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048章

作者黄晓阳 全文字数 3178字
唐小舟说,网发之所以如此激动,关键在于他们觉得权力在背后暗箱操作。 毛天华打得人家重伤,肯定是刊事罪,被抓起来关了一天,又放了出来,无论怎么解释,这背后的权力操作,都是显而易见的。这件事,恐怕得给民众一个交待。亲属抬尸上访,做法肯定有问题,但抢尸的做法,更容易激起民愤。尤其网上有谣言说,尸体被抢走后已经火化。这件事,同样需要给网民一个交待。其三,网民情绪的喷发,更大的原因,却是权不为民所用,只为官所用的担忧。一定要消除网民的这种担忧。 赵德良说,这件事,看来还真得当机立断。他在房间里走了两步,停下来,对唐小舟说,今天的常委会,可能还会持续到晚上。这件事又不能施,这样吧,你立即做三件事。 唐小舟立即掏出笔和本子开始记录。 赵德良说,让宣传部通过省内的媒体做一个回应,具体内容,基本按照你的,但第一条不能那样含糊,要更加清晰一些。可以告诉关心此事的所有人,江南省省委对此事高度重视,连夜召开紧急常委会。第二,通知公安厅,对参与那次斗Az的所有人员,进行控制,包括童致华那边参与斗殴者。等公安厅将所有或者主要人员控制之后,可以成立专案组,并且由公安厅新闻发言人,将此消息向外公布。第三,今晚的常委会估计会施到很晚,吃过晚饭后,先开一个临时常委会,就此事进行研究。你通知一下相关部门的相关人员到位,向常委说明情况,包括宣传部、新开田派出所,以及最初处理此案的乐街派出所。雍州市公安局以及政法委,也要派人参加。另外,还有省信访局,哪些涉及这件事的部门,都考虑一下,都通知到。 赵德良部署完毕,又去继续开常委会了。唐小舟有些暗自庆幸,自己的想法,和赵德良又一次不谋而合。官场真是一个奇特的场,每做一件事,可能充满了4险,却又不得不去做。做对了,讨得上司的欢心,不一定能得到什么。做错了,上司不高兴,那你肯定就会失去什么。这种患得患失的日子,大概会伴随整个官场生涯的始终。 晚上先开临时常委会,主题自然就是这些网络危机。 会议开始是介绍情况。最先,自然由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伍建湘介绍典情,截止晚上六点,转载灵堂的私人博客,已经涉及几大门户R站的三十多个博客。宣传部做了一下统计,这三十多个博客,总点击已经达到了三十多万,回贴达到了两千多条。天魔R的那个灵堂,点击在持续上升,已经接近五百万。共接到了数百个电话,其中有记者来电近百个。 接下来,是乐街派出所所长介绍情况。当天发生的两场斗殴,一场发生在毛天华的超市,这间超市不在乐街,国此不属于乐街派出所的管辖范围。第二场打斗发生在童致华的公司。案发后,乐街派出所出现场。童致华这边,共有六个人受伤,其中童致华的伤势最重,其余五个人伤势略轻。毛天华那边,伤了三个人,都是轻伤。果不是童致华的伤势非常严重,这件案子,作为普通的治安案件处理,也未尝不可。但是,毛天华显然不是普通的寻衅滋事,在其他人被打逃走,童致华已经重伤倒地的情况下,毛天华仍然对童致华进行了暴打,此外,还对童致华的公司,进行了刊事毁坏。因此,乐街派出所刊拘了毛天华等几个人。 即使是刊拘,这样的案件,也只能按治安案件处理。但此时出现了一个意外,有某位高级领导打电话要人。这位派出所长非常恼火,人家被打的人现在躺在医院里还没有醒来呢,就这么把人放了,别说对被打者以及其家属没法交待,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他想,至少要关一天,最好是等此事处理之后,再考虑是否放人。没想到,第二天,市局局长亲自打电话,下令放人,无可奈何,他们才不得不将人放了。 然后由新开田派出所介绍。这是省委新院所在地派出所,以前,这只是一个很小的派出所,省委搬过来后,派出所的人员增加,级别升高。短短时间,比以前扩大了好几倍。新开田派出所负责省委的治安工作。平常,均有几个民警在省委大院里值班,随时应对突发情况。那天,童致华的家人抬尸上访时,第一批赶到现场的,就是新开田派出所的民警。后来又调来一些特警,现场指挥,仍然是派出所。
一般来说,对待上访案,派出所通常只是维持秋序,制止可能出现的过激行为,一般不会采取强制行动。当天也是如此,派出所到场后,一直都是维持秋序,由省信访局的相关人员与其交涉。但在不久之后,事情起了变化,可这种变化,派出所无权反对,因为是省委作出的决定,他们只好执行。 本来并没有轮到常委说话,可介绍到这里,余开鸿忍不住了,擂话说,这件事,我向省委检讨。两件事,都与我有关,我要负主要责任。 赵德良随即打断了他,说,余开鸿,你先不要说了。我们先了解情况,现在是解决问题,还没到要谁承担责任的时候。 余开鸿却不肯放弃,在赵德良说完之后,说道,我是检讨,也是汇报情况。 可能有些同志知道,有些同志不知道。我在这里要向省委说明,毛天华是我的内弟,我的爱人的弟弟。事件发生后,我确实给阎所长打过电话,后来也给市局的同志打过电话。我之所以打这两个电话,基于两个原因,其一,我听说了他们打架的事,我也作了一番了解,知道是童致华先砸了毛天华的超市,毛天华才带人去砸了童致华的公司,彼此都有受伤的人。显然,这是一起治安案件,既然是治安案件,并不一定要将人关着,放出来也可以处理。当然,就算我有这样的认识,最初也没打算出面。这就涉及到第二个原因了,我的爱人也就是毛天华的姐姐,听说弟弟被派出所抓了起来,在我面前又是吵又是闹。我不想被她烦,又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件治安案件,才打了这个招呼。 显然,在座的常委都不太想听余开鸿的解释,有人端茶杯喝水,有人在轻声咳嗽,还有人在翻着手里的笔记本。 赵德良没有继续制止,余开鸿便继续说下去。 至于那天抬尸上访的处理,我得知此事后,第一时间,向赵书记汇报。赵书记给了两条意见,第一条,妥善处理,第二条,尸体必须尽快弄走。我仔细想了想,这件事怎么妥善处理?事后的处理都好说,最难办的就是尸体。而赵书记的指示非常明确,必须尽快把尸体弄走。我试过让信访局做说服工作,可人家根本不听。僵持下去,时间施得越长,麻烦就越大。实在没有办法可想,我只好走了极端,决定先把尸体弄走,再想其他办法。在这两件事情上,我确实犯了错误,前一件,是犯了不该替家人说情的错误,后一件,是犯了工作暴粗的错误,给省委带来了麻烦,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我向省委检讨,并愿意承担一切后果。 余丹鸿也是省委常委,在常委会上,他主动承担了责任,别人也不好说什么最后作出决定,与此案相关的刊事方面的事务,由雍州市公安局负责立案,相关派出所等配合。侦查期间,将涉案的毛天华等人先收审。应对危机,由省委宣传部负责,其基调也完全是按照唐小舟所说,宜疏不宜堵。省委要求宣传部要以积极的态度,应对这次网络危机,对公安方面侦查此案的一些动态,只要不涉及机密的,要及时向公众通报。尽可能做到变被动为主动,变不利为有利,挽回在此次事件中,江南省政治形象的损失。 次日一早,唐小舟离开家,驱车上路,想到昨天的网络事件,立即给省委宣传部网宣处打电话,了解网上动态。 这次网上危机来势太猛,他一方面担心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另一方面,也担心赵德良会问起。他如果什么都不知道,便会给赵德良落下不好的印象。昨天晚上的临时常委会结束后,常委们继续开例会,研究了人事问题。虽然唐小舟没有参加后来的会议,结果却是知道的。大概因为这一天的会施得太长了,常委们有些疲劳的缘故,又因为此次研究的人事只是小范围的,涉及的职位也都不太敏感,常委们似乎并没有过多地纠缠,基本上举手通过,半个小时,就结束了会议。 组织部提出的方案,没有一个打回票。 这也就是说,等公示过后,唐小舟便会升为副厅级,担任办公厅副主任。刚刚有可能上一级台阶,关键时刻,他可不能出错。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