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斩杀胡掌柜

凡人仙府传 7 作者隧道测量工 全文字数 2528字
萧遥施展了好一会儿的御风术,料想:“胡掌柜的攻击怎么还没有到来呢?” 带着这个疑问,他转过身去,顿时吓了一跳,却见他的大敌,胡掌柜在他的犀利攻击下,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一个储物袋。 黑烟袅袅! 空中到处弥漫着烧焦皮肉的恶臭味! “这……这胡掌柜竟然死啦?”萧遥顿时被自己这个猜测吓了一跳! 在他的印象中,胡掌柜是个神圣不可战胜的奸魔,什么时间他竟然拥有了击杀这奸魔的本领? 事实上萧遥忽略了拥有诡异血珠中的灵液,给他带来多么巨大的好处。 一般炼气期修士的法力有限的很,一天法术的练习也就二三十次而已,毕竟他们体内法力一消耗完毕后,就只能干等上四五个时辰恢复! 一个炼气期的修士,也就只有一百多岁的寿元,而进阶筑基期最佳年龄段却是在六十岁之前。 否则到了六十岁以后,生机逐渐消散,到九十岁以后基本没有进阶筑基期的希望。 修行就是与时间赛跑,逆天而行! 所以每位修士都想着尽快提升修为,赶在六十岁之前筑基! 在这中间,他们忙忙碌碌地需要为自己的不停地购买丹药,不停地提升自己的法器品级,最困难地就是谋划获取进阶筑基期所必须的筑基丹! 因此一般修士,修习术法的时间并不是很长! 然而萧遥却是不同,拥有灵气浓缩到极致的灵液相助,使他在法力消耗完毕后,可以快速地补充,继而可以快速地修炼。 别人一天只能修二三十次,他却能可以不受限制地,一天千百次地疯狂修炼下去,可谓是一日千里。 “老弟?你玩我了是吧?”正在萧遥不可思议的疑惑之际,李队长却是不知什么时间已然来到了擂台上,带着几分震惊之色,嗔怒道。 “这……这从何说起?”萧遥有些冤枉地道。 自从进阶炼气一层后,他就一直被胡掌柜限制自由,之后逃到雷鹰涯,压根就没有其他修士斗过法。 再加上胡掌柜是个拥有着丰富对战经验的炼气后期高手,他只是个炼气初期的菜鸟而已,怎么看怎么输啊? 否则赌场的赔率也不会如此的大。 …… 此时赌场上却是哭爹喊娘,欢声笑语的混乱场面,可谓几人欢喜几人哭! “怎么会这样啊?我的一千灵石啊!就这样泡汤了?”一位修士哭丧着脸,带着哭腔道。 随后“啪”的一声,他狠狠地给自己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一脸的沮丧模样,接着道:“我真贱,竟然贪图十块下品灵石的便宜,将整整一千块搭了进去!” “啪!” 正在这时,另外走过了一位修士,给刚刚扇了自己嘴巴的那个修士,再次狠狠地扇了个响亮的耳光,唉声道。 “哎……兄弟节哀吧!老兄我三千灵石也打水漂啦!你一千灵石不算个啥!” 说完那修士匆匆而去! “哦……也对!”那位被打的修士心神一定,落寞的心情豁然好了许多,望着那远处的身影,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追了出去,大怒道:“操……操你娘的,你扇的是老子的脸啊!” …… “刀疤脸,快点,两千零二十下品灵石,少一块我和你急!”瘦皮老道紧紧地站在刀疤脸修士身旁,生怕对方跑掉似的。
“啪!” 刀疤脸修士先是狠狠地给自己扇了一个响亮的耳光,随即将两千下品灵石丢给对方,骂骂咧咧道。 “愿赌服输!老子的赌品是整个行业中最有信誉的!还能少你瘦皮老道的两千灵石?” 刀疤脸修士骂骂咧咧中,看到另一位大主顾看向了他,脸上又哭丧了三分,顿时“啪”、“啪”地再次给自己连扇了两个耳光,讪讪道。 “这位兄弟,你随我去赌坊取灵石可否,此刻携带灵石不够,欠三千?” “不用了,你把现有的灵石给我,下次生死擂,再给我即可!”祁师兄很是潇洒地道,心情似乎颇为兴奋。 “好!”刀疤脸修士连忙拍着胸部保证,随即肉疼地将一万七千灵石递了过去,不禁再次给自己狠狠地扇了两个嘴巴。 一个别人不买,自己强迫别人买,两千灵石没了! 一个都说过别人不能买了,竟然又厚着脸皮让别人买,两万灵石没了! 这下可好,送到手的一万六千灵石没捞到,反而将自家的七千折了进去。 在刀疤脸修士一脸懊悔的眼神中,袁师妹震惊地简直合拢不了自己的嘴巴,颤颤巍巍地抖动起两个修长的玉指,吐出两个字:“两万?” 祁师兄点点头,随即道:“走我们去“云鹤仙楼”好好庆贺下,师兄我请客!” “哎……哎……”袁师妹此时也是后悔不已,要是她壮着胆子,掏出二百灵石赌一把,此刻她手中也是拥有两万灵石的巨款了吧? 想到此处,袁师妹有些恼怒地向着生死擂上望了一眼,似乎在说,这小子戏演得也太逼真了吧?竟然将本仙子也骗了! …… 生死擂台上,萧遥震惊过后,看到李队长故意挡在了他面前,遮住了他望向储物袋的视线。 他忽然想到,既然胡掌柜已死,那他的储物袋不就成为了他的战利品? 想到这,萧遥猛然挥手一招,瞬间将胡掌柜的储物袋招到手中,却是看到李队长的脸色猛然冷了下来。 “哎……小子!你真是傻得可怜,死到临头,居然还偷着傻着乐呢?”李队长叹了口气,郁闷道。 本来他还想着讹这傻小子的战利品,谁知还是被他反应过来了,真懊恼刚一上来,就应该厚着脸皮收取! “死到临头?何以见得?”萧遥一惊,这才想到他好像忽略了什么? “哼!你杀了人家的儿子,此刻又将人家的老爹斩杀,你觉得驭兽宗那筑基期疯婆娘会放过你?”看到萧遥天真无知的模样,李护卫再次一气,大怒道。 “什么,胡掌柜的女儿不是在驭兽宗的宗门内么?怎么会跑到这偏僻的仙女坊市了?”萧遥刚一出嘴,就觉得自己白痴了。 “哼!还不是拜你所赐,你杀了人家的天才儿子,人家还能在宗门安心修炼么?”李队长强忍着扇这白痴一巴掌的冲动,愤恨道。 此刻他在暗想:“你丫收战利品倒是鬼灵精怪的,怎么其他事上就一塌糊涂了!” 其实也不怪萧遥愚笨,他完全是被胡掌柜的女儿筑基期的名头彻底震住了,如果说他能斩杀胡掌柜是侥幸的话,遇上人家筑基期的女儿,就是十万个侥幸也救不了他啊! 人家斩杀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