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节 兵威之盛

作者瑞根 全文字数 3283字
“袭击失败?”袁怀河没有太多的感慨,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数十个大好儿郎就此消失,但是也算是为一军的骑军保留了下来。 “尚云溪的河朔军很谨慎,步军一过河就结阵,而前期过河的术法器械与徐州水军也迅速组成了防御体系,我们预设的埋伏只是起到了干扰作用,没有达到预期目的。”前来禀报的袁文楠轻声道。 “徐州军慢得起啊。”袁怀河目光里多了几分怅惘,是啊,以不变应万变,凭借着实力平推,根本不需要抢时间,也不需要行险一搏,这就是现在徐州军的做法,而面对这样的敌人,蔡州军又当如何? 袁文楠不好回到这个问题,龙雀尾的袭击也是万不得已,原本准备突袭的骑兵不敢动用,两个军的河朔骑军虎视眈眈,就等你入彀,斟酌再三,家主还是没有同意骑兵的突袭行动。 但是眼睁睁的看着敌军渡过汴水,以猛虎下山的姿态压过来,如果不做一点努力,也说不过去,所以才会有这样一场以卵击石的袭击。 结果并不出所料,如果战争都能以这样的手段来改变结果,恐怕这样就不叫战争了。 “那家主……”袁文楠试探性的问道。 “让骑军向后撤退,保持压力,但是不要发起进攻,牵制徐州军。”袁怀河的目光慢慢变得沉静下来,“战争的胜负归根结底还是要用宋城的得失来证明,那就让我们好好在宋城攻防上来印证一下各自的本事吧。” “是,家主。”袁文楠明白了家主的意图,“城防体系还在进行加固和改造,现在已经把能用起来的力量都用上来了,……” “不必保留什么了,该用的术法物资全数用上了,术法陷阱尽可能的用层叠连环的方式来布设,徐州军一旦出手,肯定是连续不断的,不会给我们多少喘息机会,他们有兵力优势,肯定要用足,术法器具尽可能采用双重布设,城墙上一重,在城墙下一重,一旦敌人的天位高手突破,我们不能及时遏制,那就要用这些器具来封锁压制。” 丢开了一切幻想的袁怀河思路反而变得越发冷静清晰,有条不紊的做着安排,“不够的物资,勒令城中士绅必须限期献出,否则杀无赦,无条件可讲。” “是。”心中略微一沉,袁文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家主也有些不看好能守住宋城了,否则不会用这种铁血手段来收缴物资了。 “把他们的私兵全数集中起来,另外把他们的妻儿老小也集中起来。”袁怀河斟酌了一下才下达这道命令:“只要徐州军一开始攻城,让他们率先出城发起冲击,顶过一轮者,可活,不遵令者,灭其家!” 袁文楠全身发冷,好一阵才回过味来,低下头道:“是。” “文楠,这就是战争,容不得我们有半丝怜悯之心。”袁怀河似乎知晓自己这个侄儿内心的波动,转过头来,“战争,就是你死我活,就是要动员一切可动员力量来实现毁灭对方的目的,明白么?” ****************** “联系上河朔军了?”江烽骑马平缓的行进在萧县前往砀山的路上。 夜鹰否决了江烽意图乘船的想法,实际上江烽也觉得乘船不妥,既然是要率军亲征,那么自然走陆路,先感受一下气息。 四个军的牙军也是一万人,全部是步军,步行而来,的确在时间上要慢了一些。 不过江烽并不在意,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和曹州决一雌雄了,那就没有必要再患得患失。 哪怕现在沙陀人要从南阳撤军与蔡州联手和徐州一战,江烽也一样要打下去。 当然,沙陀人已经开始在汝州与南阳军开始先期的碰撞了,据说并没有占到多少便宜。 南阳军并没有像蔡州军想象的那样占领了方城,就能让汝州的南阳军惊慌失措,阵脚大乱,虽然士气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但是刘同还是成功的稳住了阵脚。 而沙陀人也还没有进入状态,在展开进攻的时候还显得有些配合不太默契,从细作传回来的消息,沙陀人内部也如同猜测的那样有些龃龉的迹象。 这盛夏季节出兵打仗,对于惯于在秋季出征的塞外胡人,的确是一个挑战,尤其是还是一个陌生的地域。 时疫成为南阳军最大的盟友,给沙陀人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这也是沙陀人在前期的进攻上显得有气无力的主要原因。
但江烽不认为沙陀人会就此罢兵等到秋季,蔡州军已经如约攻陷了方城,这样一个机遇对于沙陀人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哪怕付出再大,哪怕困难再多,他们也会对汝州的南阳军发起进攻。 南阳军之所以能沉住气,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鲁阳关南北的向城和鲁山都还在他们手里,哪怕是蔡州军攻下方城关,他们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已然可以从鲁阳关南下返回南阳,不至于被瓮中捉鳖。 战争一旦开打,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这不是哪一方能决定的,就像江烽既然出兵蔡州了,那么这一仗就只能打下去,打到一方崩灭为止。 俞明真策马走在了江烽的右侧方,“回郡王,已经联系上了,尚云溪来信,蔡州龙雀尾在汴河南岸发动了一轮小规模的突袭,烧毁了两辆马车,全部战死,目前大军已经顺利渡过汴河,正在向宋城挺进,未发现敌军骑兵。” “唔,袁怀河还是舍不得他的骑兵啊。”江烽撇了撇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他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郡王,属下以为袁怀河也是无奈之举,在宋城的蔡州骑兵数量不足,他还需要确保在我们对宋城发起攻击是保留骑兵给我们制造压力,以便拖住我们部分兵力。”俞明真想了一想道。 “明真,孤知道,但你觉得他这样有作用么?”江烽淡定的道:“一旦围城,除非他把骑兵布置在外,否则他的骑兵根本没有发挥作用的时候,如果他把骑兵放在外,河朔军和淄青军的骑军正好找不到发挥作用的机会,要么被围歼,要么就只有脱离宋城地域,一样毫无发挥作用的机会,归根结底,袁怀河还是舍不得。” 俞明真点头,“既是如此,袁怀河不如就此撤离宋城?” “撤?到了这一步,他往哪里撤?撤到哪里,我们打到哪里,他这样不战而退,对士气的影响有多大?”江烽微笑道:“所以他的希望就是寄托在我们对宋城的攻城战中受挫,这样他才能有机会。” “可是我们兵力有绝对优势,他没有任何机会啊。”俞明真不解的道:“拖下去,他们一样只有城灭人亡的结果。” 江烽摇头,目光深沉,“袁怀河不是那么容易认输的人,他敢留下来亲守宋城,说明他是有一定想法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在等待沙陀人,甚至魏博军。” 俞明真悚然一惊,“沙陀人,魏博军?!郡王,你是说沙陀人要对我们动手,魏博军也有可能加入进来?” “任何可能都有,事实上明真你应该看得到,石敬瑭在曹州的试探,其实他们就是在试探看看谁最好打,我们没有给他任何机会,所以他们退缩了,胡人一样是欺软怕硬的。”江烽轻笑,“蔡州军也表现得差强人意,所以综合评估了一下付出和收益,他们选择了南阳,当然也不排除蔡州向沙陀人靠拢促使沙陀人选择了南阳。” “可是现在……”俞明真还是有些不太相信,“魏博军也要动手么?” “魏博军现在的处境很尴尬,沙陀人成了中原霸主,他们原来一直是依附于大梁的,但现在沙陀人并未对他们有动作,嗯,应该还在拉拢他们,如果他们不想和沙陀人撕破脸,那就只有归附,沙陀人这个时候要让他出兵,他敢不从?”江烽显得很平静,“当然,罗绍威也不蠢,他也要观察形势,和袁怀河一样。” “郡王的意思是,如果袁怀河在宋城给我们以打击,拖住我们,让沙陀人觉得我们徐州军不过如此,也许沙陀人就会让魏博军出兵南下?” “不仅是魏博军出兵,石敬瑭、安重荣的大军恐怕立马就会向东突进了,他们不会放弃这样一个机会的。”江烽泰然自若的道:“那时候就要看朱茂能不能扛得住了,当然,我们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所以我们会在预定时间内,让沙陀人灭了那份心思,乖乖的去打他的南阳。” 俞明真明白为什么这一次江烽要亲征,而且一口气把四个军的牙军当作预备队带了上来。 在他看来,河朔军的三万,淄青军的三万五,再加上占据绝对优势的术法器械和术法师部队,怎么打宋城都肯定打得下来,那里有必要再动用四个军的牙军? 现在才知道江烽这是要给沙陀人和罗绍威看,徐州军兵威之盛,让他们在做任何决定之前三思。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