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浑水粑

回到山沟去种田 416 作者二子从周 全文字数 3499字
第四百一十六章浑水粑 李君阁听得都头皮发麻,说道:“嘿嘿嘿,表哥,你这样一说,我都不好意思往自己怀里揣了。” 许思一听吓坏了,赶紧将壶往盒子里收捡:“好家伙,这是招来一个夜猫子啊!外公赶紧帮我装上,不能给他祸祸了……” 李君阁哈哈大笑:“许老大,上次十二星座我不好意思拿你的,这次你又有什么说道?” 许思说道:“这是我向中国传统学习的第一个作品,对我来说太有价值了,肯定也是要送展的……” 李君阁笑道:“你这三件东西,老外怕是看不懂吧?” 许思呵呵笑道:“国外的设计奖基本都拿完了,也该角逐下国内了,听说国内最近有一个中国工艺美术协会和轻工业部搞的‘工美百花奖’,emm……” 李君阁白眼直翻,emm你个头,那是国内工艺美术最高奖项!…… 最后纠缠了半天,才得到外公一句话,工艺流程已经掌握,接下来的废品率不会那么高了,趁许老师在再弄几套出来,跑不了你的。 李君阁这才开心起来,叮嘱表哥这路子可以走下去,不干别的,就把梅雪系列,松禽系列还有鱼藻系列茶壶搞到极致,这辈子都吃喝不愁了。 表哥一脸愁容,这玩意儿跟艺术审美有关,要提高还真不是能一蹴而就的事情。 许老大却是一脸的轻松,拍着表哥的肩膀,对李君阁说道:“你表哥有灵性,这几个壶都是他手上出来的,照着图样做没问题,就是创造力差了点。” “不过这事情再简单不过了,这个月我就多画些图样出来,到时候照猫画虎找方抓药,先熟悉个三年两载的,需要提高的时候再来蜀都找我就行。” 聊完这些,李君阁便起身告辞,准备回返李家沟。 外婆舅妈一百个不乐意,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都得吃顿饭再走哇! 李君阁笑道:“李家沟那边还真是脱不开身,我这都刚从苗寨上下来呢,东西放好没十分钟就过来了,爹妈奶奶都还没见着。” 外婆拉着李君阁的手,说是过两天一定带着阿音过来,那闺女长得喜人,性子又好,果山师傅都赞不绝口的。 李君阁又只得应下,这才得以脱身。 回到李家沟,从久长居上来,往村子里走没几步,就发现一个妹崽蹲在林子边上一棵树下偷偷的哭。 定睛一瞧,哎哟,我家雨多! 轻轻走到李雨多身边,蹲下身子将手放在她头上,轻声问道:“雨多,怎么了啊?” 李雨多看到李君阁,眼泪扑簌簌往下掉,最后终于“哇”地一声哭开了,扑到李君阁怀里:“二皮叔!凉糕……凉糕没做成……” 李君阁赶紧拍着小妹崽的后背:“别急别急,慢慢跟二皮叔说。” 李雨多抽抽噎噎地说道:“我……你批评美娴她们背诗骗人,夸奖小刚他们卖凉糕,我也……我也就想着做凉糕……今天家里没人,我就偷偷试了下……呜呜呜……失败了……” 李君阁心里翻着白眼,老子才离开多一会,你就在家里干这个,万一把房子点着怎么办?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只到:“怎么会失败呢?你知道凉糕怎么做吗?” 李雨多说道:“呜呜……我问过小刚的,小刚说他妈妈先熬米浆,然后往里面加澄清的石灰水就可以了……” 李君阁说道:“哦,听起来是没错了,那你做到哪一步了呢?” 李雨多说道:“我都照着做了啊……我先是那家里的糯米粉熬浆,然后加了澄清的石灰水进去,结果,结果米浆没凝起来……” 李君阁说道:“没事,那我们一起回去看看?” 李雨多胆怯怯地说道:“二皮叔……你不批评我?” 李君阁笑道:“你干这些,都是我小时候干过的,走,我们边走边说。” 两人开始往家走,李君阁说道:“我先把我小时候的干的事告诉你吧,然后你再告诉二皮叔你的事好不好?” “二皮叔小时候啊,又一次去卖鸡蛋,家里攒了四十个鸡蛋,我一路就在想啊,这鸡蛋卖掉,拿钱回家,就可以凑学费了。” “结果快到盘鳌乡了,一不小心摔了一脚,鸡蛋摔倒了水泥地上,那真是一个都不剩啊……” “你知道吗当时我都懵了,这可是全家人两三个月省出来的,被我这么一下子就毁了,我回去怎么交代?爸妈会不会揍我?” “我蹲在鸡蛋旁边想啊想啊,越想越悲伤,也不敢回家了,就在河边逛过来,逛过去,脑子里胡思乱想怎么逃避。” “结果在河边一晃就到太阳快下山了,这是爸妈急慌慌地找来了,边找边喊‘皮娃……’‘皮娃……’……” “听到他们的声音我好害怕,脑子里补出了无数见面后的可怕场景……”
“最后爸妈找到了我,结果跟我事先猜想的都不一样,我妈抱着我就喊:‘皮娃你吓死妈了,看到碎鸡蛋篮子,妈还以为你给车撞了……’” “我爸就在我脑门子上拍了一下,说道:‘几十个鸡蛋就值当你不回家?你小子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呵呵呵,怎么样?是不是跟你想象的情况也不太一样?” 李雨多默默点头:“我本来也想着做件事情让你们高兴来着,结果,结果……” 说完眼睛里又包上了泪水。 李君阁笑道:“雨多,你跟雨宁雨松美娴他们的性子不一样,你比较内向沉稳,不过也容易钻进牛角尖。” “你能想着做一件事情让我们高兴,这个出发点是非常好的,但是你犯了几个错误,我们先从小的说起吧。” “首先是,做凉糕这件事情,你事先想好过自己能做好吗?如果有难度,为什么不仔细打听清楚呢?或者让祖祖先带着你做一次呢?光有理论,没有实践,对要做的事情难度估计不足,这是小错误。” 李雨多点了点头。 “然后呢,你才十岁,农村用火是有危险的。家里没人,你一个人用火,万一,我是说万一,一个火苗带出了灶门,引燃了房子,怎么办?这个是中等错误。” 李雨多说道:“我很注意的,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李君阁说道:“我是说万一,任何事情,你都不能保证完全,你总不能否认发生我说的这种情况的可能性吧?不管这个可能性有多小,即使是百万分之一,千万分之一,既然可以避免,我们为什么不避免呢?” “防微杜渐,老祖宗早就这么说过了,只要你叫上一个年纪大些的帮手,这个可能性是不是就扼杀在萌芽当中了呢?” 李雨多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说法。 李君阁见她想通了,这才继续说道:“最后我们来谈谈你最大的一个错误,你在出事后没有第一时间先到寻找自己的亲人,告诉他们你的遭遇,你的困境,寻求他们的理解和帮助,只想着一个人解决,解决不了就逃避,这,才是你犯下最大的错误!” “遇到这种情况,找祖祖,找爷爷,找我,都可以,有些事情,你觉得是天大的事情,大人们那里总能想出办法的。” “你要记住,永远记住,家,永远是你背后最坚强的后盾,一旦觉得事情脱出自己掌控的时候,就要找家人寻求帮助,大家一起想办法出主意,帮你解决困难。而不是把问题隐瞒到不可解决之后,才爆发出来让大家知道……” “知道二皮叔这小名怎么来的吗?就是打鸡蛋事件之后,二皮叔悟出了这个道理,有事情首先就是找家里人,找朋友,不要害怕说出自己的困境,他们总会想出法子帮你的。” “一个人瞎想,于事无补不说,还容易钻进牛角尖,越想思路越窄,越想不通,最后反而会出事。二皮叔这话,你记住了吗?” 李雨多终于笑了:“二皮叔,我明白了。” 李君阁笑道:“明白了这道理就好,走,我们回家看看去!” 回到家里,见锅子里一锅白米糊糊,灶台边上还摆着几个碗,里边也装着糊糊,不过没有成冻。 李君阁那手指探了一下米浆,放嘴里尝了一下,笑道:“几个问题,米浆子偏稀,没有全熟,碱水倒是放得够了。” 李雨多说道:“那怎么办?” 李君阁笑道:“其实解决办法很多啊,比如拌上米糠和碎菜叶子,可以拿去喂鸡,喂鸭子,喂鱼;又或者把大呆它们叫来,这点糊糊还不够它们几个吃的,不就是解决方法?” 李雨多笑道:“那我把糊糊端出去!” 李君阁说道:“别忙,我们还可以做一道小吃,要不今天我们合作一道小吃,一样能够拿去卖钱!” 李雨多讶异道:“都现在这样了?还能卖钱?” 李君阁笑道:“别说,还真有点馋了,这样,你先往浆子里加米粉,弄成汤圆粉子,我去弄盆馅!” 到屋后菜地采来火葱,从冰箱里翻出一块三线肉,从厨房屋梁上取下一块腊肉,又翻出几块豆腐干,一块生姜,李君阁就开始忙活起来。 将三线肉去皮剁细,腊肉肥瘦分开,也分别剁细,其余材料全部切成碎末。 锅子里放一点油,先将三线肉下锅翻炒,然后加肥腊肉末翻炒,之后加姜末,豆腐干末炒香后趁热洒入瘦腊肉末拌匀后起锅,放入冰箱速冻。 另一边李雨多也将不成功的凉糕糊糊和米粉拌在一起,揉成了汤圆粉子,对李君阁说道:“二皮叔,你看可以了不?你这是要做肉汤圆?” 李君阁笑道:“差不多,不过因为加了碱水,就不再叫肉汤圆了,这个小吃有个专门的名字,叫‘浑水粑’!”
隐藏
优发国际