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节 破城在即

作者瑞根 全文字数 3329字
梅况轻轻抚摸着腰际的绿沉剑,站在庭院中。 这是深入虎穴,虽然深信对方在这等时候不敢设置陷阱,但是这毕竟是在敌人的手掌心中。 哪怕是自己武道水准再高,几具术法武器再加术法强弩,恐怕就要让自己吃瘪,如果再有一两名天位强者埋伏,只怕自己就别想走出这座小院了。 紧随在梅况身后的是一个车轴汉子,一双造型古怪的金铁虎爪刀紧紧的锁定在手臂上,用长袖笼罩,但是偶尔间流露出来的寒光足以说明许多。 这也算是梅况进城来带的一名保镖,只是这保镖的名气也不小,庞祖寿,大梁庞氏一族的悍将,也曾担任过踏白都的副使,同样是小天位强者,这一次重新出山,主动申请到南线。 他与杨堪也是通家之好,杨堪知晓其想要立功的急切心情,便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陪同梅况进城与赵氏协商。 “天寿兄,此时不降,盖等何时?杨枢密和某已经得宋王首肯,全权处置一切与蔡州相关事务,只要赵氏愿降,既往不咎,而且赵氏子弟,一样可在宋军和地方上担任官职,此等待遇,便是泰宁朱氏和平卢王氏,也不过如此,汝还要等什么?” 梅况的语气平淡,但是话语里的意思却是清晰无比,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宋王已经法外施恩,汝阳城破在即,袁氏覆灭已定,没有必要拉着赵氏一族去陪葬了。 赵天寿仰天长叹,脸上却是纠结无比,这种情形下,的确难以做出果断抉择。 赵氏一族和袁氏一族和衷共济数十年,现在却面临大难来时各自飞的尴尬局面。 城外的金铁之声已经临近,一旦破城,那便是屠城之局,赵氏一族数百号人能在这场战事中幸存几人? 原来江烽可能还要假仁假义的表示宽宏大量,但是现在,在中原的敌人只有袁氏一家的情况下,宋军与袁氏一族仇深似海的情况下,宋军还会封刀不杀么?不可能。 面对梅况的劝降,赵天寿无言以对,一族生死,和忠义相比,孰重孰轻? “天寿兄,吾知道你的为难之处,不外乎就是对袁氏的忠义么?且不说良禽择木而栖,袁氏一族先附大梁后反,与感化军原本亦是盟友却背后插刀,趁南阳北伐而袭击,这等所作所为难道还值得赵氏一门对其忠义?” 梅况侃侃而谈,“反观宋王,自浍州起兵,许氏对其不善,但其依然感恩,收寿州,纳梅田郑三家,击庐州而礼送杨氏一族归长安而局,徐州亦然如此,不瞒天寿兄,杨溥与时酆二君已向宋王恳请归乡,宋王已然同意,这等宽宏胸襟,何人能有?泰宁朱茂,平卢王守信,庐州周望,尽皆为吾大宋一方主帅,难道说这还不值得赵氏一族幡然悔悟?” 赵天寿微微动容。 江烽对降臣的宽容可以说是尽人皆知。 看看他身畔的重臣大将,几乎都是来自于归附于他的降臣们。 诸镇都督,天平军都督朱茂,归附之臣,平卢军都督卢启明,归附之臣,牙军都督俞明真,归附之臣,淄青军和武宁军都督刘延司和王守信皆是降臣,而且王守信还是原平卢淄青节度使王守忠的亲弟弟,淮左军都督柴永,庐州降将,河朔军都督尚云溪更是典型,那是拒绝了江烽第一次招揽先投大梁,后来走投无路才投效江烽的降臣,一样被委以重任,而政务堂中的参知政事诸如杨勋、严序等人,无一不是降臣。 若是赵氏这个时候归附宋王,岂不是一样可以获得这般待遇? “梅兄,请容赵某再考虑考虑。”赵天寿艰难的道。 “天寿兄,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供你考虑了,你不觉得袁怀峰这么久没有召见你有些可疑么?”梅况淡淡的道:“你是副帅,这等时候恐怕需要随时和他在一起,可某来了这么久,却未见有人来召唤你,这可不是好兆头。” 赵天寿皱起眉头,“某和他打过招呼。” “呵呵,打招呼恐怕才是最可疑的,这个时候你突然消失不见,会干什么?”梅况已经感受到了周遭气息的变化,这是小天位中段强者靠近带来的气息,而此时赵天寿和庞祖寿也已经觉察到了,顿时警惕起来。 院落大门突然被震开来,赵天祥呕血而退,“大哥!” 赵天寿脸上露出一抹怒意,抬手一拍自己堂弟,挥手示意他退下,“怀峰兄,这是何意?” “天寿兄,你说呢?这一位是谁?绿沉剑?寿州梅况?”袁怀峰眼力极佳,只是瞥了一眼梅况腰际的剑柄,就微微变色道。
“正是梅某,见过袁兄。”梅况欣然抱拳一礼,“不告而来,还请恕罪。” 袁怀峰眼睛眯缝起来,目光在赵天寿和梅况身上逡巡,“梅兄可是来策反?” “策反?呵呵,当下汝阳,还需要策反?宋军灭尔等,易如反掌,某是来告知天寿兄,无需替袁氏殉葬。”梅况冷淡地道:“某也奉劝一句,趁早负荆请罪,或许能得一善果。” 袁怀峰眼中凶光毕露,“梅况,你这是不想走了?” “本来也就没打算走!”梅况以手抚剑,傲然道:“天寿兄,还等什么,某在此挡住此獠,你去打开南门,放宋军入城!” “大胆!”袁怀峰顿时急了,怒吼道:“赵天寿,你好胆!” 赵天寿原本犹豫之心顿时就被这一句话给激得定了下来,轻蔑的瞥了对方一眼,一言不发,转身飞射而去。 “十三!挡住赵天寿,赵天寿反了!”袁怀峰口不择言,话音未落,对面车轴汉子已然如飞鹰扑兔,电射而来,一双虎爪刀化为无数泠泠刀光,席卷而来。 赵天寿飞跃而起的身形在半空中就被挡了下来,霸王戈卷起的千重黑色气浪刹那间就把他裹了进去,饶是左冲右突,也难以挣脱。 梅况冷冷一笑,身形微动,如闲庭信步,绿沉剑轻摇,“轻罗小扇扑流萤!” 飞扬的剑气一瞬间就把袁无敌的霸王戈带了进去,赵天寿轻易的脱身而出。 袁无敌气得双眼冒火,但是却知道眼前这个姿态雍容优雅的中年男子才是真正的劲敌,这是真正达到了小天位中段炉火纯青的境地,随意的拉起一剑,便是万千风情。 整个院落都乱了起来。 袁怀峰既然专门来找赵天寿,自然是有备而来。 赵天寿也是小天位强者,一旦拼命,那也是不死不休之局,袁怀峰当然不愿意和对方来个两败俱伤,所以也早就带有术法强弩队,也携带有术法武器。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发招,就被那车轴汉子一下子给拖住了,而梅况更是张狂无比的直接把袁无敌给拦截了下来。 随着院落内喊杀声阵阵,外边的术法强弩队以及卫队自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拥而入。 见到术法强弩队列阵,梅况和庞祖寿自然不会去硬捋锋芒,瞬时便化为两道身影躲入房廊中,避免正面被术法强弩爆射。 一连串的火箭也在庞祖寿中扔出,凄厉的啸叫声和彩色的火焰在空中次第爆开。 袁怀峰脸色一变,知道这必定是梅况他们与城外的宋军约定的信号,而且多半就是要全面攻城的信号,来不及多想,厉声道:“十三,你带弩队挡住他们,让他们尝一尝术法武器的厉害,我去城墙上!” 城墙上早已经是战火纷飞。 铺天盖地的石弹从石砲车上飞行而至,雉堞、城楼,在猛烈的轰击下逐渐破碎塌陷,蔡州军的士卒们在如此凶猛的打击下难以抵挡,尤其是在主帅未曾到位的情形下,更是难以支撑。 紧接着就是火龙炮的登场,当火弹开始在城墙上坠落,引发四处弥漫的火势时,局面变得越发难以控制,如果不是袁怀峰及时带预备队赶到,或许在第一波的攻势下整个局面就要变得不可收拾了。 不过没等袁怀峰喘过气来,密密麻麻的步兵攻击就在重型弩车的助阵下开始发起了。 杨堪一次性就投入了三个军从三面发动攻势,这给袁怀峰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由于城内还有梅况等人的袭扰,再加上赵天寿直奔南门,让袁怀峰不得不坐镇南门,以防突然出现的赵天寿接管防务导致整个城防崩塌,使得东门和北门的局面骤然变得极为恶劣。 袁怀峰已经意识到局面已经开始失去控制,还没有发现赵天寿的行踪,仅仅是这个家伙的缺位,就使得城防体系出现了巨大的缺口,而这种趋势似乎已经无法逆转了。 杨堪轻轻的一挥手,身后两个军加入了战局。 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汝阳之战竟然在一日之内就变成这样。 不得不说,战事的迅速发展使得原本相当坚韧顽固的蔡州军也开始出现了裂痕,甚至是崩塌的趋势,放在以前,赵氏何曾会考虑接受这种露骨的策反? 但现在,他们竟然遮遮掩掩的应允了。 就凭这一点,汝阳破城在即!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