当的想法都消除掉之外,因为跟别人又没有实际的认识,也不能沟通,所以钱汝君就没有什么罪恶感。 这事实上,这些人生存在天地间,几乎有没有一个外人关心,就算他们消失了,也就是消失了,活着好像就是努力生存的过程。 但是他们成为洪族人之后,他们跟这个世界就产生了联系,不再是孤单的存在,在钱汝君的安排之下,他们有生存的能力,只要够努力,他们就能够得到他们需要的一切。 这等于是钱汝君重新给了他们的新生命,在以往他们的生活就是不断的跟自己的命运奋斗挣扎,而现在他们有了和更多的选择。 只是钱汝君有时候也会替这些人想,没有人会愿意失去儿时的记忆吧? 在一个人的生命中,儿时的记忆是最重要的。 但是钱汝君又觉得在野人的生命中,儿时也是痛苦的挣扎吧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