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作者黄晓阳 全文字数 4055字
赵德良说,听了戎菲同志的介绍,我具的很激动,确实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人是铁饭是钢啊,我们还是先把温饱问题解决了吧。午餐安排在涟湖边的滨湖大酒店。这是东涟市最好的酒店,四星级,坐落在涟湖边上,风景优关,交通便利。吃饭的时候,吉戎菲将两个房卡交给唐小舟,自然是给赵德良和唐小舟休息的。安排这次行程的时候,赵德良并没有说明需要几天时间。这有些不太正常,一般来说,这种级别的领导,是不可能随便行动的,每一次行动,时间方面都卡得很死,没有灵活性。赵德良不知是忘了还是故意的,有意没有说明时间。唐小舟不好问,将这个难题交给了余开鸿。余开鸿去问过赵德良,赵德良的回答是,看情况再定吧。看情况再定,那也就是说,有可能是一天,也有可能是两天,甚至可能是三天,关键看东涟有没有足够的内容让赵德良调研。就算赵德良只在东涟市逗留一天,东涟也要为他准备好休息的房间。唐小舟原想问一问,徐稚宫住在哪个房间,想一想,还是小心为上,灭了这个念头。吃过饭,吉戎菲孟小波等人送赵德良回房间休息。官场的礼数,他们是很清廷的,随着赵德良进了房间,只是在里面停留了几分钟,看了看相关设施,又交代唐小舟,如果需要服务的话,可以找什么人,便和赵德良打过招呼,退出来。赵德良进卫生间洗脸,唐小舟将门带上,又打开了对面房间的门。吉戎菲孟小波等人,级别比唐小舟高得多,完全可以打声招呼便离开。可因为唐小舟的身份特殊,谁都不想让唐小舟觉得没有受到尊重,便也到唐小舟房间里转了一圈,大家似乎等着吉戎菲告辞,然后一起离去。吉戎菲明白他们的意思,便说,孟市长,你们有事先去办吧,我陪小舟同志说几句话。听了这话,孟小波等人立即告辞。唐小舟拿过水壶烧水,吉戎菲表示自己是地主,这事应该由自己来。唐小舟说,菲姐你和我客气什么?这是我的房间,我当然就是主人。吉戎菲不再坚持,踱到房间中间,却没有坐下,一直站着。唐小舟装了水从卫生间出来,说,菲姐,你坐呀。站客难留呢。吉戎菲并没有坐,而是走到他的身后,说,你估计老板对这个方案的态度是什么?唐小舟说,你自己都是老板呀,老板的心理,你难道不清廷?吉戎菲说,可我怎么有一种预感,组织部的人,是来挑刺的?唐小舟明白,她所指是马昭武以及文舒。上午,他们提了几个问题,听上去,确实有点挑刺的感觉。唐小舟心里清廷,赵德良大老远跑到江南省最边远的一 个市,不是来挑刺的,更不是来旅游的。马昭武是江南省一个老资格的政客,在副厅级和厅级位笠上转了很多年,眼看没有希望了,却又峰回路转,被哀百鸣看中,提拔为组织部长。官场冷板凳就是太上老君的炼开炉,谁在上面坐上几回,那是一定百炼成钢的。马昭武能够取得赵德良的信任,虽然有一些客观原因,同时,更重要的,则是他个人的官场修炼。有了这等功夫,不可能不清廷赵德良的真实意图,又怎么可能坏赵德良的事?唐小舟说,不能这么说吧。他们都是搞组织工作的,你弄出这么个新东西,让他们接受,肯定有个过程。吉戎菲说,看来你很乐观啊。唐小舟说,没什么不乐观吧。总之,我相信是好事不是坏事。你就等着好消息巴。吉戎菲问,好消息?会有好消息吗?唐小舟说,好消息肯定会有。时间问题吧。吉戎菲说,如果真有好事,那我要准备一个大大的红包感谢你。说起红包,唐小舟倒是想起来了。他拿过公事包,翻出那张银行卡,递给她说,菲姐,这个我得还给你,我还不算是官员,你别把我当贪官养。吉戎菲看到那个信封,立即知道了,说,这是姐的一点心意,你这样让姐很没面子。唐小舟说,心意有很多种表达方法。要不,我求你帮个忙吧。吉戎菲看了他一眼,说,你说吧,要我做什么?唐小舟说,我有一个远房亲戚,叫冷天遥,因为某种原因,放到下面县里去了。这事,我原本不想出面的,可最近有人做得有点过分。人家一个副处级干部,却被安排去当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有点太欺负人了。吉戎菲明白了,收下那张卡,是受贿,解决一个干部,却很正常。她说,冷天遥是吧?行。你休息一下吧,我走了。下午继续调研,地点改了,为了方便省领导,市里租用了滨湖大酒店的会议室。孟小波以及其他几位政府领导没有参加,省委书记是来调研组织工作的,政府负责人出了面,意思也就到了,没有必要全程陪同。这次不是吉戎菲主持会议,而是市委组织部部长刘兴林。开场白很简单,差不多是直接进入主题,由市委组织部副部长、课题小组副组长王永郴介绍方案的具体内容。按照王永郴的介绍,这个改革方案,主要由四大部分组成,第一部分,属于 千部自报科目,这个科目分得很细很杂,包括德能勤绩各个方面,分别有年初计划、周工作绩效记录、月末自我考评,年中和年末组织考评。按照这个要求,每年的年初,每一个公务员,都需要列出自己的年度计划。每一周的周末,需要对本周自己所做的工作,进行详细记录。每月末,对于本月自己做了那些工作,取得了哪些成绩,以及哪些工作没有完成,或者完成情况不够理想等,进行详细评估。根据工作完成情况,自己给自己打分。这个科目的所有内容,组织部均提供标准报表,所有人只需要按照要求在电脑上镇写,通过网上提交。如果不是网上操作,每一级组织部门,将会纸张如山。所有提交的报表,组织部门均要审核,发现有问题,要及时核实。如果有问题组织部门又没有及时发现,那就是组织部门的失误,需要问责。如果组织部门发现某人镇报的是虚假信息,那就要扣除填报者的信用分。信用评级属于第二个部分,分为一年考核和三年考核两种。这是一个很细致的部分,以三年为一个考核周期,一年内,三次信用扣分,信用评级降低一级。三年内,累计五次信用扣分,也降低一级。在一个考核期内,三次被降低评级,则降职一级,并且三年不准升职。在一个考核周期内,两次降职处分,则作自动离职处理,拒不自动离职的,予以除名。非一个考核期内,三次降职处分,也作除名处理。第三部分,是同事打分。同事打分,一年共有两次,分别是年中和年末。这种打分是通过网上提交的,属于匿名方式。但是,只要给五分以下或者八分以上,均需要说明理由。理由不充分或者没有说明理由的,这个评分就作废票处理。这就避免了有人暗箱操作或者幕后操纵。第四部分,是组织评级。这个评级和同事打分不同,更加详细,而且是实名的,每个人,需要有三位领导评级,一是主管领导,二是更高一级领导,三是分管组织工作的领导。这个评级,自然也不是那种很虚的套话,而是严格设计了表格,并且需要事实和数据说话,并不是你想给人家评个什么级,就可以评。如果被查出评级不当,严重的话,评级者本人要扣信用分。上述四部分,是公务员的例行考绩,此外,还有提拔考绩,即在例行考绩之外,某些公务员被列为升职对象时,由组织部出面,对提拔对象进行定向考核。因为前面的工作做得细,组织部门的提拔考核,相对就要简单得多。确定了任职的职位之后,组织部门会通过公开方式,公布竞聘职位和岗位要求,由有意愿参与者自主报名。报名完成后,组织部门根据例行考绩情况,按照先内后外的
原则,进行筛选,确定三至五名候选人,然后就这些候选人,进行定向考察。考察的第一步,是分别找候选人谈话,谈话的具体内容,有一个非常详细的提纲,针对性非常强。第二步,要进行iq和EQ的测试。第三步,组织评议。第四步,将考察情况上报党委,由党委集体讨论决定。王永郴介绍了主要部分之后,拿起面前的一些材料,向调研组介绍说,每位领导面前都有一些材料,这些材料除了上报给省委组织部的之外,还有一些具体的表格。这些表格,也就是我们设计的一些相关表格,现在看,这些表格似乎很详细,其实我们知道,还存在一些问题,将会在今后的工作中更进一步完善。各位首长如果有什么疑问或者建议,请提出来。吉戎菲上午担心遭到炮轰,并非完全没有道理,她搞这个组织工作改革方案,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公权力的着眼点在于一个公字。组织改革之所以Ff-力重重,也恰恰在于这个公字。人们为什么拼命要抓住权力?就因为权力名义上是公,实际上却是私。权力私有化最大的支撑点,恰恰在于权力分配的私有化。伯乐体制本身就是权力私有化。伯乐是可以任人唯贤,问题在于,这需要两大前提。前提之一,用你的这个人,确实是伯乐:前提之二,伯乐用人,完全出于公心。哪怕你掺杂了一点点私心杂念,这个公权就很难保障了。而人是感情动物,人在用人的时候,如果没有制度保障,就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权力平衡。社会上普遍认为,现在的体制,是否用一个人的第一标准是感情的无限接近,第二标准是经济利益的最大化,第三标准才是权力平衡。这是完全错误的,除非一个完全不懂用权的人,才会将前面两项作为第一和第二标准,一个很善用权的人,肯定会将权力平衡列为第一标准,其次才是感情的无限接近。到了相当级别以后,经济利益的最大化,往往不在他们考虑之中。尽管他们不得不收受某些利益,可那是场作用的结果,而不是用人原则。三大标准的无论哪一条,指向都不是公权力而是私权力,都是为了更加稳定自己的利益。现在吉戎菲搞出这个方案,所有干部,只要将自己做了什么、效果如何、计划下一步做什么列出来,组织部门或者常委会选拔任用干部的时候,某些领导想用某个人,操作起来就非常之难。换句话说,现在的制度中,虽说人事权在党委,主要话事人是党的书记和组织部长,可实际上,党委成员,每个人都掌握有一定的人事决定权。一旦实行了吉戎菲的方案,人事决定权全部落到了这套制度中,甚至连党委书记都无法决定用哪个人不用哪个人了。组织人事权交给制度之后,每一个处于权力场高端的人,手中的权力,实际被极大地削弱了。王永郴汇报结束后,炮轰的局面并没有出现,大家心里显然都有话想说,可 不知道赵德良到底持何种态度,不敢轻易表明观点,以免和赵德良观点相左让自己陷入被动,甚至被赵德良看死。赵德良似乎也不便先说,毕竟,他不是组织工作方面的专家,更希望听一听各方意见。如此一来,出现了短暂的冷场。唐小舟知道,这样施下去,大家都会尴尬,便向文舒使眼色。文舒会意,立即说,我来提个问题吧,我认真听了你们的方案,有一点我想问一下,你们这些表的镇报,全都是在网上完成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