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摊上大事了

大明第一祸害 250 作者俗人喝茶 全文字数 2389字
海战和陆地战争不一样。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陆地上可以利用地势堵死退路,把敌人清剿干净。而在海上围困敌人,需要几倍于对方的船只。 当两艘铁甲船用舰炮轻松轰掉几艘宝船后,大内广智让手下人分散逃回日本。无论王宗彝等人怎么劝,大内广智压根不听。 鲲鹏舰队刚找到打海战的感觉,敌人竟然掉头逃跑了?焦俊双眼喷火。是男人都懂正爽着突然被人打断的滋味。他让通讯员打旗语、放信号弹,通知舰队的其他船加快速度赶来。铁甲军速度太快,把其他的船只甩在了后面。 船只在海上掉头不易,焦俊放弃逐一追杀宝船,和另一条铁甲船快速冲到船队前方。让宝船逃回日本,会妨碍太子计划的实施。 铁甲船追上宝船船队后,进行无差别舰炮攻击。宝船不得暂停下回日本的打算。 大内广智和手下人商量,准备登入东番岛。对方只有两艘小船,一定没有多少人。上了岸后,他们人多势众,只要跪下求情,对方一定会原谅他们。 “怕什么怕,我们的船多。顶着炮火接触他们,只要你能跳上船抢到船,最终的胜利属于我们。”廖洪急得脖子上青筋暴起。 为了增加信服力,他说出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我是巢湖水师将领,大明开国功臣庆国公的子孙。论水上作战,除了俞家无人是对手。” 家族的荣光和凄惨的结局深入廖家每一代人的骨髓。廖洪年方三十五,因为赈灾处置得当,得到原户部尚书周经赏识,被授予浙江清吏司主事。区别于河套只要是个人就能授官的可笑官职,这是朝廷授予的正六品官员。 廖洪通过纳粮得到监生的资格,并非科举出生,年纪轻轻升为正六品官,前途无量。反观其他勋贵,绣花枕头一包草! 不说土木堡之战中国武将的糟糕表现。看看现在这群勋贵!面对鞑靼不敢进的平江伯陈锐;哈伦告鲁举数十家勋贵抵不过火筛军让朝廷插一脚;还被太子逼得不得不在鄂尔多斯血战,让勋贵们整体实力大损;军机处以能力提拔官员,不少武官入不了太子的眼,反而让刘大夏、王守仁等文官入了武官行列。 如果开国的勋贵没被朱元璋清洗,朱棣没有牵连无辜,大明怎么会让文官指手画脚?朱家是自毁城墙! 大内广智眼中一片迷茫:“巢湖水师?是打败陈友谅的水师吧。陈友谅我知道。庆国公是谁?大明开国功臣无数,我没听过这名号。” 大内广智是大内家出色的子弟。日本上层贵族对大明仰慕,家族子弟从小学习大明文化。他对大明历史也算精通。 廖洪把双拳捏得格格作响。想想对方是番人,和他计较有**份。“我的战术绝对没问题。只要你听我的,我们一定能赢。” “那又怎么样?得罪大明太子,我大内氏覆灭就在眼前。”大内广智抖动脸上的横肉,凶狠的目光在船上的大明官员身上流转,考虑交出他们投靠大明太子的可行性。 他们是人多、船多,可又能怎么样?一场胜利又能带给他们什么? 王宗彝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这些人准备伏击大明太子的势力。他们大内家绝对不会陪着一起发疯。
大内广智嘿嘿直笑:“你们真把我们当傻子?一两场胜利有什么用。在天下归心的形势下,反抗只能招致毁灭。那什么庆国公,肯定也是恃才傲物之人。识时务者为俊杰,头顶上有惊才绝艳的大明太祖,不听话只能招致消灭。而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 “没有大明官员的这身官袍,老子怎么可能拿你们当上宾。”大内广智一脚踹向王宗彝膝盖,“把你们送给大明太子,希望太子能多给我们大内家几张勘合。即便不给勘合,接受我们成为内行厂代销商,也会让我们大内氏财源滚滚。” 廖洪和俞阳等人被武士们拿下。在舰炮的攻击下,宝船举起了白旗。 焦俊无视白旗,继续下令开炮。没有坚固的铁甲船,船上士兵的表现会让他出师未捷身先死。他只想拿对面的船练兵。 “如果殿下知道伯爷拿宝船当靶子用。你说殿下会不会炸了东宁伯府?殿下如今缺银子缺疯了,天师研究院的经费少了一大截。”凌风子用淡漠的眼神看向焦俊。 焦俊被凌风子的话吓醒。凌风子的话他信,太子殿下已经让人抢光过一次东宁伯府。曾经的姻亲沈禄至今音讯全无。 焦俊很沮丧。鲲鹏舰队的首战就这样结束了。 铁甲船逼着宝船停靠在台湾岛。追来的船在外围监视。 武士们老老实实地走下宝船。大内广智把王宗彝、廖洪、俞阳等人交给岛上总管邱聚。 当看到岛上持燧发枪和霰弹枪的士兵,王宗彝失去最后的希望。 “哈哈哈,原来太子殿下从一开始就设计好了一切。”王宗彝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邱聚用轻蔑的眼神瞧他:“萤虫之光,岂敢与日月争辉。不自量力!” 廖洪不甘心就这样失败,趁着下船的武士越来越多,岛上的士兵无法关注到每一个人,用袖子里藏着的匕首隔断绳索。飞快跑向港口,抢了港口无人的小船逃走。 邱聚挠挠头,问看傻眼的焦俊,“这人的脑子是不正常的吧?怎么上杆子的找死呢?” 焦俊撇撇嘴:“脑子正常怎么可能想和太子作对?没见不可一世的勋贵在太子面前安静得像鹌鹑。” 廖洪驶离港口,见没人来追他,举着船橹哈哈大笑。“天不亡我,天不亡我!” 焦俊看他张狂的样子不爽,抢过士兵手里的燧发枪,用瞄准镜瞄准小船侧面悬挂的鱼雷。 “砰!”一枪正中目标。 小船爆炸,爆炸的范围有点远,让停靠在附近的两艘宝船无辜遭殃。宝船覆灭时有几块碎片装上停靠在港口的小船。鱼雷有别于其他炮弹,一旦受到撞击就会爆炸。 焦俊吓得面无血色:“快离开港口!” “轰,轰,轰!”港口和停靠在港口的宝船都被炸翻。两艘铁甲船停的比较远,幸存了下来。 凌风子从地上爬起,拍拍焦俊的肩同情地道,“您摊上大事了。” “完了!”焦俊蹲下身子嚎啕大哭。太子殿下会拆了他的东宁伯府。 大内广智、王宗彝、俞阳等人惊恐万状。刚才如果他们不投降,现在一定尸骨无存。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