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弱肉强食,弱肉强食

作者狂翻的咸鱼2 全文字数 8130字
巫师世界的文明等阶远高于昔日的地球文明,半神巫塔作为四阶文明最终极体的造物,早已然不使用地球时代的金属武器了,舰载装备的往往都是能量武器,自黑暗熔炉巫塔上向四周延伸的风暴毁灭炮,看上去与加特林火神炮造型类似,只是蜂窝般的炮管、幽蓝色的流线型形态充满一种未来科技的风韵味道。 伴随着磅礴能量的灌入其中,魔力透过炮体周身那绵密复杂的符文转化,最后自疯狂旋转的炮口中打出的是一道道威力巨大的能量脉冲弹,炮火指向,即是收割生命的飓风狂潮。 面对这样的高阶能量脉冲武器,三阶乃至以下的生命体是完全没有抗衡余地的,只能被割麦子一样被迅速放倒屠杀,三阶身躯坚韧但被火力覆盖到一样是个死字,唯有传奇强者有大几率在混乱的战场上避开这种杀戮武器。 哪怕同样是传奇阶位,强者与弱者间差距也是极巨大的,有一些完全是泰然无惧,有一些能力倾向特别偏颇的,被刮到一样要或死或伤。 “殿下,舰载火力武器全开状态,能量消耗异常,疑似此位面世界的压制效果。这是十分钟内能量消耗曲线图,是否降低部分火力武器的输出功率?”秘法台上,朱鹏一身巫袍双手交叉,在他的四周尽是密密麻麻各种各样的影像与报告,也唯有半神强者可以短时间处理这样巨大的工作量,甚至于事无巨细无有遗漏。 “前期不要节省能量,给我狠狠的打,智慧生命都是趋利避害的,尤其是我们这样的中央巫塔,如果不能彰显出绝对的战场统治力,接下来承受的压力定然会大幅增加。” “传令巫师团的孙秀成,告诉他,如果八小时之内完不成能量供应的初步建设,我把他一撸到底。”一边处理不断传来的各种决断,朱鹏一边控制着自己虚空悬浮的座椅飞往核心动力室。 作为黑暗熔炉半神巫塔的最高权限者,朱鹏到任何地方当然都是畅通无阻的,经过层层的守卫,于核心动力室万魔熔炉的四周依然盘踞着几头半神使魔,这些巨兽睁开眼睛,在看到朱鹏、闻嗅到他身上的气息后,方才放松下来继续伏地酣睡。 这些被导师束缚在这里的强大使魔,其生命都是直接连接着万魔熔炉的,它们是黑暗熔炉巫塔最为坚厚的护心镜,没有人能越过它们直捣黄龙。 来到能量熔炉之前,朱鹏单手按在中枢魔阵上闭上眼睛,体内最深处的运行的能量缓缓激发着,伴随着赤阳丹火的激活,磅礴恐怖的魔力以朱鹏为中心形成肉眼可见的深红色能量漩涡,接着在其意志力的控制下被缓缓压送入万魔熔炉之内,整个恍若人工火山般的庞然大物,因为面前渺小一人的能量灌入而十倍的沸腾起来……化归伟力归于一身,朱鹏此时此刻就完美体现出这句话的含义。 在四阶文明的地球时代,就有有关于能量泯灭的质能转化理论,地球时代最强大的毁灭性武器氢弹,也即是这种理论的产物: 然而即便是氢弹,那般巨大的威力也不过是消耗百分之一都不到的质量,就已然拥有毁灭人类的威势,朱鹏的塑能系巫术之道也基于此,只要随着修为的推进,他达到越来越高的质能转化比率,最后以一拳灭星,也绝没有丝毫夸张的成分。 所有的半神巫师,都是一颗颗行走的人肉核弹头,只是有些人质能转化的比率较高,有些人质能转化的比率较低,而在四阶半神阶位拥有了五阶超凡魔力赤阳丹火的朱鹏,绝对可谓是此道的巅峰强者,因此他可以以消耗体内赤阳丹火为代价为整个巫师塔充能,然后自身再自然恢复,全当整个黑暗熔炉巫塔有两个核心能量源。 本来因为火力全开与世界敌意的压制已经消耗到百分之七十左右的能量储备,突然反弹上涨回满,这一幕吓傻了无数人,但作为中华武士会的精英这些巫塔辅控者还是反应极迅速的,他们百分百放开了对能量武器的总体供应,一时间黑暗熔炉巫塔向四周倾泄的毁灭风暴再复巅峰。 “搞什么啊?这打的可是持久战,像二号塔这样的打法,他们的能量足够支撑吗?”三号巫塔塔主,一名声线粗豪的男巫这样言道。 “莫不是无生殿下的赌徒性子发作了,要以最强的火力硬生迫退对方?我翻过这位殿下过往的记录,的确是一个很敢放手一搏的人。”七号巫塔塔主,于影像中传来的声音平静而冷漠,是很典型的巫师姿态。 “不会的,无生殿下的过往记录我也看过,看似赌性很重,但他一路赌过来硬是一次都没输过,这不是幸运可以解释的,他一定是拥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底牌。”一号巫塔泯毒女巫这样言道,算是做了个总结。 两个文明之间的碰撞,双方都是陆空立体化作战,可惜七座巫塔降临于深山幽谷当中,不然海军厮杀也会上演。 因为黑暗熔炉巫塔的能量武器狂暴刚猛,烙塔斯位面世界的空军被硬生压制下来难以突进,甚至于分摊了一部分陆军的压力,因此朱鹏这一边的奴隶军团损耗程度是最低的,正常情况下,灵魂奴隶军团的价值并不比巫塔的能量储备价值更高,但就像之前那名巫塔塔主说的,这一次异位面远征打得是持久战,光把能量省下来没有人,巫塔是守不住的,当然,反过来说把能量打光了,只凭灵魂奴隶军团恐怕也挡不住这个位面世界的滔滔兵潮。 “姐,姐夫那边的火力怎么这么猛啊?大家的核心能量炉型号规格都差不多吧?即便万魔熔炉比你我的能量炉好一些,也绝没有到这样毫无顾及的程度吧?”因为夏洛特自己认可,再加上这些年朱鹏向夏洛特大量的输出各种利益,从财富到功法到势力扶持,渐渐得伊雯也就认可了朱鹏的姐夫身份。 当年夏洛特能够因为伊雯封印朱鹏的记忆,伊雯当然也愿意为姐姐的幸福遗忘掉与这个男人的恩怨纠葛,并且因为自身意志与血月意志的对冲,伊雯虽然清楚记得当年的一切经历,但昔日的感情完全体会不到了,因此她也真没觉得有多难受。 “应该是他自身的一种能力,朱鹏被称为罪狱之手塑能系千年以来的第一天才,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对能量的控制与领悟力的确远远超过我们。”略有些骄傲的回了伊雯一句,然后夏洛特赶紧把精神注意转回到战场指挥上来。 因为朱鹏之前说得非常清楚,他又直接代付了大量的资金,因此夏洛特与伊雯都没有选择相对弱一些,但综合性价比最高的异星虫族奴隶军团,而是选择了矮人雇佣军。 多年以来许多位面,精灵族都与矮人纠缠不清,而在巫师世界,精灵族因为出众的精神力资质混得是远远比矮人族好的,在已方大大超出的前提下,精灵族也不介意拉多年的老冤家一把,因此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巫师世界的精灵们往往喜欢雇佣矮人为自己做事,其中一项就是作为灵魂奴隶军团的替补,矮人雇佣军虽然卖命钱稍稍贵些,但卓越的战斗素质,犹如磐石一般的坚韧坚强,导致其极耐苦战。 这种事的本质虽然是精灵族花钱买矮人族的命,送他们上战场当炮灰,但穷苦人的命本就不值钱,在巫师世界尤其如此,毫无掩饰。 七座巫塔当中,以朱鹏花大价钱投入的黑暗熔炉巫塔灵魂奴隶军团最为强横精锐,能量武器的火力输出也最为刚猛疯狂,烙塔斯位面世界土著部队往这里冲的比率就渐渐减少,强者恒强,没谁愿意在明明有其它目标可供选择的前提下,先啃硬骨头咬坏一嘴的牙。 “即便是啃排骨,正常人也会先从软嫩的地方咬入,然后撕裂,最后敲骨吸髓……只要他们的士气打过去了,中场时再想打断我的末日浩劫,可就不容易了。”喃喃而语,调兵布阵,庞大的半神巫塔不时灵活地旋转,打开仓门投出一队又一队灵魂奴隶战士。 地球时代都可以制造出大伊万、核弹、氢弹,巫师文明更没有问题,只是半神巫塔挂载那样的大家伙的话,进行异空间跳跃时有些不容易保障其稳定性,超时空状态下诡异莫测,各种突发情况众多,自从通天巫塔征服异位面初期时在舰内爆过几颗大威力武器后,就没人还愿意带这东西了,能够确保绝对安全性的也有,但要么是威力差强人意,要么是价位上贵得一塌糊涂。 …………………… 与懂得战斗的人彼此打配合,是战场上的一种享受,朱鹏这边能量储备充足,火力供给强猛,格怒须手中的狩魂魔斧抬起指哪打哪,将战场上的局势都牢牢掌握在手中。 烙塔斯位面世界也就是二三阶的科技水准,也属于伟力归于自身的高魔位面,因此眼前漫漫扑来的都是穿着着金属甲胄的中世纪战士,他们穿着着数百斤重的金属重甲奔跑跳跃,如果这是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如果没被当成超人,一般都会被非正常人类研究中心逮起来,解剖看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基因突变。 但人类战士这样的勇猛在兽人战士看来就挺可笑的了,仅以身躯体魄论,同等外界环境下兽人的体魄素质就是比人类更强些,尤其是在巫塔的守护下已方远程火力打击、法术力量支援甚至还占有优势。 右手伸展,中指上一枚戒指光芒闪烁,下一刻在燃烧的巫术魔阵中一头强壮的双头狼跃出,手持魔斧的格怒须跃上狼背,驾驭着双头巨狼于乱战之中穿梭,挥舞着大斧一路鲜血飘洒飞溅人头滚落,格怒须的周身都在燃烧着张狂的兽性,它浴血嘶嚎。 “嗷嗷嗷嗷啊!” 猛然跃起,以黑夜中漫天的能量武器火力四射的光影为背景,格怒须单手持斧一跃而下,重重劈斩在一名战阵中老骑士横挡的剑锋之上,轰得一声闷响,两人脚下的大地崩裂。 “兽人主神格怒须,卑微的老朽,报上你的姓名。” “……果然是异域世界愚蠢的生命,居然自称神明。老夫帝斯特帝国护国元帅,哈恩。”因为七座巫塔结成的范围性简易巧言术,因此这两人的言语对话是没有问题的,虽然他们不懂对方每个字在说什么,但最后却能明白整句的意思。 按理来说作为八十万兽人大军的最高统帅,格怒须不应该亲自出手甚至直扑敌酋军阵,然而高坐于巫塔上的朱鹏见此却并没有说什么,他并不觉得格怒须会轻易输给一个异位面土著,更何况这的确是以最小消耗获得最大程度战果的战术。 根据巫塔参谋组的分析,那名老元帅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之一,他的周身长期恒定着士气术,只要他站在军阵中,帝斯特帝国的战士无论付出怎样的伤亡都不会犹豫退却,都不会对已方获得最后的胜利有所动摇。当然,反过来说,就是只要杀掉他,帝斯特帝国军团的士气就会完全崩溃,这个世界注视这里的“关注点”也将失去一个。 “文东,带着你的手下去支援格怒须,虽然我不觉得它会输,但你要确保它的安全。” 在这个魔力隋性的世界,强者的力量彰显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压制,然而即便如此格怒须与那名帝斯特帝国护国元帅哈恩的战斗,依然是一场疯狂得绞杀、显赫的战斗。
人类军团,兽人军团都疯狂得前冲想要支援已方的主将,格怒须的确是扑入了人类方面的军阵中,但依然还在黑暗熔炉极限火力打击的范围之内,尤其是集群冲锋的兽人一旦开始狂化,即便是再如何英勇的人类战士也难以抵挡,本来就比你强的人还比你更敢拼命,挡得住才出鬼了。 “老朽,你想要退去?” 战斧挥舞,这段时间中华武士会N多高手与其切磋喂招,在放弃自己的自负与傲慢后,格怒须这段时间的实力上涨得厉害,本来它一力降十会习惯了,然而这段时间中华武士会的武学宝库向其敞开,也为其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世界。向外求,出手摧山破岳力拔山河固然是一种强大,然而向内求,求已心之恒定,求入微入化之奥妙,又何尝不是令一种强大? 当然,格怒须武功斧术的脉络依然是刚猛霸道的路线,人斧力道贯通,卷动滔天杀机,一招劈下、一往无前,只是其招式中多出三分细腻变化,就已经让其武功威胁性数位增加。 扫了几眼,看出双方的底蕴差距后朱鹏就把注意力移到其它方面了,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对于他来说这种程度的战斗,看个开头就能知道两百招开外后的结果。 天空中浮出一颗缓缓漂浮的巨大肉球战舰,上面会大量钻出各种各样的异兽龙蜥,这些肉球战舰刚刚出现时,事实上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因为其移动速度相对缓慢,分散出来的异兽龙蜥也谈不上有多强,在有其它大量目标的情况下,自然而然就让人忽略了它们的存在,并且这玩意挺肉的,一般炮火打上几十上百下伤而不死。 但也就是因为这不大愿意去主动应付的心理,一颗肉球战舰就来到了三号巫塔相对比较近的距离,到了这种距离哪怕不愿意应对也有意识得集中火力了,但是在这个时候有数头巨龙集群飞到肉球之后推动它高速移向三号巫塔,同一时刻,凄厉的警报声响起。 “警报,扫描到超强能量反应,紧急警报,扫描到超强能量反应……是自毁式攻击!” “参谋部,老子日你们母亲!”三号巫塔的塔主当时就不淡定了,其中这种事情双方都有责任,但参谋部为主帅背黑锅也是应有之意,在他们的计算中以那颗肉球战舰的缓慢飞不到危险距离就会被打落下来,然而等那几头巨龙推动着悬空肉球加速过来时,再反应过来是自杀式袭击、拉响警报就已经太晚了。 巨大的斑绿色肉球在恐怖的毁灭攻击中斜斜坠落,却也在巨大的势能惯性下撞在了三号巫塔的机体上,绿浆流焰诡异的黑火涌出,完全可以用坚不可摧来形容的半神巫塔在这毁灭性中的撞击中恍若蜡做得一样消融崩解,直接被撞毁掉四分之一近乎三分之一的程度。 “雷德里,为什么不用半神真身挡?” “你个懦夫,等着战后上军事法庭受审吧。” “……操,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六芒星阵崩解其一,赶紧想办法止损。” 弱智术听起来很可笑,但万一中招那效果的酸爽真是谁中谁知道,在战场上最高决策者反应不及时,判断失误,可能造成的损失是恐怖的,但能超远程无声无息得阴到一名半神巫师,即便是有位面世界的主场优势加成,也是一件难度超高的事。 “传令范文东,格怒须那里不用他管了,立刻前往传送过去的七个座标点逐一查探,一旦发现隐藏施法者。不惜代价,弄死他。”双手交叉,在座位上略一思索,然后朱鹏继续下达指令: “编辑加密文件,通知其它塔主,敌方阵营中很可能有心智系法术叮”朱鹏的话语还没说完,就已经受到一号塔和四号塔的加密文件,点开一看两份文件都大同小异,居然都是对烙塔斯位面世界心智系法术高手的警惕,都是半神里面的精英,朱鹏反应过来了,其它人同样也反应得过来。 “……取消编辑指令,通知参谋组,提高他们的最高指挥权限,一旦我出现明显的指挥失误,可以强制解除我的塔主指挥权。”类似的做法在另外几座巫塔内部各自展开着,然而无论他们各自采取怎样的防备与止损措施,三号巫塔受到重创已然是无法挽回的事实,那里已然成为最为鲜明的薄弱点,肥厚排骨上那最鲜嫩柔软的部分。 三号巫塔也在疯狂自救,启动应急式亡灵天灾。但没有用,在此方世界意志的压制下,就连亡灵三号巫塔都召不起多少,四周无穷无尽的兵潮向它涌来,将它吞没。 …………………… 轰! 巨大的陨坑,黑焰滚滚扩散,将四周的大量兵潮吞没殆尽。 有了三号巫塔的前车之鉴,那些天空中飘着的斑绿色大肉丸子只要一出现在火力武器的打击范围内,根本就不理会其它了,先把这丫的打下来再说,在这些大肉球坠落后,有些破裂,而又有一些直接就爆开了,还往往是在烙塔斯位面世界的部队间爆开,因为大多坠落在那里。 如此几次三番后,这些过期霉变的大肉丸子也不再出现在战场上了,别管破绽有多么的多,这种能量级的东西明显也成本不小,即便以举世之力也不能下饺子似的往战场里砸。 三号塔受损严重,开始被烙塔斯位面世界的大部队重兵合围,虽然以大量消耗能量为代价暂时还顶得住,但支援与接应却已然是迫在眉睫之事,因为在这场异位面战争中,这座巫塔已经是损失定了。 缓缓站起,感受着体内能量的恢复程度,反复再三的琢磨念头,确定自己此时此刻的决断不是受弱智术一类心智法术的影响后,朱鹏将黑暗熔炉巫塔的指挥权限交给了参谋组。 在其它巫塔都调整兵力准备支援时,强盛的火焰魔力开始向黑暗熔炉汇聚,哪怕是禁咒也不会在启始的阶段就具有很大的声势,尤其朱鹏选择的是一套起手最为隐蔽的咒文,因此除了得到通知的六塔塔主外,烙塔斯位面世界并没有哪个土著生命体察觉了自己头顶上灭顶之灾的孕育。 “卑鄙。”泯毒女巫在得到黑暗熔炉讯息时,几乎控制不住心中的暴怒,然而除此之外她却也并没有什么回应手段。 趁着位面土著强攻三号塔的时候启动禁咒,这的确是最安全的节点了,一颗人头就放在那里,我缩在一旁草丛里搓大招,绝大多数对手的视线都会被那颗头吸引,从而忽略到近在咫尺的老阴比,即便没忽略,有保持清醒者那也一定是绝对少数。 不仅仅如此而已,朱鹏在这个时候准备末日浩劫咒文,也是变相拒绝了三号塔的支援请求,禁咒巫师身边是必须有足够防护力的,这是常识,甚至比泯毒女巫想的更进一步,朱鹏替狮心堡垒与红皇后两座巫塔塔主,也拒绝了三号塔的求援请求。 我不抱着你会救我的奢望,但你也别想得到我的援手,双方本身就是彼此敌对关系,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干干净净,别再麻烦纠葛了。 与此同时,伤痕累累且战且退的帝斯特帝国护国元帅哈恩突然感受到了末日降临的威胁,他陡然侧身望向远方的黑暗熔炉巫塔,却也因此被已然积累巨大优势的格怒须一斧砍下其头颅,直到头颅抛飞的那一刻,这名老元帅恐惧的眼神都未从那座巫塔上移开。 哈恩其实是有机会逃的,只是作为帝国的护国元帅他不能逃,在感受到末日降临威胁的那一刻,这位老元帅放弃回防的剑,他死了,身后的儿郎们至少有了退却的理由……陛下,老朽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哈恩一死,帝斯特帝国的军团的确出现大面积的溃败,不败的统帅战死了,军心崩溃自然而然,但是刚刚还得意洋洋的格怒须却险些陷死在兵阵里,哈恩死了,他的亲卫军可没死尽,这支悲愤之师几乎是顶着狂化的兽人潮冲杀到格怒须的近前,在这个世界强者的力量受限巨大,若非格怒须身后的战士也足够英勇将自己的主帅勉强抢回,这就是一场互换的平局。 此役,帝斯特帝国护国元帅哈恩战死,他的亲卫队那些由他抚养长大的孤儿们全灭,但是他的确为这个帝国保留下最多的精锐,像这样一位老人也的确有资格道一声:“胜败,乃兵家常事。” 战场之上,众生熔炉,有高贵的行为自然就有卑劣的作派,就像万事万物负阴而抱阳,彼此相缠相融,不可分也。 帝斯特帝国的军队一溃,再加上位面土著的主要攻势都集中在三号巫塔,因此朱鹏这边的压力一松,然而黑暗熔炉这边传来的指令却是令格怒须的兽人军团休整,也绝不投入到前线支援中去……我看着你浑身着火,你也别想我会吐口吐沫帮你,当然,你也别想拉我陪葬,我早躲得远远的了。 对于自己男人这样的行径,夏洛特都有些觉得脸红,然而她却遵守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了一个腹黑心黑的主,夏洛特也只能委委屈屈的认了。然而所有人都误会朱鹏了,这个原地休整的指令不是他下的,这个时候朱鹏正在黑暗熔炉巫塔上努力搓大火球呢,然而他巫塔上的参谋组却是黑起自己老大来毫不犹豫,只要能最大程度的保存宗门利益争取到尽可能多的战果,这些参谋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谋者无心。 同一时刻,范文东已经带着自己的下属连探四处可能的目标隐藏点,终于在前往第五处隐藏点时,这位中华武士会几乎最出众的年轻高手发觉了一名半兽化的老者。 凭借着丹师那夸张的心灵直觉,范文东直接就认定了眼前这个家伙是副宗主指定的狙杀目标。 “动手,杀!” 一声令下,范文东背后刀吟剑啸、枪出如龙,然而他自己倒持着那杆烈火魔枪却并没有出手,而是双眼开合间杀意凝聚,用膝盖想也知道,副宗主指定要杀的人怎么可能有哪个是好杀的,寻找破绽争取一击而决,才是自己该做的。 果然,这名半兽人老者明明非常得虚弱,但它依然保持着相当的战力,左右双手中各执一柄燃烧绿焰的短剑,招式动作古朴平实,却成功挡下了中华武士会一众年轻高手的围攻,要知道这些人里可不乏传奇武者。 中华武士会的传奇武者战力高于普通武宗这是出名的,因为丹师效应,同样一本秘籍正常的斗气武宗只修大而化之的内容,更快更高更强那一套。 而丹师高手往往可以把这本秘籍解析出它的对应一面,让跟随学习的武者吃得更深更透,一本秘籍如此,十本百本秘籍就形成底蕴了,并且这是其它巫界武宗难以复制的能力,因为连中华武士会培养丹师都艰难无比,其它武宗就更没有任何机会。 在老者且战且退的一个间隙,范文东陡然振枪突击,烈火赤流呼啸一瞬间恍若地狱之花于人间盛放,磅礴枪影层层推进,劲力酷烈几有排山倒海之势! 然而半兽人老者的身形在艰难格挡支撑后,于扑落枪影间化烟消逝,当枪影劲力收敛时,现场仅仅只剩下范文东一人。 “文东哥,怎么样了?” “都别问了,我们回去再说。”看着自己手中的长枪枪锋,范文东如是低沉言道。 收起长枪,范文东终究还是决定带着队伍返归。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