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章:玉符新用法

登顶炼气师 815 作者斗勺 全文字数 4646字
楚风才刚刚开始冥想,突然,他的心口处传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好似受到了某种感应,正在有频率地回应着。 这种现象太反常了,楚风忙睁开眼睛,结果刚刚还明显的感觉,骤然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错觉么?” 楚风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又察看了一下,发现自己身上一切正常。 不过,当他再次开始“冥想”时,那种感觉又一次出现了,仍旧是心口的位置。 这一次楚风没有睁开双眼,仍旧保持着“冥想”,不过却是施展出了探知能力,结果惊讶地发现,自己心口位置的奇异图腾浮现了出来。 这个图腾,关系到他与夏子君之间的契约,此刻竟然在这一刻毫无征兆地出现,楚风心中不由一动。 探知外放,延伸到帐篷的位置时,楚风略微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探知深入其中。 果然如他所料,此刻夏子君的身上,那种奇异的图腾也浮现了出来,不过此时的夏子君似乎没有察觉,正沉浸在冥想的状态中。 楚风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出所以然来,不过可以得出结论,这种现象暂时对他和夏子君无害。 渐渐的,楚风也沉浸在了冥想之中。 “这太不可思议了,念力的增长竟然快了这么多!” 楚风被这次冥想之后的结果吓了一跳,他的念能量,有了非常明显的增长,感觉冥想的效率大大提升了。 就在楚风思索原由时,夏子君从帐篷里探出头来,见楚风没有在修行,忙道:“老师,我刚刚在冥想的时候,念能量似乎得到了一次突破。” 这句话令楚风不由得一愣,联想到浮现出来的图腾,心中竟然有了某种猜测。 “子君,让我看看你的念能量增长了多少?”感觉到这件事很重要,楚风忙对夏子君说道。 夏子君也正有此意,她也想让楚风帮忙看看,自己念能量的这种增长速度,到底正不正常? “果然,看来这是‘图腾共鸣’的一种效应了。”见到夏子君释放出来的念能量后,楚风若有所思地说道。 “老师,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山脉里有什么奥妙么,为何我今天冥想时,会有这么大的进步?”夏子君并未听到楚风刚刚的呢喃,忙问道。 “子君,我现在有一个大胆的猜测,是与不是,还需要验证一下。”楚风一本正经地说道。 “老师,你想到了什么?”夏子君来到楚风的身边,坐在了一块稍平整的岩石上。 “子君,自从咱俩缔结了契约之后,是不是就没有一起修行过?”楚风突然问道。 夏子君想了想,似乎确实如此,在她修行的时候,楚风要么守在旁边,要么忙着其他事。 “如果我没有猜测的话,因为契约的关系,当你我一起修行的时候,引起了某种共鸣,使得修行效果大大提升。”楚风将心中猜测说了出来。 夏子君眼睛一亮:“老师,还有这种事么?” 她现在愈发地庆幸拥有这种契约了,简直就像是修行开启了某种外挂。 “让我们再测试一下就好了。”楚风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怎么测试?”夏子君一脸期待。 “由于刚刚结束冥想,不宜再继续,那么我们同时进行‘纳气’的修行好了,如果真如我所料,那种共鸣的现象定会再出现。”楚风说道。 “好!”夏子君点点头。 两人开始同时进行“纳气”的修行,果然那种共鸣的现象再次出现了,两人都明显感受到“纳气”的速度在提升。 “看来是真的了!”楚风不由得笑了笑,为自己的发现感到高兴。 “老师,你说这种共鸣,算不算是一种双修啊?”夏子君笑着问道,她此刻心情非常好。 “双修”这个字眼,让楚风想到了别处,他没有接夏子君的话题,而是说道:“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契约图腾,还有很多未发觉的秘密,子君,如果你有什么察觉,哪怕是不确定的猜想,一定要记得告诉我。” “好!” 第二天清晨,收拾好物品之后,楚风和夏子君两人继续深入山脉,只不过这一次两人的行进速度有所放慢。 由于找到了共同提升修行的方法,两人已经将重点由捕猎探险,转移到了修行提升实力上。 楚风由于已经很厉害了,所以就算实力提升,也没有多明显,反倒是夏子君,她的进步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无论是“气”的修行,还是“念”的修行,夏子君就像是掌握了诀窍,进步迅速。 这种成长,直接在她觉醒的“念能力”上反应了出来。 现在的夏子君,可以毫不吃力地操控五把飞刀,范围也扩大到了周身二十米。 甚至,在使用“玉符”上,也得到了提升。 临近中午的时候,两人遇到了一只庞大凶猛的猛兽,名为“霸行兽”,高七米,前肢短小,后肢强关,如鳄鱼般的大嘴,如岩石般的皮肤,翘起的脊背,犹如镶嵌了一把刀。 “霸行兽,食肉型猛兽,暴发力惊人,子君,你确定要一个人对付么?”楚风看着一脸兴奋的夏子君问道。 此时的夏子君,正愁找不到一个能够测试自己修为增长的对手,眼下的这只猛兽,再适合不过。 “老师,交给我吧,我可是有很多想法想要测试呢!”夏子君丢下这句话,整个人已经向着体型庞大的霸行兽冲了过去。 吼! 霸行兽咆哮着,张着大嘴向着夏子君冲来。 “去!”夏子君一挥手臂,原本紧跟在她身后的数把飞刀,骤然间射向霸行兽。 霸行兽的反应不慢,见到寒光射来,忙闭上了嘴巴,并且还下意识地低了一下头,想要用坚硬的额头,将飞刀撞飞。 可是,夏子君操控的飞刀,可是会转向的,并且能够在夏子君的意念之下,随意飞行。 飞刀以一个转向,成功地划向了霸行兽的脖子。 可是霸行兽的皮肤太硬了,刀刃划过,就好像在岩石上擦了一下,连点血渍都没有见到。
楚风立于山壁之上,看着夏子君的战斗,嘴上呢喃道:“要是这种飞刀,能够结合使用‘镀’的技巧,那就太棒了,就算是这种‘霸行兽’,估计也会被瞬间放倒。” 那几把飞刀,在夏子君的操控下,开始袭向霸行兽的眼睛,那里是薄弱地方、 霸行兽的前肢过于短小,它只能不断地摆动脑袋,来防御这种飞刀的袭击,如此一来,它的速度就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 加上飞刀的视线干扰,它根本无法跟上夏子君的速度,甚至视野里都失去了夏子君的身影。 “原来飞刀还可以这样用。”看到夏子君如此聪明的战术,楚风不由得放下心来。 只要夏子君没有太大的失误,她就不会有危险,完全用不到楚风出手解围。 楚风的心刚刚放下来,原本准备好好欣赏一下夏子君的战斗,可是没有想到,夏子君竟然做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 她竟然收回了那几把干扰视线的飞刀,并且身形出现在了霸行兽的正前方。 吼! 霸行兽刚刚被折腾得极为愤怒,此刻见到夏子君立于前方,它咆哮一声,急速冲来。 “子君这是要干什么?”见夏子君没有躲闪的意思,楚风不由得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虽然知道夏子君有着一个“疯子”的绰号,但是不应该真的疯吧,此刻不躲闪想要做什么,难道还想正面与霸行兽拼力量不行? 霸行兽的脚步,踩得大地一阵颤动。 见霸行兽已经冲到了近前,夏子君一挥手臂,抛出三样东西,仔细一看,竟然是三枚玉符。 “结盾!”夏子君的双手迅速结印,嘴上更是大吼一声。 这是她的另外一种尝试。 三枚“结界符”以三个点飞向霸行兽,并且随着夏子君的结印完成,一面三角形状的结界骤然出现,真得犹如盾牌一样挡在了前面。 碰! 霸行兽结实地撞击在了这个“结盾”之上,它那庞大的身体,竟然被反弹了回去,直接摔在了地面之上。 冲撞之力应该很大,这只霸行兽都被撞蒙了,发出不一样的吼叫,半天都没有从地方爬起来。 至于刚刚撞击到的那面“结盾”,此刻已经消失不见,一同消失得还有那三枚玉符。 “老师,你看到没有?”夏子君兴奋地冲楚风喊道。 她利用楚风结她的玉符,灵活运用,竟然这样发挥到了实战之上。 “原来‘结界符’还可以这样用!”这一刻的楚风,似有灵感在酝酿,所以没有回应夏子君刚刚的呼喊。 这个时候,霸行兽从地上站了起来,吼叫着,再次向夏子君扑来。 “结盾!” 碰! 霸行兽再次被反弹了回去,这一次明显开始怀疑人生了,明明面前只是三块不起眼的小石头,怎么撞上去犹如撞上了山壁? “结盾!” 碰! “结盾!” 碰! 夏子君不停地使出“结盾”,而霸行兽不停地中招,到了后面,已经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 再爬起来时,霸行兽都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了,再也不敢狂奔,小心翼翼地往回走,那样子,明显认怂了。 “怎么走了,战斗才刚刚开始!”夏子君挑衅,试图激怒它。 可是,霸行兽已经没有了战意,只想快点逃离这里。 “想走么,那就再尝尝我这招!”夏子君说完,又甩出三枚玉符,同样还是结界符。 “结刃!”随着一声呼喊,三枚玉符连成一面三角刃,向着霸行兽斩去。 嗤! 碰! 霸行兽庞大的身体,竟然被一分为二,摔到地上,已解死去。 就算是夏子君本人,也不由得被这一招的破坏力给吓到了。 所谓的“结刃”,其实跟“结盾”一样的用法,唯一不同的是,那三枚玉符在操控之下,高速转动,好似纽带一般,带动着放出来的结界面也跟着高速转动,形成了如刀刃一般的效果。 嗖! 楚风一个闪身,已经到了夏子君的近前,轻笑着说道:“没有想到‘结界符’在你的手上,竟然成为了能防能攻的招式,我很期待你会将其他玉符怎么使用。”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楚风一边修行,一边制作玉符供给夏子君练习使用。 两天的时间,夏子君使用玉符的手法越来越熟练,并且还演化出了很多新奇的招式。 山脉的某处,犹如石林一般耸立着很多高大的石锥。 一支猎食小队被困在了一根石锥之上。 石锥高达数十米,七位猎食者待在上面已经有段时间了,下面聚集着一群“赤眼凶狼”,咆哮着,露出噬人的眼光。 “我们该怎么办,已经半天过去了,可是‘赤眼凶狼’还守在下面。” “这么高,它们绝对爬不上来,让它们叫好了。” “可是,队长受伤了,伤口还在流血,我们再不想点办法的话,队长就危险了。” “要不我去引开这帮畜牲,你们趁机带队长离开这里。” “不行,你这样做纯粹就是去送死,况且我们也未必能够逃脱!” “那该怎么办?” 这支猎食小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如果不是有伤者急需救治,他们完全可以守在上面,跟下面的“赤眼凶狼”比拼耐性。 “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就按我刚刚说的,由我去引开它们!” 刚刚说话的男子再次这样提议,他是队伍当中,跑得最快的一个,这个任务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咦?你们快看,‘赤眼凶狼’离开了,实在太好了!” 几人向下看去,原本守在下面不肯离开的“赤眼凶狼”,竟然向着一个方向奔去。 “它们离开的太反常了,要么是故意引我们下去,要么就是遇到了新的猎物!” 如果是前者,那么他们下去就危险了;如果是后者,他们如果不抓住机会快点离开,“赤眼凶狼”很有可能会返回来。 正在几人犹豫着如何抉择时,“赤眼凶狼”的叫声传了过来。 竟然是凄惨的叫声!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