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也需要洗牌17

作者黄晓阳 全文字数 3052字
听到赵德良这个提议,唐小舟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事。比如王会庄自杀案中,赵德良让他代表自己去参与了一下,当时他以为是梅尚玲需要尚方宝剑,现在看来,事情远远不止如此。那时,赵德良已经考虑到扫黑行动,并且一定想到了由唐小舟来负责联络,上次只不过是对他的一次试用。可见,赵德良考虑问题,深谋远虑,每一步棋,都有深意。赵德良之所以提出由唐小舟担任联络,是否与沪源市那件事,也有一定关系?若说赵德良此举是为了对付沪源市的那帮小流氓,未免太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另一方面,唐小舟又不由得想到,赵德良其实不希望沪元市那帮家伙有漏网之鱼吧。赵德良也是人,他考虑进行这次扫黑行动,肯定与沪源的那段经历有关,考虑大事之时也不忘细节,不能说失之于小器吧。当天的常委会开到很晚,人员资金等,各个方面研究得很细。与此同时,全省扫黑行动,实际上已经开始,这个战役打响第一枪的,是柳泉市。为了这次扫黑行动,省公安厅早在几个月前,便已经着手准备,对于各市州的黑恶势力,早已经摸底,每个市都列出了一份名单。省公安厅早已经从围攻江南日报社的人员中,发现了许多黑名单上的人物,只不过出于保密需要,杨泰丰向省委汇报的时候,有意将这些人物隐瞒了,仅仅只是列出了一些两劳人员以及有前科人员。赵德良向杨泰丰下达命令,再由杨泰丰将这一命令下达给省厅相关负责人后,省厅的一个几十人的小组,迅速出动,他们接受的第一任务,沿途暗中护送柳泉的十几辆大客车安全抵达目的地。前往柳泉途中,执行小组下达了一连串的指令。指令之一,沿线交警上路备勤,对这支车队经过地区戒严。指令之二,武警柳泉市支队在训练基地集结,准备接受更进一步命令。车队接近柳泉,刚刚离开高速公路,省厅小组便在当地交警的配合下,指挥这些客车往郊区的一个武警训练基地。叶万昌的汽车走在车队的最前面,下高速公路时,他看到沿途站了很多交警执勤,以为是公安局采取的保护措施,并没有在意。走了不多远,接到市委秘书长的电话,询问车队为什么不进市区而是改向另一个方向。秘书长为了随时掌握客车车队的动向,坐在第二辆大客车上。这辆大客车离高速公路后,便被执勤的交警指向另一个方向,这个方向,并不是向柳泉市区。秘书长不知是不是叶万昌改变了原计划,因此打电话询问。叶万昌听说此事,大感意外,一面命令自 己的汽车沿原路返回,一面向秘书长了解情况。秘书长说,具体情况,他也不清廷,发现客车并不是按照市委最初的意见回市区后,他在第一时间和叶书记联系,还没来得及了解情况。叶万昌感到事态严重,命令秘书长立即和交警支队联系。同时,他给钾后的市公安局长钱家印打电话,问钱家印是否知道这一变化。钱家印受叶万昌的委托,所乘汽车处于车队最后,对于客车在交警指挥下转向这件事,完全不清廷。接到叶万昌的电话后,他下令汽车加速,立即赶到前面,恰好在分流道口和叶万昌的汽车相遇。下车后,叶万昌口气严厉地问钱家印,怎么回事你这个公安局长背着我另搞一套?钱家印哭丧着脸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刚刚和交警支队联系过,他们说,这是支队长下的命令。支队长到一线指挥了,电话暂时没打通。叶万昌说,乱弹琴,他心里有没有市委7他听谁的命令?秘书长已经离开大客车,正往这边跑过来,一边跑一边说,我下令停车,可交警不让,说这里容易造成交通堵塞,不准停车。叶万昌一听,火更大了,质问钱家印,你是公安局长,这些交警到底听谁的?钱家印意识到自己的权力面临巨大危机,走到一名指挥交通的交警面前,质问道,蛋,你知道我是谁吗?那名交警自然知道他是公安局长,立正,敬礼,说,报告局长同志,我正在执行任务。钱家印愤怒地说,现在,我以局长的名义命令你,立即命令车队停下来。那名交警说,报告局长同志,我的职责是维持车队前进,无权命令车队停下钱家印子火了,猛地扑过去,对准那名交警的脸,猛抽了两个耳光,骂道,混蛋。我现在宣布,你已经被开除了。那名交警显然也愤怒了,同时,他也知道,面前是公安局长,级别比自己高许多。别说是打了自己,就算他拿枪毙了自己,自己也不能反杭。他行将泪水控制住,再次给钱家印敬了一个礼,说,报告局长同志,我正在执行任务。钱家印气得七窍生烟,在那里嗷嗷大叫,小张,张良国,拿枪来,老子崩了他。
此时,路边已经停了一m小车,还包括两辆面包车,车窗没有打开,看不清里面坐着什么人。这些汽车挂的全足民用牌照,有交警上前,要求这些车继续前行,车上有人递出证件,让交警看了看,交警立即对着汽车敬札,然后退到一旁。同时,有一挂民用牌照的黑色奥迪汽车快速过来,车还没停稳,省公安厅治安处处长滕明跨下车门,大声地说,钱局长,稍安勿躁。钱家印向后一看,见车上下来的是滕明,意识到这次行动,与柳泉市无关,可能是省公安厅统一部署,换了一副笑脸,迎向滕明,说,原来是滕处长大驾光临啊。钱家印迅速走过去,和滕明握手。叶万昌不认识膜明,听钱家印的称呼,大致意识到,此人是省里来的。但来人毕竟只是一个处长,自己是正厅级干部,而且是一级大员,省委委员,对于省里来的处级干部,尊重是给他面子,不放在眼里,也并没有错。叶万昌冷冷地站在一旁,没有挪动半步。钱家印和膜明说了几句话,将滕明引向叶万昌,向他们作了介绍。滕明热情地上前,双手与叶万昌相握,说,叶书记,幸会幸会。叶万昌不冷不热地拉了一下滕明的手,问道,滕处长这是唱的哪一曲宁膜明说,非常抱歉,这里面可能有点小小的误会。我们是在执行命令。执行命令?执行谁的命令?省公安厅的命令?省公安厅到柳泉市执行任务,竟然绕过他这个市委书记?是省公安厅另搞一套,还是省委已经不再相信他这个市委书记了?叶万昌脑子里升出一种强烈的预感,这种预感让他觉得形势不妙。江南省公安厅厅长杨泰丰不是政法委书记,和他这个市委书记是平级的,而从他是封疆大吏而公安厅长仅仅只是部门大员这一点来看,他这个市委书记的地位,应该比公安厅长还略高一线。公安厅长敢撇开他另搞一套,尤其是在他的管区另搞一套,恐怕并不是一个单纯事件。叶万昌问,执行谁的命令对于这个问题,膜明十分反感,我并不受你节制,自然不必听从你的指挥,我执行谁的命令,没有理由向你汇报。可人家不仅是正厅级而且是省委委员,自己只不过内部粮票的副厅,在省委组织部的档案时还只是处级,级别相差太远了,他心里虽反感,表面上还不能表现。他说,执行省扫黑领导小组和省公安厅的命令。这话让叶万昌心惊肉跳。从哪里冒出一个省扫黑领导小组?他这个市委书记,怎么没听说这件事?或者说,从来没有人告诉他,省里成立了一个扫黑领导小 组7难道说,省里已经开始了某项自己并不知道的专项行动宁既然省里真的成立了一个扫黑领导小组,自己却连一点消息都没有听到,那无疑说明,自己在不知不觉间,被排除在权力圈之外了。这个想法一冒头,叶万昌吓出一身冷汗。当官的人,最怕被排斥在权力之外,那和剥夺你的权力,区别并不大。或者说,某个人一旦被排除在权力之外,离你的权力彻底失去,已经为期不远。想到这一点,叶万昌全身发软。他已经不想再在这里纠缠,希望快点离开,尽早打听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还有挽回的余地。想到这里,叶万昌强打精神说,既然如此,我不干扰滕处长执法了。滕明也客气地说,那好,我找个时间,专程向叶书记汇报。叶万昌故作热情地说,不用找时间了,就今天晚上吧。你把这里的事处理一下,我在市区设宴等着你。滕明说,我现在不能答应你。这样好了,家印局长需要和我一起去处理眼下的事,如果时间来得及,我和家印局长一起去。若是时间安排不过来,那要请叶书记原谅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