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节 航行中

大明之雄霸海外 597 作者比萨饼 全文字数 2536字
姚文启在他的拍纸簿上写道:“使用年轻人很有好处,他们朝气蓬勃,不会过多的考虑,开航的时候他们看上去表情严肃,但很快他们就把离别的悲伤置之脑后,现在舰上充满了欢快的气氛,这样的士气对于远航是有利的。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进行有力道的描写道:“我东南府要求在子民们在小学就要游泳达标,初中时就要上船实习,对于补充水手极有好处,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他坐在巡航舰的艉楼梯子上写字,写完后,对洪熙官抱怨道:“我从来没有在哪怕一条军舰的露天甲板上见过一张桌子,只见过摆上一张椅子!” “你见过程将军(半人程玉)坐着?”洪熙官忙问道。 “是他,其他人的都没能坐着!”姚文启继续写道:“开国之君立下的规定,我东南舰队军官们从来都是遵办无违,军官们不能坐着,士兵则可以坐在甲板上,象我这样坐在梯子上,对于军官都是不允许的,或许是我们打胜利的一个源泉。” “巡航舰很宽大,许多设施比起红毛番的夹板船有所改变,比方说罗经舰桥设立,就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 罗经舰桥是一个新概念,它包含了舵轮、罗经箱,使用了一个圆弧状小格间把这小片区域密闭,小格间的四周装设玻璃窗,上有顶,军官可以在里面指挥,舵手在里面操舵,终于过上了不怕太阳和风浪的执勤生活! 以往舵手和军官的战位是露天的,天气海况不良时就要冒着风雨操舰,极为不容易。 且慢,那年代的玻璃窗是奢侈的物件,许多人更不懂得圆弧状能够良好地抵御风浪,这是东南府的一个创举,是在领袖的亲切指导下完成,他考虑到远航风浪大,亦多,专门贴心地给了军官和舵手这一待遇,甚至还包括了手动的雨刮! 姚文启写了他的见闻,中午时分,他与舰长、高级军官们一起在军官餐厅里吃中饭。 军官餐厅不是很大,但比士兵们吃饭的环境要好得多,东南海军的军官是社会精英,不但有丰厚的薪金,在舰上也享受着相当优越的生活,军官在看得见风景的尾楼里,用精致的银制和铜质餐具----战列舰上军官餐厅绝对采用银制餐具,装潢精美,用东南府总理陈衷纪的话来说“比我家的餐厅还漂亮”! 而水兵们只能在不见天日的下层甲板里,点着油灯,住着吊床,用木制碗盘吃着粗糙的食物---不是能够随便开炮门采光,须知海上无风三尺浪,给海水猛灌进来,先不论船沉的危险,打湿里面,大家都有乐子! 那时期,玻璃舷窗奢侈,东南战列舰有玻璃舷窗,也很少。 东南舰队的士兵们比绝大多数同行们幸运的是他们的老大很关心他们的伙食,早上起来就煲的茯苓老火鸭汤,煲到肉烂,汤汁甘洌,官兵们都有份,只是士兵们一人一碗汤,而军官则翻倍或者更多。 再有新鲜出炉的炒菜,士兵们则开始进食干凉食品,是今早送上舰的软面包和干牛肉,用热汤送还是蛮行的。 舰上的燃料有限,不能给所有官兵提供热食,有时也提供一些热食,预定快到港口补给时,厨师们才动用更多的燃料提供热食。 吃过一顿丰盛的晚餐,吃得肚子很饱,以后他的伙食一直非常好,他有点担心,但发现在军舰上吃是一个令人愉快的节目,也就不再控制他的胃口,吃个痛快!
姚文启与他的同房好友博物学家陶元藻一起返回他们的小房间,窄小的房间里只放下了二张狭小的床和一张台,至于行李则放床下,但他们心满意足,在军舰上有床一族是令人妒忌的! 两人不急于休息,姚文启整理他的资料,他使用沾水钢笔来写字,军舰上设计细节不错,墨水瓶是固定的,东西都有固定的结构。 陶元藻与姚文启年纪相近,他正在保养他的两把手枪和一杆双筒喷子! 用长杆棉芯沾油,滋润火枪,他做得非常的细致,很有耐心,姚文启看着陶元藻结实的块头,不禁动问道:“你真的是科学家?以前当过兵?看你这么熟练。” “不,我没当过兵。”见姚文启不解的目光,陶元藻笑道:“我喜欢游泳,经常潜水到海里打捞标本!” “你是志愿来的?”姚文启问道。 “是的,领袖说过世界多么大,我想看看。大概在二十岁的时候,领袖在学校里开设了生物学,我很感兴趣,就加入了这个行列中。”陶元藻主动介绍道:“我在东南大学里执教,这样我就可以不上前线打仗了。” 东南军实行全员义务兵役制,所有的十六岁以上六十以下男性子民都有上阵当兵的义务,军队发出征召令的时候,理论上任何男性子民叫到都得上阵。 不过,除非到最后关头,否则东南军是不会征召大学讲师们上阵的! 这是一个受豁免的阶级,尊重知识,他们的头脑比起开枪更重要。 当然,想加入这个阶级,必须有过人的头脑。 姚文启钦佩地道:”你真聪明!“ 他摇头道:“我则惨了,经常上前线采访,我最远去过马鲁古(香料群岛),我们的军队干得可不赖,包围一座岛,把土著统统都给捉起来卖掉,我见过一个士兵把一个土著给活生生地扔进了燃烧的火山口,不过我不能写!” 那些土著世代生活在那座岛屿上,东南军种岛、立了块石碑,就变成了华人的地盘,而原主则一概消灭! 在宣传口上,东南军永远是光芒万丈的形象,私底下的龌龊则不为世人所知。 根源出在颜大少,消灭南洋土著是一项既定的方针,而象孙承宗、陈衷纪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则助纣为虐。 “我们的人口有五百万了,台湾有一百来万,东南亚已经四百万人口,这才多久啊?!”陶元藻感慨地道。 “看着吧,十年后,东南亚就永归我们华人了!”姚文启见多识广,清楚东南府下了多大的本,他说道:“现在最有前途的是儿童医院还有幼儿园!” 陶元藻会意地点头,他问道:“你会用枪吗?” “不怎么会。”姚文启坦率地道。 陶元藻道:“你最好学多一点好,我们远航,遇到敌情,谁都得上阵!” “好的!”姚文启赞同道:“你教教我吧!” …… 远航舰队,相对以往,训练花的时间不多,空闲时间多了一些,如火器训练都是模拟,毕竟补给需要时间,他们得赶时间。 他们在四天后到达马来半岛的柔佛港,他们没有进港,直接在港外接受补给。 从舰上望过去,姚文启发现柔佛港淹没在一片东南府的旗帜里,而柔佛王室的王旗则在那些东南府嚣张的旗帜海里并不显眼!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