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 名师大儒与竖子

寒门崛起 835 作者朱郎才尽 全文字数 2400字
等朱平安到了大本殿后,才发现今日来讲经的人,可不止自己一人。 在大本殿茶水房候着的共有五位大臣,一个个全都名师大儒范,气场很强。 “高大人早啊……” 朱平安只认识其中的高拱,于是便主动走上前来,热情的与高拱打了一个招呼。 毕竟都属于翰林院的同僚嘛。 不过,在朱平安主动打招呼后,高拱依然坐在那一动不动,稳的如一座笔直高耸的大山一样,只是倨傲的点了点头,眼神一抹若隐若现的诧异和蔑视。 朱平安从他眼神里读出了他的潜台词:卧槽,这个蠢货怎么也来讲经? 好吧,这很高拱。 与高拱打过招呼之后,朱平安也主动拱手一一向其他四位前辈见礼。 除了有一位白发苍苍的年老官员笑着与朱平安说了两句,并且为朱平安介绍了一下在座诸位外,其他三位前辈都是一副高冷范,其中还有一人看朱平安的眼神宛若仇人一样。 在白发苍苍的老者介绍下,朱平安发现这些人如此高冷是有原因的,人家的腕儿都比自己大太多了。 高拱就不用说了,十七岁就以“礼经“魁于乡,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高拱的四书五经造诣更胜往昔,在当朝都是有名的。现在高拱为翰林院侍讲学士,又是裕王府的首席讲官,今日来给两位皇子讲经,不仅名正言顺,而且水平也是绰绰有余。 刚刚笑着与朱平安说话的白发年老官员是鸿胪寺卿,正四品官员,刘伯卿刘大人。 刘大人官职虽然算太高,但是他在文学界可谓是泰斗级的人物,是曾经的国子监祭酒。 在高拱对面,对峙气味浓厚的是景王府的首席讲官——张闻天张老大人。 裕王和景王是竞争关系,他们的首席将官对峙也就在正常不过了。 张闻天张老大人的年纪比刘伯卿小不了几岁,也是五十多六十出头的样子,花白头发,可是头发一根根都梳理的一丝不苟,满头都没有一根乱发,微微下陷的眼窝外,布满了鱼尾纹,可是一双黑色的眼眸依然如鹰隼般有神。 张老大人一身瘦瘦巴巴的身架,可是上下都是名家大儒的气质,连脸上的褶子似乎都透着智慧。 名家大儒嘛。 看不上朱平安这种末学后进,是很正常的,所以朱平安看到的最多的是张老大人的下巴。 在张大人下首的是一位四十余岁的老帅哥官员一枚,脸庞棱角分明,鼻梁高挺,蓄著一脸短短的胡须,模样跟吴秀波有点像,俊逸中透出文雅,博学中带着风流,美中不足的老帅哥表情中满满的倨傲和张扬。 这位老帅哥官员,是国子监的五经博士,杨国梁杨大人。 五经博士是从八品的官职,按理来说,朱平安是从五品,比他官职要高多了。 可是杨大人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仿佛是他比朱平安官职高多了似的。 刚刚朱平安与他见礼时,他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或许有才华的人大都有性格吧。 能在国子监做五经博士的,都是学术界鼎鼎有名的人物,这位杨大人也不例外,尤其是在五经方面更是大名鼎鼎,有很多老资历的官员都向他请求五经经义。
最后一位官员与张闻天张大人一样,同样是景王府的侍讲学士,名叫马华亭马大人,年纪四十多岁,浓眉大眼,风度翩翩,脸上总是笑呵呵的。 不过唯独在面对朱平安的时候,脸上没什么笑容,更多的是一种羞于与你为伍的神色。 这位马大人在学术界也是大名鼎鼎,尤其在教育和著述方面更是成绩斐然,他对朱熹《四书集注》所做的注,成为了当朝科举的重要参考书,还得到了嘉靖帝的欣赏和称赞,也是因此将马大人调至了景王府做景王的侍讲学士。 隐隐的被众人排斥的朱平安,在茶水房里成了一个小透明,一个人恬然的坐在角落里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看几位大人谈笑风生。 也就才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茶水房又有人进来了。 是景王。 朱平安虽不认识,但是从他的衣着上就能看出这是一位王爷,就是不知道是裕王还是景王了。 “载圳见过诸位夫子,劳烦诸位夫子百忙之中至大本殿讲经,载圳心中感激不尽。” 景王走进茶水房,没有再往里走,而是恭敬的站在门口,弯腰长揖行礼,向茶水房内坐着的朱平安等六人问好。 “景王这样真是折煞我等了。” 茶水房内刘大人等人纷纷起身还礼,就像是被刘皇叔三顾茅庐了一样,脸上一片潮红,激动不已,一个有可能日后继承皇位的王爷对他们如此尊敬礼遇,行此大礼,他们如何能不情绪激动呢。 朱平安也紧跟着起身还礼。 “天地君亲师,诸位来大本殿讲经,都是载圳老师,自然受得载圳这一礼。张师,马师.......刘师,杨师,高师......”景王坚持行礼完毕后,才微微笑着走进了茶水房,先是向张闻天、马华亭两位景王府的侍讲学士问好后,又依次按照年纪顺序向刘伯卿、杨国梁、高拱问好。 “这位便是朱平安朱大人吧,载圳久闻朱大人大名,父皇曾多次以朱大人激励我与皇兄。朱大人年纪与载圳和皇兄年纪相仿,出身寒门,读书学习条件远不及我与皇兄,可是一路依靠自己能力,年纪轻轻便已经高中状元,如今又已是五品的翰林院侍读学士,真是令载圳惭愧......今日还请朱师不吝赐教,载圳定会洗耳恭听。” 景王依次向高拱他们问好后,又来到朱平安跟前,微笑着拱手见礼,言辞文雅,彬彬有礼。 一旁的张闻天、马华亭以及杨国梁,见景王如此高看朱平安,不由蹙眉不已,脸色也沉了下来,他们觉得朱平安何德何能,完全不配景王如此对待,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更是不善。 “景王谬赞了,平安惭愧。赐教不敢,今日唯望与景王、裕王交流学习而已。” 在众目睽睽之下,朱平安淡定的起身长揖还礼。 见状,张、马、杨等人脸色更是阴沉,看向朱平安的目光更是不善,景王对你如此礼遇,你竟然不感激涕零!!! 你一个靠青词、献媚、投机取巧上位,又贪财到不惜鼓捣猪下水的小子! 谁给你的脸!!! 竖子!!!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