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3章 伊始

都市驱鬼师 993 作者笑言海 全文字数 2310字
最初的辉夜,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他出生在一个极其普通的家庭,并没有什么显赫的家世,也没有任何离奇古怪的生世,在他出生的时候,甚至连一点儿象征性的征兆都没有。 那一天风和日丽,微风拂过,掀起一阵阵青绿色的麦浪。 在这般平静的乡野之中,伴随着一阵哭声,辉夜降生了。 辉夜最初也不叫辉夜,他的父亲是个普通的农户,而且还是专门给有钱乡绅耕种的农户,母亲也是普通的乡野妇人,平时除了照顾孩子烧水做饭之外,空余时间也会织布纳鞋给家里补贴一点家用。夫妻两都是大字不识一个,也取不出这样的名字。 辉夜最初没有名字,只有一个类似“三娃”这样的称号。从这个称号就可以看出,他在家排行老三,上面有哥哥姐姐,下面还有个妹妹,稍大一点能够记事的时候,就开始帮着家里干活,读书识字之类的都是天方夜谭,根本是想都不会去想的事儿。 三娃从小就知道,自己兄妹四人如果能平安长大成人,那么一辈子的命运也就和自己的父母一样,替地主种田织布,在田地里度过自己的一生。 一开始,他对此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意见。 毕竟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小子,连个正式的姓名都没有,在那个朝代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他又有什么资格和能力去对命运发表自己的意见呢? 然而,这样一个平平凡凡的孩子,却在年幼之时,展现出了与常人不同的奇特之处。 他能看到旁人看不到的东西。 拥有别人所没有的东西,尤其是天赋能力,这种事儿在任何时代都不见得是件好事,尤其在当时,人们的认识水平尚处于未开发的状态,对于未知之事会自然的用迷信的思想来解释,至于能看到不可见之物的三娃,他的父母很明显的显露出了内心的恐惧。 察觉到周围人的态度,比同龄人更加早慧的三娃本能的察觉到了危险。幼小的他看出了周围人对他的态度,敏锐的感觉到了周围人那种微妙的疏离和恐惧。 聪明的三娃立刻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虽然一时之间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母兄姐会对自己产生那种古怪的态度,但是他很清楚产生这种态度的根源在于自己能看到他们看不到的“东西”。因此,之后无论看到什么,都不在开口,不在和自己的父母和兄妹们提及任何他所看见的事。 三娃的父母安心了,不在小心翼翼的提防着自己这个儿子,老实巴交的夫妻两的想法也很单纯,觉得自己这个没啥特色性格内向的儿子多半是一时间被鬼撞了身,好在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小小的风波在这普通的农户里就像吹拂着麦浪的轻风,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没有留下一丁点的阴霾。 然而在三娃的内心,却是留下了一抹痕迹。 当时他还没有系统的关于鬼怪的概念,只渐渐的模糊的知道这些“人”不是活人,是已经死去的人类,那些“东西”是属于死者才能见到的“东西”,活人不应该看得见。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能看到,但既然自己能看到,他也没有产生什么怨天尤人的恨恼想法,只是很自然的接受了。
年少的三娃尚无法完全区分人鬼之间的区别,他知道一旦他说错了话,或者做出了什么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举动,就会立刻引起周围人的戒备,最终他可能会被当成异类、妖鬼然后被烧死、淹死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方式,总归会被这些平时看起来和蔼可亲的村民们弄死,到时候就连他的父母也保护不了他,不,别说保护了,恐怕到时候第一个跳出来大义灭亲的就是他的父母。 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年少的三娃决定面对这些人永远的闭上嘴巴。 原本他的性子就偏内向一点,在做出这个决定之后,他的话越来越少,除了正常必要的交流之外,很少主动开口多说一句话。 连带着,他的情绪和感情连同着话语一起,被小心翼翼的隐藏了。 渐渐的,他与旁人愈发的疏远起来。 唯一愿意与他多亲近的,是他的小妹妹。 也许是因为平时过于压抑,对这个比他小了五六岁的妹妹,他展现出了非同寻常的耐心和好脾气,几乎将他对家人的亲情完全倾注在了她的身上。 在那个时候,三娃甚至觉得,自己与整个家庭、整个村、乃至整个世界的唯一联系,就是自己的这个小妹。 可惜的是,没过多久,这唯一的联系也断了。 那个时代的孩童存活率很低,一场小小的意外或者一个普通的风寒就能轻易的夺走一个人的生命,尤其是年幼的生命。即便是在和平时期,死亡也随处可见。 噩耗传来的时候,除了附赠了几声哭声,便如同石沉入了大海,仅仅泛了两朵水花,便了无踪迹。 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生过一样。 生命在现世,就是这样一种简单的东西,毫无价值,毫无意义。 三娃冷眼看着一切,在心中默默的为自己失去了与现世唯一的联系哀悼了一番,但是他并不觉得悲伤,因为他能看到小妹的灵魂已经随着一道白光远去,他知道,那就是小妹的归宿。 两年之后,三娃离开了家。 刚失踪的几天,村里还组织了几名轻壮四处寻找,数天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认为他还活着了,连他的父母也都相继的放弃了希望。 三娃的失踪和小妹的死亡一样,几乎没有引起任何的波澜。他本就是个存在感不强的孩子,在那个生命如同草芥一般的年代,一个孩子的失踪实在是用不着大惊小怪。 大约数月之后,在离自己家乡十分遥远的一个池塘边,三娃坐在岩石上,双脚浸没在冰凉的池水中,抬着头,看着夜空中漫天的繁星,说道:“对于我来说,你们就像是遮住阳光的夜空,好在这片夜空中还有星光,所以也不是完完全全的一片黑暗。从今往后,我的名字就叫做辉夜吧。” 说完,他转过头,对着身后空无一人的地方微微一笑,那张看上去原本平凡的脸,显露出一种与他年龄完全不符的高深莫测。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