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生死擂

凡人仙府传 5 作者隧道测量工 全文字数 3355字
仙女坊市,灵药铺外: “小贱奴,给老夫滚出来,看老夫如何活刮了你!”胡掌柜站在仙女坊市的一间灵药铺外,对着里面大声的咒骂道。 要不是他被执法卫队拦住,他早就冲进去将里面的那本该死去已久的小贱奴斩杀! 他刚刚在灵狐殿中心神恍惚着,幻想着要是他那拥有变异灵根的孙子没有惨死,修为该到何种境界。 在接下来的驭兽宗“升仙会”上会多么地一鸣惊人,他会多么地荣耀! 爷凭孙贵,说不得以后凭借着孙子的声名,他的修为还有更近一层的可能。 毕竟驭兽宗对于这种变异灵根的修士视若重宝,到时候就是赏赐他一粒筑基丹都有可能。 可惜,他孙儿却是被萧遥这个蝼蚁般的贱奴暗害了! 每每想到这里,他就想去将萧遥的祖坟挖出来,亲人抓起来,狠狠地泄愤! 然而他经过苦苦打听之下,才知道萧遥出生的偏僻之地早以被妖兽肆虐了,这让他又是一阵的郁闷! 他正在感慨着萧遥这贱奴轻易的死去简直是太便宜了! 忽然灵兽袋中的“辨息兽”传来兴奋的讯念,似乎感觉到了萧遥那小贱奴的气息,这让他疑惑的同时,立刻兴奋起来! 心中想着怎样恶毒地炮制这小贱奴? 一时间忘记收敛杀意,兴奋癫狂之下,竟然将坊市卫队招惹了过来。 “胡掌柜,我再警告你一遍,不管你要杀谁,都必须在“生死擂”上,否则本护卫定然按照坊市规矩办事,后果你自己掂量!”看到疯癫了般的胡掌柜,执法卫队的李护卫只好再次警告道。 李队长暗骂倒霉,这是他执法的最后三天,本来准备消停地拖过这三天。 谁知这胡掌柜不知发了什么疯,竟然如此癫狂,简直不将他们这玄月宗执法队放在眼中。 仙女坊市一般都是由玄月宗与驭兽宗各派一小队,轮流执掌坊市秩序! “怎么会呢?老夫怎会轻易将那小贱奴斩杀?老夫定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成,后悔投胎到这个世上!”胡掌柜被李护卫再次警告了一次,顿时不悦,发狠道。 “老胡!那小贱奴是谁啊?怎会令你如此癫狂?”李护卫再没说什么,倒是人群中有一位与胡掌柜岁数相当的老妪突然问道。 “癫狂?我这叫癫狂?如果你孙子被人杀了,只怕比老夫更加癫狂?”胡掌柜怒目一怔,向着人群中说话的那老妪瞪去。 “什么?里面有人杀害了你孙子?那……那你可要小心了,别把你自己这把老骨头也折了进去,毕竟一入“生死擂”,必要见生死的!”人群中那老妪似乎有了几分恍然道。 “哼!老夫小心个屁!那小贱奴只有炼气一层修为而已,老夫孙子是被这小贱奴暗害的!老夫可有着炼气后期的七层修为,斩杀他易如反掌,你们等着看老夫如何炮制这小贱奴吧?”胡掌柜神色狰狞道。 …… “什么?才炼气一层?”随后赶来的祁师兄顿时大失所望,本来刚刚听说是灵狐殿里面一人斩杀了胡掌柜的霸道孙子,他顿时就兴奋起来。 想着那位替天行道的道友最好将胡掌柜也捎带了,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在驭兽宗少一位仇人,可以笑慰已逝的三位好友! 虽然他做梦都想着斩杀这老鬼,但是并不建议这老鬼提前挂掉,因为他若是将来修为有成,完全可以将胡掌柜那筑基期的女儿当做奋斗的目标。 只是对方才炼气一层,哎……看来他的美梦注定无法实现了! “啊!竟……竟然是他?这怎么可能?”当萧遥神色从容的灵药铺出来后,祁师兄一下子就不淡定了! 暗道:“原来这个被胡掌柜谩骂,毒打的乖乖小厮!” 有时候,祁师兄都很佩服萧遥,他更胡掌柜一个月打几次交道就浑身难受,何想而知萧遥这小厮该遭多大的罪啊! 看到萧遥这么一个“孬种”,祁师兄心中是彻底不抱任何希望了! …… “咦?小杂碎你……你竟然修炼到了炼气三层?”胡掌柜看到他搜寻的目标终于出现后,顿时一惊! 对方竟然在短短时间内进阶到了炼气三层的境界。 如果他那天才孙子胡越取得如此大的进步倒是理所当然,小贱奴的灵根属性他可看过了。 废材的很! 竟然是缺金的四属性杂灵根,这辈子都没有进阶炼气后期的希望,就是进阶炼气中期也勉强的很。
“老杂……毛,你想怎样?”萧遥缓缓从灵药殿走出来,郁闷的同时,立刻反唇相讥道。 只是他真想骂对方“老杂碎”时,又觉得不妥,毕竟刚刚胡掌柜就称呼他为“小杂碎”,于是连忙改了口! 至于胡掌柜的震惊,他到不甚在意,如果有突破瓶颈的丹药,他的修为还会更高! 两年前,他已然通过饮用灵液进阶到炼气三层顶峰,也就是炼气初期巅峰。 结果在接下来的一年中硬是无法寸进,始终无法捅破进阶炼气中期的那层薄膜。 萧遥终于知道就像胡掌柜说得,他的灵根属性异常的垃圾,想要突破到炼气中期,应该要服用辅助进阶炼气中期的丹药才是。 并且那些灵液似乎对他的作用越来越弱,于是他准备偷偷潜入仙女坊市,想着购买到辅助进阶炼气中期的灵药,然后再次潜藏起来,等着修为高深后,再伺机报仇,谁知…… “好……好……好……一个蝼蚁般地贱奴,竟然敢辱骂老夫,看老夫在生死擂上如可炮制你?”胡掌柜一连说了三个“好”后,怒极反笑,最后愤恨地扬长而去。 想到以前萧遥在灵狐殿是那样的乖巧,他就是将对方辱骂,毒打对方无数次,萧遥只会乖巧地听命行事! 这也是二十四位小厮中,他活到最后一个的根本所在。 有时候胡掌柜都觉得萧遥就是个奴仆的料,似乎天生就有着奴性的贱骨头! 谁知他刚才一骂,对方与以前相差十万八千里态度回应! 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好深的城府,如不将此子斩杀,他将来定会是他胡家一大敌! 想到这胡掌柜对于斩杀萧遥的信念又增加了三分! “谁帮我出站生死擂,我愿意出一千灵石请他出战!”萧遥知道仙女坊市的规矩,不允许在坊市内动武,并不是坊市内就不可以动武。 只是避免坊市因为动武造成混乱,所以将有矛盾地双方控制到了生死擂上! 生死擂是坊市内专门规划的解决个人仇怨的一片区域! 被指定挑战的修士,不可以拒绝,但可以请别人替战。 这就是修仙界以拳头,资源为大的铁则,弱者是没有拒绝的权利。 所以坊市中有一些炼气十层以上的修士,经常打压低阶修士,稍有不从就提出生死擂。 到最后,一被炼气十层的修士提出生死擂,那些低阶修士往往不是报出自己所属团队的势力,就是交出灵石了事。 当然各种各样的团队,归根结底都属于驭兽宗,玄月宗及蛮越族这三大势力! 如果真有人愿意为这一千下品灵石出战,他倒是无所谓的,毕竟长期被胡掌柜奴役,让他不自觉的对其产生了惧意! 再说他确实没有和别人动手的丝毫经验,加上胡掌柜修为又比他高数层,这让他生出了破财免灾的意愿! “嘿嘿……小子,别墨迹了!没人会帮你的,不过可以将一千灵石交于本护卫,或许本护卫看在灵石的份上,会帮你收尸的!” 李护卫看到萧遥话音落了好一会儿后,依旧无人敢应答,嘿嘿一笑,催促道。 “算了,小子对死后如何倒是没讲究的!再说以那老杂碎对小子的憎恨程度,你能保证收到小子的尸体?” 萧遥看到此地已然聚集了一千多人,虽然很心动他许诺的一千灵石,却无一人敢于挑战胡掌柜。 确切地说是驭兽宗的淫/威,萧遥只好向着胡掌柜离去的方向走去,淡淡道。 反正缩脖子是死,伸脖子也是死,他干脆选择后者,豁然一些。 “也是!”被萧遥这么一说,李护卫脸色一红,讪讪一笑。 …… 看到这一千多人中,只有三四十个游手好闲或者想看胡掌柜如何变态地炮制萧遥的修士前去,其他的人都认为此次生死擂定然无趣的很,所以纷纷摇头散去。 在他们看来萧遥已然是胡掌柜刀俎上的鱼肉,与胡掌柜实力差距太大,根本不值得一看。 或许他们抬一下眼皮功夫,萧遥这蝼蚁般的小厮就会毙命! “祁师兄我们还去么?”袁师妹看到祁师兄竟然有些意动,不解道。 “去!反正我们现在也没什么事情可做!”祁师兄毫不犹豫地回道。 祁师兄这样说,倒不是对萧遥抱一线希望,而是他想看看胡老鬼的功法套路,为自己将来报仇做准备罢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