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作者黄晓阳 全文字数 4034字
余开鸿被点到了名字,同样得回避。此时,唐小舟才意识到,赵德良为什么指名让自己记录,原来,他早就料到,陈运达可能提名余开鸿而余开鸿需要回避。赵德良这个人,政治嗅觉实在太敏感,预见性之强,太令人吃惊。同时,唐小舟又想,这里面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按照池仁纲提供给赵德良的情报,陈运达的原计划是推荐罗先晖为副书记候选人,推荐余开鸿为雍州市委书记候选人。是池仁纲的情报不准,还是陈运达临时变阵了?仔细一想,唐小舟多少有些明白了。如果余开鸿能够被推荐为雍州市委书记,陈运达力推罗先晖担任省委副书记,便是情理之中。可因为赵德良这边将彭清源推荐为雍州市委书记候选人,余开鸿和彭清源之间,实力悬殊太大,几乎没有胜算。陈运达不得不临时改变计划,放弃了对雍州市委书记一职的竞争,全力竞争省委副书记。因此,他需要考虑,自己手中的两张牌,哪一张竞争力更大,哪一个是自己更乐于推出的?这两个人相比,他在私人情感上更倾向于余开鸿,具备竞争力的,也是余开鸿。余开鸿当过市长、市委书记,又在省委办公厅干了很多年,从政经历和马昭武比较相近。罗先晖却不一样,他一直从事公安政法工作,没有管过全省党务,更缺少全局工作经验,与马昭武相比,弱势明显。此外,余开鸿和陈运达的关系更近一些,罗先晖虽然也属柳泉帮,和陈运达的关系,毕竟没有余开鸿那么紧密。再其次,此时推出余开鸿,也等于留有后着,将来,马昭武真的当了副书记,考虑组织部长继任人选时,余开鸿可能因为这个提名而增加分值。作为纪委书记和政法委书记,夏春和以及罗先晖在常委中的排名是非常靠前的,两人均没人提名,又不好自己站出来提自己,显得很失落。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自己的同盟军。夏春和的同盟军,原本是游杰。游杰生病住院,他便失去了支撑,现在惟一的希望,只有赵德良。在工作上,夏春和同赵德良比较靠近,也能积极配合。他显然希望赵德良能够提名自己。赵德良却像没有看到一样,低头在本子上写着什么。罗先晖就更加尴尬,他和陈运达之间有默契,原计划是推他,现在陈运达突然提名余开鸿,让他有一种被愚弄的感觉。罗先晖抢先表态说,我支持提名昭武同志。他的话一出,陈运达的脸色立即变了。他大概已经意识到,临时变阵,使得自己失去了一个同盟军,犯了官场大忌。可事情已经发生,挽回是不可能了,只得硬着头皮往下撑。几个常委中,马昭武和余开鸿回避了,剩下的人,支持马昭武的迅速占了多 数,尤其是罗先晖也投了马昭武的赞成票,陈运达就变得孤立起来。逐一表态的结果,夏春和投了弃权票,周听若似乎为了回报陈运达支持温瑞隆,将自己那票投给了余丹鸿。最后赵德良表态,却没有像推荐雍州市委书记人选那样搞平衡,而是说,开鸿同志是个好同志,这些年为省委办公厅的工作操了不少心,为稳定江南省的大后方,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同志们的推荐投票,也都是非常认真慎重的,都是从江南省工作的大局出发,从党和人民的利益出发。这一点,非常值得肯定。既然绝大多数同志认为推荐马昭武同志更适合一些,我看是不是暂时不推荐余开鸿同志,等以后有机会再说。说到这里,赵德良看了看大家。唐小舟以为陈运达会拒理力争,替余开鸿出头。可是没有,他一言未发。事后,唐小舟仔细想了想,也渐渐明白了,余开鸿毕竟是排在最后的常委,直接将他推到副书记的位子上去,确实会有很多人不服,尤其在没有得到省委书记支持甚至在常委会上仅仅得到两票的情况下,要拼力争取,难度之大,可以想象。与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还不如顺势而为,因势利导。如果马昭武真的当上了副书记,常委中,最有可能接替组织部长的,就只剩下余开鸿了。能够让他担任组织部长,对自己来说,倒不失为一件大好事。赵德良见大家再没有反对意见,最后拍板,向中组部上报,推荐马昭武作为江南省委副书记候选人。常委会一散,消息就传出去了。人们传得最多的,当然不是马昭武要当省委副书记,而是彭清源要当雍州市委书记。尽管省委副书记的职位要比市委书记高,可市委书记是实缺,是一把手,手里捏着很多人的前途命运。唐小舟觉得奇怪,这事八字还没一撇呢,仅仅只是推荐,还要到中组部去走程序,结果如何,别说这些民间组织部掌握不了,就算是赵德良也掌握不了吧。当然,也有几个特别密切的人在和唐小舟通电话时进行了一番分析。他们说,党管组织人事,任何一级书记,手里最畜余的资源,是官帽子,最紧缺的资源,也是官帽子。之所以说最畜余的资源,是因为所有的官帽子,都捏在书记手里,独此一家,别无分店。可是,对于巨大的需求市场而言,书记手里的帽子又实在太少了,远远无法达到需求平衡。任何一位书记,手里一旦出现了空出的帽子,都希望将这顶帽子在内部解决掉。江南省一下子出现了两顶大帽子,这样的情形,还是非常少见的。这两个位子的松动,很可能令几百人甚至几千人受益。也有人分析,在班子配备问题上,中央通常是比较偏向省委书记的,毕竟需要省委书记掌握一省权力嘛,肯定会全力支持省委书记的工作,但同时有两个重要职位
出现时,完全尊重省里的慈见,可能性不大,最好的结果,大概是解决一个。这一个,很可能是雍州市委书记而不是省委副书记。赵德良大概也清廷这一点,才会同时将两个位子都推荐候选人。围绕这两个位子,大量的活动开始了,有人盯着常务副省长的职缺,也有人盯着组织部长的职缺,对于正厅级干部来说,一旦上了这两个位笠,前面的路,就完全不一样了。比较有趣的是王宗平,他在当晚给唐小舟打来电话。他问唐小舟,听说彭省长要到雍州市,是不是真的?唐小舟心里觉得好笑,你王宗平难道没有在官场过?没有下文的事,自然当不得真。可这话他不好说,只得说,我也听到一些说法。王宗平说,算了吧老兄,你还和我卖什么关子?唐小舟问,你为什么这样说?王宗平说,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他大概早就知道自己要到雍州,所以一直没解决我的问题,省了麻烦。唐小舟说,既然如此,你就没有什么好担心了。王宗平说,我现在也理解了你劝我要耐心的话。唐小舟连忙解释,我只是就事论事,可没有你所理解的暗示。王宗平说,我知道。放下电话,觉得办公室里突然一黑,唐小舟有点诧异,抬头一看,谷瑞开竟然站在门口。她的个子有点大,似乎又胖了一些,看上去显得有些壮硕,加上穿了警服,警帽让她变得高大起来,站在那里,便将整个门堵了,光线照不进来,难怪会有室内一暗的感觉。唐小舟暗想,这个女人怎么阴魂不散?我和你早没半点关系了,你怎么还死缠烂打?可这毕竟是办公室,他不好表示任何不满,只得耐着性子,问她,你怎么来了?也不知她是脑子短路还是怎么了,答说,我对他们说,我是你老婆,他们就放我进来了。看来,你遵守了我们的约定,没有把我们离婚的事说出去。唐小舟简直想冲上去抽她一个耳光。这里可是省委,人来人往的,这话说不准就会被谁听去,然后迅速传播开来。他换了一个说法,问,有事吗?这个女人,大概还以为自己十八岁,说,没事就不能再找你了?唐小舟,懒得和她多费口舌,说,我这里事很多,你有事就快说。谷瑞开不请自坐,说,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唐小舟原想一口拒绝,转而一想,算了,这家伙有狂躁症,别惹恼她,吵起 来就难看了。说,好哇,我看一看时间。他故意拿出本子,翻了翻,然后说,这个月全部排满了,没有时间,要不,下个月再约?谷瑞开显得有些着恼,却又知道他现在工作的性质,尤其自己是来求人的,不得不忍。她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堆上了笑脸,说,你答应我的事,怎么样了?他有些莫名其妙,问,我答应你什么事?她说,帮我解决正处呀。他很想说,有合同吗?你把合同拿给我看。同时又想,这个女人也真是,拿鸡毛当令箭呀,自己何时答应过帮她解决正处?她虽有此一说,他却根本不可能答应。他不想和她纠缠,只是沉默着。她说,要不,能不能这样?你帮个忙,把他安排到下面去当局长,把位子帮我让开。唐小舟一直以为谷瑞开是个没感情的女人,现在又觉得自己错了,她对那个翁秋水,好像用情很深啊,甚至不惜放下架子和自尊替他跑官。他在心中暗说,我操,他偷了我的老婆,还要我赔他一笔偷人精神损失费?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天下又哪有这样的傻瓜?她不是脑子进水了吧,这样的事也跑来求我。他站起身来,往水壶里装了些水,提着水壶对她说,看机会吧。又说,我先过去一下。也不理她,转身去了赵德良的办公室,替他续了水,正准备退出来,赵德良叫住了他,说,小舟,你坐一下。唐小舟心中大喜,那个女人可能还在自己的办公室,正不想回去面对她呢。他提着水壶站在那里,却没有坐下。赵德良似乎并不真的要他坐,而是挥了挥手中的一份材料,说,你对这个怎么看?唐小舟扫了一眼,这正是吉戎菲报上来的材料。他让吉戎菲三天之内将材料搞完,实际上,吉戎菲用了一个星期。他知道党政部门的办事速度,组织一个十几人的写作班子,就是相互间的磨合,都需要几天时间,因为吉戎菲亲自抓,速度才快了起来。即使如此,也用了一周时间。这个材料,昨天才送到文舒那里,文舒知道是唐小舟催着要的,便没有按照正常程序先报几个副部长然后报部长,他将材料报部长副部长的同时,直接呈送了省委办公厅唐小舟的办公室。唐小舟拿到这份材料,没有丝毫耽搁,立即送给了赵德良。为了让赵德良尽快看到这份材料,他甚至有意将其他材料压下来。见赵德良主动问起这份材料,他心中一喜,又不便喜形于色,只是不露声色 地说,对于组织人事工作,我不是太了解。不过,我当记者的时候,米访过不少现代企业,他们的人力资源管理,采取的就是这种量化目标的方式,准确客观,一目了然,避免了对某个人模棱两可的评价,效果是非常理想的。赵德良挥了挥手上的材料说,看来,东涟市委组织部有能人啊。唐小舟可不愿这份功劳被别人抢走了,说,去年,我当扫黑联络员的时候,去过东涟几次,我听说,这事是吉戎菲书记的意思。为了进行这个改革,吉书记做了大量准备,她本人报考了雍州大学的EMBA,另外,她还在市委组织部和县委组织部选拔了六位组织干部公派去读MBAo赵德良说,吉戎菲读EMBA的事,我听说过。她原来是有针对性地读书啊.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