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节 大周后

作者瑞根 全文字数 3336字
杨堪细细的盘算着自己手里的实力。 武宁军虽然在与蔡州军争夺宋城时有些损失,但并不大,而且现在徐州强大的后勤兵员保障机制使得无论是哪个军现在都无虞补充,所以兵员据补充到位。 王守信和张君越都是能征惯战的宿将,统领的武宁军在经历了与蔡州军宋城一战的磨合之后,就迅速成长起来了。 可以说,现在的徐州军体系中反倒是以天平军、淄青军、武宁军、牙军这四军实力最强,相比之下平卢军、河朔军、淮右军都要列在后面了。 新建的淮左军和宣武军还不好说,但是未经战阵的军队都不能寄予太多的希望。 天平军是以朱茂老部下为主组建的,这支力量最完整,基本上没有被打乱,只是在后勤和术法器械上得到了充实,所以说这支军队反而是最强的一镇。 当初政事堂和枢密院内都有一些不同意见,就是担心全力扶持天平军,会不会让朱茂重新滋生出想要割据的念头,不过江烽却毫不犹豫的打消了这些人的担心。 随着战争的扩大化以及术法一道的威力日显,军队对后勤的依赖已经日益凸显,无论是哪一个主帅都能够清醒的意识到,朱茂和高金忠都是打滚多年的老手,军队没有后勤支撑会是什么样,他们比谁都清楚,现在跟随江烽要什么有什么,可以安安心心打仗,何乐而不为? 朱茂自己就曾和江烽做过深入的交流,自称自己的确不是一方之主,只适合带兵打仗,江烽深以为然。 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主帅,值得放心。 淄青军和武宁军的实力在伯仲之间,这两军骑军是以原来的老平卢淄青军为主,但是步军却是原来的淮右军调配过来,当然也有部分是原来的老平卢淄青军保留下来的,这两军都经历了和蔡州军争夺宋城的战事,一番磨合之后,都已经成熟起来。 有一支完整的武宁军,杨堪就很有把握了,淮右军由张挺带队增援过来,有六个军步军,也就是说目前除开武宁军有两个军分驻在刚收复的颍亳二州外,还有十二个军加上淮右军的六个军,十八个军,四万五千人马。 这还没有算术法器械部队以及超过两万人的夫子。 杨堪相信以自己手中的兵力足以打下汝阳,但是如果急切间要拿下汝阳,可能付出的代价会比较大,尤其是对方在小天位和天境高手实力较强的情况下。 所以他希望把南方水军从扬州那边调过来,柴永已经把淮左军组建起来了,以柴永和严序的手段,控制住扬州不是问题,尤其是许宁还在扬州坐镇帮助稳定局面。 经历了一波血雨腥风的扬州士绅已经被吓破了胆,这帮被盐利滋养了百年的士绅早已经失去了当年祖辈贩私盐的勇气和锐气,面对官府的强权,更愿意跪舔了。 原来南方水军有四个军,在收编了部分吴国水军之后,扩充到了六个军,其中三个军驻扎在扬州,两个军驻扎在楚州和泗州,还有一个军驻扎在大江上的和州。 这驻扎在像淮水这一线竟然只保留了驻扎在楚州和泗州的两个军,连寿州这样号称宋王治下最重要的商业枢纽竟然都只是泗州那边派来的水军一个营驻留,驻留泗州这个军不但要兼顾淮水上游,而且还要巡防运河一直到宿州段。 这也足见徐州方面对淮水流域治安状况的自信。 杨堪也给梅况去了信,希望他能率水军来助自己一臂之力,在田春来已经逐渐崭露头角之时,扬州完全可以由田春来协助柴永掌控局面,而梅况也乐意来接受这样的挑战才对。 水军的调动要比骑军步军便捷得多,无他,辎重粮草便可直接由装船起运,而且可以不受夜间影响,像南方水军要调过来并不难,只需要把楚州和泗州的两个水军集结,待到从扬州过来的水军一到,简单交接换防一下,就能迅速西进。 这个时候正是丰水期,适合大船行进,从泗州、楚州逆水而上也就是十日工夫,之前杨堪就已经命令泗州和楚州两军水军只保留一个营驻留,余部迅速朔流而上直抵新蔡待命。 估计这两部应该已经抵达汝水与淮水交汇处了吧。 这两部兵力也就四千人,但是兵船上的火龙炮却足以让汝阳的袁军不寒而栗。 想到这种可以在汝水上任意移动的炮台,杨堪就忍不住露出一抹得意微笑,水军的威力就在于此,其机动能力可以让任何一直处于它打击范围内的敌军望而生畏。
“枢密,可有好消息来?”张君越踏上高台,沉声问道。 “尚无,不过吾以为宋王会同意我们的意见。”杨堪点点头,“君越,若是要打这一仗,武宁军恐怕要承担很大的损失啊。” “呵呵,枢密,打仗不死人,那还叫打仗么?”张君越哈哈大笑,“不过要想让我们武宁军付出代价,那对方的代价必须要更大,某也和都督说了,这一战,某要亲自上阵,某的陌刀已经好久没有尽兴发挥了,在宋城被尚云溪和朱密他们抢了先,这一次某必定要占一个先。” “唔,你们武宁军不想占先也不行,淮右军的实力不及你们,不过张挺也表示要亲自上阵,他希望能够通过几场恶战来实现突破。” 杨堪也接到了张挺的邀战。 他也能理解张挺的急切心情,整个诸镇都督中,唯有他和许子清目前武道水准尚未突破小天位。 尤其是伴随着大批原来大梁武将的到来,之前大家还在假模假样的韬光养晦,但是看到蔡州溃灭在即,徐州军又已经北出河朔,就都有些坐不住了。 第一批的杨厚德,也就是自己的四叔就已经亲自披挂上阵了,贺国昌也一样,还有诸如周望这些外域强者,都纷纷踊跃参战,现在更是获任宣武镇正副都督,这个示范简直要让人欣喜如狂。 现在还有超过五名天位强者已经跃跃欲试,向宋王表明了心迹,希望能加入徐州军,也就是现在的宋军中。 这五名强者都是来自原来大梁的张、朱、李、葛、庞等老牌将门世家,而且还都是第一批,估摸着后续还会有一些强者会陆续登场。 有时候连杨堪都觉得无法理解,原来的大梁为何空有如此多的人才,却不能用,眼睁睁的看着沙陀人将大梁一步一步逼入绝境,最终崩灭。 现在这些人从大梁的废墟中走出来投入宋王麾下,却一下子就能绽放出光彩,假以时日,这些人恐怕都能独当一面。 或许这就是为人君者的驾驭之道吧,杨堪只能这样认为。 “哎,过之的心情某也曾经有过,他正好面临这段高原期,的确需要这样一个自我砥砺的机会,不过袁军困兽犹斗,这是要孤注一掷,危险不小啊。”张君越理解的点点头。 “那也是一个武人的选择,如果因为惧怕危险就自我束缚,那他一辈子也难以实现提升。”杨堪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有机会我也想上阵和袁怀峰过过招,听说他在袁家仅次于袁怀河,是个难得一寻的对手。” “呵呵,枢密,你的说法和都督一样,都督也想要寻那袁怀峰一战,最不济也还和号称无敌天魔的袁无敌一战,此战之后,只怕中原局面就又要安歇一段时间,没有太多机会遇到合适的对手了。”张君越也大笑了起来。 二人正说笑间,一名亲卫急奔而来,飞身上了高台,“枢密,宋王手书。” “唔,终于等来了。”杨堪一喜,接过手书,飞快一览而过,然后递给张君越:“宋王已经同意我们的计划,马上去联系刘墉,三日之内我要在汝阳城下见到南阳军,再马上派探马去查探水军到了哪里,五日之内,吾要对汝阳展开全面进攻!” “枢密,不是说梅枢密也要过来么?”张君越讶然问道。 “嗯,梅枢密如闲云野鹤,咱们不等他,不过吾估计梅枢密听得有这般场景,怕是已经快到了才对。”杨堪悠然笑道:“不信我们打个赌,三日内,梅枢密必到。” 不出杨堪所料,两天后,梅况一人飘然而至,并告诉杨堪从扬州过来的两军水军也在日夜兼程向上游进发,估计十日之内便可抵达上蔡一线。 ************* 江烽坐起身来,身旁的女人也醒了过来,忙不迭的要起身替江烽穿衣。 “不用了,孤自己会穿,你在休息一会儿吧,昨晚你也累了。”江烽抬手挑起美人娇美无伦的俏靥,盈盈的目光中多了几分忐忑和羞涩,**的身躯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两团白腻翘起,两点嫣红隐约可见。 “妾身……” “好了,在孤这里,不必那么拘谨,孤不是老虎。”江烽也忍不住想要叹气。 谁把这个女人送来的?柴永这厮倒是很理直气壮,既然是后,自然只能是自己所有,想带走这里江烽就禁不住哑然失笑,民间术士的妄言,现在竟然成了自己贪欢的最好理由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