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战柳清风

凡人仙府传 10 作者隧道测量工 全文字数 3303字
仙女坊市,生死擂台场: 祁师兄看着整个生死擂台场火爆的人群,起码涌入了上万修士,与上次擂台场冷冷清清的不足百人相比,简直天壤之别。 尤其是远处的几个赌场,简直连个脑袋都挤不进去了,异常火爆的模样! 祁师兄此时很想过去再下一注,并且依旧是押萧遥赢。 尽管他对萧遥胜不抱任何的希望,然而就如同上次一般,他这个人比较实诚,对于萧遥斩杀胡家人很是感激,实际上不敢有所作为,只好在精神上支持一下罢了! 然而此时这里聚集了十多位筑基期的前辈,尤其是胡师叔那阴沉至极的脸,他只要偷偷地瞄上一眼,就浑身战栗,直打哆嗦! 连那刀疤脸修士欠他的三千下品灵石,他暂时也没胆量过去要了! 要是让胡师叔知道他拿她老爹的生死擂赌博,并且还押了敌方修士的注,赚了灵石,他丝毫不怀疑这位胡师叔直接将他扒皮抽筋了。 萧遥是玄月宗名义上的弟子,胡嬛嬛并不敢光明正大的将其怎样,毕竟她得顾忌玄月宗颜面的问题。 然而他与胡嬛嬛同属驭兽宗,胡师叔以教训晚辈的名义将他斩杀,别人是说不出一个“不”字的,说不得还会拍手称快呢。 毕竟像他们这样毫无根基的无根之草,小命可是卑贱的很呐! 此刻,祁师兄都想着尽量避开那刀疤脸修士,不要让此人看到自己。 好像他欠那刀疤脸修士三千灵石似的,不自觉地压低身躯,向着身旁的袁师妹靠了靠,避免刀疤脸一下子望到他。 被祁师兄碰了一下,袁师妹顿时俏脸一红,显然是有些误会了,心道:“祁师兄你怎么这么猴急,也不看这是什么地方,难道祁师兄故意在同门面前显示他们的关系?” 想到这,袁师妹猛地豁然了,亦是往祁师兄身前靠了靠,用只有他二人才能听到的神识传音道:“祁师兄,我这次也押注了!嘿嘿!” “你疯了,要是让胡师叔知道,你的小命可就难保了!”祁师兄一听,顿时一惊,连忙微弱传音过去。 “没事!我让一个散修好友代押的,好多同门碍于胡师叔的淫/威,都是这样做的!”袁师妹再次道。 “哦!那现在压注比例是多少?”祁师兄似乎想到了什么,也有几分兴趣,连忙追问道。 “还是一比一百,毕竟柳师兄拥有炼气八层的修为,并且他的灵兽赤炎豹已达到了恐怖的三阶巅峰,对上萧遥一个炼气四层的菜鸟,怎么看怎么像杀鸡用牛刀啊!”袁师妹有理有据的分析着。 祁师兄知道柳师兄都不屑上擂台与萧遥这么一个菜鸟级的修士对战,这完全辱没了他的身份! 传言柳师兄放出话来,只要动动手指就可以将萧遥这贱奴斩杀,然而却被其师傅胡嬛嬛叫去很是一阵怒批,命令道。 “必须要将萧遥此贱奴千刀万剐不能致其死,折磨个三五个月,然后将其灵魂拘来点油灯!” 想到胡师叔的歹毒,祁师兄不自然地浑身战栗起来,全身鸡皮疙瘩层层的直冒,心中对萧遥这可伶的菜鸟着实捏了一把冷汗。 听到袁师妹的话语后,他没再敢神识传音,只是微微点点头。 虽说此地人多,他们的传音也极其隐秘,但难保不被胡师叔注意到,所以未免节外生枝,招惹祸端,他明智地选择了用肢体语言代替。 然而袁师妹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彻底震撼住了。 “嘿嘿……奴家买萧遥了,将师兄你借奴家的三千与奴家的一千灵石全都押上了!” “你疯了!你既然知道……”祁师兄彻底无语了,暗道:“女修疯起来,比男修更疯狂,几乎达到了无所顾忌的地步!” “嘿嘿,没事啦,大不了以后奴家就陪师兄了,奴家可是完璧之身,起码也值三千灵石吧!”袁师妹妩媚一笑道。 “你……”祁师兄差点被气得两眼一翻,直接晕倒过去。 …… 仙女坊市,擂台上: “小贱奴,本爷乃是驭兽宗,胡师叔坐下七弟子柳清风,炼气八层修为,你这区区炼气四层的贱奴,根本不配做本爷的对手,我看你还是乖乖扒光衣服,让本爷千刀万剐吧!省的一个不小心,进你弄死了,本爷我可就……” “轰……” 面对这样狂妄之极的家伙,萧遥懒得废话,直接一个火球术激射了过去,随即展开一系列的攻击。
这火球术是比火弹术高一级的术法,是萧遥这三个多月中修炼最多的一门神通。 火弹术最大只能发出拳头般大小的火球,而火球术发出的火球足有成人头颅般大了,威力自然是火弹术的数倍了! 对面的柳清风狂妄之气一收,顿时阴狠的咒骂起来,同时一个玄青的乌龟壳就被他激发出去,稳稳地扣在了他的头顶。 乌龟壳发出玄青的光芒,一下子将他整个人都护在了中间。 看到一个个的火球虽然将龟壳法器打得一阵晃动,但总算安然无恙接了下来,这让柳清风顿时放心不小。 他嘴上所说轻松,然而对方能灭杀胡掌柜,就足够他重视两分了,尤其是这瞬间发射出的火球,不论速度,威力,着实不弱。 一般炼气四层的修士,施展出来的火球,绝对无法撼动他龟壳法器分毫的。 不过柳清风倒也不是非常在意的,他相信接下来,萧遥这贱奴将再无任何还手的机会。 只是师傅说只能将他重残,重伤,却是不能一下子斩杀的! 千刀万剐不致死,这可有些难办啊! 这让他出手时总感觉束手束脚。 如果真一个不小心将对方斩杀的话,以师傅尖酸刻薄,冷血无情的脾性,多半会要了他这个废物弟子的小命。 柳清风无奈地想着,旋即一拍灵兽袋,一只全身泛着浓浓烈焰的巨豹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此豹身长足有一丈有余,锋利的四爪,锐利的獠牙,全身充满狂暴的力量,让人一看就禁不住生出想要逃跑的念头。 “去!” 柳清风,向着远处的萧遥一指,立刻下命令道。 赤炎豹几个煽动就到了萧遥身前,一个个足有萧遥释放出两倍体积的火球向着萧遥狂袭而来。 萧遥早有准备地将殷妙竹赠送的一个上品的伞状的法器祭了来气,抵挡住了赤炎豹的火球狂暴袭击,同时想要祭起法剑向赤炎豹斩去! 然而对面的柳清风又如何能如了他的意,只见一把变成丈许大小的狼牙棒已然想着他激射而来。 萧遥只好将祭起的法剑迎向对方狼牙棒法器,“砰……砰……”,随即二者碰撞在一起,一阵金戈交集声传来。 看到对面的柳清风没有再出手,萧遥有些纳闷,对方明显余力尚足的模样,为何没有再采取其他的攻击手段? 然而想不通归想不同,萧遥也没有再进行其他攻击的意思! 反正丹田处有神奇的血珠可以源源不断地将空间内的灵液输送出来,补充他法力的消耗,他乐得和对方打这样消耗下去。 只是为了怕人起疑,他隔段时间就拿出盛装灵液的酒壶饮上几口,表面上却装作法力不济,急躁不安的恐慌模样! 萧遥却是想不到柳清风的苦衷,事实上柳清风是害怕他一下子将萧遥斩杀了,无法向冷血无情,杀伐果决的师傅交代,才故意如此做到的。 在他想来,以他炼气八层的修为,对方只有炼气四层,他法力的雄厚程度起码是对方的十余倍,怎么也能耗尽对方了。 即使他吞食一些补充法力的丹药,也难赶上法力的消耗的速度,毕竟赤炎豹可不是吃素的! 一时间二者竟然默契地达成了短暂的相持阶段! “咦?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柳师兄没有立刻下杀手的意思?” “笨蛋,柳师兄分明是想消耗完对方的法力,好慢慢炮制对方,否则以柳师兄的本领斩杀对方简直易如反掌!” …… “祁师兄,那萧遥真一点胜算都没有么?”袁师妹偷偷传音过去,她可是押了萧遥四千下品灵石呐!不想让萧遥赢那是纯属是骗人的。 “那蠢货怎会有任何赢的希望,一看就是菜鸟,如果拼命之下或许还有一丝可能,然而他跟修为,法力远胜于他的柳师兄比拼法力,这是彻底的找死行为,半点希望也无!”祁师兄摇摇头,一脸的愤慨道。 一听祁师兄此话,袁师妹顿时面若死灰,四千灵石啊!就要这样没了么? 她这一千灵石都要攒好几年,可惜…… 想到这,袁师妹突然责怪自己一时头脑发热,干下此等蠢事来,多年保留的完璧之身恐怕真要失去了! 毕竟欠了祁师兄三千灵石,没有点实际的补偿恐怕是无法交代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