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第053章

作者黄晓阳 全文字数 4319字
下午刚上班,唐小舟接到刘朔雯的电话,问赵书记在不在北京。唐小舟没有说在,也没有说不在,只是问刘朔雯,找赵书记有什么事。刘朔雯说,武蒙今晚有时间,如果在北京,武蒙想见见赵书记。 唐小舟想,这番话,肯定是武蒙交待好的。不是武蒙想见赵德良,而是赵德良想见武蒙。早在一个月前,赵德良便让唐小舟和刘朔雯联络,希望有机会和武蒙见一见。刘朔雯答复很委婉,说她一定转告,如果有时间再告之。 这一施,就施了一个月。武蒙显然很注意这种关系,竟然一直记着。 放下电话,唐小舟便去向赵德良汇报。赵德良听说过,立即说,你给办公厅打个电话,让他们订机票,我们立即去机场。另外,你和丹鸿秘书长通报一下,今天的安排全部取消,让他处理一下。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唐小舟第一件事给办公厅负责订票的同志打了个电话,第二个电话并不是打给余开鸿,而是打给赵薇,叫她替赵德良清理行装。同时,他也在替自己清理行装,国为随时都可能出差,他在办公室装备了一套备用行李刚刚给余开鸿打完电话,赵德良已经出门。唐小舟只好将衣服等往包里一塞,跟上去。他们没有回去拿赵德良的行李,而是要求赵a将行李直接送机场。 路上,唐小舟给王丽媛打电话,要求她立即安排晚上的一切。 赵德良此次见式蒙,只为一件事,希望武蒙能和有关部门打招呼,对江南省的一些中报项目开绿灯。 项目的审批权在部委。这原本没有什么问题,毕竟国家需要统一规划协调发展,审批权如果不控制,省市县三级,都可以自行其事,就会出现很多重复建设。如果严格按照程序办事,上面的审批权针对的是项目而不是人,这种程序,倒是充分体现了优越性。 问题显然并非如此,审批项目的是人,申报项目的也是人。而这报和批的过程,别说没有严格的执行程序,更没有严格的程序监督,事后发现有问题,也不一定问责。如此一来,批或者不批,批给你还是批给他,凭的只是手中握看的那支笔。这支笔凭什么落下夕既然不是规则,那就一定是人情。因此,项目申报人就一定得去找人情这种东西。 怎么找人情,是一门巨大的学问。赵德良是正部级干部,人家那些握有笔的人,也是正部级干部,全国范围内,这个级别的干部有很多,别说个个有交情,就算是个个认识,都是一件难事。何况,你和他没有交情,总有人和他有交情,或者总有人可能通过各种各样的办法,和他建立起交情。你若想和别人处于同一起跑线,或者共享同一竟争标准,那是痴人说梦。 地位低一些的人向上攀交情,那是高攀。既然是高攀,就有一个大人不记小人过的道理,下面的人即使做错了,也是可以理解的。囚此,下面的人可以去拍去送去钻山打洞找关系。赵德良不同,他要去找交情,因为是平级,不存在攀的事,只能是套。可这个交情怎么套?隔山隔水呢,人家给你交情,是你的面于,人家不给你交情,是人家的道理。 所以,赵德良只有一条路,找更上面的人。武蒙只要一个电话,效果可能好过赵德良跑断腿。 到达北京时,过了五点。上了驻京办的车,王丽媛说,情况有变。刘朔雯给唐小舟打电话,不通,估计他们在飞机上,就把电话打给了王丽媛。武蒙那边临时有事,晚上吃饭肯定不行。看能不能抽出时间,晚上一起喝茶。 对于这样的消息,赵德良并不意外,只是轻轻地峨了一声。 别说赵德良不意外,就算是唐小舟,也早就习以为常。像武蒙这样的人,时间并不是他自己的,他要见什么人,只能见缝擂针。这一点,唐小舟是深有体会的。别说是晚餐改为晚茶,许多时候,为了见到某个人,下面某些领导,常常在北京一等就是十天半月。那些跑项目跑上市的具体办事人员,常常在北京一住几个月,也就是和某个人见上一面。大家都知道,驻京办是个渊蔽,却又没有一个地方离得开,究其原因,就在于很多等待的事,驻京办可以代为完成。 吃晚饭的时候,又接到刘朔雯的电话,估计喝晚茶也不可能了。争取明天早晨一起吃早餐。 唐小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除了广东人喜欢请喝早茶,中国其他所有地方,几乎没有专门请人吃早餐的习俗,关键因为早餐怎么吃都简单,请人吃早餐,显得不够慎重其事。最郑重的,自然是晚餐,其次中餐也行。 不过,具体情况还要具体分析。对于武蒙这类时间不属自己控制的人来说,吃早餐,就显得意义特别,这充分说明,他将此很当一回事,连繁文坪节都免了,充分说明他的心目中,对方的分量,已经重到了可以很随便的程度。 既然晚上不能见武蒙,赵德良留在驻京办意义也不大,吃过晚饭后,唐小舟和王丽媛一起送他回家。返回的路上,王丽媛问唐小舟,你晚上有什么安排?唐小舟说,这一天奔波的,回去睡觉好了。 王丽媛说,要不,我们一起去后海坐一坐?反正是休息。 唐小舟犹豫片刻,说,也行。 王丽媛看了他一眼。囚为要开车,她的头只是迅速偏了偏,是否真的看到他,或者是不是看倒车镜,唐小舟不敢确定。以前雷主任来接赵德良,每次都带着司机。这样就得出两台车。王丽媛主持驻京办,风格变了,她自己开车。 王丽媛问,要不要我叫几个人? 唐小舟这次没有犹豫,说,好。他有点害怕单独与王丽媛相对。这个女人年龄虽然不小,杀伤力却很强。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闻过肉滋味了,他怕偶尔的迷失。 王丽媛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可能时间上不妥,一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结果。王丽媛于是说,这个时候,是全中国人民最忙的时候,比上班还忙。唐小舟于是想到雍州的夜生活,与京城相比,半点都不逊色。除非你在下午就约好,到了八九点钟约人,肯定约不到。男人们上班,最重要的事,是晚上能够约到谁,至于工作,是不必太上心的,只要晚上过得好就行。女士们上班,最关心的是今天谁会约自己,几个人同时约的时候,自己该去赴谁的约。一天的生活,下午五点以后才开始。
到达后海时,王丽媛还没有联系到人。这里面还有一个原囚,除了叫人之外,她还要联系酒吧。唐小舟喜静不喜欢闹,找的地方,必须绝对安静,尽管酒吧的活动才刚刚开始,毕竟全国只有一个后海,去的人多,不提前预订,很难找到好的位置。王丽媛和那些酒吧老板很熟,打了无数个电话,总算找到一个单独的房间。 这条街,大概是整个北京最繁忙的街道之一,一到夜间,整条街上,塞满了人流,汽车根本无法进街,王丽媛只好将车停在街口,然后步行进入。唐小舟进京的机会虽多,到后海来逛这条酒吧街,还是第一次。他尾随王丽媛向前走的时候,老是被来往的人流碰着撞着挤着,偶尔就与王丽媛拉开了距离。王丽媛停下来等他,开玩笑说,你怎么像刘姥姥进大观园? 唐小舟说,没办法,乡下人进城的感觉。 王丽媛伸出手,说,要不,我带着你吧,免得把首长弄丢了。 唐小舟可不敢在这种地方和她手拉手,他装着没看见,故意转头望着那条不知是天然还是人工的河,说,这些酒吧的污水废水会不会流进这条河里?如果是,这条河会不会有一天发臭? 王丽媛说,这个问题,我还真不知道。 差不多将这条街走到头的时候,才找到预定的酒吧。位-E很偏,酒吧老板认识王丽媛,迎过来,一个劲地向她道歉,说预定的时间晚了,实在没有更好的房间。唐小舟走进去一看,还行,房间虽小,却安静。 坐下来后,王丽媛问他喝什么,他说,你安排吧。王丽媛说,那就上啤酒。 他说,行,就啤酒。 王丽媛去安排啤酒的时候,唐小舟拿出手机。刚才陪着赵德良吃饭,有好几条短信过来,其中有两条林椰的短信,他知道不会是什么急事,当时没有看。现在翻开,看到的第一条短信是:明天是星期六,约几个朋友去哪里玩一玩,好不好? 唐小舟心里一动。同时又想,他哪里有星期天星期六之说?像赵德良这种人,工作是他的全部生命,他的秘书,自然就要跟着他全速运转。唐小舟常常看到某些人攻击中国领导人如何如何,把中国的官员说得极其的不堪,却又把外国官员说得如何之好。比如媒体文章说,某外国市长骑自行车上下班,某外国市长是个老太太,每次自己上超市购物等。唐小舟就奇怪了,到底是自己上超市购物的老太太好,还是赵德良这样除了睡觉以外,全部时间都在工作的领导好?在他的心里,区分实在太明显了。 再看另一条短信,原来,这条短信先发,说的是她在党校的情况。她说,新校长没来,原校长忙着走,领导们忙着排队,教师们忙着打牌或者赚钱,学生们放了鸡子。这些天真是无聊,你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唐小舟心里一惊,陆晓乘要干什么?以这种方式向马昭武表达强烈不满?用公事来表达私情,这样的领导干部,实在太成问题了。可悲的是,这样的领导干部还真不少。唐小舟暗暗发誓,以后自己如果有机会,这样的干部,一定不能用他给林椰发了一封短信,说,不好意思,在北京,没法安排明天的活动。 王丽媛去安排了啤酒返回,坐在唐小舟对面,说,打了好多电话,现在临时找不到人。 唐小舟说,找不到人就算了,随便坐一坐也好。 啤酒上来了,用的是一种很高很瘦的玻璃杯,可能有一尺多高。一瓶啤酒倒进去,恰好一杯。王丽媛端起杯子,和唐小舟碰了一下,说,兄弟,大姐非常非常感谢你,一直想表达谢意,可又实在找不到机会,也找不到恰当的办法。 唐小舟打断了她,说,王妞,你说什么呢?说得过了吧。 王丽媛喝了一口酒,说,不过,一点都不过。兄弟你对我有大恩,姐无以为报啊。 唐小舟心想,不会冒出以身相许这样的话来吧。 王丽媛能担任驻京办主任,唐小舟确实帮过忙。 但这个忙,他帮得很有技巧,并没有直接出面为王丽媛说话,而是绕了一个圈。就在上次王丽媛找过唐小舟不久,雷主任也找到唐小舟,希望唐小舟能帮一帮他。唐小舟和他聊,他说,他的家人都在雍州,他一个人在北京,已经很多年了,离家时间长不说,职务也上不去,很希望能动一动。可他这个位置太特别,似乎和所有首长都有极为密切,事实上,哪一个首长,都不敢将他视为心腹,关键时刻,没有人肯替他说话。唐小舟说,如果是这样,你不如放弃这里,回雍州算了。雷主任说,我当然想回雍州,可是,回雍州怎么安排?这也是一个大难题。怎么说,我在这里是老大,回到雍州,一把手恐怕搞不到,让我搞二把手,我又不愿意。 过了一段时间,唐小舟和雷主任商量,问他,你是不是一定要留在省里?到下面去呢?你干不千? 雷主任心里有数,他是副厅级干部,如果到下面市里去,应该不会安排在人大政协,若要安排这类职务,在省里就安排了。好一点的安排,应该是市委副书记或者常务副市长,略差一点,大概也能干个副市长,这都是相当不错的位置。他说,行啊,我早想换个环境。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