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050章

作者黄晓阳 全文字数 3352字
唐小舟将王增方领到赵德良的办公室,返回来,见孔思勤还站在那里,说,你坐啊,我又不罚你的站。 孔思勤说,我是来向你告别的。 唐小舟略略愣了一下,才食决就明白过来。吉戎菲毕竟是组织部长,她要人,只要是本省的,自然就办得快。而省委办公厅这边,一是不愿得罪吉戎菲,二是孔忍勤也算不上什么重要角色,自然就同意了。只不过,他有点好奇,这件事,怎么没有知会他一声?当然,他不可能向孔思勤说这些,而是故作惊讶,说,向我告别?你要去哪里? 孔思勤说,借调到组织部去。 唐小舟明白了,吉戎菲办事非常审慎,先并不办调动手续,而是借调。所谓借调,也就是试用。既然是借调,也就没有那么多繁复的手续。 唐小舟说,真的?我怎么不知道?组织部哪个部门? 孔思勤说,还是办公室。 唐小舟装着恍然大悟,说,哦,我听说过,戎菲部长对她的几个秘书好像不是太满意,你这次过去,是不是给戎菲部长当秘书? 孔思勤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问,你真的不知道? 唐小舟说,我知道什么? 孔思勤站起来,说,那就算了。我也是刚刚才得到消息,第一个来告诉你。 厅里可能还会正式通知你吧。 唐小舟心中有些不舍,见她要走,说,你什么时候离开? 孔思勤停下来,看了他一眼,说,他们希望我尽快上班。 唐小舟说,这是一个新的起点,祝贺你找到了一个好的人生平台。 孔思勤淡淡地说了声谢谢,转身向外走,可走到门口,又停下来,说,我能请你吃餐饭吗? 唐小舟问,以什么名义? 孔思勤说,一定需要名义呜?那就算了。 唐小舟说,好吧,今天如果有时间,我给你电话。 孔思勤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去。看着她的背影,唐小舟有一种深深的惆怅,自己也说不清趁为什么,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女人,自己错过了一道最美的风景愣怔了那么一会儿,他迅速收回自己的心情,再次给宣传部打电话,了解更进一步的发展。果然,那两个网贴引起了连锁反应,网民对毛天华充满了愤怒,有不少人开始对他进行人肉搜索,许多陈年旧事被挖了出来。网民囚此发现,此人从小就不安分守纪,打架斗殴玩女人,无恶不作。也有网民开始把矛头指向毛天华背后的保护伞余丹鸿,就连多年前,余丹鸿当副县长的时候,把女打字员搞了的事,也被晒了出来。 正打电话时,孟小波来了。唐小舟正接着电话,只是站起来,向孟小波做了一个请坐的动作,待孟小波坐下,他又稍稍聊了几句,才挂断电话,对孟小波说,不好意思孟书记,赵书记那边还没有谈完,你可能要等一下。 孟小波握着他的手,说了一番祝贺的话。唐小舟这么快解决了副厅,从行政级别上说,和孟小波只差半级了。虽说这半级的距离很大,但唐小舟毕竟年轻,又有赵德良这样的靠山,前程肯定无量,就算封疆大吏的孟小波,对他也要恭敬几分。 赵德良那边没有结束,唐小舟只好陪着孟小波说话。 上次,赵德良要唐小舟去岳衡了解撤县并区的事,后来又要他去了解刘成雨受伤真相的事,回来后,唐小舟一一向赵德良汇报,以为赵德良会在这两件事情上有所动作。刘成雨那件事曾经被送上网,可网络热点转换快,那件事闹腾一阵后,现在已经A旗息鼓,再没有人过问了。衡县也没有人再闹事,省里也没有采取相应的行动。 唐小舟问孟小波,上次岳衡县一些人来上访的事,后来怎么样了? 孟小波说,这件事很复杂,有些人还在背后搞小动作。 唐小舟问,市里的态度呢? 孟小波说,只要省里支持我,我还是要把这件事做下去的。现在,国家有发展中心城市的思路,岳衡是江南省的北部中心,撤县并区,也符合这一思路。阻挠肯定会有,任何一种变动,总会触动某些人的利益。 唐小舟的手机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是钟绍基。唐小舟知道钟绍基的意思,可有些话,他不好说,还不如不接。他挂断后,将手机放在办公桌上,对孟小波说,恐怕不是一点阻力,阻力好像还不小。 孟小波说,是啊,今天,我就想向赵书记汇报这件事,只要赵书记支持,我就不怕。 唐小舟想,赵书记肯定支持,但另一方面,稳定也是要的。这就是摆在执政者面前的难题。就像发展不能栖牲环保一样,发展更不能失去稳定。这种话,唐小舟自然不能说,他还仍然保持着小秘书心态,几事谨慎为妙。
唐小舟又转了个话题,说,吴三友和市里的关系,似乎不怎么样? 孟小波说,这也可以想象,在县里,他是无觅之王,他说话,比县委书记还管用。前年,县里要修一条路,从他的酒厂旁边经过,但没有占用酒厂的任何一点土地。相反,这条路如果修好,酒厂侧面的地,又会升值,他还可以在那里建很多门面。可是,他不知道听哪个江湖术士说,这条路如果修了,会破坏酒厂的风水。他打了一个电话,这条路就废了。 唐小舟心想,难怪吴三友这么嚣张,原来是一种定式,也充分说明,他还不完全了解官场这个场。 期间钟绍基又打了一次电话,他显然是急了。这也可以理解,开常委会的市委书记有几个,还包括没有参加常委会的,赵德良都接见了,单单没有接见他。仅此一行动,他将面临两方面的巨大压力。压力之一,赵德良对他的态度已经变了,这一改变对他意味着什么,他是完全无法评估的。蓝智蒙案已经开庭,相信宣判的日子也不会太长,此案到底如何了结,身为市委书记,钟绍基大概也已经明白。此案没有对他产生直接影响,他应该了然。而间接影响,却是无法估量的,赵德良不肯见他甚至故意冷落他,就是间接影响中最大的。压力之二,省委办公厅的间谋太多,钟绍基求见赵德良没有得到批准这件事,很快就可能传遍全省。人们会因此猜测,钟绍基失势了,更甚至会猜测,赵德良可能要办钟绍基了。 这个消息一旦传出,钟绍基在江南官场,立即就会成为孤家寡人。 孟小波进去不久,钟绍基竟然来到唐小舟的办公室。唐小舟愣住了,连忙起身,迎着他,说,钟书记……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钟绍基倒也随和,向他摆了摆手,说,兄弟啊,我向马书记汇报完工作,顺便过来看看你,向你表示祝贺啊。 唐小舟在他面前不好假客气,便说,还没最后定论呢。 钟绍基自己坐下来,说,这个你放心好了。现在赵书记的威望摆在那里,不会有意外的。 唐小舟替他沏好茶,端到他面前,又在他的侧面坐下来,说,没有意外那是最好。 见到钟绍基,唐小舟的心里忐忑着。如果他问起,自己不好向他说明。赵德良对待钟绍基到底是什么态度,唐小舟也没有摸准。有多种可能,赵德良要暂时给钟绍基一个教训一些打击,是可能之一。永远对他失去信任的可能,也不是不存在。甚至还有一种更严重的可能,那就是准备在下一步查他。无论是哪一种,此时的钟绍基,内心一定煎煞着,这种痛苦,不亲身体验,大概无法感受。 官场规律就是如此,众星拱月,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注视着一个人。这个人的一个笑脸,会让你心花怒放,这个人的一盛眉,也同样会让你心惊肉跳。这些身在官场中的人,和过去皇帝后宫中的纪于差不多吧,个个都想尽一切办法争宠,也个个都小心翼冀,害怕失宠,一旦失宠,后果是极其严重的。 现在的钟绍基,大概属于是失宠了,至少也是暂时失宠了。 钟绍基无话找话,问,叔叔阿姨还好吧?这段时间,为了三正四以七个江南活动,忙得焦头烂额,也没抽出时间去看看叔叔阿姨。 唐小舟说,我妈妈的情况还好,我爸爸差一些,可能还是上次车祸的后遗症,常常出现间歇性的迷糊。我们都有些担心,又无能为力。 钟绍基说,要不要把他送到北京或者上海去找专家看看 唐小舟说,我也这样建议过,可两个老人坚决不肯。 钟绍基说,那还是要想想办法。间歇性的迷糊,恐怕还是脑子里有血块的原因吧?这种事可大可小,搞不好会很麻烦。这样吧,我回去安排一下。 这件事,唐小舟心里还真是有些急。他已经和哥哥们商量过几次,想动员父亲到北京去看看。他甚至和刘朔雯也联系过,刘朔雯答应帮他在北京找脑科专家。可老爷子非常固执,坚持说自己没事,哪里都不肯去。唐家几兄弟猜测,老爷子可能是怕要做手术。上次的大手术,他是昏迷中,完全不知情。让他清醒看做手术,担心再也醒不来。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