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034章

作者黄晓阳 全文字数 2367字
既然从喜华酒店里无法获得更多东西,唐小舟不得不另想办法,规划局是一 条关键线索,赵志明和王颖秋夫妇,是当事人。调查王颖秋或许有一定难度,若 不是以调查组的身份出现,王颖秋恐怕不会说真话,甚至连话都不肯说,面都不 肯见。赵志明则不同,引起舆论大哗的那些说法若是事实,他是就一个愤怒的丈 夫,釜都已经破了,哪里还顾得上舟是否会沉掉?只要能够找到他,自然就能得 到真相。 次日一大早,唐小舟来到区规划局。区规划局没有自己单独的办公楼,只能 和区政府办公楼在一起,占有四楼的部分房间。即使是只有十几间办公室的一个 小局,也还有一个门房。这个门房只是摆在走道上的一张桌子和一个看守的师傅。师傅姓张,唐小舟通过网上已经查清趁了,知道此人是退休后返聘的。 唐小舟过去的时候,张师傅看了他一眼,立即做出栏截的准备。唐小舟心里 早想好了路数,不待张师傅开口,他已经扔出一包极品江南香烟,主动打招呼说 ,张师傅,你好。 张师傅接过烟,很讶异地问,我们见过吗? 唐小舟说,张师傅你忘啦,我是赵志明的朋友,我们上次见过。 张师傅还是充满了怀疑,问道,你是赵志明的朋发? 唐小舟不想他问得太多,立即说,是啊是啊,志明在办公室吗?我过来办事 ,顺便看看他。 张师傅说,他不在。 唐小舟说,他令天没上班?干什么去了? 张师傅说,已经好几天没上班了,你不知道? 唐小舟微微一愣,看张师傅的表情,似乎心里有话,便说,我在省里工作, 这次是到陵丘出差,顺便来看看他。你能不能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他? 张师傅摆了摆头,说,你恐怕找不到了,他被关进去了。 唐小舟大吃一惊,说,关进去了?为什么 张师傅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得去问公安局。 由于不方便显示身份,唐小舟的调查,只能在暗中进行。通过多种途径,唐 小舟打听到几个事实。事实之一,赵志明确实不在区规划局上班了,关于他的去 向,有几种不同的说法,一说他生病了,请假外出看病去了。一说他被公安局抓 起来了,至于犯了什么案子,没有人能够说清。一说他锌职下海做生意去了。事 实之二,王颖秋虽然仍在市规划局上班,但已经好多天没有到单位了,至于到底 去了哪里,规划局的普通员工并不知情。有人说她到省里学习去了,也有人说她 请假了。也有人说,赵志明和王颖秋早就在闹离婚,因为赵志明怀疑王颖秋有别 的男人。 唐小舟通过陵丘日报的朋友,查明赵志明在陵丘市有两处住所,一处是旧房 ,他的父母亲住在那里,另一处是购买的商品房,他和妻子王颖秋住。但不知何 故,早于半年前,赵志明和王颖秋已经分居,他们的女儿就跟着赵志明,住回到
旧房子里了。 晚上,唐小舟买了一些礼物,来到赵志明父母家。 方法还是一样的,谎称是赵志明的朋友,上门看望。 两个老人是儿子从农村接来的,非常质朴,赵父显得寡言,赵母却是个话房 ,逮着人话说个不停。看得出来,他们一生不是太如意,怨气比较多。两个老人 过的是城里的日于,习惯的却是乡下生活,两间不太大的房于,显得很零乱,家 具什么的,都很陈旧。平常,到这里拜访的人本来就不多,赵志明出事后,更是 没有人来。唐小舟是第一个上门者,而且还带了札物,两位老人一再表示谢意, 又给他倒了水。唐小舟看了看那只显得有些的杯子,想起自己的父母,早已经 习惯了一种生活方式,让他们突然过另一种生活,总是无法适应。 唐小舟说,我是从雍州来的,到陵丘出差,原想顺便看看志明,可他单位的 人说,他已经好几天没上班了,据说是病了。 赵母显得愤愤不平,说,什么病?我儿子才不会有病,是那些丧了天良的当 官的有病。 唐小舟显得有些吃惊,说,不是病了?那志明现在在哪里? 赵母说,在哪里?那些当官的还能做什么好事?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了。 唐小舟再次吃了一惊,问,既然他没病,怎么能送精神病院 赵父一直在旁边抽烟,此时说了第一句话。他说,现在当官的能做什么好事 ? 唐小舟说,送精神病院需要亲属签字,你们不签字,他们怎么可能送? 此话一说,赵母的眼泪顿时流了出来。她边哭边说,我们能不签吗?他们说 ,不签就要判刑。精神病院总要比牢房好些吧。 唐小舟实在太吃惊了,说,判刊?他又没犯法,凭什么判刊? 赵母说,因为他打了人,把那个市长刘成雨打了。 赵父说,你说,如令这些当官的,都是些什么人?简直不是人,是畜牲。不 说了,有这种人当道,我们这些老百姓,还有活路吗? 唐小舟换了个话题,说,志明的夫妻关系好像有点问题? 此话一出,赵父立即长叹一声。赵母露出一脸的不屑,伸出枯瘦的手,楷了 一把眼泪,说,能好吗?那个贱货,弄一顶绿帽子戴在我儿子头上,是个男人都 忍受不了。当初,我就说,这个女人太漂亮太妖气,你罩不住。可他不听,一定 要和她恋爱结婚,结果怎么样?还是被我言中了。傻儿子,以为娶个漂亮女人是 福,哪晓得,漂亮女人哪是他这种男人消受的?纳漂亮女人不是纳福,是纳灾啊 唐小舟问,她没回来看看你们二老? 赵母说,她敢回?她把我儿子害成这样,如果我看到她,我要喝她的血,剥 她的皮。 赵父说,你就少说两句吧。唉,真是看不懂,好好的,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 文章出自二号首长: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