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作者黄晓阳 全文字数 5038字
既然已经豁出去了,唐小舟倒也不太在意,大家要笑的话,让大家笑好了,就当今晚他是个小丑,在替他们表演小品。麻烦在于,就算他想唱歌,也是大有问题,他连一首完整的歌都不会。不会就不会吧,丢人不是什么大事,反正不丢官就行。不管是他的歌还是别人的歌,他都抢过来唱,一开口,把所有人全都震住了,大家愣了那么几秒,接着就是暴笑。他自然知道因为自己不着调,才引起这种效果,可他不在乎,还装着很陶醉的样子,唱得极其投入,唱得张牙舞爪,哪怕所有人笑得在地下打滚,他也无所谓。不会唱也没事,反正是卡拉OK,屏幕上有歌词,他看着歌词乱吼就行了。唐小舟的戏演得很好。这些人,原本就是来疯狂的,见唐小舟疯了,他们更加放肆起来,当时便出现了群魔乱舞的局面。府办主任一直在挑逗那些小姐,遇到那些小姐比他更疯,竟然几个人一声吼,将他按在地上,脱他的裤子。此时,发生了一件小事,唐小舟知道自己不能再这样HI下去了,得走第二步。他正和小姐合唱一首歌,两人面对面站在那里深情对唱,一个唐小舟并不熟悉的小伙子走过来,从后面抱住了小姐,楼着她的腰慢慢扭动着身子。这位小姐似乎见惯了这种场面,丝毫不以为意。两人扭着扭着,小伙子将小姐往唐小舟面前推。唐小舟要表现疯狂,便也装出很HI的样子,胡乱地扭动着身体。却不想,小姐后面那个小伙了不知怎么弄的,一下子把她的上衣脱了,让她的整个胸脯裸露在唐小舟面前,小伙子稍稍用力,把那个白森森的胸脯推给了唐小舟,和他紧紧地贴在一起。这个动作,让唐小舟心惊肉跳。假如有人将此拍成照片,他无论如何都说不清了。这首歌唱完,唐小舟便以醉态走向沙发,也不管那里有没有别人。躺下了。接下来,他开始装睡。最初,府办的人还找他喝酒或是请他唱歌,他都装着一副醉得似人似仙的模样,后来干脆装睡。时隔未久,那些人开始自娱自乐,再没有人理他了。晚上的活动结束,府办主任怂恩唐小舟将刚才那位小姐带回房间,唐小舟说,算了,家里出了点事,我准备吃一段时间的斋。第二天,唐小舟和池仁纲等人见了面。池仁纲和他交流情况的时候,谈到了调查的相关进展。池仁纲说,现在的情况有点复杂,各种说法不同,网上说死了十二个人,民 间也存在这种说法。但说这些的人,却没有任何证据。调查组分别找了矿上的很多人,既有矿上的干部,也有矿工,他们的说法比较一致,只死了两个人,失踪了一个,伤了几个。同时,池仁纲也说,这种调查,毕竟不是司法部门的案件调查,工作组仅仅四五个人,能查出个什么?最多也就是摸一摸情况而已。唐小舟想,池仁纲怎么是这么个人?离开了省委,就像放了的鸣子,和下面官商打成一片了。一切都由人家帮你安排好了,能查出个什么?你到底是来调查的,还是来宣示官威的?让这样一个人当秘书长?唐小舟有些替赵德良着急,不知他怎么会看中这么个人。当然不能对池仁纲说这些,唐小舟只是说,赵书记那里还有很多事,我不能在此久留,明天要赶回省里,这里的事,就拜托池主任了。池仁纲也知道这些大秘们个个都是人精,不可能让自己陷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上面,客气了几句而已。晚上,继续由府办安排活动,其中有两个人,唐小舟一看就知道是老板,估计是府办的人叫来埋单的。唐小舟虽然不喜欢这种闹哄哄的环境,也只能入乡随俗,昨天装了疯,今天酒喝得没有那么多,也不好故伎重演,只好采取另一种对策,缠着派给自己的那个小姐,要她教自己跳舞。这一类娱乐项目,唐小舟最不擅长的是唱歌,其次是跳舞。因为他不懂音乐,没有节奏感,根本踏不在拍子上,以前跟人家跳舞,仅仅只是将人家抱在怀里乱摇。现在这种场合,他绝对不能和小姐靠得太近,便以双手扶着小姐的双手,十指交叉在胸前,鸣子一般歪来歪去。活动结束,其中一个老板要求唐小舟把小姐带回房间,唐小舟再一次以家里出事需要斋戒为由拒绝。同时,他暗暗观察,池仁纲显然将老板安排的小姐笑纳了。唐小舟想,易蒙生所说,看来是真的,池仁纲果然对小姐有着浓厚的兴趣,哪怕传得尽人皆知,他也无所谓。这样的人,在官场还不少,他们到了下面,第一要事,让人家安排小姐。上有所好,下必效焉,人家知道你好这一口,你再下去,不需要出声,人家就会安排。给上面的人安排小姐,就像给上面的人安排土特产或者安排工作麻将一样,已经成为灰色官场的一部分。或者说,某些原本属于黑色范畴的事,正在渐渐灰色化,替上面领导找小姐,就是之一。之所以有那么多的官员好这一口,且无所顾忌,也正是认定这个领域已经灰色化吧。问题是,所有的灰色都不能深究,一旦追究起来,所有在官场被认定为灰色的领域,在法律范围内,全都是黑色的。 池仁纲这个人,身上充满了危险因子,自己一定要和他拉远距离,划清界线。唐小舟这样暗暗告诫自己。次日一早,由县委办安排一台车,将唐小舟送回了省城。汽车直接把唐小舟送回省政府斜对面的清御泉居。清御泉居离新省政府只有约一公里的距离,将这两处连接起来的是一条崭新毕直的大道,以前,人家都叫它省府大道,可这个名字被很多人批评,省里决定改名,新名字目前正在征集中。到底是新区,规划设计十分气魄,省府大道设计的是十二车道,比雍州市任何一条路都宽。因为是新区,车辆不多,这条路便显得格外空旷。与此相对应的是清御泉居,前后已经建了四期,共有一百多幢房子,形成了相当规模。唐小舟在这里买下的房子,有一套复式楼,是准备自己来住的。这套房子原本带有简单装修,交楼后可以直接搬进来住。唐小舟觉得,毕竟是一个新家,总得有些新气象,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对室内装修甚至结构,都作了修改,并且向家具厂预订了一套新家具。具体的事,他自己没有擂手,就是想擂手,也没有时间,全都是妹妹和妹夫在帮他的忙。唐小雨的情况比较特别,她的组织关系从高岚县调到雷江市电视台,实际并没有正经上过几天班,任大为就调省里了。省委宣传部是电视台的直接上级,电视台对她网开一面,给她安排了一个特殊职务,联络员。所谓联络员,也就是和省里联络,尤其是和宣传部联络。她的联络工作,只要通过电话就行了,根本不用上班,台里不仅给她报悄房租,还给她提供一定的经费。新房装修好已经几个月了,唐小舟还没有来住过。住在报社毕竟不好,那地方知道的人太多,出入常常遇到熟人,还有些人知道他住在报社,专门跑去找他。每天,他回去虽然晚,可在那里等他的人更晚,弄得他不胜其烦。既然已经搬了新办公楼,他顺势搬到新的住址,整个清御泉居,大概没有一个人认识他,他从此可以清静了。还在路上的时候,他给孔思勤发了短信。孔思勤不像徐稚宫,徐稚宫相对外向,好动喜玩,一旦有假日,肯定出去玩了。她说,五年内,要把全国游遍。孔思勤性格好静,不喜欢凑热闹,遇到节假日,宁可在家里看书。唐小舟并没有让汽车进入清御泉居,在门口就下车了。这些司机很懂套路,并没有留下来吃饭,和唐小舟打声招呼,立即驾车离开。唐小舟在门口转了转,没有看到孔思勤,直接进了小区。进入新家,楼上楼下看了看。唐小雨每个星期
都来打扫一次,但父亲出事后,她留在高岚,大概有十几天没有打扫了。新装修的油漆味不是太浓,家具上面有一层薄薄的灰。他拿起鸡毛禅子,将灰尘扫了扫,然后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来,打开电视机。这是一台SONY彩电,屏幕是七十多英寸,价格好几万,内置的音响效果非常好,和看电影几乎没有区别。他当然没钱买这么好的彩电,这是黎兆平为了祝贺他乔迁新居送的礼物。黎兆平是送礼高手,他所送的礼,总能让你有不得不收的理由。商场送电视机时,唐小舟并不在这里,唐小雨在这里张罗装修。他刚刚收到妹妹的短信,问他是不是买了一台大电视机,接着就收到黎兆平的短信。黎兆平说,客厅太大就会显得空,我帮你选了一台电视机,让你的客厅显得充实一点,也温暖一点。你看电视虽然不多,但偶尔也需要一些特殊用途,所以,我选了一台功能比较齐全的。好的电器就像好的女人,需要慢慢去摸索,才能得心应手。唐小舟以为只是一台屏幕稍大点的电视机,所以回复了两个字,谢谢。后来才知道,竟然大到了如此程度。他的印象中,这种电视机,雍州市场没有见过,应该是从别的什么城市买来的,搞不好,还是从香港买来的。若真是如此,这台电视机的成本就大了。新闻里播的全都是与五一长假有关的节目,各旅游点人满为患,一些购票点,排成了长龙,场面极其火爆。中国虽然大,旅游景点也多,可两个长假,大家集中出游,旅游点不堪重负,进入旅游点后,根本就不是看风景,而是人挤人人看人。一些最热的旅游点,像黄山九寨沟等,别说是挤满了人,当地的旅店床位根本不够,一些当地农民便出租被子或者军大衣,给旅游者露宿。即使如此,仍然有大量的出行人群,塞满了各汽车站火车站。铁路公路运输部门,为此加开了很多tang车,仍然有很多旅客滞留在车站。唐小舟暗想,这两个长假,对刺激消费意义真是太大了。现在中国人有钱了,绝大多数人不愿把钱拿出来消费,而是存进银行里生息。可这些人没有意识到一点,全球范围内,货币在不断而且快速贬值,利息增加的速度,远远落后于币值下跌的速度,你存在银行里的那点钱,实际是越存越少。八十年代,有一部在中国非常卖座的电影叫《百万英镑》,那时候,拥有百万英镑,就是巨畜。同样,当时的中国,别说拥有百万元,就算拥有十万元,都已经是巨畜了,刚刚冒出的万元户,曾经是社会的热点话题。可到了今天,百万元资产,恐怕连个普通的中产阶层都算不上。普通的城市居民,如果有一套自己的住房,便有了几十万元资产,更多的人,有两套以上住房的,资产便超过百万了。可他们平常的生活, 却是靠每月一两千元的收入,只能维持一般市民的标准。到处都在搞招商引资,立足点无非在资金流转额的增加,如果能够有什么办法让市民将银行里的存款拿出来消费,这笔钱,比招商所获得的钱,很可能多得多,也实用得多。你招进来一个客商,投入几亿几十亿,说起来好听,这钱从何而来?仍然是从银行里贷款的,银行里的钱哪里来的?是居民存款,说到底,还是本地的钱在本地流通。这一课题,倒很值得研究。正琢磨这件事,门口的可视对讲电话响起来。唐小舟走到门边,取下话筒,看到视屏上面,孔思勤提着一堆东西,站在保安面前。保安还来不及说话,唐小舟就说,是我的朋友,放她进来吧。孔思勤来了,手里提着的,是一大堆菜,进门看了看房子,说,这是你的新家?好漂亮惺。唐小舟不回答她,伸手接过东西,看了看,非常丰畜。他说,你买这么多菜干什么?出去吃就行了嘛。孔思勤说,你天天在外面吃,还没有吃厌呀。今天中午,我给你表现一下。不过,不准说不好吃。唐小舟提着东西往厨房走,同时说,肯定好吃,只要你做的,一定好吃。孔思勤说,你都没有吃过,怎么知道?虚伪。两人一起进厨房,孔思勤见厨房非常大,所有设备,一应齐全,而且是最高级的那种。她在这里看看,那里瞧瞧,说,这个厨房太可爱了,我好喜欢。唐小舟从后面抱住她,双手在她的胸前乱动。她说,别闹,我现在集中精力做饭吃。唐小舟说,我现在不想吃饭,只想吃你。孔思勤说,想吃我啊?好哇,你把我姿进来,那样,想吃就可以吃了。对于这个问题,唐小舟不能回答。经历了十几年婚姻,婚姻生活实在没有给他留下什么好的记忆。现在让他重新走进婚姻,信心不足。目前交往的三个女人,孔思勤、徐稚宫以及冷稚馨,无论哪一个,肯定是比谷瑞开更好的妻子。问题是,现在好不等于将来好。他和谷瑞开结婚之初的几年,两人的关系也还是相当不错的。时间磨损了新鲜的温情之后,如同时间晾干了植物的水分,婚姻便如一只放在家里的苹果。与其将来变了,自己无所适从,不如干脆不走进这个怪圈。他绕过这一话题,对她说,我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油没有盐,怎么做?孔思勤说,你等着,我去买。我已经看过了,门口有一家超市。 既然她那么大的兴趣,唐小舟也不阻拦,只好依了她。他重新坐回客厅,开始翻看手机里的短信。现在手机联系方便了,人与人之间,很多东西,都简约成了一则短信。以前过年过节,需要约着吃个饭,串串门儿什么的。现在的人,活动多了,彼此的联系,也就剩下这则短信了。就算是短信,也是群发,如果要一个一个地回,那是一件很累的事。同样群发?显得对人家不恭敬。如果不回,又显得太大牌,完全不将人家放在眼里。趁着这个时候,唐小舟开始有选择地回短信。少数关系特殊的人,他会打电话。比如彭清源,吉戎菲、郑规华、钟绍基、曾宪平、王增方、孟小波、黎兆平等人。虽说是少数,可这个少数也确实不少,几十个。孔思勤买了东西回来,他还在不停地讲电话。孔思勤进入厨房做饭,他被这电话的事占着,也没有空闲吃她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