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节 牺牲

作者瑞根 全文字数 3298字
如果能够站在天空中俯瞰,就能看到两股黑压压的人流,分别从北向南,从东向西,朝着宋城这个目标滚滚而来。 尚云溪的两军骑军早已经在古汴河边上逡巡。 来自北方水军的兵马早已经在汴河上搭建起了浮桥,以便于河朔军能顺利渡河。 北方水军的主力是在晁、阮两家的的巨野泽水匪基础上组建起来的,规模虽然不大,只有两个军,要控制包括济水(含巨野泽)、汴河(含孟渚泽)、泗水以及运河在内的这几条淮水以北的水道。 由于北方的水情与南方截然不同,也不像南方水道四通八达,所以三个军的水军大多以小艇小船为主,而且是分散布置在各条水道上,主要以控制交通咽喉和重要湖沼为主,比如巨野泽和孟渚泽,又比如济水和汴河上。 北方水军的第三军也正在组建,主要是控制河水,这条水道目前是横亘在徐州与河朔地区之间的天堑,为了确保日后对河水的控制以及下一步平卢军渡河,第三军刚拉起架子,就要承担起平卢军北伐渡河的重任。 “嘿着嘿着”的号子声让汴河也变得热闹起来了,水军将士守卫在浮桥两端,有些好奇的看着一辆接一辆的重型马车以及大队的驮马开始渡过汴水。 “爷,这是些啥玩意儿,这么沉这么多?”光着膀子只穿了一个护胸草木甲的士卒好奇的问道。 赤日似火,晒得地面都发烫,这汴水两边更是热气升腾,让人难受无比,不过无论是水军士卒还是河朔军的先头骑军都还是小心翼翼的护卫着浮桥,防止敌人的偷袭。 尚云溪甚至为了确保安全,把两军骑军都派过了汴水,沿着汴水南岸巡弋,以免被偷袭,而河朔军步军的第一军也在另一座浮桥上准备渡河。 “别问那么多,都是术法器械,谁知道是具体是啥?”水军一名军官站在哨楼上一边扫视着四周,一边随口回答:“肯定是用来打宋城的,听说南边蔡州军正在疯狂的加固宋城城防设施,还挖了不少壕沟,用来阻挡咱们徐州军的逼近,看样子也就是对这些玩意儿惧怕得紧。” 水军接到命令也是三天前,为了避免暴露,他们来之前也是一直不动声色,只是在这一线水域游弋,与无闻堂一道,观察蔡州军有无异动。 一直到得到命令的头一天,水军才迅速行动起来,只用了八个时辰就把两座浮桥搭建起来,并且在汴水南岸桥头附近搭建起了几个哨楼,有些小型投石机和弩车也布设在哨楼旁,只要不是大规模军队进攻,完全足以抗御得住一般的进攻。 “爷,这一仗打下来,郡王怕是要入主中原了吧?” 徐州军内部的宣传攻势也早就出来了,既然要光明正大的和蔡州军打一仗,那么前期的宣传肯定要到位,要让各军的士卒们明白,为什么要打这一仗,打赢了这一仗,他们会得到什么? 打赢了这一仗,郡王将会控制宋、陈、颍、亳、蔡五州中原之地,尤其是颍亳二州。 当年江烽的淮右军主力大多都是招募来自颍亳二州难逃的流民,几年过去了,他们大多已经成为各军中的主力老卒,虽然他们大多已经定居在光浍寿三州,但是对故土的感情却不可能这么快就消失,现在有这样一个机会打回老家去,成为重夺老家的功臣,自然能激起他们莫大的热情。 “嗯,中原起码有一半就会是郡王的了,剩下一把还在沙陀人手中,咱们就要和郡王一道把沙陀人撵回塞外去,到时候大家就可以安安心心回家娶媳妇种田过日子了。”小军官的眼中是也充满了憧憬。 跟着郡王打仗,就是有盼头,运气好能弄到勋田,哪怕没那种好事,只要靠军功积累,日后也能有一份积攒,哪怕是阵亡伤残了,郡王的承诺都是兑现了的,家有老小,都能得到一个照应。 还图个啥?这条命就卖给郡王了。 这里距离宋城已经只有百里地不到了,可以说只要渡过汴水,那么前面就是一片坦途,尚云溪不认为蔡州军会放弃这样一个突袭机会,虽然给他们这个机会,他们也无法得手,但是毕竟这是一个机会。 两座浮桥相邻,上下只有一里地,几辆重型马车和驮马在一过河之后就开始在两座浮桥间搭建起来,不到两个时辰,几个火龙炮、重型弩车和投石车阵地就成型,并迅速布置到位。 这就是标准化零部件生产带来的极大便利,无论是投石车还是重型弩车亦或是火龙炮的部件,都被分解为数十个按照一定标准制作的配件,只要是熟手,可以在很短时间内拆卸完毕,同时也可以在很短时间内搭配成型,而且若是有某一个部件损坏损耗,他们也可以很快诊断发现,并迅速调换。
这种方式已经越来越成为模式了,徐州各军的术法器械均按照这种模式来运作,其效率得到了很大提升,而在战场上,哪怕多须臾时间,都能给敌人造成更大的打击,为自己赢得更多的机会。 另一座浮桥上,步军过河的速度也很快,一个都的人马迅速在桥头集结,紧接着两个都士卒也过河结阵,哪怕是有骑军在周边护卫,但是他们仍然遵循着各自的规则来,绝不依靠别人。 两个身影从泥土中钻了出来,手中的单筒镜仔细的观察着河岸上的情况。 “怎么样?” “徐州军来得太快了,他们的水军控制了整个水域,我们蔡州这边的水军太弱了,根本没办法和他们的水军抗衡,看样子不行。” 一直在转动着单筒镜的男子抖落了一下身上泥土,土黄色的紧身袍服看上去几乎要和泥土融为一体。 “他们的骑兵扩展范围很大,我们这边的骑兵不敢太靠近,一旦被缠住,恐怕就很难脱身了。” “那我们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光靠那点儿术法布置,起不到多大的作用,顶多也就是给他们制造一些混乱,没有配合攻击,毫无价值。”另外一人有些焦急的道。 “兵力不足,奈何?”手持单筒镜的男子仍然还在观察,还有些不死心,“家主现在坐镇城中,调出了骑军,放了话,骑军可以牺牲,但是必须要牺牲得有价值,可你看现在的情况,能达到有价值这个目标么?根本不可能。” “你的意思是……?”同伴有些疑惑。 “要么放弃,要么就动用龙雀尾殊死一搏。”男子冷冷的回答。 同伴打了一个寒噤,下意识的道:“这一队龙雀尾能济得了什么事?那就是送死啊。” “送死也得去,利用术法陷阱制造混乱,绕开他们的防御阵地,袭击过马车的浮桥,用火性术法烧浮桥,徐州军素以术法器械强悍著称,烧掉他们的这些术法器械,也能为守住宋城贡献一份力量。”男子语气里已经多了几分决然,显然已经下了决心。 “那什么时候发动?”同伴似乎也被说动了,想一想宋城驻守的兵力与正在源源不断推进的徐州大军兵力的对比,再想想徐州军凶悍的术法器械,这点儿牺牲应该值得,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达到预想的目的。 “再等两刻钟时间,等到徐州军再多过来一些马车,你现在就去通知他们。”男子脸色冷峻,“不能拖太久,我担心徐州军的术法师会跟进,我们的这些埋伏未必能瞒得过他们的术法师,找到这个机会也不容易。” “好,我去通知他们准备。”同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告诉他们把一切都带好,一次性全部用出去,我们只有这一次机会。”男子微微扬起头,“家主会把他们家眷安排好。” “明白了。”同伴有些黯然的点点头,再一抱拳,吸气,潜地而入,显然是一个土系术法的高手。 河岸上过来的马车越来越多,分成队列列阵,徐州军也很谨慎,将车队都排列在了投石车、重型弩车阵地背后,而且水军也都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这些马车。 渡河而过的步兵已经迅速达到了一个军,并开始沿着河岸这一线开始布防,形成一道防线,防止敌军偷袭。 看上去一切都还算正常,但是汴水毕竟处于宋州境内,哪怕是徐州北部水军控制住这里的时间也不长,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男子静静的附在土堆下,没有任何动作。 徐州军的步骤很规范,没有任何纰漏,但是他们永远想不到悍不畏死的龙雀尾可以不惧一切。 默默地计算着时间,男子似乎陷入了冥思状态,家中的一切,父母妻儿,似乎都浮现在脑海中,也许下一刻这都将离自己而去。 伴随着时间的临近,他已经接收到了从同伴传来的信号,准备停当,就等出击了。 也许这一切都毫无意义,但是为了家族,他必须如此。 跃身而起,男子手中持握着数十张术符猛然丢出,一连串的泥土波动在河岸连绵而起。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