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024章

作者黄晓阳 全文字数 3353字
唐小舟问,已证实是池仁纲? 容易说,他的司机的身份已经证实,驾驶证身份证都在,汽车也证实了,只是另一位死者,身上并没有相关证件,只是怀疑,还需要最后确认。 这件事,唐小舟并没有十分重视。他在党校办完报名手续,然后赶去和赵德良汇合。赵德良和雍州市的项目申报人员一起去了发改委,知道唐小舟要到党校报名,特别给了他半天假。刚刚上车,接到余丹鸿的电话。 余丹鸿说,小舟,有件事,要向赵书记通报,池仁纲同志出了事。 唐小舟已经知道,却说,出了什么事?大事还是小事? 余丹鸿说,是一起车祸,交警部门还在调查。现在已经证实,池仁纲同志当晚在德山,喝了不少酒,连夜赶回雍州,半路上发生了车祸。大概由于速度太快,和同行的一辆面包车相撞后,翻到了对面的车道,和对面的一辆卡车又撞了一次。 唐小舟说,人怎么样? 余丹鸿说,那辆车都撞得完全报废了,何况人?当场去了。 唐小舟问,池校长去德山干什么? 余丹鸿说,他到底去德山干什么,这件事还在了解。我问过党校,好像没有这方面的公务。 唐小舟问了一句,因私去德山? 余丹鸿说,还没有最后确定,估计是。 唐小舟暗想,这个池仁纲,真是个灾星,怎么总是在关键时刻,会闹出点大动静来?上次,眼看可能进班子的,结果闹出个嫖娼事件,不仅进不成班子,还背了处分,被贬到党校当了副校长。这次,眼看可以当上常务副校长,虽然和进班子的差距非常大,毕竟以他这个年龄,能够恢复正厅级,又成为党校常务副校长,退休的时候,弄个副省级,几乎不存在问题。没料到,又是关键时刻,闹出这么大件事来。昨天晚上,他还和自己通电话,打听常委会开会的事呢。难道说,昨晚他的那个电话,是在德山打的?他也真是不甘寂寞,没事往德山跑什么? 赶到发改委,那里的事刚刚结束。赵德良中午有安排,唐小舟需要陪同。刚刚坐上车,赵德良来了。 赵德良主动问,小舟,事办完了? 唐小舟说,办完了。回来的路上,接到丹鸿秘书长的电话。 赵德良说,丹鸿同志说什么? 唐小舟有点吃惊,赵德良口里,余丹鸿的称呼,一直都在变化,现在又回到丹鸿同志了。他说,出了点事,池仁纲校长的事,车祸。 赵德良说,车祸?怎么回事? 唐小舟明白赵德良的意思,池仁纲只是党校副校长,平常的应酬并不多,如果在市区正常行驶,磕了碰了,都不算大事,没有必要追到北京来汇报。既然事情报到了北京,哪怕唐小舟再轻描淡写,事情也一定会严重。唐小舟将基本情况向赵德良报告,赵德良听后,一言未发。 快到目的地时,赵德良开口了。他说,你给刘朔雯打个电话,把这件事告诉她。 唐小舟答应一声,拿起手机,准备拨号。 赵德良说,现在不要打,午饭时间呢。 唐小舟立即收起手机,心里还在自责。赵德良的心真细,现在是午饭时间,告诉人家这种血腥的事,弄得别人心情不好,食欲会大受影响。一个高级领导人能够想到的这类小事,自己竟然没有想到,他确实应该自责。 同时,唐小舟还意识到,这么一件小事,赵德良处理的时候,都极其慎重。按理说,池仁纲与武蒙属于八竿子搭不着的关系,就算不通知这一消息,或者由办公厅把消息通知池永严,都属于正常渠道。赵德良特别叮嘱由唐小舟通知刘朔雯,意义完全不一样了。此事至少说明,武蒙在赵德良面前替池仁纲说过话,赵德良将池仁纲的消息告之,也算是一个交待。同时,他并不直接将消息告诉武蒙,而是转了个弯,也充分考虑到武蒙的身份,留给了他一定的空间。 这一天,唐小舟几次上网,去查看那篇官员腐败日记,当天确实没有更新。即使如此,仍然不能证明这些日记就是池仁纲发上去的。原因是近段时期以来,更新的速度减下来了,通常是三四天更新一篇。最后一次更新是三天前,按照这个频率,可能一两天后再更新,也是完全可能的。 晚上,唐小舟收到一条短信。短信来得有些莫名其妙,唐小舟的手机上,显示的只是一串号码,并没有名字,这就说明,这个手机,并不常与唐小舟联络,甚至是从未出现过。短信内容是两句话,第一句话,池仁纲是被谋杀的。第二句话,那个肇事司机是某人雇请的杀手。
唐小舟打开电脑,上网搜了一下,果然有一个贴子,发贴时间是下午三点半。贴子说,刚刚听到一个惊人的消息,池某某死了,死于凌晨发生的一起车祸。池某某原是省里的一位高官,曾经一度传说要进班子,因为得罪了某人,被某人整到了D校,降了一级,当副校长。上午听到这个消息时,还只是感叹人生无常,下午却听到一个令人毛骨耸然的说法,说池某某是被某个高官雇杀手谋杀的。是真是假?有人知道吗? 唐小舟立即拨了一个电话,对方接起电话后,他说明自己的身份,告诉对方,将这个贴子沉底。他也知道,如今的网络世界,管理起来很难,你可以管住当地的网络媒体,却管不住外地的。在当地,你能有很多办法处理某些可能损害地方形象的新闻,但这类新闻很可能换个地方,又冒出来。 之所以判断这个贴子可能产生不利影响,一是不指名地道出了高官。如今社会矛盾异常突出,民众和官员,形成了某种对立情绪,只要涉及官员阴暗面的新闻,很容易煽动某种不满,最终甚至可能酿成一起严重的网络危机事件。其次,就唐小舟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池仁纲车祸,更是一起偶尔事故,即使肇事司机逃逸给事件蒙上了一层阴影,在未找到逃逸司机以及车辆之前,将事件定性为谋杀,失之武断。 接着,唐小舟又打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是打给容易的,询问肇事司机一事。 容易说,交警调看了高速公路的录像资料。离出事地点二十多公里,有个高速公路收费站,肇事面包车曾经过这个收费站,向西北方向行驶。此后,再没有发现这辆车的踪迹。目前,全省正在追查这辆面包车。此外已经查明,那辆肇事面包车是被盗车辆,失主第二天早晨才发现汽车被盗,当即报案。 唐小舟心里抖了一下,说,证实是被盗车辆? 容易说,已经证实了。车主当晚在家睡觉,有人证明。 唐小舟暗叫了一声,复杂了。 第二天,在江南省被沉底的贴子,果然成了某国内知名论坛的热贴。如果仅仅只是一场交通事故,网友自然不会围观。这个贴子和以前的贴子显然不同,它暗示那辆白色面包车此前一直在路上慢慢行驶,后面的奥迪车准备超车时,它才突然加速,并且在奥迪车即将追上时,突然向左打方向,随即又向右打方向。面包车的快速变线,使得车尾向左大幅度摆动,撞上奥迪车的右前侧。奥迪车立即失控,冲上隔离带,在隔离带的另一侧跌落时侧翻。另一侧恰好有一辆货车驶来,避让不及,与奥迪猛烈相撞。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一个贴子,还不容易引起围观。文字中虽暗示那辆面包车的突然变向很怪异,却也没有明说。但在跟贴中,有人发出了池仁纲相关的一些事,特别提到,江南省曾有意让他担任省委秘书长,结果被人算计,不仅秘书长没当成,还被降职使用。这个贴子一出,立即有网友跟贴说,难道是一场谋杀? 谋杀论一出,贴子就火了。 晚上,乘火车返回雍州,恰巧梅尚玲也在车上。赵德良前往北京的时间和车次,省里的人很容易掌握,说不定搞掂办公厅一个小办事员,便能得到确切信息,所以,常常有些人乘上同一辆车,然后极其意外地和赵德良邂逅一番。赵德良从北京返回,时间就不那么容易确定,能够同他一起返程的,不是事前约好,就是真的偶然。 梅尚玲直接来到赵德良的包厢,显然,他们事前已经联系过。赵德良的手机,绝大多数时候掌握在自己手里,除非他和赵德良分开,手机才会还给赵德良。在北京期间,唐小舟和赵德良分开的时间较多,梅尚玲可能是这时候同赵德良联系的。即使如此,一般情况,别人也是先给唐小舟打电话,再由唐小舟将电话转给赵德良,整个江南省,知道赵德良那个号码的人,并不多。这个信号说明,赵德良对梅尚玲,是充分信任的。 梅尚玲此次进京,主要是就尹越案和中纪委沟通。尹越案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相关调查,一直由中纪委负责,省纪委只是抽调了部分力量配合办案。据唐小舟了解,这件案子比较复杂,很可能是江南省有史以来的最大贪腐案,比当年的蒋雨珊案要大得多。蒋案的案值只有两千多万,尹越案的案值,却高达三个亿。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